我們沒錯—39。


笑著送星伊離開的容仙在闔上門的同時,她的腦海裏頭反覆迴響的都是輝人醉後的真言。

本來是想打探為什麼輝人和惠真會吵架,卻在輝人的口中得知了重磅消息。

雖然在她面前自己並不像真正的年長者、但她視為妹妹的、視為親密友人的星伊喜歡的人是自己,而站在自己這側、為自己考慮許多的輝人就和站在星伊同側的惠真吵架了。

就連吵架也是因為別人的事情、而非自己。

這兩個妹妹有時的舉止總讓自己心燙不已,只是那份熱烈卻又和星伊幫助自己時,心頭跳動的那份特殊感不同。

即便在過往為了出道而努力,她在拼命練習的生活中,並非沒有遇見優質的、甚至是與同時期的男性練習生,生出同病相憐的憐憫、爾後在深刻相處後,萌芽的淡淡戀心。

只是,尚未長成時、就以見識到大公司裏頭的操縱戀愛的黑幕而被迫早早收割。

容仙是單純善良、而絕非愚蠢,在上次說明會延燒的戀愛風暴當中,她也是因為深刻理解自己的立場,沒有了公司在背後支持,她什麼事情都不能做,正恰好是她身後的惠真、星伊、輝人、還有帶了她很久的經紀人給予了她極大的力量,她才能夠出聲否認。

她不願的是自己的事情拖垮了其他人。

「原來、是喜歡啊……」

容仙躺在床鋪上頭,仰頭看著上的天花板,比起同性別有可能造成的厭惡、在演藝圈裏頭打滾許久的她並沒有少看過同樣身份的同性相愛,都是彼此心照不宣罷了,容仙能夠理解那說不出口的憋悶難受,同樣身為偶像、藝人、歌手的身份,善良的容仙所能做的只是體貼的保守秘密。

星伊、喜歡、人、是、自己。

這些單字的組合排列成句子時,在腦中竄過的是、正確解釋了星伊之所以在過去每一次絕路來臨之前、給予了那麼多幫助的唯一理由。

容仙的指尖握成拳頭,貼在了胸口,她並非討厭星伊的心意、也不是想要否決星伊給予自己的好,就是一種酥酥麻麻的、想要做些什麼事情好轉移注意力。

為了避免自己胡思亂想、以免自己主觀認定了輝人的話、便逕自去和星伊求證的衝動。

要小心一點才不會嚇跑了那個溫柔卻膽小的那個人。

直到現在還有些不敢置信的容仙,懷抱著竄上心頭的悸動,被密集拍攝的疲倦給拖入了夢鄉當中。

 


另一方面,先行一步把人扛進房間的惠真,反倒是氣喘吁吁的把人甩到了床上,把喝到有點茫的輝人身上的衣服脫掉,順道把內衣解開給她套上了寬大舒服的大Tshirt,身上的牛仔褲也直接脫掉就剩下了一條貼身內褲。

「……惠真……安惠真……」

趴在床上,醉死了也就直喊自己的名字,輝人這副可憐的樣子讓惠真的眼眸一柔,不過心裡頭升起的腹誹卻是、之後可不能讓這個傢伙喝得這麼醉了。

她太了解輝人、而輝人也太了解她。

這大概是這次吵架後,她們彼此所得到的教訓,惠真的冰涼指尖觸踫到輝人發燙的臉頰時,就被輝人纏了上來。

一直都是這樣,笑嘻嘻的、無辜的,用著笑起來像是小孩子的笑容纏在了自己的身旁,隨意的弄亂自己的心跳聲、弄亂了自己朝向前的目標,即便出了國也依然想著她。

惠真放柔了的表情有著非常成熟又漂亮的溫柔,是從不展現在外頭的、女人味十足的表情。

低下頭貼在輝人的細窄肩膀,身體也熟悉的貼在了輝人的懷裏頭,過幾天就跟她和好吧,反正容仙歐尼和星伊歐尼的事情會自己處理好,她們並沒有必要往她們已經半明朗的感情裏頭插足。

正當惠真打了一個哈欠的時候,輝人一個轉身,把貼在她身旁的惠真更加擁抱在懷裏頭的時候,更孩子氣的蹭著惠真的脖頸,悄聲的說著,「喂,安惠真,明天我要喝海帶湯喔!」

「我才不要」嘴巴上頭很是過份的拒絕,但是惠真的嘴角卻是勾起了淡淡的笑,放任輝人的撒嬌、正如她現在的身份是輝人的女朋友。

「妳會煮的、我保證」

聽見輝人的話,惠真只是送給輝人一個軟拳,然後輝人笑著包住了惠真的手掌,在濃烈的酒氣當中,被炙熱體溫醺得更加濃郁的香氣中,輝人在與惠真分床後,難得舒服的睡上了一次好覺。

 


在隔天起床的時候,惠真在看見酒醉後,滿臉蒼白、似乎是很不舒服的星伊,惠真拿了杯熱水給她後,「怎麼了?頭疼?」

「……嗯」星伊臉色發白,但是卻依然柔和的朝著惠真笑了起來,「有點宿醉」

星伊話說的輕巧,但是惠真卻是在打量過星伊的臉色後,惠真發出了一聲輕哼,便拍了拍褲子把一旁在往這裡張望的容仙給拖到了自己的車前,臨走前還不忘拋了句借用一下人就拖著人走。

被惠真拖著走、即便那舉止有些粗魯,但是容仙還是像個乖巧的孩子,跟在惠真的身後走著,還好脾氣的開口問了惠真要做什麼。

「給我家那隻煮解酒湯,容仙歐尼不幫星伊歐尼煮一下嗎?畢竟我和星伊歐尼的口味真的不太合」

容仙歪了歪頭,在確認了星伊對自己的想法、即便只是單方面的,容仙還是不可否認的、她對星伊有著很大的好感,在星伊那般了解她的同時,也想看看在星伊冷靜的外表下,還有著什麼。

「啊、好像很有趣的樣子」笑彎眉眼的容仙格外的像個孩子,反倒被惠真激起了興趣,「那我們一起做吧、海帶湯,天氣也有點冷了,順便準備一些其他的東西給工作人員吃吧」

在因為那次緋聞的澄清讓公司本來就對容仙不積極的態度更加的消極了起來,為了那名聲差點被容仙那番話毀掉的師妹團挽回輿論,容仙的經紀人幾乎是被扣在了那師妹團的那邊,無奈之餘,只得在沒有行程的時候把人放在這裡,演變成一個大明星也得和劇組的人員一樣擠在又擠又不舒服的小房間裏頭,和她們一樣早出晚歸。

這件事的反面也是、容仙和這劇組的人處得特別好,認識的也深,和其他更大牌一點的主演只是匆匆拍好自己的戲份就走的生疏場面不同,就連劇組的人都很喜歡容仙傻呼呼笑著的漂亮笑容。

不約而同的同意了有時候星伊在下戲後會叫容仙她起的Yeba別稱。

有些時候,惠真和星伊都不知道讓容仙和劇組的人相處的這麼好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以現在來說,應該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超市裏頭大肆採購完的兩人開車返回劇組,叫來了幾個人幫忙把東西搬下車,容仙早在今天就被告知了今天要到晚上才會有戲份,所以今天早上特別清閒,也才能夠陪著惠真準備起食物的想法。

「我們的金大明星要煮飯?」

星伊帶著圓框眼鏡,極少上妝破壞膚質的肌膚有著年少的少年氣息,悠閒的踱步過來的時候,還偷偷撈走了容仙正在切成小塊的午餐肉,惹來容仙的輕瞪後,星伊笑得特別愉悅,「我會很期待的」

早在為了準備餐點而把頭髮綁成馬尾的容仙反倒是放下了刀子,「說到這,我倒是不知道文導演喜歡吃什麼呢?我喜歡的、不喜歡的,星都知道了,這還真是不公平」

星伊又偷吃了一塊午餐肉,笑得瞇起的眼睛裏頭有著坦率的狡黠,「我呢、喜歡吃泡菜炒飯」

容仙先輕微的點了頭、然後又重重點了頭,但是卻還是不太自信的開口問了,「如果我做了,會全部吃完嗎?」

聽見了容仙的話,星伊微微睜大了眼睛,然後又很快的笑了出來,「我會很期待的」

在惠真和容仙正在簡陋的小廚房、甚至只是在外頭隔出幾個瓦斯爐的位置,替全劇組的人料理著今天的午餐。

期間輝人和星伊都來看過幾次,意外的,在全劇組的人員眼中、其中某兩位,對於工作非常認真的編劇和導演竟然會去偷吃還沒處理完的半成品,又最讓人意外的是、這齣戲中最大牌,地位最高的兩個人竟然在替自己這種平凡小人物親手準備午餐。

這麼悠閒真的沒關係嗎?

 


「容仙歐尼,這個要不要加點泡菜湯之類的?」

惠真瞅著平底鍋裡頭糊成一坨的泡菜炒飯,很是隨意的提供了自己的意見,容仙還在翻炒鍋子裡頭黏糊像粥的不明物體,聽見惠真意見的容仙陡然想起了之前用手機搜尋怎麼做出美味的泡菜炒飯的那份食譜,「既然這樣的話……」

目光搜尋著在超市裏頭隨手拿的唯一一包砂糖,「白砂糖白砂糖」

惠真聽見了容仙的話,還沒回過神來想幫忙找的時候,突然在眼睛瞄到了一旁的無辜砂糖,陡然一頓,反問起容仙,「為什麼要放砂糖?」

「放砂糖是……」容仙回了幾個字,正要伸手去拿惠真身後的砂糖時,就被她握住了手腕,恰巧和輝人又走過來想看看有什麼能夠偷著吃的星伊看見了容仙和惠真之間的對峙,感覺很有趣的走了過來,「怎麼了?」

見還是僵持不下、容仙像是先退兵般,用湯匙挖了口炒飯,「那我先嘗一口吧」

一旁的惠真倒是十分緊張的看著容仙,然後把嘴巴裏頭那口飯吞下去的容仙頓了頓,還是對著惠真開口要砂糖,在旁看著惠真可不接受那麼輕描淡寫的答案,「到底是什麼味道……」

惠真的湯匙才撈了一匙,就被眼神緊張的容仙握住了手,眼神專注又裝滿了懇求的望著惠真,「等一下,惠真,等一下,我不想讓妳失望」

惠真想了想和堅持要試一口的和容仙開始在那鍋炒飯推拉著,在旁觀看許久的星伊直接安靜的繞過了她們兩個,看見了目標物,輕巧的拎了起來。

「砂糖、要就加吧」

星伊的話劃破了僵持著的氣氛,見星伊都出面擔保了,惠真也不再堅持了,只是還是提醒似的要容仙注意一下份量。

感激的對著星伊笑了一下,容仙小心的加入砂糖後,在拌炒過後,熱騰騰的炒飯便完成了,只是那最後的成品、外觀倒是讓人感覺到十分的危險。

最後的完成品試吃,容仙做出來的菜色大概就只有那份有著危險外觀的泡菜炒飯沒有多少人光顧,容仙自己也知道那個外觀不好看、再加上那種特殊做法勢必讓習慣泡菜炒飯傳統做法的人也不會想要去嘗試。

只是容仙卻看見了星伊在那道炒飯前站定了。

「星啊,妳應該不是有想要吃的想法吧?」

「看上去還好啊」撫著下巴的星伊瞅著眼前幾乎糊成一坨的泡菜炒飯,手中的湯匙還有著要去挖一匙來試試的想法,甚至、星伊直起身子,朝著容仙笑了出來,「不是我說想吃泡菜炒飯的嗎?」

「更何況看上去像年糕不是?我也是很喜歡辣炒年糕喔」

星伊微笑著,把那盤泡菜炒飯收進了自己的肚子裏頭。

在那樣體貼的微笑中,容仙一次次從星伊那邊收到的每一份溫柔,最後累積成了近乎悸動的怦然,但是在觸及那份溫柔背後的真實,容仙卻又發現了、自己沒有能夠站在這麼溫柔待己的星伊身邊的優勢。

在幾乎被公司雪藏的她即便在舞台上多明亮、她無法遮掩的是、她沒有那份特殊,沒有能夠保證星伊選擇她後,能夠支撐她去保護眼前這個人的力量,她什麼都沒有。

抓住星伊衣角的手指,也在這個想法出現後,默默的縮了回去,像是完美無缺的自然,容仙用笑容遮住了現實、遮去了聲音,選擇了不去看、不去聽,直到意外發生的那一瞬間。

把那個人攬在懷裏頭的時候,那一份總在沉默中壓抑的衝動,近乎猖狂的化作滾燙又懊悔的淚水在星伊的面前宣洩。

得來了即便對方依然不懂自己的想法,卻還是再一次無條件的溫柔包容。

 

 

 

這邊的劇情發展已經可以和還沒結文就出現的番外篇銜接上了,應該之後會怎麼寫很清楚了,如果不想猜的話,可以等我寫出來再看也行XDDDD


我三十天的點文都還沒寫完,就一直在寫我們沒錯……
完蛋了完蛋了QAQ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