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11。

 

 

「妳、妳以為這樣我們就會怕了嗎?!」

看見這樣的星伊,男人們雖然有些畏懼、但是卻還是揚起了頭顱,故作強勢的模樣更讓星伊蹙眉,隨著等等由自己布下的陷阱、他們正因為被酒精渾沌了腦袋而難以思考他們所處的情況。

星伊舉起酒柄,破碎的尖銳角度反射著冷冷的光,更襯得星伊下顎弧度更加銳利不少,微勾圓潤的眼尾帶著淡淡的微挑,布滿了星伊冷下臉時獨有的過度尖銳的冷酷,「如果在警察正要前來的時候、還妄圖出手的話,那我只覺得你們是笨蛋、愚昧,更加坐實了你們對女性出手的罪名,因為你們一個都跑不掉」

「你這個傢伙!真的是想吃點拳頭當作教訓嗎?!」猙獰了臉色的男人們在聽見了不遠處傳來的警笛聲,以及響起的是剛剛那個女生的聲音,「警察先生!就是這裡!」

男人直接的握拳往星伊的方向走去,不願意與他人起衝突的星伊也只是略略閃避後,率先拋下了手中握住的啤酒瓶,表達自己不想要動手的意思,「還要再來嗎?警察已經要來了,你們再不走的話,倒楣的可是你們」

把拳頭折得喀喀作響的男人們在離開前,更是充滿發洩性質的用力撞了星伊的肩膀,那股強烈力道更把星伊瘦弱的纖細身材給撞到了牆上,本來就沒有多少肉的背脊因為在粗硬的牆面材質上頭摩擦而讓星伊發出了吃疼的聲音,壓不下的疼痛更是火辣辣的擦在肩背上頭,在光裸的肌膚上頭留下了發紅滾燙的紅色傷痕,就連戴在腦袋的帽子都被撞了下來。

「妳注意一點,別讓我在路上遇到妳」

被撞倒的星伊吐了唾沫在地上,冷淡的瞪向跑離開的男人們背影,隨著女人的貼近,星伊推開女人想要幫忙的手臂,自己彎腰撿起了在地上的帽子,拍去帽子上的灰塵、轉手戴上後開口,「警察應該快來了,我們就等到他們來吧?」

「……要不要先送醫院?妳嘴角上頭的傷有點嚴重」

星伊的指尖在擦上傷口的時候,望著指尖上的淺紅,緩慢的說出了先前腦袋中考慮的事情,「沒關係,等等把我的手機交給警察,裏頭有剛剛圍住妳的那群男人的照片,如果加上傷害罪應該是可以判他們進看守所……」

「……在這麼短的時間,妳就已經考慮到這樣的事情了嗎?」

「雖然我並不喜歡這種落井下石的事情,但是我更不喜歡的是有下一個被害者的出現」星伊扶住了牆面,望向女人詫然而圓瞠的眼眸,她的手中正握著女人先前用來偽裝成警察到來時播放音效的手機,「雖然很抱歉,不是我被妳拉進這件事,而是我把妳在這件事上扯得更深了,希望妳不會介意」

隨著星伊的話語落下,在遠處的警車聲也逐漸接近、並將兩人都帶去了警察局裏頭進行口供以及證據的錄製。

問完口供的星伊伸展雙腿、因為暴力事件而主動要求要進行告訴的她在簽署了不少文件後,還是得繼續留在警察局裏頭繼續將口供完成論述以便在告訴上不會被對方律師抓出錯誤,「如果覺得累的話,就請先回去休息吧?妳和這件事沒有任何的關係不是嗎?」

「但是妳是因為我被扯進來,我也在等人,還不如在這裡陪妳一起」看見女人堅持的神色,星伊不免覺得和某個人給重疊了起來,在台上總不輕易示弱的、倔強地想要達成自己心裡頭最完美目標、而站在了炫目燈光下的身影。

在私底下的星伊總是口是心非的只想承認是因為工作需要必須審視畫面完美程度而觀看、卻不肯承認真正的原因。

微歎口氣,星伊支著下巴,望著女人清麗好看的漂亮五官,越看越覺得熟悉,就連名字都有那麼點相似……

不過星伊只是在暗地嘲笑自己的過度聯想,便開口轉了個話題,沒想到、兩人意外聊得來,還互相交換了電話。

「原來容熙歐尼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妹妹啊?」星伊彎著眼睛笑得時候,會連鼻子上肌肉也隨之上升、更讓星伊看起來就像個孩子一般,就連這點看在容熙的眼裡覺得格外獨特、不由得,聯想起自己的妹妹傻乎乎的抱住自己時,發出可愛甜笑聲總能讓自己在工作上的煩躁得到舒緩。

「我也有喔、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也是一個很喜歡撒嬌的妹妹喔!雖然外表很成熟艷麗、個性也爽快的不像是時下的小女生,但是非常非常的可愛」

看來這個人也是妹妹傻瓜啊、意外找尋到同好的容熙微微的瞇起眼睛,也跟著星伊的興奮情緒勾起了笑。

在兩人交談甚歡的時候,看見了一個戴著厚重眼鏡、幾乎沒做化妝就只是全身包住黑色Adidas的休閒運動服之下,然後跌跌撞撞的推開了警察局的大門,衝到了容熙的面前,滿佈在白皙臉龐上的驚慌失措,看見了容熙對著自己綻開的笑容,這才放下了心,脫力的趴在容熙的腿上,「歐尼、妳沒事就好」

星伊這驚訝的瞪大眼睛,她圓瞠的眼眸則是表現出星伊此時此刻看見熟人的震驚。

「哎呀,我們容仙怎麼這麼可愛?」容熙隨手摸了摸容仙的腦袋,像是安撫又像是在嘲笑,被摸頭的容仙很開心又彆扭的嘟起了嘴,「本來就是啊!歐尼難得來找我,我還在家裡要準備好吃的要等歐尼來、突然一通電話就拋下說我在附近的警察局,要我別擔心先吃飯!」

「本來就沒錯啊,我這裡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妳又不是一個能忍受肚子餓的貪吃鬼」

面對姐姐的話語,容仙既想反駁卻又難以反駁的扁起了嘴,更讓她年輕的外表看起來更像小孩子,在被姊姊毫不猶豫吐槽的容仙的弱聲回應更是讓容熙愉悅的揚眉,「是、是這樣嗎?」

被自家姐姐弄得堂皇失措的容仙目光隨意的在警察局裏頭掃動,然後看見了壓低帽沿、卻遮擋不住熟悉感的面容,再一次被事態弄得堂皇失措的容仙死盯住那人,然後用著不敢置信的清亮嗓音喊出了星伊的名字。

在星伊笨拙揮手招呼下,容仙卻不曾察覺、她的目光落在星伊被血痂沾染的更加紅艷的唇瓣上時,帶著淡淡的心疼,同時、還有著再一次看見星伊的開心。

先不說之前自己因為答應節目錄製而得來由星伊招待的飯局,自己因為個人行程三番兩次地拒絕星伊的邀約已經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在星伊的心底留下壞印象,本來就想碰面好對著星伊解釋,但是就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公司還為了懲罰自己的任性故意要求經紀人多接了不少的商演活動,更是在韓國各地來回跑,就連碰上一面都很大的難度,沒想到竟然在這種狀況下再次碰面……

容仙看著比起上次似乎又瘦了一點的星伊,或許是因為接手新節目而造成的無形壓力更讓本就像竹竿的星伊看起來越發的清瘦了起來。

敏銳的星伊看見了容仙的炙熱眼神,像是逃避開連自己都難以承受的眼神,又似不願讓容仙也跟著擔心的側首,對著容仙抿起了溫柔的淺笑,用著眼神對著容仙的心疼目光做出回應。

「原來妳們認識啊?」容熙不得不覺得這個世界很小、就連在路上也能碰見妹妹的朋友,星伊斜睨了容仙標緻的五官,只是反手把自己的帽子戴在了容仙的腦袋上,正巧警察也說了能放星伊離開的放行指令。

「我們一起去吃消夜吧?歐尼來請客……」拒絕容熙的提議讓星伊覺得心底感覺到十分抱歉,但是隨便在路上救人也能救到和頌樂相關的震驚卻促使星伊搖了搖頭,「我還有事,就不陪妳們去了,抱歉,總之,容仙Xi就好好的陪妳的姐姐吧?」

星伊白皙的指尖點在了容熙的手機上頭,抿起唇笑著的時候,有著難以察覺的柔軟,「雖然我的手機被當作證物收走,雖然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是我也是希望能幫上妳的忙,歡迎容熙偶尼隨時打電話給我」

容仙看見了星伊溫柔的神色、不免在眼中閃現了醋意。

「今天真的很謝謝妳,星伊」容熙笑起來的樣子、和容仙有著相像,大概是因為這樣、星伊才會在這次做得這麼的絕,即便有些羨慕姐姐能得到星伊的體貼,感謝之餘、似乎在心裡頭竄升起了更加難以言喻的心疼,容仙望著背著背包走出去的時候,還有些一拐一拐的緩慢背影。

容熙笑著從容仙的背後推了容仙一下,臉上微揚起的微笑帶著柔和的無奈,「我在我們常去的辣炒年糕等妳,妳代替姐姐送送她吧?」

瞬間發亮的眼眸、更是讓容熙的眼眸更加的放柔,「快去吧!自己回來的時候小心點」

雖然在警察局裡頭拼命逞強的星伊在獨自一人走在路上的時候,這才吐出了剛剛一直憋在胸腹裏頭的倔強,星伊忍著腰、肩膀因為撞擊到牆面的疼痛,強硬的撐著自己肩背上頭的巨大背包,但是疼痛還是讓星伊微微駝背著走路、連走在後頭的容仙都擔心了起來。

「等等,星伊,讓我陪妳走一段吧?」追趕上來的容仙撐住了星伊肩背上頭的大包包,然後背在了自己的身上,看見從那柔弱的眼眸中,被燈光映射出燦爛光芒的強硬更是讓星伊在心底微嘆口氣,面對這樣直白堅持的好意星伊從學不會拒絕。

不論是大學時期認識性格強硬又過度坦率的惠真、還是在自己剛進電視台就格外照顧自己的前輩、或是現在看似柔弱、卻總能讓星伊在那張年輕幼稚的臉蛋上看見了屬於容仙的堅持,只稍微鬆手便被容仙搶走了背包,見沒辦法再拒絕的星伊只能望著容仙即便素顏也能吸引目光的臉龐、微微頷首同意,「……好吧,那就麻煩妳了」

只是這樣的短短感謝,就讓容仙的眼眸彎出了漂亮的彎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