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
 
 
 
 
當金容仙再一次的從夢中醒來時,她這才確認了她現在正在旅館的床上,粗重的喘息聲繼續讓金容仙伸手捏緊了胸口的白色睡衣布料。
 
睜大著眼、金容仙環看著黑暗的房間,今晚是因為商演太過晚了,而選擇在當地訂下過夜的旅館。
 
同時這裡還有著另一個微弱的呼吸聲,沉靜安穩,金容仙緩緩的放鬆僵直在棉被下的身體,不由得輕喘一口氣,慶幸著自己並沒有吵醒那個淺眠易醒的好友。
 
只是當金容仙一轉身時,看見了在床鋪旁的高瘦身子,差點驚聲尖叫出來的金容仙很快的就被那人按住了嘴。
 
手指溫熱的溫度上頭、有著獨屬於那個人才有的柔暖香氣,飽有睏意的嗓音模糊又清晰的靠在金容仙的耳畔低喃,「容仙歐尼,妳是要在大晚上的展現妳身為vocal的自尊心嗎?這裡隔音不太好」
 
被這麼警告的金容仙也跟著那個醒來的文星伊一同壓低聲音,語氣驚慌失措卻又強裝著鎮定,「星伊妳怎麼會醒來?」
 
那種過度的虛勢讓文星伊無奈的彎起嘴角,每次歐尼只要難以鎮定下來時,總是會不自覺的虛張聲勢,但是文星伊是誰?
 
是主動和分明比自己還要早進入團隊一個月卻還是和團員們不熟的金容仙交談的文星伊,比誰都還要清楚的金容仙任一表情的文星伊。
 
「歐尼的呻吟聲太大聲了」一句話就遏止了金容仙要叫文星伊回去睡的裝死念頭,只是她也是說不出口要淺眠敏感的文星伊陪自己睡,只得倔強地繃著臉瞪著背對著月光,看不清楚面容的文星伊。
 
文星伊很溫柔的揉了揉金容仙的腦袋,掀起一角的被子,纖細的身體就直接滑入了那溫暖的被窩裏頭,語氣很冷靜又嚴肅,「歐尼快睡吧,明天還要表演,如果沒睡飽唱不出來,輝人還有慧真可是會笑妳的」
 
半圈抱在文星伊的狹窄懷裡,背後貼著的是屬於文星伊的體溫,金容仙卻是在此時感覺到難以言喻的寒冷,皺著眉頭想要推開那過於包容的懷抱。
 
「別多想,容仙歐尼,只是暫時的交錯,並不會對我們的關係造成任何的影響」文星伊語氣冷淡的讓人顫抖,像是陳述著一個事實、又似抽離情緒的木偶,「妳拒絕了我,我也答應妳會扮演著成員的角色,現在的安慰,只是為了不讓表演出錯的必要手段」
 
文星伊的話、宛如尖銳的針,刺疼著金容仙的心。
 
文星伊,敏感纖細,金容仙在文星伊的懷裡頭轉身,仰頭親吻文星伊的薄薄唇瓣,嘲諷似的笑了出來,「妳想要的就是這樣?」
 
本以為會激怒對方情緒的金容仙卻是被對方用手壓了壓腦袋,往自己的胸口處貼去,只聽見對方用著極度冷淡的聲線,訴說著溫柔的情話,「容仙歐尼,別低估了妳在我心裡頭的地位」
 
分明是一句很嚴肅的話語,卻讓文星伊的沉啞嗓音說得像是婉轉情語。
 
金容仙狂跳的心這才安穩了下來,按住了胸口,放縱著自己偎進了文星伊溫暖的懷抱。
 
此時此刻,金容仙這才想起了先前惡夢時的場景。
 
那是、文星伊決然的背對自己離去的畫面。
 
 
 
 
 
 
 
 
 
 
 
 
糟糕,如果玟星不對傻隊油膩了,我該怎麼辦。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