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sun(朋友向)—鏡像世界。

 

※不是我在騙人,字數爆多,慎入※

 

※這個世界設定。

 

互為結婚伴侶需要是同性,異性相戀是不容許存在的戀愛關係之相關設定。

 

借了點我們沒錯的設定(?)

 

話說這個沒有下一篇了,如果用現實社會的設定來說,星星就是雙偏同,容仙是純異性戀,所以在這篇文中是星星是雙偏異,容仙是同性戀。

 

不能改變的性取向就是沒辦法改變,所以沒有下一篇的理由是,雖然最後按照CP的定律,日月會在一起但是最後星星和容仙相處在一起的時候是姊妹朋友之間的室友關係,和CP的真愛感覺不太相符,所以就不寫下一篇了。

 

同性戀當道,而異性戀是異端的世界,請不要問我小孩是怎麼出生的。

 

想寫的想說的很多,但是我卻貧乏的無法完整說明整個故事。

 

以下正文。

 

 

容仙是一個公司裏頭的小主管,負責販售的業績相關管理,甚至是公司底下的直營、以及加盟店的回覆報告,回報事務。

 

要說業績起眼,其實並不是排列於第一位,但是卻也並非是排於最後的位置,若真要說的話,是一個看起來工作能力出色,實質上是負責完成自己工作內容,並認真負責的普通人。

 

容仙喜歡著這種生活,生活平淡、卻足夠充實。

 

只是、容仙有時候也會這樣想著,如果現在的生活,如果能夠有一點點的轉變,她會是什麼模樣呢?

 

當初她踏上了那個舞台,她會和柱現或者是初瓏一樣,成為一顆明亮的明星嗎?

 

可是每當容仙想到這件事,就對自己冷酷的搖了搖頭,怎麼可能呢、她那個時候不是選擇放棄了嗎?在朋友的陪伴下,始終對著那投下燦爛光芒的閃亮舞台擺手拒絕了嗎?

 

始終沒能鼓起勇氣踩上那階梯的自己,一如自己的膽怯,捨不得去握住那僅此一次的機會,讓預設壞結果的想法佔了上風,一次次的看著機會流逝,從指縫中,悄然無聲的消失。

 

容仙直到現在還會做著那種夢。

 

和現在汲汲營營於生活的自己,散發著截然不同光彩的另一個自己,宛如鏡面倒影。

 

手握麥克風,唱著自己喜愛的歌曲旋律,穿著符合概念的漂亮衣著,充滿熱情在舞台上揮灑著自己、利用熱情去感染其他人,成為帶給其他人的星,甚至在散發完熱量,感覺到疲倦的時候,都能夠有個人在暗處等待著她,成為她的歸處。

 

微笑的朝著倦極的她張開不大的胸懷、緊擁著她,表情冷淡卻自然的親暱,將她身上冷然的火燙傳遞到了自己的身上,讓她的溫度恢復正常,讓她能夠在她的身邊安歇、再一次讓她成為有著明星身份的金容仙。

 

每當這個時候,容仙會睜開眼,夢醒總會遺忘大半內容的容仙戴著眼鏡思索著殘影,手捧著一杯甜甜的奶茶,在看不清容貌,卻能夠感受對方在冰冷底下的溫熱柔軟,那個人會是誰呢?

 

那些片段,不會只有甜蜜、也會有難過的那些內容溫柔美麗的讓人傷心,剔透純淨的情感、卻因為他人的評價而蒙塵,會不會因為外界壓力而破碎,因為夢境中的世界和這裡有著相反的價值觀,同性相戀是相違背的、不容許存在的,和這裡的異性相戀是違背社會價值觀完全不同的鏡像世界。

 

望著高樓層往下看才能夠看見的夜景,繁忙匆促的首爾時常會出現的未滅燈火。

 

冷冰冰的燈火,卻有著最讓人難以觸及的滾燙火熱。

 

容仙有些時候會忍不住的想,那樣足以顛覆現在生活的事物,出現在眼前時她會怎麼做呢?和之前一樣只是看著呢、還是緊緊握在手掌中?

 

※※※

 

今天的工作似乎比往常還要順利一點,效率特別高的容仙收整了桌上的資料,彎起了滿意的微笑。

 

手握著紙捲,細數著張數的容仙輕吐出一口氣,把手裏頭文件依照部門分類、以及緊急程度分別放入所屬的卷宗裏頭,準備抓緊最後要進入午休的一點時間,將各類卷宗分派到各上頭的上司前頭,好讓公文能夠依照流程,第一時間向上遞送。

 

最後則是給目標部門的各位秘書傳封已處理的文件相關事情,容仙的腦袋裏頭一一點算著這些庶務工作,今天剩下的時間足夠讓她去排那個總是很多人喜歡的辣炒年糕店家了!

 

每次都被公務拖累著只能夠利用自己的午休時間加班的容仙早就對那間則都是在午休吃飯時間老是爆滿,可是要知道那間辣炒年糕店可是從容仙剛進公司的小攤,光靠好吃的辣炒年糕的明星餐點就賺了大錢買了店面直到現在生意都好到不行。

 

從小攤到店面只花了三年的時間,而容仙從一般的職員升為普通的小主管也是三年,同樣都是換了一個位置,容仙瞇起眼睛看著上頭過分燦爛的太陽,也是不免在心頭留下一份感嘆,差別真大的無奈。

 

人潮不多,容仙很快的就買到了她喜歡的辣炒年糕,因為之前一直都沒能買到,所以容仙這次為了紀念這次的工作效率,買了兩碗辣炒年糕犒賞自己。

 

坐在天台上的容仙縮著脖子躲在冷風吹不到的遮蔽物裏頭,掌心捧著溫熱著的辣炒年糕、小口小口的嚼著白色年糕,從舌尖蔓延開來的醇厚辣味,容仙的唇瓣牽開了柔軟微笑,這種辣度並不會過辣,卻足夠暖和身子,嚼了兩口就吞下肚子,準備再往下一口進發的筷子。

 

那種過分滿足的神色、在容仙自認為的秘密基地裏頭,被在這裡的另一個人收入眼底。

 

噗哧的笑聲讓容仙怔愣了一下,很快警覺的收起了臉上的表情。

 

「是誰?」

 

「容仙歐尼還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吃辣炒年糕」容仙頓了一下,在公司裏頭的前輩比自己所預想的要多,而這幾年的新人們之間關係其實也並不怎麼親近,所以被直呼容仙歐尼的機會太少了,多半都是被稱呼前輩的容仙隱隱的皺起了眉頭。

 

故作親暱的想要討好關係的人,容仙下意識的就不喜歡,容仙相當怕生、雖然是外表看不出來,但是總是會選擇微笑應對的容仙其實總是在微笑裏頭潛藏著些許的勉強。

 

容仙藏的很好,所以沒有多少人察覺出來,能夠第一個察覺那細碎細節的那個人……早已經很久不再聯絡了。

 

「另一份能夠請我吃嗎?」

 

這道聲音又把容仙的思緒給打斷了,更進一步的過分要求讓容仙眉間的輕皺更加緊擰,正想要斥責對方的無理時,對方背著光的臉龐就這樣出現在容仙的面前。

 

染成暗褐棕的頭髮、清瘦的臉頰,還有在唇角上似笑非笑的上挑唇角,最後則是充滿個人標誌感的皺鼻肌。

 

雖然和過去長得有些不太一樣,變瘦了許多、變漂亮了許多、還有,變得更加神秘的這個女孩子,這些線索都讓容仙直率的想到某個人。

 

容仙有些笨拙的喊了對方的名字,帶了點不確定、柔亮的深褐色瞳孔望著在褪去稚氣的這個女人是不是她還認識的那個孩子。

 

「星、星伊?」

 

「容仙歐尼,我可不是叫星、星伊」星伊微笑的伸手去抹對方的唇瓣,在白皙手指上,柔軟的指腹沾有豔色的醬料,還有、容仙驀然的脹紅了臉,不為別的,而是為了星伊唇瓣那似笑非笑的弧度。

 

「……容仙歐尼都沒有改變呢,和高中的感覺一模一樣」星伊一屁股坐在了容仙的身旁,絲毫不顧忌有可能弄髒的褲子,甚至是軟軟地給容仙原本一人佔據就不太寬敞的位置再加上了一個人。

 

拿過容仙手上的筷子,一筷子夾走了容仙碗裏頭的年糕,塞進嘴裡頭嚼了幾下,朝著她笑著,但是那笑意卻不達眼底,容仙更是在她的身上感覺出了冷鬱的感覺。

 

「……如果我還和高中那時候可不行,這樣年紀不就白長了嗎?」容仙搶過對方手中的筷子,又把年糕往自己的嘴巴裏頭塞,推開星伊準備要湊過來的臉頰,又上下打量了星伊微笑的表情,「妳倒是不太一樣了呢,高中畢業之後,經歷了不少事情、嗯?」

 

星伊笑了出來,挺得筆直的腰身、隨著她靠在了容仙肩膀上而柔軟溫馴,「容仙歐尼,沒有改變真的是太好了呢」

 

因為星伊軟綿綿的呼喚,以及從剛剛都沒有展現出來的柔弱,這讓容仙本來冷淡的回應也不得不無奈的放下抗拒,「怎麼了?妳是因為什麼事情這麼煩惱?」

 

「是一件讓人很困擾的事情,我想來想去果然還是只有容仙歐尼可以幫我了,能答應幫我這一次嗎?」

 

容仙想了想,這樣平凡的自己能夠幫助到星伊什麼事情呢?

 

既沒有錢,對比星伊身上的服飾,容仙很快的就明白了,也不是特別漂亮,星伊那種介於中間值的帥氣乾淨和自己肉嘟嘟的臉頰肉可是像個小孩子一樣,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平凡的為了生活在努力往前走的平庸傢伙。

 

「妳倒是說是什麼事情啊?」

 

「先答應我嘛,絕對不會是讓容仙歐尼做壞事的事情,如果連容仙歐尼都不答應我的話,我可能在這世上就沒有人可以相信了」

 

任性、麻煩、難纏,可是又不是一個壞孩子。

 

容仙撇了撇嘴,想了想星伊在高中時期像個小尾巴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的乖巧討好樣子,心不甘情不願的應了一聲,「我現在答應是答應,但是,如果是我不想做的事情,我還是會拒絕」

 

瞅見因為自己的回應而重新閃爍的眼眸,宛如星星落在眼底,由自己的話語而重新注入了力量,驀然的想起了、在那夢境當中,反過來的自己與那人。

 

容仙抬手看了下腕錶,發現也差不多到了休息時間結束後,容仙乾脆的把自己還沒享用過的另一份辣炒年糕連同袋子一同塞進了星伊的手裏頭。

 

滿臉嫌棄,卻又在言語之中藏有彆扭的關懷,「妳肯定是因為那些事沒能好好吃飯吧,這個給妳,下次見面記得要還我錢啊,我還要上班,先走了」

 

手捧著辣炒年糕,星伊垂著頭笑了一下,細長的白皙手指揭開了塑膠蓋,紅色醬料裹著白色的年糕,形成了紅與白的鮮豔對比色,構成了一幅很好吃的畫面,星伊輕輕地蓋上了,用模糊不清的塑膠蓋遮去了那畫面。

 

高中時期特別任性的自己老是仗著容仙歐尼個性好,老是捉弄她,要她請吃東西,如果容仙歐尼在吃東西,就會很壞心的去搶她的東西吃,一直一直被她照顧著。

 

辣炒年糕兩倍的錢一點都不昂貴,對比她在下次見面開口跟她討要的東西一點都不貴。

 

星伊輕嘆一口氣,會答應嗎?容仙歐尼,會答應嗎?

 

容仙歐尼一直都是自己的最底線,星伊握緊了拳頭,想起了容仙當初聽見了自己的事情,雖然是怔愣,但是很快的就露出了溫柔的微笑,用力的握住了自己的手,用著自己的支持,無聲的鼓勵著她。

 

星伊自己也明白的,不能這樣一直討要著容仙的寵溺,但是連容仙歐尼都沒辦法接受的話,星伊按住了有些疼痛的額角。

 

……她想,她會放棄的。

 

※※※

 

她曾經想像過所有的問題,所有來自星伊的瘋狂要求。

 

——但是她從沒有想像過是如此的瘋狂。

 

她們再一次見面是在星伊的家裏頭。

 

容仙從家裡被喊出來的時候,是某次假日惠真和輝人衝到她家裏頭,先不提她們是怎麼知道自己家的電子鎖密碼,她們一來就把還躺在床上睡覺的容仙給抓住家門,接著她們的目的地是一棟公寓。

 

潔白的環境、冰冷的空氣,還有躺在床上,絲毫沒有之前和自己討要要求的活潑難纏勁的星伊。

 

「她這是怎麼了?」

 

星伊睡得很熟,但是容仙注意到的卻是、在寬大的床鋪上,被白色被單蓋著,卻只有微微起伏的胸口可以感覺到這個人還在這個世界上。

 

和難纏的星伊完全不一樣的過分安靜,容仙一點都不喜歡。

 

「她和家裡頭有些爭執,她的媽媽因為她不想見她,這幾天沒能好好睡,到了剛剛撐不住才睡著」輝人輕描淡寫的說明,卻讓容仙感覺到了心驚,輝人向來就是不怎麼愛說自己事情的人,即便有事情也是表現出一副淡淡的模樣,一旁的惠真不得不露出苦笑來,「明明是難得的首次見面,卻讓容仙歐尼看到我們這麼慌張的模樣」

 

「……在我畢業後,妳們還是關係這麼好,真好呢,輝人,惠真」容仙先搖搖了頭,卻又忍不住的伸手去拍拍那兩個表情像是做錯事一般的妹妹們腦袋,伸手將這兩個孩子擁抱進了懷裏頭。

 

在容仙不在的時候,一直都是星伊在照顧著這兩個妹妹,現在還能夠再見到輝人和惠真,雖然慌亂著急,但是沒有在這兩個人眼中看到無措,這兩個孩子已經變成了相當成熟獨立的大人了。

 

而這兩個妹妹當中,和容仙的關係特別好的又是惠真,像極小女孩的她握住了容仙的襯衫衣袖,有點委屈、又有點撒嬌似的抱怨著,「容仙歐尼為什麼都不聯繫我們呢?從畢業之後,一直都沒聯絡上容仙歐尼」

 

「抱歉啊,那段時間太忙了,手機不小心掉到水裡頭,而且、重新去辦手機之後又碰上妳們要考試的時候,就覺得不該打攪妳們」容仙一邊微笑著一邊握緊了拳頭,充滿誠意的道歉很快的就被惠真接受,輝人把打算把容仙抓著好好問過一遍她最近生活如何的惠真給推了出去,「星伊歐尼的睡眠很淺,我們三個人之間的廚藝擔當,就麻煩妳幫忙星伊歐尼準備暖胃的白粥過來好嗎?」

 

被推著出來的容仙和惠真看見了輝人闔上門,互相對看一眼,輝人的態度太過奇怪了,容仙有些訝然,「輝人是生氣了?」

 

「輝人很擔心星伊歐尼,而且她很喜歡星伊歐尼,這幾天都待在星伊歐尼的身旁」惠真拉著容仙走到了廚房,開始洗起鍋子,往裡頭投入白米準備慢慢的從生米煮成白粥,「容仙歐尼可以從冰箱裏頭幫我拿香菇、玉米粒、肉片出來嗎?」

 

拉開冰箱門的容仙乖巧的拿出了惠真想要的東西,聽見惠真的話,訝然的睜大眼,「所以輝人喜歡星伊嗎?」

 

聽見了容仙的話,惠真的表情變得更加的奇怪,彷彿是對於容仙會把輝人和星伊歐尼湊在一起這件事,「星伊歐尼的性向妳不是最清楚嗎?而且輝人現在是我的伴侶,若是加上之前,我們已經在一起十年了」

 

「是、是啊,但是妳不是說輝人喜歡星伊嗎?」

 

容仙結結巴巴的回應讓惠真笑了出來,「她也很喜歡容仙歐尼,所以剛剛才會表現的那麼奇怪,她的個性很彆扭,和星伊歐尼很像不是嗎?」

 

「而且她肯定是不相信容仙歐尼剛剛的話」惠真從笑就和輝人一起長大,比誰都還要清楚輝人的性格,和未曾說出口的話。

 

容仙啞口無言的看著在嘴角露出惑人微笑的惠真,「容仙歐尼一直都沒有改變真的是太好了」

 

……怎麼跟星伊說了一樣的話?

 

容仙看著完全可以當鏡子的白瓷流理台,腦袋裏頭萬分不解。

 

究竟是哪邊沒有改變呢?

 

※※※

 

在一旁幫忙的容仙、還有掌廚的惠真,這是輝人踩著布偶拖鞋走出來的時候看見的畫面,高中時期、容仙會擔心自己和惠真會肚子餓,總是會拎著她們到社團辦公室裏頭偷偷煮拉麵給她們吃。

 

「星伊歐尼醒了,她知道容仙歐尼來了」輝人走了過來,伸手接下了容仙的工作,頭也不抬,就只是洗著她手中的食材,接下了將食材切片的工作,「星伊歐尼想跟妳談談」

 

「啊……」容仙看了眼惠真,然後把手在身上擦乾後,就走進去房間裡頭。

 

等到容仙走進去房間才靠到輝人身邊的惠真沒好氣的睨了輝人一眼,「那是容仙歐尼呢、輝人」

 

「妳明明就知道容仙歐尼剛剛的話只是在說謊,和之前一樣,說謊時小動作都沒有變」輝人瞪了惠真一眼,惠真抬手攬住了輝人的肩膀,無奈的親了親輝人的臉頰,「這不就代表容仙歐尼沒變嗎?還是那個不會說謊、個性很好的歐尼」

 

「說謊的習慣沒有改變,被我們匆匆忙忙抓來抓去的好脾氣沒變,這樣就代表星伊歐尼要利用容仙歐尼的好個性就更方便了不是?」

 

輝人的話直白的讓惠真沉默了下來,之後勉強的笑了起來,額頭碰著輝人的額,語氣感嘆著,「輝人、我一直一直都感覺到很幸運,因為我遇見了妳,我們永遠都不用像星伊歐尼那樣辛苦」

 

「到底有什麼不一樣呢?喜歡異性、和喜歡同性,喜歡異性就需要遭受社會的檢視……?」輝人皺著眉頭,揪著了惠真的衣角,語氣充滿了難受。

 

惠真並不能回答她,她們都是同樣的不能理解,並且為了星伊歐尼必須掩藏真實的自己而感覺到心疼。

 

因為世界就是這樣的無奈不是嗎?

 

如果喜歡上異性會被視為異端,因為之前喜歡上異性,卻最後喜歡上同性就會被視為矯正成功,被說了妳果然還是能夠喜歡正確性別,以及,其實妳還是正常人。

 

正常、對於許多人來說究竟是多麼沉重的名詞呢?以及什麼才是正常呢?恰好和自己不同,為什麼就不能被視為另一種『正常』呢?

 

這些想法,容仙都不清楚,帶著滿頭的茫然踩進了星伊的房間裡頭,整理乾淨的床鋪有著嚴肅的一

一絲不茍,還有就是,坐在窗邊,細白的手指間夾著的幾張薄紙。

 

蒼白、柔弱的星伊,容仙在之前從沒有看見過、甚至重新相遇後,她也不曾看過。

 

「星伊?」

 

「……容仙歐尼」星伊轉過頭,對著容仙笑了一下,緩慢的眨眼,容仙能夠看見星伊的鬱黑色眼眸在光下染成了一片溫柔的深棕,「今天,妳肯定被輝人和惠真給嚇到了吧?」

 

「與其說是被嚇到,倒不如說有些訝異輝人和惠真還願意認我這個歐尼」容仙微笑了一下,朝著單薄的星伊走了幾步,「輝人和惠真變成了一個很好的大人,而且妳們的關係一直都很好,我覺得很高興」

 

「是她們一直都喜歡妳,想要成為和容仙歐尼一樣的大人,所以,這是妳的功勞」星伊搖了搖頭,否定了容仙說的話,「沒有感覺到嗎?她們的身上有著妳的影子,所以我才能夠和她們一直相處下去」

 

容仙的腳步逐漸的接近了星伊,伸手觸碰著星伊的柔軟瀏海,看到了遮掩在這那片深棕底下的陰鬱情緒,「星伊,那天是我說錯了,妳一直都是妳,不論妳變成什麼模樣,那都是妳的模樣」

 

「……即便我喜歡的是異性?」

 

「是的、星伊正如妳當初願意告訴我妳的性取向時,我一直都是這樣覺得,妳就是妳,沒有因為妳喜歡誰而改變過什麼,妳只是喜歡上妳喜歡的人罷了」聽見了星伊軟弱的聲音,容仙伸手把這個承載滿身疲倦、以及壓力的星伊擁進了懷裏頭,單薄的過分、身體也冰涼的過分。

 

星伊沒有回抱容仙,只是吶吶的舉起了自己的手,把文件展現在容仙的面前,語氣有著消極的緊張,「容仙歐尼,我需要一個結婚的對象,我已經放棄在這個社會尋找屬於我的愛情了,雖然我曾經向妳要求過無條件的答應,但是妳不想要的話,可以拒絕為這過分的要求」

 

容仙的身體非常的暖和,那熱量由她們接觸的部分,隔著衣服暖呼呼地傳遞到了星伊的身上,像是太陽般的溫和輕柔。

 

那個剎那間,容仙想到了、在夢中被承載的自己,毫無條件的給予自己溫暖的那個人,在陰影下徹底的展露了面容。

 

啊啊、這樣啊,原來是這樣。

 

突然的,容仙覺得在那時沒能成為明星的自己、也能夠成為給予他人力量的存在嗎?

 

一再的錯過著什麼,覺得自己不應該得到的那些機會,不僅僅是高中時期不得已的畢業、沒能在與朋友逛街的時候握住的麥克風、還有持續難以向上攀爬的職位,全都是因為那份歉疚。

 

可是雖然歉疚,卻難以彌補的那些時光,對星伊的事情來說,絕非彌補、絕非歉意,至少這些並不是星伊想到得到的同情,是只有自己才能夠為她做到的唯一。

 

——星伊信任著自己。

 

所以容仙想要幫助她,以姊姊的身份、以朋友的身份,站在星伊的身邊支撐著這個令人心疼的孩子。

 

「是只有我才可以嗎?」

 

星伊歪著頭思考了一下,不過很快的就笑出來了,「完全想像不出來和其他人生活的情景呢,畢竟高中的時候,就是和容仙歐尼一起住了不是嗎?」

 

容仙抽走了星伊手中的紙,細看著上頭的文字,很快的給予答覆。

 

「好啊」

 

乾脆俐落的問答,反倒讓星伊眨了眨眼睛。

 

「妳答應了?」

 

「嗯,我答應了,但是,再加上一些條約吧,畢竟經過這些年,我還是有些部分和高中的時候不太一樣了」

 

拍了拍星伊的後腦勺,然後容仙把星伊抱緊了,「妳可是星伊啊,妳這麼喜歡我也沒辦法,甚至在失聯了那麼久後,還蹦出來出現在我面前了不是嗎?」

 

「星伊,妳和我沒什麼不一樣,至少在我的夢裏頭,妳是和我夢裏頭到人們有著一致價值觀」

 

「夢?什麼夢?」這時的星伊才敢安心抬手回抱住容仙的細瘦背脊,靠在她的腹部上仰頭看著容仙,容仙的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特別吊胃口的對著星伊笑開。

 

「我想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說,畢竟、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

 

「又不是一千零一夜,就跟我說啦」

 

星伊的抱怨讓容仙笑得更狡猾更過分一點,伸手抓開星伊圈著自己腰身的手臂,伸手去捏了捏星伊捏不出肉的臉頰,「妳現在應該要吃點東西去了」

 

一邊抱怨一邊給自己穿上衣服的星伊往外踏了出去,容仙低頭去看了自己捏在手裏頭的紙,上頭到規範非常非常的偏心,沒有絲毫偏向對方,而是全數倒向自己這裡的條規,拿去法庭上、肯定不會被承認合法性,因為那份稚拙可愛,容仙張口喊住了星伊。

 

「星伊,妳可以對妳的家庭沒有辦法,但是我希望妳至少在我這邊能夠開心笑著」

 

永遠都無法成為明星也無所謂,那時候的錯過、是不是就是為了替這個人改變點什麼呢?

 

這時候的容仙能夠看見,星伊因為自己的話語,本來死寂的靜寂眼眸重新染上星光的燦爛。

 

這個世界,和那個夢境有著截然不同的價值觀,但是唯一不變的是,每一次的星伊,都和現在的星伊一樣,總是在掙扎、總是在忍耐。

 

像是鏡子般的對立價值觀,卻映照出的是同一個人的身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