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說得上是日月,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寫的。

這真的是極短篇了。

簡稱斷頭文。

 

 

攤開手掌,掌心中捧起的是什麼呢?

 

是自己曾許諾送予對方的燦爛星河、還是面對現實倍感無奈的可悲淚水。

 

或許有過燦爛美好的回憶、或許有過曾為她們兩人關係的美麗藍圖,卻只是在一些碎語猜忌中,在巨大的純白潔淨的圖紙中割裂出一道漆黑。

 

從中分割看來的兩方純白已經無法回到那最初的無瑕。

 

因為她們是大人。

 

因為是大人,所以必須成熟。

 

她們相遇在最美好的時光,分離在最冰冷的時節。

 

 

※※※

 

 

「星伊歐尼!快來吧!」

 

輝人的嗓音總是這樣明亮,充滿了細膩的體貼,即便知道了那些讓人倍感丟臉又羞恥的過往,也依然溫柔的對著自己微笑。

 

——比誰都還要體貼溫柔的妹妹啊。

 

或許在此之外,就沒有一絲一毫能夠被稱呼為愛情的情感了,星伊不願假裝,不願……再傷害另一個人了。

 

像是破了一個大洞的自己,即便再接受外頭更多的情感,也只是像一個無底洞般,任由情感穿過自己,卻感覺不到一絲的難過,空洞、泛白。

 

越是感覺到旁人的溫柔,卻是越能夠感受到自己的缺陷,彷彿失去了愛人的能力,遺忘了那些曾經激情過的記憶,留下的只是淡淡的餘燼。

 

妄圖、奢侈的想法,依然蠢蠢欲動。

 

星伊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和之前一樣,冷淡的壓抑,享受著那壓抑帶來的緊縮,這樣的疼痛還不夠的,刺骨的、更多更多,不然就不足以對那個人哭著說分手時,落下的淚水。

 

本來是送給她獨獨屬於她的星星,卻讓那些成為了在星伊心頭上滾燙的眼淚。

 

星伊閉上眼睛就能夠記起深深刻在心底的那畫面。

 

別哭。星伊想這樣安慰,但是她因為緊捏克制而僵硬的手指卻難以抬起來去撫摸對方哭得漲紅的臉,那時候的星伊很苦惱的皺起了眉頭。

 

只是,讓對方以為自己覺得她很麻煩,覺得這樣還哭著的她很讓人困擾,那樣粗魯笨拙的抹去了眼淚,用盡全身的力氣對著她微笑的容仙明明顫抖著唇角,那曾讓她們交疊過無數次的唇。

 

——明明在自己的面前都像個小孩子,明明在自己面前什麼樣的情緒都不曾遮掩過。

 

因為她們長大了嗎?因為她們有責任了嗎?因為她們……擁有的不是只有彼此嗎?

 

她們享受著年歲增長帶來的便利,成長後的她們有過純真的開朗,她們喜歡伸長雙臂就能夠用自己的懷抱把自己的家人、朋友擁抱在懷裏頭的親暱。

 

能夠將家人保護在自己羽翼下的這份溫柔卻在某些時候變成了必須傷害私心,為了不要自私,為了不要讓更多人悲傷。

 

選擇撕裂自己的另一部分,選擇割裂自己。

 

總會有著兩方的力量拉距著自己的理智,必須自私一點、必須寬容一點,但是如何才是真正的自私、如何才是真正的寬容。

 

因為一個問題而如同驚弓之鳥,因為他人的詢問而遮遮掩掩,不願回答問題而吐出的謊言。

 

即便是如此的現在,我也依然在渴望妳。

 

如此可悲的我現在因為失去妳才感覺到幸福,因為相識而感覺到痛苦。

 

曾經稚氣許下承諾的我們不能夠體會言語的沉重,因為凜冽的冬天交疊的雙手,為此從中感受到幸福只在肌膚上烙下空虛的鞭痕。

 

即便別過眼不去看,也能夠感覺到那痕跡的隱隱作疼。

 

我愛妳,真的是一句非常空泛的言語。

 

即便說了多少次,即便喉嚨乾渴,即便舉步維艱,即便只能夠在孤單一人的冬季擁抱住自己,星伊依舊忍耐著。

 

她們,都在忍耐著。

 

對著彼此的真實感受別開眼。

 

對於相愛的人們最殘忍的不是生離死別,而對於彼此的存在視而不見。

 

星伊睜開眼,看著依舊在等待自己的輝人,綻開了微笑。

 

和如同過往一樣的微笑,並不是堅強,而是不讓眼淚落下。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