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忙‖經常請吃內臟湯的姐姐除了辣炒年糕外,其實也很喜歡吃內臟湯。



惠真大跨步的走進了電梯,實際上,她的身邊還有著比自己高一點的女孩子,而她身旁的容仙按了樓層電梯,是比她工作室要稍微低一點的樓層,惠真看著那個數字,悄悄的記在了心裡頭。

昨天惠真有些訝然的得知容仙上班的地點和自己是同一個地方、不過這件事在酒精的催化下,倒是被她們兩個拋在了腦後,現在想起來——是不是代表自己有機會把容仙歐尼拖著出去吃飯?

這些種種的想法在惠真用微笑把容仙送出電梯,獨自一人到達目的地的時候,那抹微笑嘎然停止。

那裏頭站著一個女人,一個可以說是漂亮的女性,就這樣孤零零的站在了裏頭,只是朝著惠真望來時,那雙沉靜的黑色眼眸彷彿可以將人吸入般的冷寂,宛如漩渦、宛如過分安靜的平原,那裏頭沒有光芒,全然的深黑。

惠真與那個人擦身而過的時候,開口喊住了一個負責招呼的櫃檯,讓她把那位客人招呼好,自己趕快的把東西放好後、走出來面對這位一打眼就讓惠真感覺到特別的客人。

「妳好,我是幾天前委託妳們處理一個月內婚禮流程的那位委託人,我姓李」女人身著乾淨的黑白服飾,對著惠真伸出了手來,惠真頓了一下,很快的就擺出了專業的模樣,「妳好,我是這間工作室的室長,我主要負責的部分是妝髮還有婚紗設計」

「請問您偏好何種妝髮、怎麼樣的婚紗呢?」惠真拿著一些曾經做過的作品型錄在那位女性的面前攤開來,只是、當幾句介紹後,對方的態度依舊不冷不熱——這讓惠真感覺到十足的違和。

雖然惠真還沒有經手過那麼多新娘的經驗,但是沒有人是不對自己的婚禮感覺到興奮期待,同時興致勃勃的替他們自己操辦起所有的流程。

彷彿放棄了一切、彷彿不在乎的漠然態度讓她看上去並不是那種會親自踏進這個地方的人,不是因為要結婚而冷靜自持,而是對於結婚這個事實過於冷淡的這個反應。

惠真微擰起眉頭,捉摸不定這個人的思緒,就意味著身為商人的惠真沒辦法把顧客需要的東西化作商品販售給她,輕嘆一口氣,惠真把手中、桌上所攤開來的型錄文本全部都闔上了。

因為惠真這樣的舉動而微微睜大眼的那位女性倒是鬆動了那張冷峻的神色,惠真的雙手交疊在了桌面上,微微上挑的眼眸望著那個女人,「李小姐,如果您覺得不滿意的話,請另覓他處吧」

被惠真這樣的一句話給激出笑容的女性這才鬆下了冷漠的表情,忍不住的微微勾起笑來,撐著頰、柔和的看著緊繃起身子,看似成熟幹練,卻意外的會替他人思考難處的這位室長,「並不是妳們不好,而是……」

「如果是對象不好的話,請更換一個對象吧,雖然愛情在人生中佔了很小的一部分,但是不會幸福的,如果那是您不想相處的對象」惠真嚴肅緊抿的唇瓣吐出了冷酷的話語。

那個女人卻是輕緩的搖頭,盡顯現出難過的那雙眼眸,只是、再怎麼樣也不能了,因為已經妥協了,因為選擇了最輕鬆的道路走去,選擇了傷害了人之後,不能夠再用那種藉口再去傷害一個一樣喜歡自己的人了。

她應該覺得很慶幸,比起自己喜歡,對方喜歡自己的份量更重,已經很足夠了。

手撫上了那疊資料,女性微微的彎起了唇角,「我們重新開始吧,這次我會認真聽的」

本來就沒有要動搖對方的想法,而身為成熟大人的這個人內心清楚,她不會因為別人的三言兩語而改變心意,惠真這些話只是為了讓自己更加看清楚事實,身為自己所委託的婚禮設計師會完整的交付她的職責,而身為她的委託人也請一定要搞清楚自己的立場。

流程問題在過程討論到一半,進入中場休息的她們兩個意外的開始閒聊了起來,「……其實我沒有料到安室長是一個……類似於夢想家的人」

即便被人家用夢想家這種言論調笑,惠真依舊面色不改,站在落地窗前,惠真看見的是高聳的大樓林立,在高樓處的工作室其實擁有極為壯觀的風景,是在匆忙的過程中極容易被忽略。

分明是這樣的美好風景,惠真輕啜了口冰美式,端著的飲料就放在桌上,側首去看著那位李小姐,狹長上挑的眸就這樣直勾勾的看著她的委託人,從窗外透入的光線讓她看起來格外的明亮,「為什麼不能夠作夢呢、想要給予自己喜歡的人最美好的自己,想要給予喜歡的人最美好的回憶、能夠給予這些不是很幸福的事情嗎?」

「並不是只有這些而已,旁人都說你們的愛情是錯誤的時候,妳還能夠堅持你們是對的嗎?」

這樣的話太過現實的同時,卻也太過悲傷。

「妳喜歡一個人是因為別人才喜歡的,還是因為妳自己喜歡才喜歡的嗎?」惠真對著女人勾起了嘴角,充滿自信的、卻柔和的微笑著,「妳喜歡辣炒年糕還是內臟湯呢?」

什、什麼?

「如果曾經有過一個人不畏艱難只為了握住妳的手,不是也很幸福嗎?」惠真微微挑起了唇角,重新走回到了位置上坐下,在自己身前的位置比了比,「請坐吧,我們的休息時間結束了,該回到正題上,請問您的婚禮要使用什麼樣的婚紗呢?」

大方、得體,無懈可擊的禮儀,和剛剛那個勸告自己要放棄那位對象的模樣全然不同。

在惠真被邀約了要不要一起共進午餐,很快的、惠真思索了一下,便婉拒了對方的邀約,因為她已經有想要邀約的對象,即便對方還沒有答應自己。

與委託人站在同一部電梯裏頭,惠真就趁著空檔問了容仙要不要一起出來吃飯,理由當然是讓容仙歐尼請吃飯。

因為職業和電話聯繫相關,所以容仙很快的就回了過來,簡單的一句好,就讓惠真忍不住的彎起唇瓣笑著。

在到達容仙的樓層時,向兩旁開啟的門扉,惠真的眉眼在那個剎那間變得柔和,從開啟的那門扉中、在電梯裏的兩個人同時看見的是站在外頭的漂亮女孩子,在惠真張口呼喊容仙歐尼的時候,容仙卻是煞白了表情。

那位委託人按住了電梯門開啟鈕,惠真不解的表情、困惑的模樣突然有了解答,因為她的委託人,張口喊了容仙的名字,用著一種懷念、又親切的聲線喚著惠真一直都很喜歡的容仙歐尼。

這讓惠真整個人瞬間敏感了起來,但是,比起探討這兩個人的關係,惠真要更擔心著容仙煞白的面容,本來要去迎接容仙的惠真向外踏了一步、才剛抬起的手就被容仙給握住,本來就清楚容仙力氣很大的惠真感受到了手腕上的力度,眼底盡顯掙扎。

惠真很快的就下了決定,輕拉開容仙握住她手腕的手,小心翼翼的把容仙的指尖握在了掌心當中,用著溫柔適切的力道,在電梯外用著自己的身體擋住了朝著容仙這裡望來的眼眸,冷靜的措辭當中有著過分的成熟,「看來我們要先暫時在這裡道別了,那接下來的路程我就不送了」

「……看來是如此,再見了,安室長、還有……金小姐」微微頷首,比起容仙要冷靜許多的委託人就在惠真的目光下,電梯門隨著時間的過去,緩緩的闔上了,同時也將她與容仙之間的那道關係畫上了休止符。

被握在手中的那隻手、發著抖,惠真不用轉身也能夠清楚。

她喜歡的容仙歐尼、和自己的委託人有著自己不知道的關係,如果是一般男人的話,肯定會忍不住的瘋狂追問了吧?

但是她不是、她是和容仙歐尼相同性別的女孩子,甚至在容仙歐尼視為妹妹的存在而已。

從來就不在意他人目光的惠真乾脆利落的轉過身,超級坦然的把那個比自己骨架小一點,卻比自己高一點的容仙歐尼給抱在了懷裏頭,雙臂攬住了容仙的肩膀。

緩緩的、以後退的方式抱著容仙走進了電梯裏頭,用著自己的方式,把容仙帶離了那過於尷尬的場景。

再次下了樓,於附近的餐廳點了義大利麵吃的她們早就沒有什麼要聊天的慾望,容仙是因為尷尬,被妹妹般的惠真看見了自己失態的模樣,而惠真則是顧慮著容仙所以才沒有開口詢問。

在心中慎重的思量一下,惠真還是主動開口了,「容仙歐尼開始吃吧,妳不是等等午休時間結束就要回去上班了嗎?」

「……還是惠真妳的工作好,自己開工作室想要什麼時候回去都沒關係」因為惠真避開了,所以容仙也跟著避開了,甚至很感謝惠真這個時候的不追問,圈起了一叉子的義大利麵胡亂的就送入嘴裏頭嚼著。

「怎麼可能呢、現在韓國的結婚人口越來越少了」

惠真看著沾上了白醬的唇角,本來在上班過分疏離高冷、卻又隱隱約約透著性感的眉眼因為容仙此時所展現的笨拙,因為燈光暖融成了一片的柔和。

抽出衛生紙給容仙的惠真點了點唇角的位置,提醒道,「醬料、沾上了」

本來有些怔愣的容仙有些脹紅臉的趕緊抹去那點白,還提心吊膽於惠真的話語,容仙這才放下心來好好享用著前半場吃起來沒什麼味道的義大利麵,彷彿只要惠真還朝著自己微笑就還沒有關係。

在惠真的心中她還是姊姊,可以被惠真依賴的姊姊就好,偷偷覷著惠真在燈光下特別漂亮的五官,容仙特別傻氣的笑了起來。

「偷笑什麼呢」

「惠、惠真妳多吃點,喜歡吃薯條嗎?還是雞翅?想要吃什麼歐尼都會請客喔!」

惠真想了想,她似乎記得每一次當她下樓準備要回家的時候,抬頭總會看見容仙那層的辦公室燈光從未有過熄滅的時候。

「那、晚上的時候,和我一起吃夜宵吧,內臟湯」

「惠真妳真的是很喜歡內臟湯呢」

「內臟湯的魅力可是讓人想像不到的美好,如果歐尼也能喜歡上內臟湯就好了」惠真牽開了唇角,笑得特別的孩子氣。

如果、也能喜歡上我就好了。






時間過得很快、但是卻有屬於他的步調,一小時六十分鐘,一分鐘六十秒,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會因為別人而停止腳步。

接下來的、不論是午餐、晚餐,還是宵夜,惠真都默默的開始在容仙的環境裏頭滲入,和惠真相處起來很輕鬆,看著惠真的笑容也能夠感覺到放鬆,雖然夜宵通常都是去居酒屋之類的路邊攤,身上也會沾染了酒味,但是惠真為了體諒容仙不善酒精的體質,通常都不會喝酒。

這都讓容仙感覺到歉疚,只是那卻很輕易的被惠真輕飄飄的一句話給擋了回來,「這是私下可以選擇不喝,有些時候工作場合委託人的家屬會喝開了之後,端著紅酒、雞尾酒什麼的勸自己喝,那個才是麻煩」

容仙瞪得圓溜的眼睛,裏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表情,這讓惠真忍不住的失笑,伸手去摸了摸容仙的頭髮,這付表情真的讓惠真很想要就這麼親下去,但卻只能壓抑想法,氣息微沉的哼出輕笑聲。

「所以才問了啊,怎麼逃避上頭強逼的勸酒,但是容仙歐尼的方法似乎沒辦法當作參考價值」

惠真輕舀起在年糕鍋吃到最後,用醬汁做成的炒飯,送進了嘴巴裏頭,微硬的鍋巴帶著特殊的焦香,捲翹的眼睫眨動的是漂亮的星光,忍不住就想要屏住呼吸伸手去觸碰。

「……所以惠真一直都沒有喜歡的人?」

「嗯……我喜歡的人沒有發現我的喜歡,而現在正為了前一段感情在難過」惠真又舀了一勺炒飯塞進嘴巴裏頭,對著容仙笑彎了眼睫,「在收拾好情緒之前,我想我不應該加進去讓那個人更混亂不是嗎?」

惠真變得不單單只是有女人味而已,替他人考量到的細節越來越深入,也越來越廣,而且,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有了喜歡的人。

這股失落感不知道從何而來,從惠真重新相遇開始、容仙這才發現了惠真的改變,不只是輝人的親估、自己視作妹妹的存在,反而變成了一個足夠讓自己去詢問困惑的對象。

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容仙開始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惠真,妳知道的,我喜歡的對象是女人,在那天和妳一起站在電梯裏頭的那個人是我上一段感情的戀愛對象」

惠真放下了飲料杯,聽著容仙說著她們的故事,時不時的給予簡短的回應表示自己有聽進去,接著便來到了最後的癥結點,「惠真,妳覺得在幾天後那個人就要結婚了,我收到了邀請,而我、必須要去嗎?」

看著容仙滿滿煩惱的表情,惠真忍不住笑了出來,伸手去戳了戳容仙軟彈的臉頰肉,「沒有說一定要去參加前女友的婚禮才是有風度的祝福表現啊」

惠真半撐著頰,瞇起了雙眼,「換個角度想,那個委託人可是從我的工作室裏頭委託工作——我那一天也會在現場,想著如果我在那裡的話,會不會更有勇氣呢?」

「容仙歐尼,我在妳身邊的話,妳還會害怕嗎?」

惠真盈盈微笑的模樣、容仙在那個剎那間,被惠真手指觸碰到的臉頰,瞬間、被豔瀲的火舌燒上般,燙出了霞紅。

她明白了自己的想法。

對於容仙來說,她早就清楚和前女友的戀情已經結束了,不會有再回頭的一天了,但是,最讓容仙覺得尷尬又難堪的是被惠真看見了自己過於失敗的戀愛,接下來便是這個,在手指觸碰上的瞬間,自顧自的加速心跳,這樣的心動。

最後容仙還是沒能說出她到底要不要去參加前女友的婚禮,對此,惠真並沒有要多加詢問的想法。

一個月的時間到了,惠真只從工作室裏頭抓了幾個出來,拎著一起到了現場處理新娘的妝容、伴娘的化妝,還有、各式的禮儀流程提醒。

只有在處理完新娘的服裝裝扮時,惠真才能稍微停下腳步,去看看偌大的婚禮現場中,有沒有容仙的身影,只抬頭看了一眼,就立即匆匆的被叫走了,所以那觀看的範圍其實也不大,所以忽略了從門口偷偷溜進來的身影純屬正常。

容仙站在裝飾美麗的婚禮現場時,她在打從內心的感受到了一個最為強烈的事實,她實際上並不能給予她的愛人受法律上保護的名分,甚至在作風保守的韓國裡頭,她亦不能輕易的拿出錢來要替她們兩個舉辦一個婚禮,證明她們的關係。

不單單只是她與戀人兩個人之間的事情,這樣辛苦的戀愛有誰會想要去觸碰呢、那樣的逃開自然也是情有可原。

坐在位置上的容仙能夠包容,卻不能同意這樣懦弱逃避的想法,這才是容仙對於這場婚禮始終難以真心祝福的理由,並不是不夠相愛而分手,而是扛不住那份壓力而選擇鬆手。

藉由一個人得到了逃避的空間,真的是最好的選擇嗎?

當看著那個人從紅毯上經過自己的時候,那個問題似乎已經不重要了,微微瞇起眼眸的容仙在那個人從不往自己這裡投來目光、只是選擇經過的時候,理解到了。

——她終究這個人生命中的一個過客,既沒辦法改變什麼、也沒辦法給這個人留下什麼。

「……妳還是來了呢,容仙歐尼」緩緩的腳步聲落在柔軟的地毯時,其實是悄然無聲,那個人的習性也像貓般,慵懶、高傲,同時卻又有著冷豔的優雅,悅耳舒服的嗓音中有著平靜的淡然。

看著惠真坐在自己身旁,容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實,對於這個時候還能夠笑出來的自己,容仙半撐著頰,望著惠真坐下來就十分安靜吃著東西,用著行動證明了她會陪在身邊這件事,總是如此安靜的她。

「一直忙到剛剛都沒吃東西嗎?」

「畢竟結婚的人數少了很多,為了省錢什麼的、都偷偷的觀察新人和親屬的臉色吃東西呢」惠真的話很冷靜,卻又有著某種直率的可愛,明明就是在說笑話安慰著容仙,這樣的想法她怎麼會不知道呢、惠真過分體貼的那溫柔。

「等等留點肚子吧,我請妳吃內臟湯」

「歐尼不是不吃內臟湯的嗎?每次問妳要不要吃的時候,妳都沒答應」

容仙悄悄的伸出左手、在桌子底下,悄悄的、在沒有人注意到的時候,在恰好的時間點,握住了惠真的右手,漫不經心的回答了惠真的問題,「稍微、是最近特別喜歡的組合呢,不論是辣炒年糕還是內臟湯,其實意外很適合彼此的搭配啊」

口味過分濃烈的辣醬包裹白軟的年糕條、然後享用的不是慣常提供單調、與魚板共煮的柴魚高湯,而是口味清淡、表面上看似低調,實際上用料特別豐富的內臟湯。

「惠真啊,我最近很喜歡內臟湯,帶我一起去吃妳喜歡的內臟湯店吧?」

隨著容仙的話語,眼睛睜大的惠真很快的就在容仙隱晦的暗示下,彷彿在這番言語中清楚了什麼,彎起了微笑,褪去過分冷豔的偽裝。

在那日她們一起經歷的春日午後,留下的不單單只是玩鬧笑語,或許還殘存了些什麼下來,延續到了今日。

在那日昏暗的燈光下,用著那樣溫柔的語調說了,只是和別人取向不一樣,非常的自然。

在傷心難受的時候,對於難以輕易啟齒的話題,苦惱時,輕鬆的說出了壓下重重的憂慮,將所有安慰的話語化作輕鬆的陪伴。

本來就有些偏移的內心,不由得更加的對內臟湯心動了啊。

感受著手中回握的力道,容仙心中的那份困惑也隨著那人的離去,不再束縛住容仙,而她終於撥開了那籠罩自己的烏雲,看見了安靜又沉默的陪伴在身側的那孩子。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經常請吃內臟湯的姐姐系列就到這裡結束了!!!!!!!!謝謝各位給的點讚,外加願意吃我的安利!!!!!!

雖然我知道大家其實對里忙沒什麼興趣,甚至覺得吃不太下去WWWWWWW

不過沒關係,我只是自主產糧,外加佔tag。

最後的部份容仙主動去牽黑金的手手是有和經常請吃飯的姐姐在告白的場景有相同的啊啊啊啊啊!因為那幕我真的是對姐姐特別的心空WWWWWW

總之,姐姐系列結束了,希望不會覺得我結束的太匆促,里忙的大旗要搖起來!!!!!謝謝大家!希望可以里忙再聯絡啦!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