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謊者們—15。


本來以為同居的生活會很辛苦的,但是其實意外的不會,但是實感確實是從母親出國後的隔天早上開始。

說要改變什麼、似乎沒有,但是卻又在生活中細微的為了對方調整了步調。

 


今天是第一天的開始。

輝人穿著睡皺的睡衣,揉著頭髮,打著哈欠走出了房間,比起言語,更常與母親用手語打招呼的習慣讓輝人本能的敲了敲廚房的門,提前驚擾在廚房裡頭做早餐的人後,輝人準備舉起手打招呼時,意外的看見了對著自己微笑的惠真,頓時僵住了全身。

惠真反倒是很自然的對著輝人打起了招呼,「早安啊,輝人,等等妳要上課吧?我準備了早餐,換過衣服再過來吧」

穿著寬大的Tshirt和悠閒的棉短褲,惠真就慢吞吞的端著兩個盤子走了出來,盤子裏頭還擺著剛抹上麻油的紫菜飯捲,在黑與白交錯的斜切面上還有著顯眼的配色,更讓人感覺到可口。

端著白色的瓷盤與輝人錯身走過的惠真,放到了桌子上,和給杯子裏頭倒入了香甜可口的柳橙汁,對著還傻愣愣的站在廚房門口的輝人微笑,輕鬆又單純的爽朗笑容。

「快去啊,不快點的話,妳會遲到的」

乖巧的聽著惠真的話,回房間換上了衣服,輝人再出來的時候,便看見了惠真朝著她招手的悠閒模樣,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惠真的對面,她的盤子裏頭很快的就出現了一塊紫菜包飯。

並不是鬆散的零散、也不是過於緊繃要爆開的模樣,就是單純的整齊,看上去就很好吃的樣子。

「輝人,妳今天中午要一起吃嗎?我約了星伊歐尼和容仙歐尼,還有我今天會早點回來,妳回家吃飯嗎?」

明明是很簡單平常的問話,卻讓人不知所措,本來應該微笑應對的場面,輝人卻是更加用力的皺起了眉頭。

不知道什麼回答才是正確的、不知道什麼應答才是符合對方想要自己去回答的答案,彷彿每一次的盡心回答都是錯誤一般,彷彿從那次的失誤開始,輝人就再也找不到正確的答案了。

「輝人,只要點頭或搖頭就好了」惠真撐著腦袋看著看著自己發愣的輝人,體貼的對著她微笑,「不會那麼容易就生氣的、同樣的,不會那麼容易就討厭妳的」

「最少現在我還是會看著妳的臉色過活的」惠真伸了個懶腰,「這不是整個人都在妳家賴著嗎?」

「這樣的話我這幾天去買個小白板之類的記事板放在這裡吧,如果要回家,要記錄也比較方便」惠真把自己用過的盤子收進了廚房,稍做清洗後,惠真走了出來,「輝人妳知道我的電話吧、如果有事,傳訊息給我吧」

輝人其實有些感謝這個世界是匆忙的世界、是高科技的世界,因為至少這樣,輝人需要交代事情只需要把自己需求打成文字就可以交付給了對方。

輕鬆、又便捷。

在惠真沒能看見的背後,輝人伸手撫摸了自己的喉嚨。

言語的重量,因為能夠吐實而更加沉重。

一天的結束很快的,當輝人結束在學校的事情,披著夜色回來的時候,她看見的是捲著毯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的惠真,明明很晚了、卻還是在沙發上坐著。

輝人很難去判斷是不是因為在等待自己,那樣更顯得自己過分的自憐,眼尾能夠看見在牆壁上掛著新出現的白色小白板。

「我把白板買回來了,是用方便撕下來的黏性掛勾,應該是不會傷害到牆壁上的油漆」

在夏日中過於清爽的細帶連身裙,絲滑的布料、還有性感窈窕的身線,或許比輝人在課本裏頭所看過的女性還要性感。

微垂的視線中,輝人的手掌被那雙、比自己要小一點,也冰涼一點的手給托在了掌心當中,出現在手中的白板筆,還有在耳畔響起的性感沉聲都讓能輕易的讓聽見的男性感覺到酥麻感,「我已經把我的課表之類的資料給寫上了,妳也去寫上吧」

「我去給妳弄宵夜嗎?」

怔愣點頭的輝人在那雙手要離開的時候,藉由握住了白板筆的力道,安靜的看著惠真的背影,或許是母親的請託吧?

啊,等母親回來之後,要好好謝謝她才可以了。

這才緩緩提起腳步的輝人站在了白板面前,看著上頭灑脫的藝術字體,輝人握著白板筆面對著上頭惠真的課表發愣著,自從惠真搬來之後,本來以為她是那種去夜店酒吧的類型,似乎意外是類似宅的類型。

今天惠真也是,特別早的回來。

看著惠真明天課表上頭足足得待到晚上七點的素描課,明天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待在學校畫畫好了,她、好像還有比賽的畫還沒動手、好像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沒做。

不可以一直在意著那個人、不要去在意、不要去思考。

輝人閉上眼、很快的又重新睜開了,抬起手腕、把自己的課表好好的寫在上頭後,有些重疊的、有些非重疊的,在白色的白板上頭格外的清晰。

只是耳朵靈敏的輝人很輕易的就聽見了後頭的喀嚓聲,在板溝上放下了筆、但是輝人轉身看向惠真的時候,又看見了惠真對著她舉起手機,黝黑的鏡頭正對著她,便是再一聲的喀嚓。

心滿意足的放下手,惠真對著輝人微微笑了起來,「真好看啊,輝人」

在惠真手中的畫面是,穿著黑色高領毛衣的輝人微微皺起的眉頭、細瘦的下顎線、偏短微亂的頭髮、即便是有些凌亂的衣著,卻充滿了各種銳利的凌厲。

輝人不得不承認惠真的角度抓得很好、不得不承認那裏頭被惠真拍得很好看的人是自己,但是,她還是不喜歡的。

我不喜歡別人偷拍我,輝人的動作比得是這個意思,而學了幾個月的惠真也能夠看懂那手語的意思,然而惠真把自己的手機交到了輝人的手裏頭。

「這個,交給妳決定吧,要傳到妳的手機裏頭,再刪除,還是什麼記憶都不留下的刪除這個,十分鐘後,我來拿回手機」

這個人都不生氣的嗎?

輝人握住了手機,看著惠真轉身就走離開的背影,看著因為手機對於照相技術的要求,而特別高清的畫面,忍不住的、把那張照片分享到了自己的手機裏頭。

只是,輝人不小心看見了傳來的katalk,是一個男人的邀約,預訂了她特別節日的夜晚時間,這樣的話,她就留在學校裏頭吧,不要成為別人的負擔,不要成為他人特別關心的對象。

不要表現出來,因為她而過於浮沉的心情。

 

 

 

雖然是她們一起共度週末的第一天,也是難得的假日,悠閒的坐在客廳裡頭的輝人看著花園裡頭設有的木頭涼床,在午後,有個人拖著瑜珈墊,整個人正躺在上頭睡覺,漫長的樹葉成為了最天然的遮蔭,給在熱的午後,帶來了陣陣的涼爽。

感覺真愜意啊。

輝人喝著惠真在往走去花園時,順手給自己塞了一杯的冰涼紅茶,像隻可愛的狗狗小口小口抿著喝,圓溜溜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著似乎在十分鐘前就沒有換過姿勢的女人。

難不成是真的睡著了嗎?

還記得惠真在把紅茶塞給自己之前,和自己做得邀約,「要不要一起去外頭睡午覺?感覺會很舒服的」

只是搖了搖頭的自己就這麼決定拒絕惠真的邀約,本來還會擔心惠真生氣的、但是舒緩勾著唇角笑著的惠真只是抱著瑜珈墊往外頭走去。

把喝完的玻璃杯輕叩在桌上,在杯子裡頭殘留的冰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只在冰塊上倒映出了輝人像貓咪一般的安靜步伐正悄悄的往惠真的那方靠近。

只是看一眼確認一下而已。

輝人踩著拖鞋,悄悄的、緩緩的,朝著惠真靠近時,看見了在平常濃豔妝容下的乾淨五官,被眼線偽裝成強勢的眼、被艷色的唇彩勾勒的過於銳利的唇線,在她闔眼熟睡時,褪得乾淨又單純。

彷彿不能夠驚擾她此時的美夢,輝人望著惠真抿起唇時,也能看出自然笑意的微笑,忍不住的更加的細細端詳了起來,就連屁股都不自覺地靠在了木床的邊緣,整個人懸在了惠真的身上、從樹葉之間的縫隙穿透的陽光更讓輝人的影子籠罩在惠真的身上。

輝人的眼眸裡頭充滿了費解。

因為惠真的舉動、因為惠真的言語、還有縱然那些的舉動言語之外的,那麼經常的在自己的身旁出現的不經意,全都牢牢的被輝人印在了心裡頭。

看似明白又不明白的輝人對著惠真,有著茫然無知的困擾,看似沒有目的的接近、卻又有著目的的站在自己這邊,有意無意的表現出了親近討好。

這種忽遠忽近的距離中,保有餘地的惠真、以及只能看著惠真向自己走來、卻退無可退的自己,在起初本來就沒有可以讓輝人選擇拒絕的可能。

如果惠真的目的是像之前一樣、想要從自己的身上得到些什麼的話,輝人很難去說明那種被親近的人背叛的感覺、因為那種感覺又和之前的不一樣,是更深地、更難去敘述的背叛感。

為什麼呢、會有什麼不一樣嗎?

只是、還不等輝人細想,她的肩膀很快就被按住了,然後失重感讓輝人整個人往惠真的身下壓去,從肩膀上蔓延開來的疼痛讓輝人無聲的發出了哽聲。

在輝人往惠真的眼眸看去的時候,卻愕然的發現了,對方睜開的眼睛裡頭、沒有清醒,似乎是還沉在夢裡頭,接著便是惠真整個人倒進了輝人的懷裏頭。

被輝人的手臂穩托住腦袋的惠真整個腦袋縮在了輝人的懷裏頭,就連她的手指都緊緊的勾住了輝人背後的白色布料,讓惠真枕在自己手臂上的輝人感覺到了惠真肩膀上的顫抖。

輝人能夠透過薄薄的衣料感覺到惠真發冷的體溫,也能夠感受到對方透過身體展現出來的害怕,圈緊了惠真看起來氣勢強烈所以難以親近,其實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身體,所以輝人盡自己所能的抱緊了這個人。

就像一個互相陪伴的午後時光,輝人也因為身上那份安定的重量而墜入了夢中。

當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身上蓋著保暖的毯子、偏向霞紅的光把本來總是淺藍的天空染成了黃昏,那是總是向前獨自一人行走著的輝人難得看見的悠閒景色。

是沒有人帶著,就有可能看不見的美麗,是只要一低下頭,就看不見的、一匆忙就會錯過的簡單。

還不等輝人去細想,站在室內的惠真嗓音就飄至了,「輝人啊,醒了就進來吧,外頭變涼了,快進來吧,不然會感冒的」

踩著拖鞋走進去的輝人戀戀不捨的看著外頭的風景,然後便是、撞進了惠真清澈明亮的眼眸當中,很快的對方就偏開了眼,輕柔的微咳聲從惠真的唇中逸了出來。

即便那引起了輝人的注意,惠真卻是用著更加坦率的方式避開了輝人朝她投來的眼神,「過幾天我會晚回來,確切的日期我會寫在白板上,別一個人就不吃飯啊,輝人」

是要赴那個約嗎?輝人無聲的點了點頭,抬起腳步往自己畫室裏頭走去、想要發洩自己無從敘述的彆扭、把那份情緒,化作了她用來寄託情感的畫作上頭。

用盡全身的力氣,對著自己說謊,對著自己的心說謊,全然的無視她、因為有了安惠真的陪伴、就連有人在旁邊睡覺也能夠安心下來。

越發的在意起,她。
                 (安惠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