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機器人與吸血鬼。

 

機器人設定:丁輝人在MV裡頭像是原子小金剛的憤怒飛拳。

吸血鬼設定:安惠真在鍵盤上的鬣狗裏頭特別黑暗的房間聯想設定。

總之,就是很歪的設定,劇情也很歪。

 


安惠真和金容仙是很多年的親估,然後從金容仙年少時期一路看著她長大成人,交了一個女朋友叫做文星伊的技術宅後,安惠真才淡淡的拉開了與容仙的距離,畢竟在容仙近30年的人生中,有一個女孩子從以前到現在的外貌都沒有改變的話,肯定會被人當成妖怪吧?

雖然惠真並不介意被自己所信任的人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但是、舌尖微微的舔上在齒上充滿特徵性的尖銳犬齒,微微彎起苦笑來,身為中世紀以來,擁有最多神秘傳說之一的吸血鬼。

在被發現的瞬間,惠真可不能擔保她現在悠閒的時光不會被打破。

討厭麻煩、喜歡懶散,舒服悠閒的生活的惠真在某日迎來了來自於容仙和星伊贈送的小禮物。

「妳好,請問是安惠真小姐嗎?我是快遞員」

惠真拉開了門,從她身前劃進室內的光線稍稍給予了光亮,快遞員因為這樣過於黑暗的房間,默默的從背脊裏頭竄出了冷汗涔涔,趕緊的把自己一旁的大型包裹放在了惠真的房子前。

「這個是您的包裹,請您在收取確認欄上頭簽名後,就可以領取您的包裹,有需要我幫忙搬進去嗎?」

「啊,好的,麻煩你了」

雖然快遞員覺得這個深不見底的房子有種陰森的可怕,但是、基於公司的教育訓練,快遞員還是壓下了驚慌,抱著完全遮住視線的,沉重的包裹踏了進去。

「這裡應該會對你來說太過黑暗,需要幫忙開燈嗎?」

明明是悅耳好聽的聲音,但是在昏暗的環境下、怎麼樣都不會讓人心悅的嗓音。

吞了吞口水的快遞員越發的感覺到了害怕,急急忙忙的把東西搬入了惠真家裡頭的客廳後,便想要離開的快遞員卻被惠真叫住了。

「這個是好喝的飲料,請你喝吧,謝謝你」

在遞來的飲料中,那位快遞員觸到了惠真的指尖時、彷彿貼上了冰涼的冰塊,本來就在腦後的汗毛倏然的立起,握住了那飲料後,直接乾脆的連招呼都沒打就跑出了惠真的家裡頭。

被拋下的惠真還有些怔愣的看著自家大開的門,有些不解的歪了歪腦袋,「不就碰了一下嗎?有這麼害羞?」

本來就沒有多在意的惠真走到門口關了門,又給開了一盞小燈後,這才把走到了到自己半身高的巨大包裹前面,沒好氣的盤著手臂看著佔據了地板不少位置的巨大物品。

「這種大小,完全可以把人裝進去啊,什麼東西這麼大……」惠真微微的擰起了眉頭,雖然上頭的寄件人熟悉的讓人直蹙眉頭。

文星伊、總是喜歡把一些還未完成的,高度危險的機械送給自己使用,美其名是試驗員,但是其實根本就是看上了惠真即便被高危險的物品炸斷手腳也能夠安然無恙的高恢復力——基於這個原因才一直不怕死的寄這些東西過來給她。

她還記得上次說要開發一個小型可攜帶的炸藥,說什麼為了保護容仙,只需要一點點的溶液混合就會產生小爆炸的筆型炸藥。

惠真微微歎了一口氣,在心裡頭默默的改口,為了彌補外表上頭的矛盾,有些時候也會改口叫容仙歐尼。

那時在星伊的電話指示下,徒手搖晃了裏頭的溶液後,在一瞬間加速的熱增溫下,筆型的小型炸藥便在惠真的手中炸開了,甚至連另一隻手握著的手機都被炸飛了,同時,還有著腐蝕性的溶液差點在惠真的手腕上頭留下了難以癒合的疤痕。

聽見了星伊和惠真之間的小小實驗後,容仙便全面禁止了她們開發新產品,倒是讓星伊歐尼那頭的實驗暫時放下了一段時間。

這個時候又給自己送來了新東西,應該不是什麼保護用的東西才對,對於美感有特別追求的星伊歐尼可不是什麼喜歡又大又重的人。

小心的拿著美工刀割開了包裹在外頭的紙板,似乎是怕裏頭的東西碎掉,在外頭加了許多保麗龍,和用於防摔的空氣包,拿開了那裏頭的遮蔽內容物的阻擋。

 

 

 

從窗簾外微微射入的光線映在了那個的臉上,什麼都預想過了、但是,沒有想過是這樣的事實。

漂亮銳利的五官,比起普通男性還要柔軟許多,那個在紙箱裏頭當作物品送過來的人分明就是女孩子,而且、惠真輕易的就察覺了,那個女孩子的胸口沒有任何的起伏,是一個沒有呼吸的漂亮孩子。

下一秒立刻抄起在沙發上頭的手機,在那頭一接通就劈頭就罵了過去,「呀!文星伊,妳竟然用快遞給我送了一個人過來嗎?!那個人被妳這樣塞在紙箱裏頭死了!」

「喔~妳在一瞬間心跳停止了嗎?」

「妳對一個心臟停止多年的吸血鬼問說有沒有心跳停止……」惠真對於星伊還能夠嘲笑自己的模樣蹙起了眉頭,「突然把一個女孩子往我這裡送過來做什麼、如果是要送來給我吸血就免了吧,快點過來,然後拿回去,我這裡不是醫院,死人應該往容仙歐尼的醫院送去才對」

「妳先把她抱起來吧,她就生理來說並不能算是一個人,裏頭有簡單的說明設定,有問題再打給我吧,我要準備上課了」

聽著那頭帶笑的聲音,惠真只想要把那頭仗著有容仙歐尼擋在前頭就各種找死的傢伙給揉爆腦袋,看著坐在裡頭,斜斜歪著身體也能夠感覺到那股靜謐的美感,或許睜開眼睛的話,會有一雙特別漂亮的眼睛也說不定。

但是人都已經死了,還有什麼好說呢。

彎著腰把那裏頭的人給抱了出來,在移動的過程中,從那個女孩子懷裏頭掉下來的書本讓惠真特別的、感覺到了微妙。

那封面不是寫別的,而是一般機械都會附上的使用說明書。

訝異的惠真在那時沒有察覺到人的氣息,本來以為是這個女孩子已經失去了生命,所以才沒有讓自己湧升想要飲血的衝動。

——如果按照星伊歐尼所說的,在生理上並不能視為一個人的意思是她所想的那樣的話。

小巧精緻的五官、與人類相差無幾,柔軟又冰冷的肌理,以及,沒有血液流過心臟又再一次被打出的砰咚聲的話,許多人在第一時間會將這個女孩子視為剛去世的人,要不是有星伊歐尼的第一次提醒,惠真也會認為這個女孩子的逝去非常的令人感覺到惋惜。

惠真彎腰拿起了落在地板上頭的說明書,然後、抬手去觸碰了那個人乾淨的額際,從指節中滑過的髮絲柔軟的讓人感覺到像是棉花糖般。

看著自己的手指,分明白淨,卻像是沾染了許多的、黏稠的,過於惡臭的血液,惠真用力地縮回了手,用力的擰緊了眉頭,再三確認後,發現那只是自己幻想時,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

看著上頭的文字敘述,這才翻到開機的說明時,忍無可忍的撈過了剛剛摔到一旁的手機。

「文星伊!」

「聽妳的聲音,應該是翻到了第一頁的開機說明吧?」

「為什麼開機要用自己的唇去親對方的唇?!這是惡趣味嗎?」

惠真近乎抓狂的聲音完全完美的逗樂了星伊,笑過後、星伊才好好的說明了。

「因為是近似於烙印般的雛鳥記憶,在親吻的瞬間,那台機器會瞬間記憶妳的生物基因,首先要靠妳這位主人給予啟動碼,即便最後強制關機的時候,也可以在最後不被任何有心人士搶走的,唯一的開機碼」

「那個開機碼就是妳,因為妳的這位可不是像外表上看上去那麼簡單的存在」惠真垂在身邊的手指撫上了自己的額角,「長得可愛的傢伙能做出什麼事情呢、知道了,之後有問題再找妳」

「這是容仙要我送妳的禮物」

「禮物、我已經很久沒過生日了」惠真早就不想去想今年是她的第幾年生日,第兩百年、第兩百零一年、這些生日早已沒有了任何的意義。

 

 

在逐漸逝去的時間,她所認識的人類都在往前邁進,只有她還停留在原地,像個任性的小孩子,從未長大的外表、還有逐漸讓她感覺到疲倦的死亡。

「我們都覺得很抱歉的,因為要留下妳一個人,我和容仙討論過了,即便之後有機會能夠像妳一樣,果然還是不想要的,我們太自私了,所以想要一次就好了,只有一次前進而不能回頭的人生」星伊的聲線在認真的時候特別的低沉,緊緊的抓住了惠真的注意,「所以對被我們留下來的妳特別的感覺到抱歉,懷著這些歉疚和抱歉做出的禮物」

「擁有獨立思考、能夠對於任何事情做出反應的人形機器人」劃過了惠真沉靜的思緒,星伊的聲音放得更輕更柔和了,「比起我們能夠陪妳更久更久的這個孩子,希望能夠讓妳稍微緩解一點寂寞的這個孩子,是懷抱著這種期盼降生在這個世界、是抱著這種的期盼來到妳身邊,希望能夠在妳行走於黑暗中,特別明亮的存在」

「期盼妳能夠得到幸福,惠真」

輕輕地結束了電話,惠真坐在桌沿,看著背負著容仙歐尼和星伊歐尼的期盼來到自己身邊的這個孩子,如果擁有人工智慧的這個孩子能夠這樣安靜的陪伴在自己身邊的話,或許也是很好的一件事吧?

半闔眼眸的惠真站起身、細瘦的冰涼指尖觸上了比自己還要溫暖一點的肌膚,對著那個還閉著眼睛的孩子,輕輕地彎下了腰。

將唇瓣點落在了那個孩子柔軟的唇瓣上頭,作為這孩子此生唯一的開機碼,默許了這個孩子的陪伴。

惠真過了一下子,睜開眼的她在退開身後,她眼前的那個孩子捲翹的睫眨了眨,只是全然打開而已,惠真彷彿看見了能夠被容納進那雙瞳孔裏頭的星海,水潤而明亮。

還在想開口詞的惠真卻在對方的瞪大眼睛的瞬間、被對方撞進懷裏頭的動作時,差點連自己的肺都吐了出來。

「呀……妳、呀!」

「主、主人nim!妳終於出現了!」亮晶晶的眼睛瞅著惠真,格外的可憐,這個傢伙看似細瘦,但是那份重量、卻是死死的壓住了自己,在自己上方的那個傢伙、因為眼睛太亮了,所以什麼都沒能說出口。

扒梳了下自己的長髮,惠真輕吐出一口氣,在推開這個傢伙和踹開這個傢伙裏頭左右為難的她最後還是選擇了第三種答案。

抬手摸上了這個傢伙的腦袋,惠真的手掌心非常的溫柔的摩挲著帶著淡淡沙感的頭髮,「嗯,首先妳先從我身上起來」

比起斥罵還要更溫柔一點的撫摸,更讓人難以招架。

惠真只得又撥了電話過去給了星伊,「歐尼,那個、一般機器不是有什麼重設原廠設定嗎?要怎麼設定?」

「啊、不喜歡我幫妳設定的狗狗模式嗎?」星伊故作訝異的笑容彷彿就像是已經設定好了般的、讓人感覺到了更被捉弄的不愉悅。

「再親一下吧,因為妳是開機碼」星伊頓了頓,「記得溫柔一點,她從現在就已經開始有了記憶,即便消去了,身體還是會記得,妳對她做出的每一個舉動,都會影響到她的性格,所有的一切都會有回饋,而那個回饋還有反應,全都是未知的」

惠真頓了頓,直起身去親吻了對方的唇瓣,在冷酷偽裝下,卻又有著特別的溫柔親暱。

「從我身上起來,輝人啊」

「我的編號是WI—0417,並不是輝人」

「我知道,但是Wheein換成漢字的話,是輝人,是閃耀著光輝的人,走在黑暗中也不會迷失,是因為特別,只有妳有這個名字」

看著惠真的明亮瞳孔,整個人壓在惠真身上,扣著她的肩膀、用雙腿限制住了惠真的活動範圍的輝人,緩緩的收回了壓迫的力道。

似乎和剛剛瘋狂狗狗的模式不一樣了,乖巧正經的坐在了沙發上頭,惠真把從箱子裏頭的東西一一放了回去,隨後便是,站在了輝人的面前,對著她伸出了手,「跟我走吧,我弄一間空房給妳」

「主人nim不做設定嗎?我有很多模式的,許多人都喜歡撒嬌、我也可以調高撒嬌的比例,或者是完美的比例……」

因為沒有要求,所以更混亂了,沒有命令,只有安靜與沉默的這位主人,更讓輝人充滿了困擾。

「妳不是裝載了人工智慧的機器人嗎?去想,去思考,去觀察,不要只聽見我叫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站在她身前的惠真語氣真的很冷淡、也很不溫柔,「雖然作為機器人出生的妳起步就和別人不一樣,但是,還是可以的吧?像個人一樣的生活,雖然會很辛苦,也會跌跌撞撞」

「但只要不毀滅世界的話,我還是可以罩著妳很長一段時間的,我會一直陪著妳」惠真把剛剛才被自己取名的輝人給牽進了房間裡頭,背對著她,「輝人啊,這個世界還挺有趣的,去更多的探索這個世界」

細緻的五官有著意外的柔和,站在惠真身後只能看見她側臉的輝人,「在找到妳真的想要陪在身邊的那個人之前,暫時在我這裡待下吧?」

「……因為這個世界很有趣,所以妳才一直壓抑著嗎?」

聽見輝人問題的惠真回過身去看輝人時,發現了對方抿起唇角,而充滿懊悔的五官,微微的在心裡頭嘆了一口氣。

會察覺他人的情緒波動、會表現出懊悔的模樣,還有反省自己的歉疚,這樣的輝人甚至比那些在外頭試圖傷害他人犯下不可饒恕過錯的人類都還要更加溫柔。

比人類還要像人類的機器人、還有努力壓抑住本能的吸血鬼,既矛盾又微妙的這個世界。

「嗯,很有趣啊,妳也是」惠真對著她更加的牽開了唇瓣,對著輝人伸出了手。

 


「我們重新認識一下吧,我不是妳的主人,我的名字是安惠真,是一個在這裡待了兩百多年的吸血鬼,妳呢?」

輝人緊緊的盯著對著她伸來的手,然後便是,壓抑不住心頭的那份好奇,握上了惠真長年冰涼的手。

「我叫輝人,是一個剛出生的機器人,請多多指教,惠真Xi」

宛如花朵般,燦爛盛開的笑容,然後便是,比起高傲冷豔的外表,更顯得單純。

 

 

 


4。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