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忙‖常常請吃內臟湯的姐姐喜歡吃辣炒年糕。


這年齡差大概三歲到四歲。

我沒打算讓黑金成為第三者的,所以一開始已經寫容仙和她的前女友分手場景被剛回國的黑金目睹現場,有使用韓劇裏頭的設定。

如果有看那部韓劇的人應該會知道我在說什麼XDDDDDD

不知道會不會出第二集,反正我先寫了,我被常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這部韓劇給戳中了年上X年下設定,請吃飯的姐姐真的好正XDDDDDDD

在第三集的時候好主動好喜歡KKKKKKKKK

 


丁輝人是自己的親估,跟了大概快八年的惡友,沒看到不會想,但是看到就會煩。

今天是她們要約出去玩的日子,嘴巴含著一根棒棒糖的惠真滿臉煩躁的等著友人的到來,因為平常都只有讓別人等自己的道理,這次讓自己等了別人,讓自己的心情有點不太愉悅。

確認手機上頭的時間還有五分鐘到整點後,惠真給自己下了最後的時限,就五分鐘,如果丁輝人在五分鐘沒給我出現,我就走人。

去看著過於炙熱的天空,惠真用力地瞇起的眼睛,剩四分鐘。

惠真喀嚓喀嚓的咬碎了嘴巴裏頭的棒棒糖,還有三分鐘。

順著下顎線滑過下巴的汗珠,剩兩分鐘,確認剩下一分鐘的時候、惠真果決的轉身要溜掉的時候,一台車子悄悄的滑到了惠真的身旁。

在副駕駛座上的是輝人燦爛的笑臉,被衝著喊的惠真不爽的瞪著自己的友人,「呀丁輝人,妳到底知不知道我們約幾點?」

「我知道啊,但是惠真妳只等了五分鐘就想跑了」輝人揚著我還不理解妳的燦爛笑容,對著惠真招手,「過來吧,我們今天不搭公車了,我家歐尼要送我們過去,順便去談公事」

「輝人快點叫妳朋友上來吧,這麼熱的天氣,放妳朋友在外面等妳也不害羞嗎?」從輝人背後傳出來的聲線有著濃濃的關懷,還有、惠真倏然的停下腳步,本來配合著的車速也緩了下來,在惠真的身邊停定。

在爬上車子後,惠真乖巧的向坐在駕駛座上,看起來沒比自己年長幾歲的姊姊開口問好,「啊,歐尼妳好,我叫安惠真」

「啊,妳好,我叫金容仙,是輝人的姊姊,跟輝人一樣叫我歐尼就好了」容仙伸手去解開輝人身上的安全帶,體貼的讓輝人下車去坐到惠真的旁邊時,抽了點空對著惠真笑了笑。

就以那個年紀來說,過於豐厚可愛的臉頰肉讓她笑起來的時候,像是在臉頰裏頭藏了許多過於可口的年糕塊,讓人特別的想要咬上一口。

惠真這才想起,偷懶貪睡的自己還沒吃早餐,

「惠真啊,妳肚子餓嗎?」

從後照鏡看見自己在摸肚子的駕駛座歐尼笑彎了眉眼,又體貼又關懷的問了,「剛好我也餓了,我帶妳們去吃好吃的吧?想要吃什麼東西?」

「……想要吃內臟湯」

「我們惠真喜歡吃內臟湯啊,那就去吃吧,歐尼知道哪裡有好吃的內臟湯喔,我們一起去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吧?都開車子出來了」容仙笑起來,整個軟綿綿的模樣就像甜甜的棉花糖,又甜又可愛,是和自己完全不同類型的姊姊。

到了內臟湯店,辣炒年糕是幾乎每間店都會提供的常見小吃,當惠真和輝人手捧著一碗燙口美味的內臟湯時,惠真就看見容仙抱著辣炒年糕小口小口的啃著。

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惠真卻沒有來由的很喜歡容仙臉頰上的那兩塊臉頰肉,既柔軟又Q勁十足的樣子真的很可口。

低頭吃一口內臟湯就忍不住心癢的往那邊瞅,最後鼓起勇氣,「歐尼,吃辣炒年糕不是要配啤酒才順口嗎?為什麼要配可樂?」

「呀、妳這個小傢伙,還未成年吃什麼年糕配啤酒呢」容仙親暱的戳了戳惠真的腦袋,不過還是把自己碗裏頭的辣炒年糕戳了一塊湊到了惠真面前,朝著惠真笑著,「喏,看妳一直往這邊看,要不要吃一塊,很好吃喔」

惠真遲疑了一下,在輝人要湊過來咬住之前,先把輝人的身體往回拉,自己則是湊了過去咬住對方筷子上的年糕後,朝著輝人挑釁似的揚眉,甚至湊在了輝人的耳畔旁,嚼得特別大聲。

而坐在原位的容仙則是重新夾了一塊辣炒年糕往嘴巴裏頭塞,坐在那邊看著打鬧的自己和輝人笑著、看上去特別的、游刃有餘。

像是看著自己的妹妹們,唇瓣上彎起的笑好讓人覺得煩躁,停下了平常絕對會讓輝人哭著臉的攻擊,捧著自己的碗低頭吃了起來。

坐在一旁準備被欺負後大哭的輝人這次沒得到什麼粗魯的攻擊,正覺得奇怪,還去推了推惠真的手臂,「呀、不會是我歐尼今天在這裡,才裝乖小孩吧?平常沒看妳這樣乖乖的模樣」

惠真先看了笑瞇瞇的容仙後,一把把湊到自己肩膀上的友人給推到了一邊去,「閉嘴,吃妳的內臟湯」

「奇怪啊、奇怪,這真的挺奇怪的」

輝人歪著腦袋,滿臉困惑的樣子,更讓惠真用力的抿緊了嘴巴,「呀,能不能讓我好好吃東西了」

「知道了~~」宛如比格犬的友人,這下子才乖乖地安靜了下來。

 

 

在吃過了東西後,現在的她們就要去她們的目的地了,比起外表年輕的少女般的青春年紀,其實輝人和惠真意外的不太喜歡戶外運動,更喜歡靜態的活動,像是畫畫、看畫展,安靜的坐在咖啡廳裏頭喝咖啡這樣的活動。

「接下來就送妳們去畫廊了好嗎?」站在車子外頭的容仙對著後頭的兩個人說著,只是惠真有些侷促的擰緊了眉頭,「歐尼,現在是假日,跟著我們這樣跑來跑去沒關係嗎?歐尼應該平常上班很累了吧?還這樣跟著我們跑不累嗎?」

「嗯、算是難得的,想要體驗一下年輕人的生活吧?」容仙有些侷促的刮了刮臉頰,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被說了沒有年輕人的活力,稍微有點難過呢、因為沒能對人家展現出不同的面向」

「……被男朋友?」

被惠真過於一針見血的話題戳中的容仙有些澀澀的縮了一下,看見了輝人擔心的表情,有些支支吾吾卻還是笑了,「嗯,沒錯,不過已經分手了,到現在還被明明是初次見面的妹妹們擔心,抱歉呢,真的很沒有姐姐的樣子吧?」

惠真分明就是看到了對方眼底的那悲傷,衝動的、惠真伸手握住了容仙的手指,明明不是那樣的細緻、卻有著勤奮努力的堅毅。

惠真暗了暗眼眸、比起活力的少女中高音,惠真的聲音充滿了豐沛的沙音,舒服又悅耳的自帶音效的嗓音,「不會啊,每個人都有不好的時候,只是剛好被我們碰上了而已」

聽見惠真這麼體貼的話語,容仙柔和的笑了笑,伸手去拍拍惠真的頭頂,「妳真的是一個好孩子,惠真」

那個歐尼的眼眶裏頭明明還有著被悲傷染紅的淚,卻固執倔強地不肯落下、隨著暖風揚起的白色衣角,還有風從一旁還燦爛開著花的樹上卷落的花瓣。

在春日的午後,花與她的白色衣角,明明是帶笑的唇瓣,卻因為某些人而感傷的那雙眼眸,在裡頭薄薄的、卻深深撞擊著胸口的搏動。

安惠真,對著金容仙,心動了。

為了掩飾這股連她都沒能處理過的異樣情緒,惠真低眉掃了一眼一旁的輝人,惠真突然笑嘻嘻的對著容仙露出了笑,「歐尼,我們商量一件事吧?為了慶祝我們相遇」

「嗯?什麼?」

她真的忍了很久,就問問而已,應該不會被打吧?

「讓我咬一口吧,妳的臉頰,真的很想要咬一次看看」

看見了友人和那個歐尼被自己的發言驚得雙目圓瞠的模樣,惠真望著容仙因為一隻手被自己握著、另一隻手趕緊去摀住臉頰的可愛模樣,難得的,在今天、在容仙的面前,充滿孩子氣的笑了出來。

這是她們第一次見面的狀況、With 丁輝人。

 

 

剛回到韓國的惠真拖著行李踩進了租房裏頭,在多年後,那個愛和朋友去畫室,看畫展的女孩子在那之後選擇了與畫看似相近、卻又相反的方向。

同樣是創作者、同樣的藝術家,卻是展現出不同樣貌的展現,惠真成為了服裝設計師,替所有對衣服有需求的女孩子製作出她們最適合她們的服裝。

包包才剛放下,還沒整理呢、口袋裏頭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惠真拿出手機一看,沒來由的、能夠這樣毫不猶豫打擾自己調整時差的人,也就只有相熟超過十年以上的摯友丁輝人了。

「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連我回來的時間都抓得那麼準」即便是斥罵的話語,也能夠從中聽見了寵溺的意味,才剛接起電話,那頭的就直率的要她出門,說是在老地方見。

劈頭就敢這樣要求惠真的人無出其右,就只有堂堂的丁輝人一個,隨手拿了件大衣的惠真很快的就到了其實距離沒有很遠的啤酒屋店鋪。

假借著給惠真的辦得歡迎會,實際上玩得最盡興的還是丁輝人那個傢伙,各種酒怎麼上怎麼喝,比起輝人,喝不了太多的惠真也只是盛了一玻璃杯的啤酒小口喝著。

「啊、對了,惠真妳還記得妳之前一見面就要說要咬一口人家的那位歐尼嗎?容仙歐尼,」

正抿了口啤酒的惠真貼著玻璃杯,彎著唇瓣笑了,「嗯,當然了,最後我還是忍不住去咬了一口的歐尼怎麼會不記得?歐尼怎麼了?」

「今天本來也要來的,說臨時有事沒辦法來,之後說會補請妳一頓,不過容仙歐尼的戀愛史啊、真的是血淚斑斑,明明就是一個性格很好的歐尼,但是看上壞男人的機率卻很大」輝人嘆了一口氣,半支著下巴瞅著惠真用眼線筆勾得嫵媚完美的眼妝,「妳不是在什麼服裝設計裏頭工作嗎?說不定會碰上幾個優秀的男人給容仙歐尼呢」

「過幾天我在去問問容仙歐尼的理想型吧」惠真既不答應、卻也沒有對這件事表達出強烈的拒絕,只是笑著讓輝人再喝了幾瓶啤酒就看見了輝人酒醉後,直接扣倒在桌上。

最後結了帳,把輝人送回家的時候,惠真其實沒有想過,會在把輝人好好送回家的時候,看見那樣的畫面,在鞦韆下,容仙歐尼,與另一個並非男性的纖細身形被抱住後、用力推開對方的動作。

在國外並不少見,惠真其實沒有什麼驚聲尖叫的堂皇舉動,就是默默的等到她們分開之後,看著容仙跑離那個人時,惠真才開口叫住了容仙。

明明是受了很大的驚嚇的容仙發出的尖叫聲讓惠真趕緊伸手堵住了容仙的嘴巴,無奈的瞪著對方,「歐尼,安靜點,是想要被人發現什麼嗎?」

「惠惠惠、惠真!」

雖然這樣堂皇失措的模樣很可愛,但是如果在這樣讓容仙歐尼像被追趕的小白兔、惠真真的難保這樣讓容仙歐尼回去不會露出什麼馬腳。

「容仙歐尼,回韓國後,原來我改名叫做惠惠惠惠真了」惠真過於嘲笑的模樣讓容仙本來就擔心被撞破的焦躁,更增添了一層懊惱,「安惠真!妳剛剛看見了什麼?」

「什麼什麼、多年不見,歐尼的臉頰肉又增長了不少嗎?」

「呀!安惠真,我說認真的!」

惠真看著比自己高一點點的容仙,笑嘻嘻的對著她,「是因為歐尼喜歡的對象也是女生,擔心我會說出去嗎?」

「才不是!我們……已經不是那種關係了」

「不然歐尼是怎麼想我的?會因為沒辦法接受歐尼喜歡的是女孩子,覺得歐尼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被破壞了,所以我會告訴歐尼的爸爸媽媽,讓歐尼改正過來,然後讓妳還有那個女生分開嗎?」

惠真藏在夜晚裏頭的眼眸充滿了認真的情緒,即便嘴巴上頭的話,充滿了現實、但是,容仙卻明白的,總是在嘴巴上說著反話的惠真有多麼的敏感。

「惠真,歐尼我啊不就是怕妳嚇到嗎?妳才不會做那種事呢,我都知道的,妳是好孩子呢」

惠真的唇微微的抿了起來,很快的就又彎起了微笑,「嗯,不過裡頭有一句話說錯了」

「嗯?什麼?」容仙亮晶晶的眼睛瞅著惠真半藏進黑暗裏頭,卻更顯明亮的眼睛,容仙應該知道要停止了,卻還是忍不住的順著話語下頭去問。

「歐尼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就那樣了,開個車還能弄破人家的花盆,這印象肯定沒辦法再更壞了吧?,如果再壞下去,形象會差到哪邊去呢,我自己也不知道了」

「就跟妳說了不要緊抓著那個回憶不放啊,我明明還請吃很多好吃好玩的當賠罪了!安惠真!妳不要跑!」容仙追在惠真的身後,隨著惠真的跑遠,容仙也一路跟了過去,「還有我和她已經分手了!安惠真!」

 

 

 

跑得氣喘吁吁的容仙坐在人行道旁的石階上,抬頭看著比她更喘的惠真,「這沒道理啊,妳年紀比我輕,怎麼體力比我還差?」

「剛剛陪輝人喝了點酒、呼,酒意上來了」本來壓住的酒精在充分運動過後,被血液循環給帶了上來,惠真朝著容仙歪頭,笑得特別的可愛無辜,「歐尼,請我吃解酒用的內臟湯吧?」

「只吃內臟湯就好了嗎?歐尼還可以請妳更多更好吃的東西啊」含著筷子的容仙嘴巴明明嚼著便宜的辣炒年糕,卻對著惠真那碗過於簡單的內臟湯飯感覺到不值,惠真喝了口湯,「歐尼我真的很喜歡內臟湯,所以能請我吃內臟湯就很好了」

「不過,惠真妳還真的很喜歡吃內臟湯啊,在國外都沒能吃到吧?從我認識妳到現在這麼久了,每次問要吃什麼,就說是內臟湯」

惠真頓了頓,柔柔的對著容仙彎起了眉眼,「我喜歡一個東西會喜歡很久很久,不過歐尼不也是一樣嗎?歐尼也很喜歡辣炒年糕,和我的內臟湯的喜歡是一樣的吧?」

「辣炒年糕真的很好吃啊,既可以當正餐、可以當點心,在身體不舒服的時候還可以當補品吃,如果真的要算,一天吃五餐也沒關係的那種程度的喜歡呢!」

惠真撐著下巴,看著容仙笑彎的眼眸,大大的、圓滾滾的,彷彿承載了所有明亮的眼睛,「歐尼之前交的男朋友,分手的男朋友,那些『男朋友』都是女孩子嗎?」

吃東西的速度慢了下來的容仙叉了一塊年糕,卻在放進嘴裡時,不小心將醬料沾到了臉上,沒能空出手去擦的容仙只是吶吶的回了一句,「是、沒錯,會覺得歐尼是很奇怪的人嗎?會討厭歐尼嗎?」

「不就像是我喜歡內臟湯、歐尼喜歡辣炒年糕那樣,有自己的取向嗎?」惠真伸出指尖緩緩的抹去了沾到容仙唇角上偏豔的醬料,在說著這些話的惠真從來就沒有避開過容仙的眼眸,認真的對著她說著,「歐尼喜歡的剛好是女孩子而已,在國外也有的,我認識的人也有的,所以歐尼不要認為自己是奇怪的人啊?」

「如果這個世界只存在著喜歡內臟湯的人,不就太奇怪了嗎?」惠真從容仙夾了一塊辣炒年糕出來,丟進嘴巴裏頭,「明明辣炒年糕也是那麼好吃」

所以惠真對著容仙笑了出來,在她的面前交疊起指尖,看起來就像是體恤著姐姐戀愛煩惱的乖巧妹妹。

「這件事我會替歐尼保守秘密的,如果歐尼在之後有什麼不能告訴輝人的話,或者需要幫忙的地方,我全部都會幫忙的」

「至於討厭什麼的」

最後,惠真柔和的對著容仙笑開,宛如無辜的小孩子卻又包含了淡淡地壞心。

「容仙歐尼,我可是比妳想像的,要更喜歡妳」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