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謊者們—13。

閉起眼眸、放任自己陷入了沉沉的黑暗當中,不需要仔細傾聽也能夠察覺到細碎雜音,輝人本來應該要習慣的、他人的閒言閒語並不能影響到自己,應該是說、不能夠讓他們影響自己。

因為沒有任何足以信賴的人、沒有的、不存在的。

整個人蜷縮在用沙發拼接起來的臨時床鋪,其實並不舒服的,很硬很不柔軟,但是輝人卻自虐性的享受著那種感覺,越是接近於極限、越是能夠激發出過於極端的色彩。

輝人現在正為了那個過程逼迫著自己。

在這校內的初選,她必須提交一份足夠優秀贏得初選比賽的作品,為了不辜負老師的信任、為了媽媽給予她的期望,為了其他特別的東西,她都必須更努力才行。

為了這個目的日夜顛倒也無所謂,輝人隱隱的咬緊了唇瓣,就連唇瓣都被咬疼了也依然如此堅持。

「輝人啊」來自媽媽的輕聲叫喚,有著不打算驚醒輝人思緒的體貼,斜倚在門旁的母親盤著雙臂看著蓋著薄薄的白色被單就直接睡在小畫室沙發上的女兒。

雖然心疼,卻也沒有多加干涉女兒的作畫習慣,「這幾天基金會需要派人到國外考察一下資金挹注的投資問題,還要飛往各地去討論一下未來基金會的投資方向,妳媽媽我身為基金會的資深董事被選進去了,所以有一段時間不會在家裏頭」

看著一動也不動的女兒,輝人的媽媽輕嘆了一口氣,就是因為這樣的沉靜,因為這樣的安靜所以才更加的讓人感覺到心疼。

「妳不是有沒有人陪就不吃飯的壞習慣,要不要媽媽在還在韓國的時候,在家外頭貼一個招室友的公告,條件是要盯著妳吃飯或者能夠煮一點韓食的同校同學,租金的話,因為是學生、應該可以算便宜一點」

回應的只是安靜,還有著微不可察的微嗯聲。

「那就這麼決定了,我會盡快的,妳也別給我怕人,所以不出來和妳的新室友碰面啊!」

輝人的媽媽把拿上來小畫室的麵包和牛奶隨手放在了一旁的小桌子上,「還有這裡有麵包和牛奶,妳畫畫的時候也不要太投入忘記吃飯了」

睜開眼睛的輝人,聽著母親踩下去的輕緩腳步聲,抬手掀開了被單、輝人身上穿著的黑色短袖T染著各種五顏六色的顏料,本來準備去翻出包包裏頭的手機給惠真發去訊息、但是很快的就放下了。

輝人明白母親的意思,母親是希望有個人能夠來照顧自己,現在她和惠真的關係已經比她平常接觸往來的人還要更親近了、在那之後,她真的能夠承受,她與惠真更加深入的關係嗎?或者、她能夠再一次承受被所有人背對的那份痛楚嗎?

因為一個人說出的一句話、因為一個人說的並非事實的話,因為一句並非真實的謊言。

她失去了朋友、失去了聲音,最後她擁有的只是過於安靜的繪畫以及沉默的手語。

輝人的眼眸垂下,握著手機的手指最後漸漸的鬆開,把她的手機就這樣,落下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就連答應了對方的話也選擇忽視的輝人,重新的回到了沙發上,用力的閉上眼睛,不要去奢望其他人給予回應,不要去伸手,就不會獲得傷害,環抱起四肢就不會坦露出柔軟的內裡,任由他人攻擊自己最為柔軟的部位。

彷彿這樣就能夠回到過去、宛如純白的自己。



現在的惠真正皺著眉頭。

她的細長十指點落在鍵盤上頭,隨著挪移滑鼠的動作,細長微勾的眼專注的盯緊了螢幕,過於湊近的模樣讓星伊從後頭走過來捏住了惠真的後頸,看似溫柔體貼的揉捏,卻是帶著陣陣威脅的嚴肅。

「呀、安惠真,當我忙著工作,一陣子沒有管妳,妳就給我溜到這裡來了嗎?」穿著修身西裝的星伊對著轉過頭來的惠真揚起了眉稍,還有、對著她揚了揚下巴,示意她注意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

「竟然給我溜到了網咖來嗎?如果沒有一個好解釋,我會生氣的,惠真」

惠真甩了甩肩膀,打算把星伊的手給甩開的時候,卻發現對方更加緊束的動作,不免有些氣餒的察覺了、看似柔弱纖細的星伊歐尼意外的有著不肯輕易鬆手的韌性。

惠真退開了電腦椅,讓開了螢幕給星伊湊過來看,直白的坦露了真相,「這個、是我一直窩在這裡的原因,比起手機去搜尋,用桌電方便多了,畢竟飯店裏頭沒有隨時隨地提供電腦給客人,當然、這並不是指星伊歐尼你們家的飯店提供的服務很差的意思」

……默默的就替自家的飯店扛住傷害的星伊暗自下定了要在飯店裏頭規劃一區作為飯店服務的免費電腦上網區後,便貼到了惠真的身旁。

「所以,現在在找房子嗎?不是說了會給妳的住宿打折扣嗎?難不成飯店的主管沒有聽我的話?」

惠真很快就搖頭了,「之前歐尼說要免費讓我使用就已經很感謝了,但是,我的良心可沒有辦法接受呢!」

「……是因為不習慣一個人嗎?」星伊的嗓音很輕,卻彷彿戳中了惠真心中最陰暗的那塊角落,就連在最親近的星伊、最近相熟的輝人面前都藏得很深的那塊私密是惠真盡力隱藏起的自卑。

一直都是一個人的,應該要習慣了、卻總是這樣,學不會習慣,學著說謊、說著她並不寂寞的謊言。

「我會適應的很好,星伊歐尼不是也知道嗎?」

「妳就是適應太好了,所以才會被我抓著」星伊可沒有忘記那個時候的惠真在國外能碰能玩的一個都沒有落下,用盡全力、肆意的揮灑著,看似是享受著生活,實際上只是用那些轉移了回家後是一個人的注意力。

「因為我太忙了,如果能有一個人陪在妳身邊也挺好的吧」星伊聳了聳肩膀,反倒是比惠真還要興致勃勃了起來,抓起了惠真手中的滑鼠就開始瀏覽起了網頁資訊,「反正惠真妳會自己煮一點韓食,這樣就能夠把尋房條件加入獨立廚房或者是共用廚房」

食指飛快的在租房網站上頭點選了惠真考慮了很久還是沒能選定的條件,惠真也跟著湊在了星伊的旁邊,告訴了對方自己的租屋條件。

雖然惠真不太會用這種限定範圍的搜尋條件,但是她現在面前有著對於機械、這類的3C商品特別拿手的星伊歐尼後,惠真也是很乾脆的交給了星伊去做。

「如果可以的話,盡量是全租、或者是半年租,還有我手頭的錢雖然不少,但是如果能夠壓低一點金額肯定是最好」

「啊、一下子要拿出那麼大筆的金錢,惠真也會覺得有點困擾吧?」星伊也是能夠理解的點頭,很快的就在搜尋欄上打上了押金的範圍,看著那上頭的金額、惠真微微的瞇起了眼眸。

「不過惠真比起普通的社區大樓,還是常見的一般公寓比較好吧?管理費或者是清潔費什麼的、也沒有車子在名下,不太需要有附停車格的房子……」

星伊在各方面都替惠真考量了,想起了韓國夏天和冬天那過於極端的氣候,「妳也不太怕冷,畢竟在一開始相遇的時候,給人的印象太深刻了,這樣的話,住在一二樓也無所謂,能夠在那麼冷的冬天只穿那種衣服的話」

隨著Enter鍵的按下,在她們圈定的條件,只出現了幾間房子,在利用手機把上頭的資訊一一拍下,惠真便和星伊一起走出了網咖店。



在跑了幾間後,惠真怎麼樣也不肯輕易的點頭說好,或者即便仲介的嘴巴都說乾了,惠真也只是擺出了冷淡的表情,既不點頭也不搖頭,甚至開出和難搞的條件還讓仲介氣得走人。

連仲介都難以處理的惠真最終迎來了房屋的經理人。

「您好,請問安小姐是在找怎麼樣的房子呢?還把我們的房仲給氣壞了」

「因為是自己要居住的房子,所以條件苛刻了一點,我的身份是藝術生,會特別要求自己的居住環境也是必然的,應該、不是我的問題吧?」惠真有些冷淡的揚起眉頭,「我不知道您手頭還有什麼房型可以介紹給我的?如果沒有的話,我再去找找別間仲介吧?」

那位女性揉著額角,有些無奈的笑了出來,在細數過自己事務所、或者在自己的門路中是不是真的有和惠真的條件相符的房型,但是確實是真的沒有符合這些條件的屋子。

基於事實,這位女性的經理人也不會對著惠真說謊,打著商量的對著惠真說著,「不然,您留下您的電話,如果真的有符合小姐條件的房子出現,我會優先撥電話通知您的」

惠真還蹙著眉頭,但是一旁的星伊便把電話號碼交給了對方,在臉上堆出滿滿的笑意,「當然好呢,那就麻煩您了,請一定要優先通知她」

走出事務所的惠真沒好氣的斜睨著一旁腳步輕鬆不少的星伊歐尼,比陪著自己去參觀房子的時候,還要輕鬆愉悅的步伐,「星伊歐尼,妳的意圖太過明顯了」

「會嗎?我們總共看了三十套的房子,竟然連其中一間都沒有妳喜歡的嗎?妳說這有可能嗎?」

對於惠真的選擇障礙,星伊本來就知道了,在飲食上頭常常會出現,但是沒想到、還有更讓人心累的住所選擇障礙症。

「為什麼不可能?既然不符合我的要求,那就只能刪除掉了不是嗎?」走在星伊身旁的惠真正從手邊的手提包裏頭去翻出手機來,嘴巴上的話語很認真,但是星伊卻深有感觸的擰起了眉頭,「生活上是這樣,就連愛情觀也是嗎?」

聽見了星伊的話,惠真只是把手提包的扣答扣好後,便對星伊露出了微笑來,「這種事情要碰上了才會知道啊」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種左右搖晃的答案,絕對不會允許的,踏錯了一步、選擇了錯誤的一方,就絕對不會接受的。

星伊那個時候在美國看到了太多次了。

有著歐美性感的亞洲女人,太少見了,所以,惠真在美國從不缺少追求者,但是第一次惠真都會接受她看得上眼的邀約,但是卻在每一次回來時,總是用著很淡然的語氣跟自己說了,不喜歡、討厭、沒感覺。

遺憾的語氣卻沒有太多的在乎,星伊看著惠真細緻的眉眼,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在妳身邊久了,也稍微理解了妳對男人的心選擇標準」

惠真斜睨了星伊的側臉,「星伊歐尼,我在妳身邊那麼久了,還是不清楚妳對於另一半的選擇」

「我嗎?」星伊的微笑有著不由自主的隱忍,她的細長手指去戳了戳惠真的額頭,「我哪有什麼自主權呢、不論是身為文氏集團的文星伊,還是單就文星伊這個人,我都不能輕易的去談感情」

惠真聽著星伊的話,她的父親並不愛她,是因為她已經有了一個哥哥、一個能夠接管家族的哥哥,而星伊歐尼家不一樣,身為長姊的星伊歐尼一直都是其他人的目標。

「像我們這種人看似有很多的選擇、但是實際上是沒有選擇的權力」惠真苦笑了一下,「但願我們身旁的所有人都能夠得到幸福」

「啊、沒錯」

星伊微微的瞇細眼睛,伸手拍了拍惠真的肩膀,「我剛剛看見熟人了,我得先走了,妳一個人可以嗎?」

「嗯,我在附近逛逛,看看有沒有什麼沒有在房仲那邊遺漏的出租房」惠真笑了笑,「畢竟星伊歐尼也知道的,我不太擅長這種網路類的東西」

過於年輕的稚齡,卻格外喜歡古舊的方式,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星伊無奈的笑了笑,「惠真妳還真的是、妳可是現代人啊現代人」

「我以前的夢想可是要當自然人的」惠真對著星伊笑了笑,同時還給了對方一個狡黠的眨眼,「當然啦、是兩個人」

但是彼此都知道的,那些都只是謊言。

所有人都能夠得到幸福的這種話,是慣常見到的體貼謊話,只是、大家總是這樣的奢求著、期盼著。

謊言是在說出口的瞬間,可以得到剎那安慰、卻又是被事實拆穿後,最讓人痛苦的辛苦話語。

即使這樣,他們還是一直濫用著,既溫柔又殘忍的哄騙話術,放逐真切的事實,追求著虛像的謊。

惠真看著星伊走遠的背影,筆直的背影、還有過分耿直的倔強,卻在自己的愛情上頭,有著不由自主的鐐銬。

注視著星伊的背影的眼眸,轉而落在了燦爛明亮的天空上,明亮的光芒、卻照射不進總是冰涼的內心。

什麼人能夠融化外熱內冷的星伊歐尼、怎麼樣的熱度才能稍稍緩解,被層層壓力隱藏住真心的星伊歐尼呢?什麼人能夠暫時拉住星伊歐尼往逐步規劃好的道路走去呢?

惠真真的很期待著,那個人的出現,能夠止住星伊歐尼的腳步。

或許其中的原因有著,惠真真的比她外表所表現的,更喜歡文星伊這個人。






如果有時間,晚上再更一篇吧……
我真的太久沒寫文了,我真的忘記要怎麼寫了((((炸

為了寫這個複習了一下,然後、我突然發現,太久沒寫真的不好哈哈哈哈哈哈

我自己都忘記設定是啥麼鬼了XDDD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