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三年。

用三年的時間,去見證愛情的含苞待放後的美麗燦爛,卻用了兩個禮拜去見證愛情的凋零垂落。

誰能成為重新擁有那個心的存在呢?

 

 

惠真看著眼前哭紅眼的輝人,即便滿心想去找人算帳的怒火,卻在對方小心翼翼抓著自己衣角的時候,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那份依舊為了別人而小心翼翼的著想才是惠真現在如此心疼輝人的理由。

伸手把輝人整個人拉進了自己的懷裏頭,用力的攬住了對方的肩膀,試圖用自己身上的溫度去溫暖對方冰涼的身體、她的手指順著輝人的臂膀線條,一路的往下走去,去貼上了輝人的冰冷指尖。

「就是一次的分手嘛、我不會叫妳不要哭的,但是哭完這次就不要再哭了,聽妳的哭聲真的讓我的心底煩躁啊,妳這傢伙別讓人這麼心疼啊」聽見惠真的聲線,輝人忍不住的用力的抓住惠真背後的布料,深深的、用力的,把她心底總是壓抑著的難過化作了淚水,蜿蜒在她依然稚氣可愛的臉蛋上。

即便哭花了臉,也沒有減損那份可愛,惠真按住了胸口緩緩加速的心跳,然後就是、斥責自己這種過於惡劣的心思。

……如果能別再哭就好了。

惠真在心底歎了一口氣,把輝人的細弱身子抱得更緊了一點,想要讓她感受自己還在她的身邊,她的身邊還有自己會無條件的站在她那邊。

沒有道理的、沒有理由的、毫不保留的向著她。

能夠成為她暫時的依靠也無所謂,在她的心中,有著一點點的、溫柔的存在,她卻止不了如此惡劣的心思蔓延。

 


三年多一點而已。

惠真還能記得輝人跑到自己面前時,笑得燦爛的樣子,向著自己細數著她的歐巴陪著她去了哪裡、就連廁所也體貼的陪著去,中午的簡單約會、下課後的陪伴,作為追求時,絕對不含糊的熱烈追求。

然後聽著這些話的惠真恍然的感覺到了心頭的酸澀難抑,這時的惠真才明白了她對輝人的心思、原來是這樣啊。

在太過緩慢的察覺到了這件事,直到了有人和自己一樣,同樣看見了輝人的美好,原來她喜歡輝人啊、這麼美好的事情,她卻到了現在才知道。

惠真還記得自己是怎麼樣的,她對著輝人露出了微笑,過於小心的、緊緊的守好屬於朋友的界線,說了,「要幸福喔、輝人」

活潑又充滿朝氣的她大聲的回應了,明明稚氣未脫的、還有些嬰兒肥的臉頰浮現了某種堅毅微笑,那樣的表情讓惠真覺得有些難以呼吸,因為太過漂亮,漂亮又美好。

讓惠真忍不住的伸手去抓住輝人的手腕,「輝人,妳、我們還是朋友嗎?」

「當然啦,惠真妳永遠都是我的朋友啊」

輝人回過身對著她笑的時候、然後惠真卻難以壓抑住胸口的那份喧囂煩鬧,又無奈又難受的皺起了眉頭,抓住輝人的手緩緩的放了下去,卻還是努力的對著輝人微笑著。

「嗯、我們說好了」

他們一直都是三人行,輝人的男朋友、輝人、還有惠真,三個人一直都玩在一起,不論是生日、吃飯、電影、歌唱房,全部的娛樂都湊在一起。

他們有過很幸福的時光,就連在那其中的惠真都要忘了她對輝人的那份情感的時候,因為輝人太過幸福了,所以連惠真都以為她能夠放手的時候。

他們很常吵架、但是很快就和好了,是很簡單的小吵架,卻讓脾氣拗的輝人硬生生的跑到了惠真的家裡頭,賴在惠真的床上。

正在和數學作業奮鬥的惠真沒好氣的從作業本裏頭抬頭去看她,在一旁的是疊好的社會作業,那是她很喜歡的社會老師所出的作業,所以惠真是又快又認真的把作業都做完了。

現在正為了煩人的數學作業在奮鬥。

「有那個時間生氣還不如去好好的寫作業,妳的英文……」

「呀!安惠真妳真的很討厭啊!明明就知道我在生氣什麼」輝人把一旁的抱枕抓起來,丟往在惠真的方向,卻輕鬆的被對方抓住了。

「……這次的吵架我是真的不知道了」

惠真雖然常常當雙方的仲裁,但是卻不會幫任何人,基本上就是聽從他們把彼此的癥結點說出來,然後評斷什麼的都不會下,就是聽而已。

「為什麼吵架?」

「因為妳啦!所以妳還這樣氣我嗎?」惠真聽著輝人的話,但是又無奈的擰起了眉頭,因為關係到自己、所以基於惠真的立場,她其實不太想要成為別人吵架的理由。

「不過我已經好好罵了歐巴一頓了,說不準他那樣說妳,也不準把妳當做累贅,妳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輝人仰起臉笑著的模樣,讓惠真勉強的勾起了唇角,伸手去揉揉輝人的腦袋,寵溺似的笑了出來,「還真是謝謝妳呢、輝人,但是還是改不了妳作業還沒寫的事情」

聽著輝人的抱怨,惠真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已經不行了吧、已經沒辦法再用輝人最要好的朋友身份陪伴在她身邊了吧。

那麼、就暫時放掉吧。

為了不要讓這段剛萌芽的愛情因為這種事情斷裂,什麼原因都可以、就是不能有自己的理由。

漸漸的、惠真也逐漸的避開了輝人偶爾的邀約,為了不要讓輝人和她的男朋友起疑,她偶爾還是會去赴約,但是已經不會因為輝人一開口的邀約就乾脆的答應了。

一步步的,有分寸的拉開了距離。

站在她所畫的界線外,溫柔的守望著那段脆弱的、卻又逐漸在向前走出自己模樣的愛情。

 

 

只是三年多一點而已,是什麼能夠改變一段愛情呢?

是身份的改變、還是迫於現實的選擇?

從高中畢業的她們、選擇了一條辛苦又競爭的生活,然後,輝人被分手了。

陪在輝人身邊的惠真見著輝人陷入了瘋狂的情緒,因為一句感覺淡了,就輕率的提出了分手,單方面的拒絕、單方面的避不見面,單方面的、過分自我的,否決了過去的甜蜜。

三年的交往在最後只換了一句感覺淡了。

輝人想要挽回、想要去得到過於牽強的理由也好的愚蠢解釋,卻什麼都沒有,在惠真得到消息的時候,其實、是在霎時間冷下了臉來,準備要挽起袖子去揍人的時候,卻被輝人的眼淚給拉住了步伐。

她其實沒有立場的,她如果就這麼去找人的話,只是把這件事攪得越來越複雜而已,既無助於事情的解決,反倒還讓有可能可挽回的愛情,出現了更大的變數。

只是她在叫輝人等待的時候,並沒有等出一個好結果,沒有什麼好結果、 似乎就連等待都是愚蠢的建議。

本來以為冷靜、能夠解決事情的,反倒那些時間卻變成了更深沉的鈍痛,一刀刀的往著本來受傷顫抖的心再一次用力的刺下。

崩潰、難過的大哭,都是陣痛期的一些代價,惠真垂下眼簾、就連她的眼下都是一圈深黑,這幾天輝人都是在自己的家裡頭睡的。

實在是放心不下啊、小心的撥開輝人的瀏海,感受著她哭紅的頰散發出來的熱燙,小心的替輝人蓋好被子,要去廚房準備一些吃的給輝人吃的時候惠真就對上了姐姐擔心的眼眸。

「還好嗎?輝人來的時候哭成那個樣子」

「……嗯、會像傷口一般癒合的,只是她需要時間去癒合那個傷口,雖然傷口的狀況有可能時好時壞,但是我們都需要時間」

惠真有些時候會說出了比同年齡的孩子還要成熟許多的話語,像是被疲憊浸透了身的大人,卻又十足的堅忍倔強。

「惠真,妳要陪在輝人的身邊是無所謂,但是妳不要被那些情緒也跟著拖了進去」惠真踩著毛拖鞋,正準備一步步的走下樓梯,但是在回過頭去看姐姐的時候,溫柔的露出了笑來,輕聲的答覆更是讓她的姐姐睜大了雙眼,「早就深陷了呢、歐尼」

「以為是旁觀者的我們在知道這些事之後,已經進入這個局當中了不是嗎?因為我們是不可能對自己在乎的人隨意放手不管的」

惠真的眼眸很亮,卻有著過於冷淡的情緒,「不知者無罪的定義應該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是最幸福的」

「但是惠真,那些事情會讓一個人成長的,看成生長痛不是比較幸福嗎?」

「歐尼,如果是我的話,是不會希望自己喜歡的人經歷過這種痛苦的」惠真一直都很坦率,卻對著自己在乎的人會特別的小心翼翼,「因為,喜歡的人心痛的話,我也會痛的,特別特別的心痛,為了不要心痛,就希望我喜歡的人不要難過受傷」

那過於體貼的話語裏頭,沒有把她自己包含在裡頭,「惠真,妳喜歡的人是輝人的男朋友嗎?」

「……並不是的,歐尼,並不是那個人」在姐姐的眼中,惠真轉身下去的背影既決絕又溫柔。

「選擇了一條辛苦道路呢、惠真啊,沒有很其他人分擔的話,很容易就被壓垮的」看著大敞的房門,惠真的姐姐一邊嘆氣一邊的把門給關上。

似乎在那之後,就重新振作了,但是惠真依然清楚的,沒有那麼輕鬆的就能夠忘記的,但是能夠說出來就好了,如果能夠舒服一點。

惠真疲倦的抱著枕頭睡著,然後再醒來的時候,是輝人閃亮亮的眼睛望著自己,惠真微微的攏起眉頭,看了時間是接近凌晨的時候了,「妳還不睡嗎?很晚了」

「我一個人醒著的時候睡不著」

「會睡著的,輝人」

惠真哄著輝人,溫柔的、體貼的,抱著她,「一切都會好的,妳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跌倒也沒關係,一起拍拍塵土站起來就好」

「妳會一直陪著我嗎?」

「我會一直聽妳說話的,只要妳想說,我就會聽」

 


再一個三年,她們出道後,然後在那之後的某次回歸被邀請去上了電台。

被主持人問了一個問題,作為被問到這個問題的輝人出現了難得偶像的戀愛失誤,因為被問了過去的戀愛、本來以為收拾很好的情緒因為那個問題被掀開了回憶的一角。

「……並不是常常的想到歐巴,而是偶爾想到」

「不是想要得到什麼回應的想念,是曾經也相處過,在分開之後,是不是過得好啊、有沒有好好吃飯的這類懷念,即便沒能在一起也希望能夠過得好」

輝人的回答很成熟,既回答了問題,也沒有讓話題繼續發展下去的可能,看著這樣的輝人,惠真已經知道了、不用再擔心了輝人的傷口了,雖然緩慢,但是終歸再如何血淋淋的傷口也能夠成痂、然後,成為一道光榮的耀眼勳章。

只是、回答問題的時候,輝人為什麼是一直盯著自己的這個方向看來呢?

在那次電台結束後,準備步上保母車的惠真卻被輝人握住了手腕,看著輝人專注的眼眸,惠真疑惑的歪著頭,喊了對方的名字,「輝人?」

輝人卻是把人往別的比較安靜的地方拖去,直到了安靜的地方。

「惠真啊,我不想再浪費許多個三年了」輝人的眼眸定定的看著惠真的眼,認真的想要去解讀惠真的心思,「我們相處的歲月也夠久了,因為那些悲傷造成的傷口都在今天結成了不會再受傷的疤」

「不要只有妳一個人選擇辛苦的道路,我們一起選一條我們兩個人能夠一起一直走下去的路吧」

輝人伸手抱住了惠真,細瘦的肩膀線條就這樣一肩挑起了那樣複雜沉重的情緒。

「雖然有點慢了,或許太過隨便了,但是安惠真,只有妳,我想要和妳一直走下去」

在那個瞬間,惠真想到是、似乎是她得到了這個人的心。

惠真的頭貼靠上了輝人的肩膀,難以承受的、握住了輝人的手,卻整個人被輝人抱在了懷裏頭安慰著,一如當年自己安慰著輝人時的模樣。

「就是一次的告白嘛、我不會叫妳不要哭的,但是哭完這次就不要再哭了,聽妳的哭聲真的讓我的心很疼啊」

聽見輝人的聲音,惠真忍不住的嗚咽了起來,深深的、用力的,即便哭花了臉,也沒有減損那份可愛。

輝人輕輕的貼吻住了惠真的唇瓣,然後退開的時候,輕輕地用自己的額頭去靠上惠真的額頭。

「因為練習生時期太忙了,因為一直和妳在一起,所以沒能給妳一個好的告白,歐巴是過去的懷念了,妳能成為我現在的幸福,為了幸福而活下去吧?」

在輝人的溫柔告白中,惠真暫時忘記了出道的身份、帶著鼻音似的點頭回應。

 

 

 


3。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