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復世舒活。


正常版復世舒活:複雜的世界 簡單舒適的生活

竹馬版復世舒活:復完了仇 在這世上舒服的生活吧


個人喜歡竹馬版。


這個應該是短篇吧……我想應該是這樣的。
微妙的腦洞,謝謝大家。


那是一個炙熱的午後。

「輝人妳的左手邊、目標即將進入射程範圍中」惠真的嗓音有著淡淡的微沙,透過黑色耳麥傳來比她平常的聲線還要勾人許多,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的嗓音讓輝人微微恍了神、卻又很快的抓住了情緒,完美的、敬業的只專注在當下。

透過槍枝上頭裝設的遠程鏡,輝人的呼吸緩緩的、悄悄的,和身體的起伏開始配合了起來,貼在板機上頭的手指、在等待惠真的指令。

就那麼一次,只需要短短的瞬間,她就能在遙遠的距離無聲無息的奪走了一個人的生命,快速而且有效。

「惠真啊,我們結束後我們回韓國去吃韓式炸雞吧?」

「……妳還真是惡趣味」那頭的沙聲柔軟的笑了起來,有著自恃的一面、也有著溫柔的寵溺,「好,完成這個之後,給妳請客吧?」

差點失手按下板機的輝人重新的調整好了準心,在黑色的十字中,再一次的將點對準了目標的頭,甚至精準到了眉心的位置。

「呀,妳賺得也不比我少,怎麼老是有機會就叫我請客……」

「快動手吧,輝人啊」惠真才不管輝人的抱怨,快速的給輝人下了指令,被惠真的強迫弄得無言的輝人苦笑似的握緊了槍枝,對於這個總是這樣自說自話的人,輝人毫不猶豫的就對目標的腦袋扣下了板機。

彎下腰撿起了有可能會成為證據的彈殼,輝人輕快的把槍枝拆解,全部整理進了黑色大包包裡頭後,態度從容的、在目標一團混亂的時候,走下了有著年代感的大樓,清爽的、乾淨的深藍大衣在走下旋轉樓梯時,撐起了漂亮的大圓。

在樓下的車子已經在等她了,而那正坐在駕駛座上的那個女人、斜勾的眼閃著笑意,她充滿歐美風情的臉龐懶懶地搭在她過於細瘦的手臂上,揚起柔軟的淡笑、整個人卻散發著危險的氛圍。

危險、又充滿了野性,宛如暫時收起爪子的獅子。

「上我的車嗎?這位剛執行完任務的殺手小姐」

「不」輝人在那人的注視下,在嘴角咧開了充滿野性的微笑,抬手把自己的包包塞進了後座,然後拉開車門把惠真推到了副駕駛座上,貼上對方的時候、順手把她臉側的安全帶繫好,退開身體前,在那個女人的唇上留下一個吻,「是妳上我的車才對,惠真」

「不都一樣嗎?」細瘦的指尖貼撫過車子裡頭的內裝,柔軟細緻的觸感讓惠真朝著輝人笑了出來,「我的和妳的」

咆哮奔出的黑色車子宛如黑豹般的爽利矯健,輝人勾起了笑,「是一樣的沒錯,妳是我的女人,所以妳的一切是我的,而我也是屬於妳的,這是我們交往的條件」

……每當這個時候、惠真的心頭就會因為輝人充滿佔有慾的嗓音而顫抖,那種被緊圈住的霸道、還有,過分濃郁的佔有慾,總讓自己想要去挑戰輝人的底線。

「呵、我還真的不確定我到底是不是妳的」惠真的臉貼在膝蓋上頭,側著頭望著輝人開車時專注而特別帥氣的側顏,冷嘲似的說著,「到底是誰讓我一個人待在韓國裡頭、守著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房間」

「我知道妳會追來的、我一直都知道」

輝人的回應讓惠真冷淡的扁嘴,這樣過分自信的發言總讓惠真對輝人感覺到無能為力,能夠得到這樣的信任,惠真自然是感覺到滿足、卻又感覺到了被過分的敷衍。

因為、惠真會害怕的,看起來有著強勢的外表,實際上卻隱藏著敏感易碎的心。

「……還在嗎?」輝人突然的問話讓惠真揚起了眉頭,「什麼?什麼東西還在?」

輝人的車速很快,就連到達目的地前的交通也是,與警車的擦肩而過也是,全都快速的讓輝人感覺到心情更加的愉悅,駛進了原本預定飯店的地下停車場,輝人停好了車,對著滿臉疑惑的惠真揚起了狡黠的笑。

「在我離開妳的時候,我留在妳身上的痕跡消失了嗎?」

被輝人這麼一個問句而爆紅臉的惠真硬是繃著她的臉,故作冷淡的開口、卻又像是過分的邀約,「怎麼……妳不親自做確認嗎?」

抿起唇瓣笑的輝人側身朝著她壓來,伸長身子的輝人貼上了惠真的唇瓣,甚至是沒有完全離開、虛浮在惠真唇上的唇瓣,小心的點著對方,「啊……我正準備呢」

單手牽著垂著頭的惠真、一邊在飯店進行了入住手續,輝人不自覺的把惠真牽得更緊,簽完了名字,拿回基本的證件和房門鑰匙後,輝人快步的按住了準備要上樓的電梯。

向裡頭的人露出了一抹微笑,在輝人閃身進去的時候,把惠真整個人藏在了自己的身後。

輝人總是會對她這樣做著無意識的保護。

惠真垂下了眼睫,像是撒嬌般的把額頭貼在了輝人的細瘦背脊上,明明輝人也沒有比自己高多少,卻總是用著她瘦弱的肩膀、扛起了兩個人。

握住了她們兩人藏在背後、一直都是相牽的手,輝人不由得更加的、握住了她在世界上最在乎的人。

在除去因為被捲入某些事情而死去的父母之後,她最在乎的人就是安惠真了,非常非常的在乎。

因為她們的身份是傭兵,是為了錢財而捨去性命,為了自身的利益選擇任務,在執行任務之中、非常有可能就在下一秒就失去了性命。

沒有明天的情況下,她們所能做的只是、把握住還能擁有彼此的當下,用盡全力使自己沒有遺憾。

甫踏進房間、沒有任何的言語,在只有她們兩個的房間裡頭,只為了對方燃去了自己的理智,宛如狼、宛如野獸。

把惠真壓在了門上,輝人的指尖很快的就撫上了惠真柔軟的胸口、過於急切的,吻住了惠真的薄薄唇瓣。

赤紅的唇瓣、以及淡蜜色的肌膚、花俏的連身裙有著從容有餘的夏日風景。

從鼻息間暴露出了兩人那過分渴求彼此的情緒,渴望被擁抱、想要擁有這個人。

本來漂亮的花色長裙在輝人粗魯的動作下,幾乎失去了本來緊束在腰上的設計線條,鬆垮垮的搭在惠真的身上、然後便是輝人一把把惠真隨手放在了桌上。

將自己的腰身卡進了惠真的雙腿之間、雙掌撐在了桌面上,仰頭去親惠真要比自己高一點的下巴,親暱的、寵愛的親吻。

在要離開韓國去執行任務的時候,輝人毫不猶豫的讓惠真用身體記住了自己,由裡到外、沒有一絲遺漏的,讓惠真記住了她觸摸她時的動作、在她身上肆意留下的吻痕齒印也是,讓惠真只要一移動就過分酸軟的腰肢也是。

讓她記住、她的身體每一寸肌膚、每一個地方都是屬於自己,讓她知道自己對於她過多的佔有慾,輝人知道、惠真很喜歡自己對著她展現的那份禁錮。

輝人的指掌貼上了惠真的脊背,順著骨頭一路向上的觸碰很輕易的就碰觸到了屬於內衣的背扣,細細的托起了惠真沉甸甸的胸乳、甚至是可以溢出自己掌心的柔軟。

貼著掌心隔著布料摩擦時過於尖銳的乳尖、甚至是過度摩擦而發抖柔軟的腰身,全都可愛的讓輝人蹙緊了眉頭。

低頭親吻惠真細緻的鎖骨、然後是從她胸前、小腹一路落下的到大腿的親吻,輝人的手指放下了惠真柔軟的胸口、順著大腿的線條一路向內直到貼上了過於濕熱的某處。

「……輝、輝人啊」

因為吐息加重而過分沙啞的嗓音都讓她看上去更加勾人了起來,輝人的指尖貼著濕燙的私處,恰到好處的按壓讓惠真的情緒越發的難耐了起來。

忍不住想要縮起的雙腿、向內收緊的膝蓋都讓夾在惠真雙腿間的輝人給抵住,甚至是、輝人沉下眼睫,用自己的雙手扣住了惠真的腿窩、粗魯的、強硬的讓惠真雙腿間更加朝著輝人展現。

靈巧舌尖的觸碰,有著和手指堅韌度不同的柔軟彈性,頓麻的快感不斷的從背脊上頭流動著,然後便是、往裡頭填滿時,惠真無意識的配合起來的腰身。

雙手撐在身後、為了更加配合輝人舌尖的角度而移動的惠真咬緊了唇瓣,將愉悅的驚喘換成了過於沉重的吐息,將那份愉悅全數的吞進了肚子裡頭。

汗濕的瀏海、還有發燙的肌膚在蜜褐色的色澤上頭留下了淡淡的、不易察覺的淡粉色。

幾乎揉皺的裙子、在惠真的身上散發出過於凌亂的美感,輝人的眼眸更加加深了不少、比起全裸、這種要遮不遮的模樣反倒是更加的可口許多。

比起太陽會曬到的肌膚、惠真的胸口散落著幾枚梅粉的吻痕,那是輝人再一次加上去的痕跡,在很久之前的痕跡早就完全的消褪了。

輝人抬起手、用手指抹去了唇角上頭的濕液,愉悅的勾起了微笑,反正有很多時間的、她和她之間的夜晚還很長。

當惠真模模糊糊的睜開眼時,看見的是輝人穿著浴袍坐在自己身旁滑手機,藏在被子下、意外感覺到舒服的身子大概是在被做昏過去甚至是體力透支之後,輝人幫自己做過了簡單的清潔。

在純白色的被子下的身體是全裸的、完全符合了惠真的睡眠習慣。

懶懶地滾到了輝人的腿上,枕著對方單盤在床上的大腿上,「妳在看什麼?」

「在看我們任務對象的新聞、死亡的理由是什麼?」

輝人先溫柔的親了親惠真的額頭,再把身體向下移動、讓惠真能夠躺在自己的臂彎上,也把她整個人圈在自己的懷裡,與她分享著手機上頭的訊息。

「這難道是什麼趣味的新聞嗎?妳我都知道他的死法不應該是行刑式槍殺」惠真在瞄了一眼之後,便轉開了目光,「輝人、在我起來的時候,發現了妳不在我身邊時,我是怎麼樣的心情嗎?」

「我知道,但是我不想要妳去做那種任務」輝人頓了頓,把手機放在了床頭櫃上,像是對著惠真撒嬌般的把自己的臉貼在了惠真的肩膀上,「不想要讓妳被看見、任何一點都不要,我只有妳而已」

惠真定定的看著輝人,伸手撫摸著她淡金的頭髮,然後再一次把她壓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用自己的體溫去溫暖著輝人有些發涼的肌膚,「……輝人,妳知道我在沒有妳的時候,學到了一個新造詞嗎?」

「嗯……?我很久沒有學到新造詞了呢,為了用詞像年輕人一樣,教教我吧?」

過於能夠察言觀色了、輝人的玩笑撒嬌,惠真卻只是很淡的看著天花板,「在韓國的街頭有一句這樣的新造詞」

「——復世舒活,輝人啊、妳覺得是什麼?」看著惠真的臉,輝人毫不猶豫的就說出了答案,「復完了仇就在這世界舒服的生活吧?對嗎?」

看著輝人像是為了要討好惠真而充滿光亮的眼眸,不忍心看見那光芒褪去的惠真側著身子,細長的眼眸有著難以言喻的哀傷,溫柔的同意了輝人的答案,「是啊、沒錯」

為了賺取更多的金錢、為了得到更多關於仇人的情報,選擇了高報酬高風險的傭兵作為職業,為了情報為了金錢,收取任務對象的性命而得到什麼的她們,真的存在完美復仇後,得到Happy ending的可能嗎?

看著輝人為了得到金錢去購買情報而更努力去接受任務、並努力完成的惠真更加說不出口了。

復世舒活的意思其實是在複雜的世界,簡單舒適的生活。

說不出,想要輝人放棄復仇的這種話,說不出,我們兩個一起生活吧。

 

 

1。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