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番外—同床異夢(5)。

突然發現4是第149篇,這樣發到5就是第150篇XDDDDDDDD
能夠發到整數挺好的XDDDDDDDDDD

等到星伊和容仙準備好要出門的時候,星伊偏好不易髒污的暗色服飾,整個人裹在黑白俐落的美式風格衣服下,而容仙則是無意識的配合了星伊的衣服類型。

明明沒有明說的特意、但是彼此之間無意識的想要更靠近的默契讓她們就算沒有說出她們之間的關係也能感受到她們之間的那份親近。

為了星伊有些時候要到處去勘查場地、為了交涉場地總要坐車到處跑來跑去,容仙和星伊在交往了大概兩三個月後,就買了一台車。

比容仙還要長時間駕駛這輛車的星伊也是擔當了駕駛的工作,坐在駕駛座上,剛啟動車子、就看見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某個興致高昂的女人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啟了音響、準備好好的在車上大肆狂歡。

——在那之前、所有的安全都要準備妥當。

星伊伸手過去、上半身半壓在了容仙的身上,專注的星伊並沒有察覺她們的動作距離近的像是要接吻、甚至是連容仙微微屏氣的模樣都沒有發現似的,過分遲鈍的只幫容仙繫好了安全帶。

容仙不免覺得有點可惜、似乎很久沒有接吻了,有些彆扭的微扁起嘴,還在自己的想法裡頭鑽牛角尖的容仙很快的就感覺到了唇上被印上時才感受到微濕的熱度。

過了半秒才察覺自己被星伊親了的容仙慌慌的摀住了嘴,有些笨拙又害羞的瞅著星伊已經握上了方向盤的手、在把視線移到了星伊專注盯著前方的側臉,努力的從自己的喉嚨裡頭擠出聲音來,「星……?」

「妳不是在等這個嗎?」星伊在等紅綠燈的時候,往前趴在方向盤上頭、下巴擱在了方向盤上的手臂上,側著頭朝她微笑望來,過於愜意的、微微勾起的眼尾有著柔軟的弧度、以及隱藏的在不笑面容下的溫柔神色,有著過於掌握容仙情緒的自在,「先給妳BOBO吧」

「Kiss就等到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再做吧?」狡黠的對著容仙眨了眨眼,星伊的聲音很輕,掌控力極好、甚至像是曖昧的氣音,緩緩的、暖熱的勾著容仙的心跳。

性感力簡直破表、容仙的心臟蹦蹦跳著,甚至有些害怕被攝影機給收錄進去,暴露出了自己其實很喜歡星伊的這種舉動。

「……呀、為什麼要等到我們兩個人的時候?現在不可以嗎?」

這話一說出來就像是在挑釁、像是在邀請,像是在告訴星伊自己很想要她現在就過來親自己一樣,大膽而熱情,完全不像是一個作為時下青少年範本的偶像。

星伊緩緩眨著眼,想開口說什麼的時候、後頭的喇叭聲也直接劃破了這個曖昧的場景,星伊趕緊鬆開煞車、踩下油門。

不過這喇叭聲也讓她們本來有可能一觸即發的情況抹上了層過於搞笑的調味,忍不住笑了出來的容仙、和也因為容仙的笑而彎起唇角的星伊更忍不住的大笑出來。

「星剛剛真的搞笑對吧?」

「嗯,沒錯」星伊的手放在了排檔桿上,容仙卻是笑嘻嘻的貼上了星伊的手背,反手過來的星伊十指緊緊的扣在了容仙的指節上、自然的,已經做過了無數次般的流暢。

在停紅綠燈的時候,星伊輕輕地在容仙無名指上頭的戒指輕留下一個吻,朝著容仙露出了笑。

在那之後的遊玩行程,看似平凡的遊玩,卻又能夠處處感受到星伊對於容仙的細心照顧,卻也不單單只是星伊對於容仙體貼的照料,不管到哪裡都會帶著個性相當謹慎的星伊去嘗試各種東西、甚至是在星伊不解為什麼要做的時候,適時的補上簡單扼要的說明。

即便她們的婚姻關係在別人看來有些特別甚至相當特殊、但是從沒有放開過彼此的手,一直一直都是相牽著。

最後的畫面停留在了、星伊和容仙用空下的一隻手拎著彼此的鞋子,然後牽著彼此的手踩在了冰涼的水面上頭,感受著冰涼的浪沖過腳底時的力道、藉由彼此穩穩的踩在了地面上,對著彼此相視而笑的場景。

比起有劇本作為愛情參考的偶像劇、她們之間有著對彼此最真實的情感,是劇本無法去描述的真摯。

「我記得頌樂和文PD的年紀,頌樂是年上吧?」

「啊、沒錯,我和星伊差了一歲,我是歐尼」容仙點了點頭,接下來主持人便隨著回答跟了上來,「但是我們文PD都是稱呼頌樂叫本名、是說好的嗎?還是?」

「不是的,當初我們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就把我當作了年紀較小、至少把我當作年紀比她小的女孩子,畢竟是作為音樂節目的PD對於偶像的年紀還是有一定的了解,一直都是以年紀輕的孩子組成團體出道的,自然而然也這樣想我了,在之後的見面,知道了我的名字,是直接喊我名字」容仙笑了笑,「一直都很介意來著,畢竟是年長的姐姐,被當作平輩、甚至是後輩還是覺得很堂皇來著」

「當下沒有生氣嗎?」

「與其說是生氣,倒不如想要讓她因為自己展現出姐姐的風範,而主動開口喊自己歐尼」容仙想起了第一次被喊歐尼的情況,不免有些害羞的笑了笑,主持人卻是有些不解、但是還是繼續了下去,「如果第一次沒有開口喊歐尼、努那之類的話,之後就會得寸進尺的用半語的方式交談呢!到時候想改也改不過來啊!」

「那個倒是無妨,那個時候是我一直很想去認識那個看上去特別高冷的文PD,主動說要做朋友的也是我」

現在想來,那樣的話語像是不自覺地、完全的難以對著星伊瞥開目光,只在第一次見面就特別在意,甚至是對著還沒見過幾次面就輕易的將情感託付給對方一樣,那樣輕易的就得到了對方溫柔的回應。

真的是非常幸運了,星伊用著那麼溫柔、那麼不傷害自己自尊心的方式,給予了同意的應答。

「這樣的話,頌樂和文PD愛情故事的緣由就是這樣相當像偶像劇的開始了啊!」

「之後的發展也特別的、因為在那段認識的時間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情感累積特別特別快速」容仙現在也能夠想起她從星伊那邊得到了多少溫柔的安慰。

「一直都是這樣想的,我在這段感情中,雖然是我先開始追上去、但是因為我身為明星的身份,我能為星伊做的事情太少,甚至在最後都有些裹足不前,不畏懼任何阻擾,依然朝著自己伸出手的星伊其實才是最辛苦的人」

容仙知道的,為了讓自己在最喜歡的舞台上繼續待著,星伊花費了多少的心力、花費了多少的心思,去說服其他人、去讓其他人理解她的選擇沒有錯誤,甚至賭上了她自己的職業生涯。

「因為有了星伊,我現在特別的幸福」

當落下這句的時候,像是偶像劇再現一般,某個正被容仙談到的那個人正好出現在了拍攝場地,完美的時間、正確的場合、以及沒有任何錯誤的那個人。

 


穿著讓身形厚實MA-1軍綠色外套、但是從背後看去依然相當纖細的星伊提著探班禮物來到了同床異夢的拍攝現場。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星伊還是揚起了禮貌的微笑,對著已經事先打過招呼的PD點頭,本來想要低調的出現,但是似乎過度的低調反而更加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後,星伊便也大方的對著容仙揮手。

安靜的坐在前頭,規規矩矩的坐好、在攝影機沒有拍攝到的地方,只用雙眼專注的看著容仙,筆直地、專注的,像是在確認畫面、彷彿職業病發作般的嚴肅,但是只有星伊最清楚,她在把容仙的工作時的每一個表情都好好的看在眼中。

下了節目的容仙快速的走到了星伊的面前,手上還勾著星伊今天遞給自己的外套,星伊已經確認過了,她確實是有把那件外套好好的蓋在膝蓋上頭。

「星、今天怎麼會過來?」容仙瞪大雙眼,瞅著星伊在唇角上若有似無的微笑,只是星伊不動聲色的勾好容仙垂在頰側的頭髮,然後向下伸手去探找她的手,「奉經紀人歐尼的命令來監督妳有沒有好好工作賺錢」

「騙人、肯定是因為太想我才過來的吧?」

笑彎眼的容仙抬手握住了星伊的細瘦手指,開心燦笑的時候,有兩個很可愛的小小梨渦,星伊的眼眸放得更柔,不回應也不否決的發出了輕唔聲。

「妳的工作結束了嗎?要不要回去、我已經和經紀人歐尼接下了會護送妳回家的工作了」細白的手指上甩著一件車鑰匙,當兩人要抬步回家的時候、容仙和星伊卻被叫住了。

似乎對於星伊直接叫容仙本名的這件事很感興趣的主持人興致勃勃的要跟兩人聊天,「文PD都是直接稱呼頌樂的本名嗎?」

「是的,沒錯呢」星伊歪了歪頭,對著主持人露出了一抹淺笑,「其實也曾叫過歐尼的」

「喔、是什麼時候?」主持人好奇的開口詢問時,被星伊牽著手的容仙只是反射性的想到當她們在做那個那個的時候,星伊過於狡猾的、喊出的歐尼分明就帶著過於情色的意味,正想開口轉移話題的時候、星伊卻是滿臉淡定準備要開口。

容仙滿臉緊張的想阻止星伊亂說話時,星伊握住了容仙的指尖,緊握時有著足以讓人安心的力道,「當年下這個身份更方便的時候,例如要叫容仙請客的時候,喊歐尼特別有用呢」

「看來頌樂是意外的會被迷昏頭的那種類型」

又陪著主持人聊了一下,也就在星伊帶來的探班禮物消耗的差不多了之後,容仙和星伊便向電視台的人道別了。

牽著手往地下室走去的容仙和星伊彼此的手上都有著對方的溫度,最後還是容仙忍不住的跳了出來,「呀!星……」

「先等一下」星伊壓住了容仙的唇瓣,她的眼眸微瞇、同時的說道,「我剛剛看了那個影片才想到了、我那個時候忘記做的事情」

「嗯……?忘記什麼事情?」

容仙疑惑的揚起眉頭、而那疑惑卻在下一秒得到了答案。

緊盯著容仙發出疑問的粉嫩唇瓣,專注緊盯的星伊薄薄唇瓣彎起了笑,捧起了容仙的雙頰、溫柔的貼上了自己的唇,比起平淡微甜的BOBO,添加了更多強勢的KISS、主動滑入對方口中的舌尖柔軟的勾動著對方有些生澀的舌尖。

氣息的掠奪、以及被吸吮時發麻的舌根,然後便是、從那之中嚐到的細微甜蜜,總是忍不住讓人沉迷其中。

並非吻技好、而是因為在乎彼此而想要更親近對方,容仙的臉頰被星伊單手碰著、另一支手則是下滑到了腰身,那份緊圈的力道讓容仙更往星伊的懷裏頭貼去,已經是合法結婚的她們可以不顧其他人的目光在大眾面前親吻、容仙被吻弄得熱糊的腦袋裏只剩下一個想法。

雙臂軟綿的攬上了星伊的脖頸,不單單只是把星伊的唇更往自己的唇上壓、同時也想讓自己更貼近這個人多一些,讓自己在這份愛情中只感受到了珍愛的這個人是自己給予愛情這道課題,自認為最為正確的答案。

暖熱的吐息在她們兩個人額頭相抵時、融暖的化開。

突然的、容仙卻對著星伊露出了笑,有些沙啞的嗓音更讓這氣氛添加了曖昧,「突然覺得主持人說的是對的呢、星」

「嗯?」看了眼容仙的表情,星伊就把臉埋到了容仙的脖頸上,輕輕地在容仙露出的肌膚上留下細吻,甚至是更過分的用鼻尖去蹭著對方,也只是得來容仙聽來過分寵溺的輕笑聲,「哪句話?」

「意外的會迷昏頭的那句話」容仙抬起了單臂、去拍拍星伊的後腦勺,「為了妳著迷呢,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