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番外—同床異夢(4)。

本來是要一篇發的,但是字數上六千,所以又裁成兩篇了。
到了2018年又比2017年變得更囉嗦了一點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又是一個在攝影棚錄製放送的日子,已經提前和星伊說過今天會晚點回家,其實就連容仙也沒有把握完全知情今天被拿來當放送的內容會是什麼。

拍攝組是負責拍攝的跟拍工作,但是負責放送剪輯的剪輯組卻是一點口風都不露的強硬保密,只稍微透漏了一點是、重複性特別高的日常生活。

因為在往常的生活重複性很高、所以算是那些生活的合集,她們就想了想、似乎沒有什麼不能夠拍攝的部分……然後就莫名其妙同意了。

「星,我今天要去錄製同床異夢」

「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放送內容嗎?」星伊把容仙在昨天造型師拿來的高跟鞋遞給了容仙,少年感十足的面容有著淡淡的微笑。

「不太清楚呢、不過PD說是日常生活的剪輯」容仙微微蹙起眉頭,把腳套入鞋子後,單手扶在星伊的肩膀上、容仙半彎著腰去用手指勾著她高跟鞋的細帶,輕輕的踏了兩下,確定高根鞋踩好後,星伊才把她要帶去公司的東西遞給了容仙。

對於容仙今天衣著得體的模樣,微微蹙起眉頭的星伊伸手整理好容仙稍亂的衣領、裙擺,完全確認完該遮的極限後才滿意的點頭,「那就不需要太過擔心了,畢竟PD都說是日常生活的剪輯了,不過妳要穿這身去嗎?要不要我載妳過去?」

「怎麼怎麼、是裙子太短了嗎?」容仙輕笑著,伸手去撥好星伊遮住她小巧耳朵的金黃頭髮,那是在自己推薦下作的稍微不那麼傷髮質的顏色,容仙溫柔的揉了揉星伊的耳朵,只見她平常總是很冷靜的文PD難得露出了有些孩子氣的撒嬌表情,「嗯,我不喜歡」

「不過這是設計師歐尼幫我準備的、我們錄製節目都是坐著,我會在腿上蓋外套,別不開心好嗎?」容仙微微墊腳去親了親星伊的唇角,承受容仙親吻的星伊在眼眸中盈滿的是、親暱溫柔的流光,彷彿將所有高熱燃燒的星星承載在她的眼眸裡頭。

星伊有些扁著嘴的點頭,只是把屬於自己的大衣抖了抖、好好的給容仙穿上,溫柔卻又不失嚴肅的叮囑,「錄製結束的時候,別擔心給經紀人歐尼添麻煩,給她載回來知道嗎?肚子餓就叫經紀人歐尼給妳買」

「當然要這樣啦,不然會愧對妳平常賄賂我身邊的人所付出的那些錢」笑嘻嘻看著星伊被戳破時有些尷尬的表情,容仙自然知道星伊在那般冷靜的外表下,一直都有著過於細膩敏感的內心,給自己帶一份好吃的、也不會忘記給自己週邊的人多帶一份。

這種細緻的貼心、竟然被容仙發現甚至還被容仙稱讚的星伊有些害羞的笑了笑,「嗯,在節目上頭加油呢,雖然不是live,但是會為妳加油的,容」

斜倚在大門旁的星伊對著容仙的窈窕的背影目送進了電梯之後,滿臉微笑的對著還從快闔上的電梯探頭出來的淘氣鬼配合的笑了笑,確定容仙真的進去後,星伊才關上門。

——這下子能夠好好準備今天晚上的突襲探班。

雖然在代表的經紀公司看過不少次了,星伊也在工作中見過不少次,屬於頌樂面對工作時的態度,但是這次是第一次、由她和容仙夫妻的第一次出演真人秀節目。

星伊滿臉微笑的開始思量起探班時要給予的伴手禮,這可是一點都不能馬虎啊。

坐在桌前的容仙和出演的夫婦嘉賓和主持人看完了前面幾對夫妻的生活,其實容仙心裡頭還是有些擔心,因為每一對夫妻都有他們自己的特色,特別是在夫妻生活的定位。

身為丈夫的男性有著丈夫的責任和定位,例如修理家具、更換燈泡,開車駕駛,身為妻子的女性則是多半在廚房裡頭料理三餐、處理家裡頭的家務,以及絕對只有女性才能做的生孩子及大部分帶孩子的工作。

出演節目的夫婦們多半非新婚夫妻,而是已經邁入結婚生活多年、甚至有著年紀較小的孩子,這樣更彰顯了自己和星伊這對同性夫婦的特殊。

她和星伊之間的生活其實並沒有絕對分界線,所以她雖然覺得她的生活很幸福、可是以同性夫婦的身份出演的容仙不可能只把這個設定緊抓在手中,然後在這個節目裡頭以這個設定走完整季。

更別提她們之間並沒有孩子,也就意味她們並不能用孩子來得到觀眾的收看、沒有收視率就意味著沒有收看的價值。

不是想要凸顯出自己幸福,則是因為身旁有星伊而真正的感覺到幸福,這才是自己答應把她們的生活攤在陽光下最為真正的初心。

容仙在心頭壓下自己的緊張,對著一直朝向自己拍攝的攝影機露出了最漂亮的笑。

 

 

那集的第一幕,意外的是從床上開始。

「啊、素顏沒關係嗎?頌樂應該是偶像吧?」

「是……看來我們PD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喜歡我們在床上的樣子,看來我和星伊是沒有東西可以給我們PD剪輯了」

容仙也有些害羞的勾了勾自己垂在耳畔的頭髮,其實她自己也是知道自己在星伊面前究竟是怎麼樣的模樣。

她依稀記得被提醒拍攝的當天,前一天晚上被代表抓住盯場的原因是因為對於演唱會的表演進度和流程進展太慢了,因為自己那過於要求完美的性格所導致的結果、為了能夠加速進行,所以代表親自來這裡盯場了,結果回家的時候已經將近凌晨三點了。

星伊早早就躺在床上睡覺,卻因為她淺眠的習慣被自己吵醒的星伊確定是自己回來的時候,明明可以繼續睡的,但是星伊還是朝著自己走來,輕便的睡衣遮不住星伊細細的手腕、腳踝,而燈光在星伊的骨架上打上了細細的陰影,顯得星伊此刻的纖細更加的好看。

幫忙自己把外套掛上衣架、幫忙拎著自己的包包、幫自己拿換穿用的睡衣,星伊無聲卻體貼的陪伴讓累得眼睛快睜不開的容仙比以往還要快速的速度進入了浴室裡頭洗澡。

即便累得像是馬上就要閉上眼睛、容仙卻還是等到星伊上了床,展臂過來攬住自己後,乖巧的枕在星伊的鎖骨上頭,才像個在外頭在玩累的孩子、乖乖的閉上眼睛熟睡。

到了隔天,本來以為身為女偶像,PD是不會有懲罰的素顏放送,結果、似乎為了真實性,連這個都剪了出來,因為太累了,所以容仙有點睡昏了,像平常一樣和星伊撒嬌著要賴床。

還睡在床上的容仙和只要一醒就沒辦法再繼續賴床下去的星伊其實不同的生理時鐘。

「容仙啊,妳是不是要起來了?」星伊先用手腕上頭的黑色髮圈綁帶把淺金的頭髮先紮了起來,露出了細緻脖頸,再隔著棉被用著不輕不重的力道拍拍容仙的屁股,試圖把這個愛賴床的愛人叫起。

更加抓緊被子的耍賴回應讓星伊無奈的笑了笑,「我先去刷牙洗臉,再過來叫妳,妳只能再多睡十分鐘而已知道嗎?」

無聲的沉默更讓星伊無奈的嘆氣,慢吞吞的踩著拖鞋走進了浴室裡頭,做完梳洗、頭髮的整理,再一次踩出浴室的時間準確到十分鐘後。

星伊和緊抓著被子的容仙開啟了被子爭奪戰,因為奮力爭奪而有些兇狠的嗓音從星伊的齒縫間一個字一個字冒了出來,「容仙,妳答應我了!十、分、鐘」

「嗚嗚啊啊,星欺負人」

「妳明明醒了,快起來!」星伊沒好氣的鬆開抓住被子的手,看著容仙又一次蜷起來,不得不施加重壓制裁的星伊終於把這個傢伙從床上拉了起來。

「不是說要出去玩嗎?快點」

對著星伊嚴肅的面容,突然就開始唱歌的這個怪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另一半,星伊的表情就是這樣寫的,但是她卻沒有注意到她的眼眸、她的唇角有著溫柔的寵溺,她本來嚴肅冷淡的面容在面對容仙時,總是那麼輕易的就被她打破所有規則。

外向活潑、已經相當熟悉鏡頭的容仙其實對於真人秀的拍攝相當的得心應手,但是多半都是負責拍攝他人、確定鏡頭畫面的星伊有著相當的內斂沉默,熟悉鏡頭的容仙明白PD所需要的綜藝反應。

星伊雖然清楚但是卻不會掩藏表情。

這樣的她很輕易的就被鏡頭拍攝到了最真實的反應,在鏡頭下、她們兩個之間確實有著和一般常見的異性戀愛同樣的普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