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謊者們—11。


人都會有習慣的。

像是第一次嘗到美味的東西,在每天每天都花那麼一點點的小錢,就能夠滿足的愉悅,只要是人都不會討厭的,又像是被纏著不放後好幾個禮拜,難得的、沒能在後頭看見那個人的時候,從心頭上頭油然而生的那份微妙情緒。

但那份在乎那究竟是什麼的情感呢?

在看見了惠真被別人纏住的時候、油然而生的那情感。

明明她並不再期望被人所理解、不再去期盼那種感情,但是她現在卻還是發自內心的渴望有人能夠發現自己嗎?

過了一陣子才走出來的輝人難以說明自己的心情、在胸腔裡頭蹦蹦跳動的心臟,有著過於興奮的情緒,卻又不是在作畫般的熱切。

她剛剛聽見了惠真的話,卻微微的揚起了眉,拿出了手機、在螢幕上頭寫著,「妳剛剛在和別人吵架嗎?」

「沒有,只是有些激烈的討論事情而已」很是淡然的惠真撥了撥頭髮,毫不猶豫的對著輝人伸出了手的時候,突然頓了一下,想起了自己包包裡頭的東西。

隨手從包包裡頭抽出來的、在惠真細瘦手指間,有著只要是以油畫為素材創作同時繪畫又相當刻苦的學生來說,畫作每一幅作品的消耗量可以說是相當大的主角、油畫顏料,「這個送給妳,慶祝我們認識一個月」

「怎麼突然要送我……」輝人的手指還沒有按完手機,惠真就一把把手機搶走,不管不顧的先塞到了輝人的包包裡頭,嘴巴上還說了,「反正我現在又還不會用到這個,這種顏料也不能放、還不如給會使用的人還比較好,妳不收下也沒有人要收了」

「正好我知道、妳不是要參加比賽嗎?就用這個去贏得比賽吧!」

惠真的表情像是在想要得到輝人稱讚般而綻開的燦爛笑容、輝人卻是有些遲疑的揚起了眉頭。

事實上作為展期的比賽時間並沒有要這麼久,之所以用這麼好的顏料也只是為了未來保存畫作時,不會那麼容易就掉色、輝人想搶回手機打字解釋,但是惠真卻不給輝人說話的機會,自顧自的把自己的東西塞進去對方的包包裡頭後,拍了拍,確認輝人背好後,才朝著輝人揚起了笑容,「好了,妳已經收下了,沒道理再退回來」

輝人無奈又無聲的嘆了一口氣,搶回手機又是敲擊虛擬鍵盤,「妳怎麼知道、我應該沒有說過啊,妳從哪裡知道我要參加比賽的消息?」

看著輝人的清澈瞳孔,惠真頓了頓,似乎是在腦袋裡頭思索著要說什麼才能搪塞過去自己剛剛才知道的這個消息,從窗外看出去的惠真看見了幾個系學會的學生,和自己同齡的、曾談過幾句話的學生。

「就是那些啊、從系學會知道的,妳也知道啊、學生和老師之間的那些事情傳遞的很快,更何況,這些事情應該是由系學會和老師之間協調聯合舉辦的啦」

輝人的眼眸望著惠真確認她不會再說出以上之外的解釋,然後、便放棄了追問,她在惠真的面前低下頭打字的時候,比惠真矮一點的身高低頭時會讓輝人的頭頂都在惠真的面前大肆放送,惠真不禁噗哈哈的笑,伸手揉揉輝人的腦袋,「妳真可愛啊、丁輝人」

抬手撥開惠真揉著她腦袋的手、輝人其實不喜歡有人揉著她腦袋,這樣她就會想起一些討厭的事情,就即便到了現在,她有些時候也會做夢想起的、不太好的事情。

「嗯?就連頭都不喜歡被碰啊……」被躲開的惠真揚起了唇,伸手想去勾輝人的手,卻被對方給躲開,因為這樣的拒絕、惠真抿唇的微笑也是那樣的好看愜意。

她沒有生氣,為什麼不生氣?

難以分辨惠真微笑下頭的真實表情,有些混亂的輝人握緊了自己蜷緊的手指,小心翼翼的瞅著惠真微笑的側臉,但是模模糊糊還是察覺到了這件事,她沒有因為自己避開她而生氣,為什麼?

明明當自己這樣躲開的時候,別人都會有些驚訝、然後在眼底浮現出惱怒。

明明是自己做錯了,她卻沒有生氣,那個原因是什麼?

如果、生氣了,然後討厭自己就好了。

正當輝人這樣想的時候,這麼樣自暴自棄的輝人卻聽見了惠真悅耳的柔聲嗓音像風一般擦過了自己耳畔,帶來了讓人心癢的感受。

「呀,輝人啊,我覺得我們應該再更親近一點才行了」

一直都對輝人展現好看模樣的惠真朝著輝人勾起了微笑,對著輝人攤開了手掌、柔軟的掌心朝上,細緻的線條、溫柔的等待著,一身帥氣俐落的風衣勾勒出了惠真的姣好身形、擦在唇上的漂亮口紅讓她的臉蛋充滿了勃勃生氣。

「我們出去玩吧,我介紹我的朋友給妳,然後讓妳知道我有多好多體貼、有比較過之後就不要再拒絕我的靠近了」

惠真的眼笑得彎彎、可愛的半弧微彎讓她看上去更加的稚嫩無辜,明明是那樣豔麗的妝容、卻在陽光下透出了一身可愛的孩子氣。

「我想要成為妳的朋友」

——想要在妳心中存有著一份價值。

輝人看著惠真一直朝著她伸出的手,最後還是用自己的手指輕輕地貼上了對方的指尖,然後便是很快的收回。

只是得到自己的簡單回應,輝人就看見了惠真就過分愉悅的牽開了嘴角,輝人垂下了眼睫、不去過分的思考在指尖上頭的那份溫度。

 

 


在那之後,透過訊息把那兩個似乎還互相看不順眼的人給叫了出來,好履行那個約定時,惠真已經提前跟容仙歐尼和星伊歐尼說過了,輝人的狀況。

「輝人她會讀唇語,耳朵也聽得見,只是沒辦法開口說話」惠真盤著雙臂看著這兩個明明是坐在同側、卻是硬要拉出一段距離的兩個幼稚鬼,惠真揚起了眉頭,點在桌面上頭的指尖、有著清爽的輕叩,更讓惠真整個人格外的高傲強勢,卻又在我是那種讓人覺得討厭的驕傲。

「絕對不准讓輝人感覺到任何一點不舒服」

「怎麼、對那個叫輝人的女孩這麼上心?」面對星伊的問題,惠真滿臉嫌棄的看著難得八卦一回的星伊歐尼,「因為我比任何人都好,為了要凸顯出我的好,所以要用妳們來凸顯出我」

惠真的話讓星伊瞪大了眼睛,指著惠真的臉沒好氣的抱怨,「呀!妳想利用我的意圖說得這麼明白好嗎?」

「誰讓星伊歐尼是歐尼呢?不然歐尼來當我的妹妹?」

「就算我是妹妹也會被欺負吧……」

那副坦蕩蕩的模樣更讓星伊為之氣結、但是坐在一旁的容仙反倒是充滿了興趣的笑彎了唇,這種被下位圈逆襲的戲碼總是讓人百看不厭,甚至充滿了趣味。

星伊的眼眸在觸及容仙笑開的唇角後,特別委屈的扁嘴、甚至連讓人覺得可愛的扁聲都出來了,「呀!妳不是也是年上的歐尼嗎?如果真的讓惠真這麼囂張的話、她連妳都不放在眼裏了!」

這種委屈巴巴的模樣讓容仙不由得笑得更開了,畢竟平常在家裡頭都是以妹妹的身份被姐姐壓制,難得碰上了幾個比自己要小許多的女孩子,容仙也難得有了身為姐姐的自覺。

伸手揉揉星伊的頭頂,難得討厭別人觸碰自己頭頂的星伊只是有些彆扭的避了避,「唉一估,我們文大小姐也有被欺負指使的一天啊?」

不過、容仙的舌尖發出清脆的彈舌聲,朝著星伊更燦爛笑開的笑容裡頭有著暖暖的陽光,「習慣就好了呦」

……這氣氛、不對啊。

坐在這兩個人面前的惠真狐疑的揚起了眉頭,想當初不是還需要自己當居中調節人才能夠讓她們稍稍止住爭吵嗎?

現在這麼相處融洽是……?惠真深深的覺得自己像是被詐欺過來一般,在自己追在輝人屁股後頭的時候,這兩個傢伙發生了什麼事?

似乎是發現了惠真微妙的表情,容仙笑嘻嘻的開口解釋,「啊、惠真還不知道吧?在陪妳去逛美術用品店之後,因為我們是同一間學校的,然後系上舉辦了一次聯誼,和機械的相關科系,我被朋友拖去充人頭」

星伊就有些生氣的扯了扯容仙的肉肉臉頰肉,在聽見容仙的唉唉叫後,才稍微解氣的鬆開手,「因為這個傢伙不太能喝酒,又被幾個人勸著酒,我看不下去一群男人死命的勸一個女生喝酒,就過去幫她全喝了,之後為了散酒氣,又陪她走了回家,就這樣熟起來的」

「還有妳一個女生這麼不會照顧自己嗎?沒有警覺心對嗎?」最後還是忍不住斥責的念了容仙幾句,只見容仙滿臉乖巧的被星伊念著,還乖乖點頭的模樣,惠真輕輕道別開了頭。

關於喝酒這件事、在國外沒少偷喝酒的惠真每次可都是被星伊一邊幫忙收拾著酒瓶一邊躺在沙發上撐著痛到快爆炸的腦袋聽著星伊的碎念。

那碎念的功力,她是真的見識到了、關於星伊歐尼深藏在骨子裡頭,即便身在開放的國外也沒能改變她的保守。

「——總之,星伊歐尼,還有容仙歐尼,請不要讓我的朋友在相處上感覺到不舒服」

「妳不是要比較嗎?用我們凸顯出妳的好」

面對星伊的詢問,惠真滿臉無奈的勾起了笑,細長的眼眸捨去了鋒利的冷睨,在那其下是柔軟的情緒,「還是算了,比起那些,我還是希望、她能喜歡妳們」

聽見惠真的話,星伊和容仙不約而同的互看了一眼,同樣的在對方的眼底裡頭看見了某種被信任的愉悅。

雖然嘴巴上頭那麼壞心,但是其實還是一個乖孩子啊,特別特別的善良。

比起相熟的時間長短,星伊要比自然笑開、沒什麼心機的容仙有著還要更深一點的感傷,要受過多少傷害,才能掩藏起自己善良的性格,用那般的強硬外表作為武裝。

溫柔體貼的、同樣也是絕不輕易的把自己的情緒展露在其他人的面前的那份強勢,是什麼樣的人才能走進這樣的惠真的心裡呢?

星伊在看著惠真的眼眸時,有些意外的看見了惠真平常總是冷淡的眼眸、在觸及到外頭時,突然發亮的明亮眼眸。

側過身去看的時候,走進來的那個女孩子、走動時,引入了在外頭的陽光,讓她看上去特別的明亮。

星伊以為她會看見的是過分自卑的女孩子,但是事實不是這樣的。

當那個女孩子站在桌旁的時候,明明是很安靜的拿出了在包包裡頭的圖畫本,但只是掀開第一面,把上頭已經寫好的文字翻給她們看而已。

容仙和星伊彷彿從耳朵聽見了、那個女孩用著屬於她的聲音坦蕩的介紹著她。

「妳們好,我叫丁輝人」

星伊的眼眸朝著惠真望去的時候,便看見了惠真格外得意而揚起的眉尾,得意洋洋的向她炫耀著。

怎麼樣、星伊歐尼,這是我的新朋友。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