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忙‖一個人。

最近喜歡里忙XDDDDDDD
但是我寫得很爛、字數還炸(((嘆
太久沒回來寫,沒進步反而退步……
感覺好像什麼都沒寫,但是又寫了一堆TAT

一個人,究竟是一個多麼讓人感覺到害怕的詞彙呢?

在家或許還能用有JjingJjing的陪伴當作並非一個人的藉口,但是在嚐到有另一個人存在所帶來的甜意後,突然就開始害怕了。

一個人的生活、一個人的用餐、一個人的電影,最後是,一個人的散場。

在星伊和輝人在一起之後,總是和星伊形影不離的自己突然感覺到像是被星伊撇下了、她對星伊的感情並非愛情,但是卻又會感覺到失落,稍微一個人單獨的孤獨感,但是、這些都被容仙隱藏的很好,好到、那些全部都被藏在她用來調侃星伊和輝人過於笨拙朝著彼此走進的笑顏下,好到,沒有人看出來。

直到輝人那個時候帶來的朋友,用著像是能夠映出自己眼底那股委屈的細長眼眸看向了自己,當初容仙感覺到很尷尬、所以表現的很奇怪,很不像自己,連星伊都覺得特別私下的過來問了自己。

即使這樣也沒有被避開,或許是因為同樣是『一個人』,當兩個人因為孤獨而走在一塊,有著更有體諒彼此的心,她們的朋友,都是和對方最親密的朋友在一起的關係,特別的能夠理解彼此。

她是這樣想的、但是,在某次喝酒之後,她難得給撥電話的對象不是常常陪著自己的星伊,大概就連酒醉的時候,都知道現在的星伊並不是過去的單身狀態了、即便輝人會體諒,但是容仙還是不想要麻煩星伊,而是改撥給了那個,其實自己有些不敢直視的、過於清亮眼神的惠真。

被背著回去的時候,和星伊過於細瘦的、比起細膩實際上是瘦得滿是骨頭的背脊不一樣,是溫熱、細滑的肌膚,不知道比星伊那個傢伙好上幾百倍,容仙的臉頰軟綿綿的蹭了一下那人的肩膀,而且她的身上,還有著好聞的氣息。

「……為什麼喝的這麼醉?不是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嗎?」

「因為一個人……」攀在惠真的背上,容仙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像是把滿腹的什麼全數傾倒給了、霸道的全部攤在了這個人的面前,只是得來了對方的溫柔的嘆息,「這樣啊,那解決方法就是不要讓妳一個人就好了吧?」

「不會再讓妳一個人了」

她們沒有說出口,卻用盡全力陪伴在彼此的身邊,比起戀愛,友情似乎更適合她們,漸漸的,容仙看見了惠真喜愛的料理會特別的記下來、看見可能對惠真口味的電影不論是買下來或者是租下來,特別的幫惠真記得。

她們似乎都試圖在找一個藉口才能夠繼續見面,似乎要有某些理由才不用去想起那夜的尷尬。

只要依靠著彼此的體溫,就能夠安心的走下去。

突然的、似乎一個人也不是那麼讓人感覺到畏懼的事情。

她們本來沒有說好什麼、自然就不存在著什麼約定,一直固定在原地的容仙,以及一直往外頭走的惠真,只是暫時的為了慰藉彼此而出現在彼此的身邊,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金容仙和安惠真開始交往,著實震驚了她們交集與非交集的朋友圈,或許以數學的專有名詞來說,就是聯集的部分全部都被她們交往的消息給震驚到了。

即便是這樣,容仙也不會說的,她們兩個最後是怎麼樣決定要走在一起的。

現在是即便暫時一個人、也不會感覺到害怕的,那般自然的存在。

 

「……會不會不出三個月就鬧分手了啊?」這是她的好妹妹兼不同部門卻有著相同職位的星伊發出來的話,平時個性謹慎的星伊總是在默默之中觀察到許多事情,在和容仙同一間公司,也能夠給予容仙其他部門的小道消息,讓容仙在做事上頭輕鬆了不少之餘,多半她說出口的話也會在那之後成為了事實。

有著文半仙之稱的星伊,另一半是惠真的青梅竹馬,不僅僅同樣來自於同一個家鄉、就連初中、高中都是一起彼此扶持的輝人在惠真的邀約下一同來到了首爾。

不過星伊倒是挺喜歡惠真,要不是有惠真的支撐,輝人那個內向怕生的個性肯定是不會自己單獨一人從全州來到了首爾生活。

說出這句話的星伊很快的就被輝人揍了一拳,軟綿綿的力道像是在撒嬌一般、更是激得星伊鼻肌上升,「輝人啊,我開玩笑的」

「那是我親估啊,雖然我也這麼覺得,但是說出口很失禮的」輝人狡黠的笑了,更是在容仙的對面和星伊一搭一唱,讓在午休的時候還要被拖出來給這兩個人聯手敲詐的容仙心裡更疲倦了。

見容仙的表情很低落的樣子,其中最體貼的輝人還是開口安慰了容仙,「惠真的個性,歐尼妳也知道,就是超~傲嬌的人形貓咪啦,順著毛摸就會乖乖的,我家Como就是這樣,喜歡妳的話是會在妳在忙工作的時候會湊過來討摸摸的」

容仙嘆了一口氣,抬手看了腕錶,破舊磨損的皮革錶帶可以看出容仙是偏向念舊類型的人,咬著吸管的星伊撐著下巴瞅著容仙明顯還有些烏雲密佈的眉宇,想了想還是笑嘻嘻的安慰她,「雖然惠真不會說喜歡、愛什麼的,但是她是真的很喜歡容仙歐尼妳喔!」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容仙又嘆了一口氣,拿起一旁的帳單準備要去結帳,「看來惠真是沒辦法趕過來了,我去幫她買份午餐,輝人妳距離她上班的地方比較近,妳順路幫我送過去?」

「肯定誓死達成金上尉給予丁下士的運送任務!」輝人像是要刻意逗笑容仙的、搞怪意味十足的小鬼下士敬手禮倒是讓容仙勾了勾唇角,沒好氣的用帳單本拍了拍輝人的腦袋。

當容仙提著幾個袋子過來的時候,星伊拎著外套給輝人先套上後,才把容仙放在椅背上的包包與外套,輝人在穿好外套,走上前把容仙手上的東西接到手裡頭,那沉甸甸的重量讓輝人挑了挑眉頭,「容仙歐尼送了這麼多飲料給惠真的同事?」

「嗯,算是謝謝他們平時對惠真的照顧吧,畢竟……惠真的個性妳也是知道的,輝人」容仙無奈的笑了笑,她的年紀比惠真年長,她得為了惠真的工作職涯更圓融的考量。

「我會跟惠真說的,那這個是全部都要給惠真的嗎?」

「啊對,這是給她的零食,惠真雖然會吃三餐,但是比起三餐,她反而喜歡吃零食」容仙無奈的笑了笑,「雖然知道這樣不對,但是還是照著她的習慣準備了」

容仙又看了下時間,發現午休時間要結束,準備要開會之後,她們三人一起走到了門口,因為容仙和星伊在同一間公司,而輝人和惠真的公司比較近,但是卻是在兩個相反方向,所以得在咖啡廳的門口先分開了,「回去要小心喔,我們得走了星」

「好」星伊的眼眸落在了輝人笑得格外燦爛時、也更加深陷的臉頰小酒窩,溫柔的低頭親在了輝人的酒窩上,「晚上見,輝人」

「嗯」因為兩手都提東西,所以輝人在轉了轉眼珠子後,對著星伊開口,「星伊歐尼妳頭低下來一點」

嗯……?

有些狐疑的星伊在輝人的面前半彎腰,而輝人則是微微踮起腳尖在星伊的耳尖留下了一個淡淡的親吻,「上班加油」

說完就一溜煙跑了的輝人留下了還有些呆愣在原地的星伊和被這對情侶黏糊的露出滿臉受不了表情的容仙。

不過,她也好想惠真啊、在她之前的韓國當地小吃介紹引起很大的迴響之後,最新的任務是受雜誌社的要求要做出一系列關於各國的旅遊美食行程之後,完全就是呈現長期不在國內的空中飛人。

難得的在國內也是被工作整個人綁在編輯社,編輯著每一期的稿子,完成了之後就是馬不停蹄的出國,現在已經是她們最長時間沒能見面了。

兩個禮拜多,從開始交往到現在,她們真正在一起的相處時間,說實在的不到五天,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想約個午餐也沒能成行,還被現充的情侶檔閃了一臉。

嗚嗚,我的惠真在哪裡啊……

 


沒好氣的容仙推著星伊的背要她往前走,滿臉無奈的看著星伊不自覺露出傻乎乎的笑臉,還一路持續到公司,這個樣子可以擔當起公司業務部王牌的招牌嗎?

「那麼開心嗎?」

「那是個性害羞的輝人第一次在大庭廣眾之下親我啊!沒錄影起來真的太可惜了,不過之後一起住就會有很多機會了」

直到現在鼻肌都沒有降下去的星伊一把勾住了容仙的肩膀,笑嘻嘻的湊在她的耳邊說,容仙沒好氣的把人往部門塞去後,思緒依然沒有從星伊和輝人都那麼震驚的表情上脫離情緒。

不過一起住啊……

因為星伊和容仙彼此都有交往的對象這件事並沒有在公司裡傳開,只有星伊喜歡的人恰巧和容仙喜歡的人之間是相當親密朋友,這件事就只有容仙和星伊彼此知道。

當初星伊在追輝人的時候,容仙作為星伊攻略輝人的戰友,她肩負起了擔當軍師的工作,或多或少給出了一些除了餿主意以外有幫助性的提議。

但是幫著幫著,自己也把目光落在了當星伊試圖邀約輝人出來時,身旁總會有著警惕心十足的惠真身上,在星伊拖著輝人、而自己也是,在星伊的拜託下,用自己去拉住了惠真,越是了解越是覺得這個孩子有著神奇的魅力。

性格太獨特了、個性又過於率真,本來以為是一個相當專橫的孩子,卻也十分的細膩體貼。

因為明白輝人骨子裏頭的害羞,會主動的開啟話題,在看到輝人和星伊相談甚歡的時候,又會溫柔的安靜下來,默默的、體貼的陪伴,因為放心不下要追輝人的對象,身為朋友的她會和那對象碰面,好判斷這個人適不適合輝人繼續交往下去,卻又不會擺出過於高傲的態度,看上去第一眼會覺得難以親近,實際上是一個愛笑又淘氣的孩子。

容仙細數著惠真的優點,忍不住的笑了出來,不過,輝人之前是和惠真一起合租房子,她記得下禮拜星伊的租約到期要換到了自己家的對面,說要邀請輝人一起住、那這樣的話,惠真是不是就要自己一個人付兩個人的房租。

……要不要邀請惠真一起來?

容仙撐著下巴思考著,微微瞇起眼眸思考的她有著格外精明的銳利,在坐下位置一陣子後,,擱在手邊的手機便發出了嗡嗡聲響,點開螢幕一看、是來自惠真的訊息,似乎是有些匆忙的享用,只簡單的拍了一張食物剩一半的屍體照片。

等到容仙細細的瀏覽過上頭的照片後,語音訊息也跟著來了。

點開來一聽就是來自惠真的悅耳嗓音,微沙的、帶著沙啞的柔和爵士,完全就是惠真的獨特標記,和星伊那種的偏低沉聲線又更不一樣。

「謝謝妳,容仙歐尼,這個很好吃」

容仙的十指飛快的點落螢幕,傳了喜歡就好的字過去後,又提出了要不要今天晚上一起吃飯,還有最近剛入手了一片藍光DVD,要不要一起晚上看的邀約,才剛送出去,容仙就被助理提醒差不多到了要開會的時間後,不得不放下手機,暫時被公事拖住了腳步。

等到容仙再一次忙回來的時候,看見的是惠真已讀後,重新傳送過來的訊息,容仙微微嘆了一口氣,今天是週五本來以為今天能夠把惠真約來吃晚餐後,順道把惠真約來家裡頭一起看最新的DVD,結果還是得因為惠真的工作,又得把這計畫放諸流水了。

回了一句沒關係,說了下次再約的淺淡話語,容仙有些沮喪的捧著臉,其實她很想說了讓惠真來陪她的、想要強硬的要求惠真,但是卻又因為年紀、出社會的時間長短,她明白惠真現在正是年紀輕、沒有任何負擔而需要拼命努力的時候,所以怎麼樣也說不出她想要惠真來陪她的話。

……有些時候,她也想要好好撒個嬌啊。

單純的不需要為了別人思考、只為了自己一個想法,自私的去做自己最想去達成的事情,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因為沒有了匆忙的晚餐約會,容仙在晚上選擇悠閒的走路回去、其實容仙會開車,她也有能力去購車,但是在某次容仙在出去玩的時候,租過車載她們四個人之後,不論是星伊還是剛認識的輝人和惠真全部都在那天同一陣線地嚴令禁止容仙開車。

像是要畫出大圓般的甩動著在路上買的辣炒年糕,站在家門口的容仙蹙著眉頭彎腰在自己有些雜亂的包包裡頭翻找著鑰匙,卻在準備要把鑰匙捅進去的時候,就聽見了裡頭的開鎖聲。

怔愣的容仙看著惠真的穿著,寬大的運動帽T還有著下身的簡單熱褲、有些時候容仙是不能理解惠真的穿著品味,但是卻一點都不影響她對於她nice body的高度評價。

「惠真妳怎麼來了?是用我給妳的鑰匙進來的嗎?」

「……妳給我鑰匙不就是要讓我開門進來嗎?」惠真狐疑的揚起眉頭,瞅著容仙的表情有著不解,不過她彎著腰從自己常用的鑰匙串裡頭捻出了一串容仙家裡頭的鑰匙,「如果是我會錯意了,那還妳吧?我出去再重新來過」

「不用不用,就是要給妳這樣用的」容仙趕緊扯住了只打算穿這樣就出去的惠真,甚至還有些力道過猛的把自己往惠真的身上撞,鼻尖撞上了惠真的頭,有點發紅的模樣像極了可憐兮兮的小狗、「我以為妳今天不來了呢、不是說工作還沒做完嗎?」

「本來是有工作的,不過臨時客戶取消了,想說晚餐可能不一起吃」惠真伸手揉了揉容仙的紅鼻尖,朝著容仙的方向低頭、當惠真的額頭碰觸到容仙的額時,屬於惠真身上的溫度也傳給了容仙,惠真悅耳的嗓音像是模糊的囈語,卻又有著清晰可聞的彆扭,「很久沒碰到面,我在國外買的東西都堆了一個行李箱了,家裡放不下了,所以想在今天拿給妳」

容仙輕呵出笑來,伸手把惠真抱在了懷裏頭,抬起手揉了揉幾個禮拜不見,就長出比之前更柔軟細密的頭髮,對於這個總是有些傲嬌的不肯鬆口說出想念的小獅子也是同樣的,「我也是,最近外頭又新開了好幾家的日式料理店,有時間的時候,我們一起去吃吧?」

在容仙走進去房間的時候,看見除了在地板上已經半打開的行李箱,整理到一半的物品還有些雜亂的擺放在地板上,特別設置給JjingJjing的小窩還有著幾個陌生的玩具,在食盆裡頭還有添加新飼料的痕跡,雖然惠真真的對動物過敏,但是卻沒有改變惠真對於動物的愛護心。

「那些是妳給JjingJjing買的?」

「嗯,我也買給了輝人家的Como幾個」

容仙抱著惠真往她懷裏頭塞的幾個紙盒,湊在她的身邊,站在她的身後看著惠真給她帶了什麼來,「妳怎麼買了這麼多?這些以伴手禮的份量來說,種類也太多了」

琳瑯滿目的、像是要當作小型精品店的展示品。

惠真頓了頓,像是要解釋卻又有些吞吐的尷尬,整個表情變得很微妙,甚至是有些笨拙的避開了容仙的眼睛,「就是給歐尼妳的,想著很適合容仙歐尼才買到,因為歐尼一次都沒有開口和我要求過什麼」

聽著惠真這麼笨拙的解釋,容仙心裡頭那塊總是過度敏感的內心、莫名的被惠真的話給撫過了一次,感覺、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在、想念而已。

忍不住的,容仙撲上了惠真的後背,對著她放肆的撒嬌。

一直都在試圖的讓自己不要那麼的愛撒嬌,努力的讓自己成為對方的負擔,像個姐姐一樣,在自己察覺到的地方、和沒能察覺到的地方,一個人逞強著。

「這樣的容仙歐尼很努力啊,就連我沒想過的事情都想好了、那麼努力的去達成,稍微有點……」

被容仙壓在身下的惠真小心翼翼的扶著容仙的腰,體貼的把這個人攬在了懷裏頭,在各個國家飛行這麼久,果然還是想要有一個固定不動、能夠回來的地方。

在過去的時候,還沒有感覺到看著一個人的背影往前走時,被留下來的、一個人的孤單。

「惠真不是說了嗎?不會再讓我一個人」

容仙的雙掌撐在惠真頭部兩側,從肩膀上頭垂下來的長髮、那長度不長,恰好落在頰上,直讓人感覺到麻癢,惠真看著眼前的這個歐尼、滿臉淡定的等待著,「和我住在一起吧、惠真啊」

對於容仙的第一次要求就直接加速到同居境界的惠真從容的笑了起來,看著明明會感覺到不安、卻不會表現出來的容仙,總是考慮的很多很多,微微仰頭的輕吻落在了容仙的頰上,乾淨又純粹的、像個可愛的小孩子落在頰上的親吻,惠真對著容仙露出了燦笑來,「嗯」

為了不要讓彼此落單、為了不要再回到『一個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