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番外—同床異夢(2)。

 

雖然是說主要拍攝夫妻之間的生活模式,但是還是有一些私生活的部分不想被拍攝到的、那些東西,是在行前會到時候就要提出來的,例如不想在哪邊裝設攝影鏡頭、某些行程不想被跟拍之類的部分。

容仙和星伊討論過後,決定各自來到現場、然後,最後一起去吃飯。

「你們好,我是同床異夢的作家,現在要來和妳們討論一些關於拍攝的時候,所需要注意,或者我們會錄入的事情」

「好的,我知道了」

一黑一白的兩個人,穿著黑色衛衣,上頭還有一些美式潮流的英文字做為裝飾、頭上因為PD的工作而習慣性的戴上帽子,星伊右手半撐著臉頰看著熟悉又有些不習慣的劇本、說是熟悉的緣故,在於她時常碰觸到這類型的文本、但是,通常都是由她拿給那些藝人們、坐下來討論一些事情的工作。

她倒是沒有想到自己會有坐下來和別位PD一同討論以自己出演節目的時候,這種感覺有些神奇、有些沒自信自己能夠做得好,眼眸裡頭有些恐慌的星伊放在下頭的左手很快的就觸碰到了某個溫度,然後被緊緊的包圍住了。

側著頭望去,容仙在比起過去的年少、更多了許多女人味的側顏有著漂亮的鎮定,星伊突然忍不住掩唇笑了,她怎麼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好呢、不是還有容仙嗎?

在節目裡頭是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在節目裡頭陪伴自己的是她最熟悉的那個人,難道多加了攝影鏡頭就不是自己了嗎?肯定不是這樣的。

「根據頌樂小姐那方的經紀公司提出來的拍攝期間的日程表,頌樂小姐有原訂的個人演唱會、還有數位單曲的發行、錄製等行程」

那位PD微微低著頭,敘述了一下關於容仙的行程,在半幕後之後,容仙個工作量也只是比之前少了一點,偶爾舉行的連三天個人演唱會、對於容仙來說,還是有一些體力上的負擔,準備工作還是拍攝VCR等,甚至是比較生活化的片段都是容仙在家裡頭拍攝,作為拍攝影片最可靠的人,星伊倒是時常被容仙抓去當攝影師。

「會採取跟拍的行動吧?」星伊作為PD多年也能夠清楚劇組對行程重疊的折衷辦法,那位PD眨了眨眼,很快的就笑了出來,「文PD肯定知道我們所要的綜藝效果吧?畢竟我們兩人的職業是這麼接近」

「……雖然這麼說很自大,但是,確實是這樣沒錯」

爽朗笑出來的PD看了看手中的東西,很爽快的就把劇本丟到了一旁貼有紙類回收字樣的回收箱裡頭,「那我這個就沒有要說明的必要了,我們這邊和無線電視台的不一樣,雖然會為了娛樂性剪輯,但是會盡量貼合妳們兩位在家裡相處的畫面」

「我們這邊都清楚了」容仙點了點頭,側著頭往星伊那邊望去時,看著星伊嚴肅的側臉,笑著逗她,「在鏡頭前記得叫歐尼,我可是歐尼啊!」

星伊的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下,偷偷覷了一眼坐在面前的PD大人,湊到了容仙的耳畔旁,滿臉誠懇的欠揍,「容啊,妳,真的想拍真人秀嗎?昨天的那種」

被星伊的濕熱氣息弄燙耳朵的容仙端莊的對著前面的PD露出了完美營業用微笑,在桌面下握住星伊的手完全的拽住了星伊想跑的手,「不好意思,能給我們三分鐘討論一下嗎?」

「當然了,需要我先出去一下嗎?」PD很有眼力價的站起身,笑瞇瞇的走了出去,才剛闔上門,透過薄薄門板也能夠聽見在裡頭的喊聲、本來以為是你儂我儂的同性夫婦,意外的充滿了時下異性夫婦亦有的家庭問題。

就以另一伴太過沒有眼力價這件事來說——她們也沒有什麼不一樣啊。

在三分鐘之後,盤著雙臂、站在門外的PD再一次被邀請進來了室內,隨著這副景象有點詭異、但是,卻在三人之間的心照不宣中,早已加入了過多的微妙感。

向電視台告辭的容仙和星伊坐上了車、由星伊負責駕駛,容仙坐在另一旁大剌剌的曬著她那讓人感覺嗓門特大的歌聲,早就習慣自家愛人的車上瘋狂,如果有在車裡睡覺的時候,大概是因為行程真的累到了才會出現難得一見的安靜。

「中午想吃什麼?內臟湯、紫菜飯捲、米腸、便當、大醬湯?」星伊瞇起眼,抵抗著外頭照射進來的刺目陽光,看著車前情況小心的的駕駛著車子,聽見星伊的問題暫時停下歌聲的容仙陷入了深深的苦惱當中,因為難得的休息期敞開肚皮大吃的關係,現在的容仙必須要減肥才行,為了讓在演唱會被攝影機轉播到螢幕上頭時更加好看,至少得讓她肉肉的臉頰肉再縮小一點。

可愛歸可愛,就是肉太多了,多到溢出來。

「……不能吃太好的東西啊,星」嚶嚶假哭的樣子讓星伊匆匆的瞥了眼容仙,超級淡然的開口,「啊、沒關係,吃多了,我陪妳減肥」

聽了星伊的建議反而更難過的容仙嗚嗚的做完假落淚的無趣演技,很快的就說了,「我要吃紫菜飯捲、辣炒年糕、內臟湯」

掌控著車子的星伊聽見容仙的選項,很快的就在唇瓣上勾起一抹笑,在一個路口轉彎之後,就簡單的把車子停在了路邊,正好是容仙和星伊很常去消費的紫菜飯捲天國,星伊拿了錢包和鑰匙,準備要下車的時候,側著頭對著容仙說了,「妳不要亂跑,在這裡等我知道嗎?」

「是~~」拖長尾音的應答有個過於甜美的可愛,望著她的亮晶晶瞳孔、直率的映出了星伊的模樣,星伊抬頭摸了摸容仙的腦袋。

坐在車子裡頭的容仙看著星伊走出去的背影,燦爛明亮的陽光照射在她薄薄的身子上時、在她的身周映出了某種透明的流動感,整個人既纖麗又好看。

容仙忍不住放下了自己一直都握在手上的手機,就是直勾勾的盯著星伊走去的方向,不論是在外頭等待外帶餐點時,盤著手臂、滿臉淡然的冷靜、或者是等待的悠閒都讓她看去像在拍攝畫報般的好看。

……啊、真好看啊,文星伊這個人。

在星伊和容仙答應拍攝之後,劇組也很快的就把攝影儀器搬運到家裡頭進行架設,雖然看習慣了攝影機,但是星伊還是為了這攝影機的數目感覺到咋舌。

貼在容仙的背後、整個人掛在她身上的星伊有些孩子氣的蹭了蹭容仙的脖頸,悶悶的問著容仙,「容啊、如果我太過在意鏡頭該怎麼辦、我拍攝不好怎麼辦?」

「我還是喜歡妳啊」容仙的手掌啪得放在了星伊的頭上,小心出力的揉著她的腦袋,柔和又寵溺的笑著,「我啊,不管怎麼樣,就是那麼喜歡妳,拍攝不好的笨拙樣子我很喜歡、拍攝的很好,我才要擔心太多人喜歡妳吧?」

彷彿被容仙的話逗笑般,星伊抱緊了容仙、用力的蹭了蹭對方的後頸,捨去了平常的精明冷靜、就是像個小傻子一樣嘻嘻的笑著。

很快事前錄影的部分,就在第一週的時間流逝下,匆匆過去了,整整一周的密集拍攝、不論是家裡頭的攝影鏡頭,還是在外的跟拍。

雖然星伊有些不太適應、對於一些比較機密性的東西,星伊便開口提醒說不能拍攝之外,對於鏡頭什麼的都是一貫的冷淡對待。

雖然這邊拍不到什麼東西,但是、對於容仙來說,她卻是看見了有時候和柱現在外頭吃飯聊天的時候,總會說到瑟琪總是說星伊在工作的時候格外嚴肅的模樣。

工作時間不固定的她、與忙起來就會日夜顛倒的她其實沒有什麼太多見面的時間,不是容仙下午回來的時候會看見星伊在床上睡著的樣子、不然就是星伊凌晨回來的時候,和容仙匆匆交換一個吻就讓容仙出門工作。

這樣的她們選擇了結婚,然後攜手共度一生。






 

請讓我劃掉三篇完結的蠢話。

等等再一篇,本來應該是這兩篇合起來是一篇,但是我爆字數了(炸)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