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謊者們—6。

惠真當天晚上就被星伊拖去了飯店附設的自助吧享用晚餐,令人訝異的是,平常要聯繫惠真是要看對方的是不是有空閒的時間可以接電話、又或者是即便是在螢幕中裡頭看見了,還是看當下心情接電話的惠真竟然在吃飯的期間、親手捧著手機,連平常喜歡的食物都不打算好好享用,大有要埋進手機裡頭的認真。

「安惠真,妳不好好吃飯再做什麼呢?」

聽見星伊的聲音,惠真這才勉強的把從一開始就黏在螢幕上的眼睛抬起頭來去看星伊,笑嘻嘻的推薦著她一個學手語的頻道,「沒什麼啊,就是突然對手語感興趣了,星伊歐尼要不要一起來學?這個頻道還蠻有趣的」

「……怎麼這麼突然?」

「多一項才藝在身不是挺好的嗎?」惠真半撐著腦袋、在她細瘦掌心捧著手機,那螢幕是正在比劃著需要記憶的繁複動作,漫不經心卻又無比認真的回應著星伊,「總是有一些畫家會以自身的特殊性而出名,總要有個溝通的管道不是嗎?我可是畫廊的代表啊,星伊歐尼也一起學吧?」

「妳自己去吧,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星伊的話才剛說完,惠真的表情立刻就變得有些微妙,「這可不太像是星伊歐尼會說的話,今天來找我吃飯的時間點也相當的奇怪,還沒有問呢、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嗎?」

聽著惠真的問題,坐在她對面的星伊表情變得有些憤慨,星伊用力的扯了扯自己的襯衫,已經換過一件的襯衫,咬牙切齒的皺著眉頭,「我今天被潑了一身的辣炒年糕,那個傢伙……竟然還給我笑嘻嘻的說著話,下一秒竟然就給我跑了」

「大概是以為星伊歐尼要打她吧?」惠真半撐著腦袋,沒好氣的望著她,「要我看著星伊歐尼一直板著臉的嚴肅樣子,因為太無聊了,要是我也會跑掉」

星伊瞅著她的樣子真的是太過怨氣了、惠真忍不住笑了出來,放下手機專心看著星伊,「好吧,為什麼、事情的經過是什麼?」

「我在學校走、手上還提著準備要寄出的東西,下一秒我就被撞了,然後,她拿走手上吃的辣炒年糕……就在我身上了」

看著星伊有些無奈的表情、惠真完全可以聯想到,那個撞到星伊歐尼的女生大概手上拿著熱騰騰的、顏色鮮豔的、完全是路邊攤的可口小吃,乾脆又俐落的染上了星伊歐尼總是穿著白或藍或黑的襯衫上,只是、正不巧的是,星伊歐尼最偏好的襯衫顏色,為白色。

「我只是說看要不要直接賠一件新的又或者是把這個送洗,她負擔一半乾洗費就好,本來我們說好了、我還買了一件襯衫應急,但是她在聽見洗衣店提供的價格之後,說要買東西向我賠罪,要請我吃,竟然在路邊買了瓶可口可樂之後,就轉身跑了!」

星伊的表情越加憤慨,惠真也能夠理解做事總是一板一眼的星伊為什麼會這麼生氣,星伊歐尼既不是要那個人賠償、只是作為提醒,叫她下次不要為了趕著什麼事情然後受傷之類的,竟然就這樣轉身就跑。

「至少把那瓶可口可樂給我啊、這樣我也不會叫她賠償了」

她需要更正一件事,星伊歐尼關注的點實在是有些微妙,滿臉無奈的惠真把一旁的服務生叫了過來,說要請她幫忙送來一瓶可樂、還特別指定了牌子,非可口可樂不可。

雖然顧客大人的要求有些奇怪,但是飯店的最終目標就是滿足每位客人的要求,身為飯店的員工還是有著這一個使命感,點頭同意的服務生走到後台後,叫了一個正交接完成、把胸牌別上了襯衫上頭的女孩子過來,「容仙啊,妳等等送一瓶可樂過去給劃給VIP專屬的位置,牌子是可口可樂,別送錯牌子了」

「啊、是的,組長」別好無線電,容仙的表情似乎不似平常的開朗,但是容仙把她的一頭長髮綁成了一個高馬尾,從鬢角垂下了幾根髮絲、還有綁起馬尾時,更加柔軟的臉頰肉,讓容仙看起來更加的可愛。

「快去吧,別讓客人等久了」

雖然容仙覺得手中的可口可樂有著過於鮮豔的色彩,但是她還是從廚房裡頭撈了一瓶冰鎮過、玻璃瓶裝的可樂後,拿了啤酒杯和冰桶便往刻意劃分給VIP的區域走去。

在容仙彎腰送上可樂的同時、擦著明艷唇彩的唇瓣勾著禮貌性的營業笑容,「這是您點的可樂,現在為您送上來」

身為一名服務生、在社會底層翻滾過許多圈的她、容仙早就練就了一雙能夠看出什麼人的氣質會對應道怎麼樣的家世,她眼前的這兩位確實是擔當的起VIP這個稱號。

一位是長相性感嫵媚、就連握著筷子時,都有著她自己的明快節奏,另一位雖然氣質並非與那位同類型,但是、長相相當的清秀,與其說是像少年感十足的人、是可以用長得好看這個形容詞去形容的女性。

 

……等等。

容仙臉上的笑容越發的僵硬緊繃,這個人的臉為什麼這麼熟悉、似乎、可能、好像、就是、今天早上撞到的那個辣炒年糕!

見對方還低著頭,容仙趕緊的把東西放上桌子,準備腳底抹油要溜了的時候,點頭表示謝意的長相性感嫵媚的女人沒好氣的推了推那個辣炒年糕的手,「喏,妳的可口可樂,就不要再哀怨妳的可口可樂長腳跑掉了」

「雖然是可口可樂,卻不是那瓶可口可樂啊……」

星伊聽見惠真的話,有些哀怨的眸子抬起時,她的指尖觸上冰涼的瓶身,把逐漸走遠的服務生給叫住了,「不好意思,那位服務生」

容仙整個人僵住了背脊、用力的咬了咬唇,先是哀嘆了一下自己的運氣差到極點,不單單是在早上不小心把心愛的辣炒年糕潑到了這個人的身上,又是在晚上工作區域遇上了這個讓自己運氣背到極點的人、容仙慢慢的轉了回去,朝著看見自己的臉時,對方突然拍桌站起的舉動露出了有些尷尬、卻有禮的僵硬笑容,「是的,請問顧客nim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地方嗎?」

「啊、可口可樂!」星伊跳起身的時候,坐在星伊對面的惠真有些怔愣的開口,替完全突兀的情況插入了爆笑感,「星伊歐尼的可口可樂不是在這裡嗎?為什麼要叫那個女生可口可樂?」

聽見惠真的話,星伊沒好氣的指著容仙,「她啊、她就是長腳跑掉的可口可樂啊!」

「什麼我叫長腳跑掉的可口可樂?!妳才是行走的辣炒年糕吧?!」

容仙可沒有忘記這個穿白襯衫傢伙,在路上穿著白襯衫、外搭一件鮮豔顏色的紅色西裝外套,還有暗紅色的西裝褲,外加皮膚又白、整個人活脫脫就像是會動的辣炒年糕,白色年糕和紅色辣醬的完美組合。

自己到現在還很心疼那被浪費的辣炒年糕呢!

毫不猶豫的張嘴回嗆的容仙忘記了她現在還在工作中,站在這邊的星伊很快的就察覺到了對方身上制服所代表的意義,毫不猶豫的勾起了唇角,那笑容讓容仙感覺到既刺眼又過度狡猾,「看來妳在這裡工作?」

被這麼一句話澆了通體發涼的容仙繃住臉,聽見這樣的話、容仙才記起了,眼前這個人形辣炒年糕其實、是可以主宰自己工作去留的VIP,但是真要容仙低頭卻又那麼困難,她挺喜歡在這裡工作,不論是薪資方面還是工作氣氛。

「……是的,沒錯」

不用星伊多加去看,她也能看見可口可樂臉上的倔強,出於自身的教養,星伊並沒有那種像富二代般的佔理就不饒人的無禮,「我記得這裡的薪資部分應該給的不差,還是當初我們協議的那樣,妳賠一半的乾洗費就好,妳可以接受嗎?」

「……那費用太貴了,我現在身上的錢並不容許支付」容仙皺起了眉頭,她當初就是計量過了,所以才選擇溜掉的,那乾洗費會分割到自己必須要給予父母的生活費,就連打電話請經理預支都沒有辦法,「因為這裡不給預支薪水」

坐在一旁的惠真無奈的笑了出來,這兩個人的對話終於從剛剛像是小學生的吵架變成了普通人的正常交流,「星伊歐尼,妳不是對可口可樂長腳跑掉的怨念很大嗎?妳就不要為難人家了,她在找一天陪妳吃頓飯、飲料是可口可樂不就結了嗎?」

「不需要賠償衣服的錢,因為妳先違反協議在先,請吃一頓飯不過分吧?」惠真的指尖按住了星伊的手背,細長的眼眸帶著某種強勢,然後她的目光落在了容仙的胸牌上,對著容仙開口,「當然,星伊歐尼也不能獅子大開口,剛回到韓國的星伊歐尼也對韓國現在的食物不太熟悉,如果這位可口……金小姐能夠帶我們家的星伊歐尼去到處吃吃逛逛的話就更好了」

容仙的眼眸滴溜溜的轉了幾下,發現了那位辣炒年糕沒有要反駁的意思、這樣的容仙也依稀的察覺到了、眼前這個面容豔麗的女性能夠輕易的壓制住辣炒年糕後,很快的就提出了要求,「嗯,這個可以,但是妳也要一起來,不然她對我獅子大開口的話,我不就沒有可以跑的餘地了嗎?」

「……我是覺得星伊歐尼不是這樣的人」惠真看著這兩個人,就連星伊也看著她透著無聲請求的眸光,星伊歐尼只對認識熟悉的人耍任性的性格,無奈的點頭應下了,「好吧,我知道了,那麼聯絡電話我們交換一下吧」

在惠真全程緊盯的情況下,星伊和容仙互相交換了電話,只是彼此眼中都有著對著對方才有的討厭,甚至連聯絡方式都改成了剛剛她們彼此對對方取下的綽號。

辣炒年糕、和可口可樂。

在容仙離開後,星伊這才坐了下來,把可樂倒進了玻璃杯裡頭,小口的啜了起來,為了享受可樂的刺喉的氣泡感,舒服的從喉嚨發出一聲愉悅的嘆息聲,好心情的露出了笑來,「果然還是可口可樂最好了」

惠真揚了揚眉頭,意有所指的微笑著,「星伊歐尼難道不知道可樂配辣炒年糕最美味嗎?」

星伊沒好氣的瞪著她,「辣炒年糕和啤酒是最完美的搭配好不好、吃了一口年糕配上咔的啤酒拉環聲、一口啤酒,才是最棒的享受」

指尖點著桌面,惠真只是用叉子捲起了義大利麵,優雅的送入口中,誰知道呢、說不定就是有些人喜歡可樂配辣炒年糕啊。

 

 

 

連續更文這麼多天了,我詞窮。

我需要竹馬大旗揮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啊!

沒揮旗沒動力……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