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67。

 

才剛回到家的容仙和星伊在剛關上門的那一刻,容仙便反身把星伊壓在了門扉上,柔軟的唇瓣直接的貼上了星伊的薄薄唇瓣。

也才三天而已,卻像一秒都沒辦法忍受似的急切。

探入對方柔軟口腔的舌尖、勾纏著星伊的舌尖,看著這樣急切的容仙、星伊也只是順從的對著容仙敞開了一切。

「……星、妳不是說有要告訴我的事情很重要嗎?」容仙的指與掌在扯出了星伊扎在褲頭裡頭的襯衫後,唇貼在了星伊白色的襯衫領口上頭時,把自己的口紅隨著唇印全都印上了星伊的襯衫領口,興奮的情緒讓感官亢奮到幾乎能夠聽見兩人緊張的心跳聲,容仙帶著模糊的聲音問著。

只是星伊很淡的笑了一聲,「以現在來說似乎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星伊的指尖揉著容仙圓圓的後腦勺,寵溺又溫柔的側頭去親吻容仙的耳畔,「我的母親同意我們兩個在一起了,她說會幫我說服爸爸、要我多帶妳回去富川走走」

容仙的身體一僵,不敢置信的抬起了頭、滿佈情慾的眼眸也在那一個瞬間盈滿了晶亮的震驚還有藏不住的愉悅,被承認的那個瞬間、似乎不亞於自己那個時候的樣子,星伊的雙掌捧起了容仙柔軟的雙頰,輕柔的在對方因為親吻而唇妝稍亂的唇瓣上留下親吻,然後用著自己的指尖抹去上頭過於雜亂的化妝品味,「嗯,妳被媽媽說是我的伴侶了,容,不是戀人、不是情人、而是家人般存在的伴侶」

容仙微微退開身子、看著星伊的眼眸有著更特別的情慾,混合了愛情、還有慾望的樣子讓容仙在此時,格外的有著侵略性。

「星伊,我會盡快處理的,雖然不能向我的粉絲、向我的公司公開,但是,我的家人應該知道,屬於我的星伊對我來說是怎麼樣的意義」

指尖觸上了星伊的雙頰,學著她之前對著她做的一樣、鄭重的、在對方的唇上留下了一個誓約性十足的親吻。

星伊有些羞澀的笑了出來,既滿足又過分可愛的模樣讓容仙的心頭軟成了一片,星伊的細瘦指節圈握上了容仙的手指、摩擦著容仙的掌心,帶著麻癢的觸碰,星伊垂下頭時,容仙還能看見星伊夾捲的眼睫有著微顫,從她口中、有些笨拙又侷促的邀約,「那、還做嗎?妳、對我有慾望嗎?會想、想要我嗎?」

似乎覺得這樣邀約有些羞恥的星伊整個燙紅了臉,就連耳尖都過分發燙的她、有著在少年似的外表完全看不出來的少女感性。

太過於可愛了,屬於我的星星。

容仙默默的牽著星伊往房間裡頭走去,在與星伊雙雙倒在床鋪上的時候,容仙乾脆的坐在了星伊的細腰上頭,她身上的裙裝給容仙帶來了很大的方便性。

在玄關那時的親吻、撫觸讓星伊本來平整的白色襯衫被容仙弄得紛亂不整,卻又讓星伊本來就有的禁慾感、添加上更加柔媚的性感。

舔了舔唇瓣的容仙開始放任起、從看見這樣的星伊出現時,就在喉中堆積的乾渴佔據了她的理智,壓住星伊結實的腹部,指尖解開星伊的鈕扣,逐漸從襯衫裡頭展露出來的美色,在被星伊擁抱時、那份帥氣感截然不同的美好。

撫摸著星伊的胸口、就能聽見星伊喉間發出的無辜嗚咽,撫摸著星伊凹凸硬實的腹肌、就能看見星伊羞澀躲去的害羞,從窗外、滲入的陽光在星伊白皙的身軀上映出了某種透明感,漂亮又乾淨。

舌尖在星伊的身體上留下了蜿蜒的水漬、逐漸往下移動身體的容仙還記得當初星伊的指尖在進入自己時的律動、指尖隨著心思解開了星伊的褲頭,總是包覆在長褲底下的細直大腿、還有筆直的小腿。

指尖貼上了星伊的雙膝,只是微微撐開、就能看見星伊最敏感脆弱的位置,容仙微微的瞇起了眼眸、只是讓星伊喘息的那份快感、如果集中在一點時,星伊會是怎麼樣的表情呢?

舌尖觸上時、小心翼翼的捲著那處,就讓星伊本來還硬直的腰身這下子整個棉軟的貼在床面,托抱著星伊的細窄腰身、微闔眼的容仙更加的讓自己的唇貼上了星伊的私處。

黏糊濕熱的那處、有著過分火燙的溫度,早早就把手臂抬在面前的星伊死死的咬緊了唇瓣、過於舒服的感覺讓星伊感覺到畏懼,貼在容仙肩膀的手指無措的揉著容仙的肌膚,陌生的愉悅從背脊陣陣傳上時,讓眼眶中溢滿淚水的星伊看上去可憐又委屈。

「容……這感覺很奇怪」星伊的嗓音有著那種欲泣似的軟弱,溫柔微笑的容仙彎下身吻住了星伊的唇瓣,淺聲氣音的說著話,「我愛妳,星」

隨著腰身的擺動、以及,盈滿充實的感受,星伊蹙著眉頭、擁緊了在自己之上的容仙。

 

 

 

在那兩三個月之後,便來到了容仙結束在經紀公司合約的時候,大概是對容仙的續約不抱有期待了,經紀公司只是簡單的發出了聲明稿,說明有些惋惜、還有著對於頌樂在這幾年合作的感謝與陪伴,同時間,下面也發布了即將推出新的女團,等等之類的事情,對容仙的事情三言兩語就結束了容仙在經紀公司七年的生活。

在眾多事情中,已經習慣了公司的冷漠態度,容仙對於這樣也只是笑笑罷了,幸好是、公司沒有奪走她屬於頌樂這個名字的所有權,她還擁有著還是頌樂的一切,對於這個,容仙親自開通了一個社群帳號,發布了關於不續約及將會在之後依然會支持幫助原公司提出的合作。

但是彼此都心知肚明,他們已經是和平分手了。

比起這些,粉絲最關心的莫過於容仙的經紀約將落在哪間大型經紀公司到懷抱中,還是成立新的個人工作室,推出個人或與他人合作的作品又或者是怎麼樣的道路,身為國民度極高的頌樂、讓人跌破眼鏡的是,在某個神秘人的介紹下,成為了新成立的小型經紀公司簽下的第一個藝人。

在粉絲們基於擔憂偶像的未來會不會被小型經紀公司拖累的情況下,翻找過那間公司的資料,令人訝異的是該公司的CEO是曾經製作過多首膾炙人口的歌曲,不僅僅是版權收入極高的作曲家、同時,也是眾多歌手都曾合作過的作曲家。

曾在蒙面歌王裡頭露過臉的那位CEO大概是藉由這個機會和頌樂碰上面,甚至是這樣提出了邀約吧?

分隔成海內外部門的這間經紀公司有著讓人吃驚的專業歌唱教學、及課程,以美聲歌聲出道的頌樂或許是看上了這樣的歌唱環境,為了讓歌唱技巧繼續提升,比起向外擴展支線的多元演藝事業,她在歌唱所展現的野心是、將以歌手的身份持續往前邁進。

彼此都在整頓期間,容仙正式和公司的代表見了一面,完成了簽約的動作,以及介紹她給公司的staff認識,放著容仙在公司裡頭逛,但是陪伴容仙前來的星伊則是滿臉無奈的被代表抓進了錄音室、逛完了公司,站在外頭看著的容仙則是感興趣的站在外頭看著,最後還相當過分的點歌、拗不過代表和容仙的聯手,星伊完整的唱完了她之前唱給容仙聽的晚安曲、那是Primary前輩的Love。

收錄到完整音源和幫忙唱了和聲的容仙愉悅的捧著手機,事實上她還好好的把星伊的歌聲剪成了她手機的鈴聲,星伊滿臉無奈的駕駛車輛,往和惠真與輝人約好的餐廳那方向駛去。

「惠真有打算要把輝人之前寫的那部作品拍攝成電視劇」

容仙歪著頭想了想,突然想起了、當初就是因為和星伊同房才能看見的那劇本有著相當吸引人的設定,「啊、是輝人寫的那個,不過十年的好朋友因為女配角向女主角告白而逃避女配角的故事,怎麼感覺那麼像……」

越說越狐疑的容仙突然瞪大眼睛、朝著在駕駛座上的星伊看去,同時間,用著身為主唱自尊心吼了一個高音,「那個不會是輝人和惠真之間的故事吧?!」

被近距離用大嗓門攻擊的星伊用力的抓緊了方向盤,免得因為那攻擊轉錯方向盤的方向,在等紅燈的時候,星伊沒好氣的斜睨了容仙一眼,表情超級嚴肅的瞪著她,「安靜,然後坐好」

「啊……抱歉、不過星伊妳為什麼不跟我說?」容仙的抱怨很可愛,但是星伊反而很冷淡,「那是因為妳太遲鈍,所以沒有發現好不好」

「輝人是用生活經驗加想像力去寫劇本的那類型作家,妳以為我們那齣匆匆卡位的電視劇是因為劇組的明星光環才能擠上年末舞台,去和其他電視劇爭奪最佳電視劇嗎?」

「其中應該還有一些包含我的原因嘛……」手指比了一點點的距離,容仙扁嘴的樣子讓把車子倒車停入停車格的時候,星伊放下了手煞車,無可奈何的側身過去親了親容仙的唇瓣,好去安撫那個突然鬧起脾氣的傢伙,「在收視率中,裡頭還是有幾個百分比是妳的關係沒錯,滿意了嗎?我的大明星?」

「我就是喜歡看到星伊這樣寵著我~」

愉悅笑開的樣子,過分的可愛,還有著孩子般的稚氣。

星伊也沒能忘記的是,這個女人即便平常總是這樣帶著點可愛的傻氣,但是她卻是有著帶著自己去向她的親生姐姐正式承認她們兩個關係的果決與可靠。

為了向她證明。

不單單只是星伊把她當作家人般的戀人、容仙這樣的舉動也是依然的寵溺著自己,被人視為最為正確的答案、最正確的那個人。

她因為堅信、而選擇去愛。

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她們因為愛情而成為了比家人還要更親近的關係、分享著生活,然後,把握住有著彼此的生活。

在星伊停下車後,望著站在副駕駛座外正在整理著衣服的容仙、在她抬起頭的時候,她的眼中映出了自己的身影,平緩的心跳聲因為容仙的眼眸、總是會忍不住加速心跳,星伊微微舉起了手,容仙便意會的走了過來,站在星伊的身邊時,星伊主動的握住了容仙的手。

似乎是在餐廳等急了的惠真撥了通電話過來,容仙手中的手機、響起屬於星伊才有的歌聲,看見容仙手忙腳亂的接起電話、走在容仙身邊的星伊不僅微微的悶笑了起來。

啊、是Love呢。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