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66。

 


在惠真的幫忙下,容仙穿了一襲漂亮的黑色小禮服,脖子上還掛著星星與月亮相連在一起的項鍊,手腕上的是來自星伊母親贈送的手鍊,白皙筆直的大腿、及小腿被白色的高跟鞋襯著更加的修長。

連妝容都是惠真在早上的時候把容仙挖起來往專業的髮廊店處理過、專門接手藝人的裝扮的那種專門店。

比起過度絢麗的舞台妝,在惠真的要求下,化妝師給容仙化上了淺淺的、充滿清純感的妝容,本來就秀氣的漂亮臉蛋更是被襯得可愛,之前被拉直的長髮也為了要配上偏向神秘高貴的黑色小禮服特別上卷,散落在肩膀上的大捲、還有,被神秘感籠罩卻透出清純感的氣質。

「嗯,容仙歐尼本身的質感果然很好」惠真的指尖小心的點著還有些沒抹開的粉,小心的用指腹推開,坐在位置上有些不安的容仙張口問著惠真,「惠真啊,這個治裝費不便宜吧?我回頭給妳」

「已經有人付款了喔、歐尼別擔心」惠真細長的眸子裡頭還有著淡淡的柔和,湊在容仙的耳旁,「星伊歐尼全額付款,容仙歐尼就別擔心了」

「呀、等等」容仙瞪大了眼睛正想從位置上起來,但是她卻感覺到了淡淡的殺氣,來自於惠真的眼神,隨著惠真壓在她肩膀上的那份輕盈力道,「別讓我沒辦法完成星伊歐尼交代的任務,容仙歐尼」

「……是」

被壓著打理許久的外表在真正完成之後,容仙看著鏡子裡頭的自己,對上了鏡子裡頭的惠真,柔和的牽開了微笑,「謝謝妳,惠真」

「不客氣,可不能讓大明星頌樂輸給新娘」

惠真這種混著野性的微笑、讓容仙的眼眸滲入了無奈,不免也開始期待了起來。

到了婚禮現場,作為神秘嘉賓的容仙立即就被迎進了新娘專屬的休息室,只是容仙的才剛踏入,就引發了新娘的伴娘群發出了驚訝的叫聲。

「請問是頌樂本人嗎?」

「是的,沒錯」容仙笑了一下,就連微笑都那麼漂亮的她、果不然又引來了一陣的驚呼聲,不知道是在驚訝容仙身為明星卻那麼親和的性格,還是、新娘與容仙竟然是能夠讓對方來參加婚禮的深厚關係。

「呀!妳們都這樣圍著容仙她會被妳們嚇到的,還有身為我的伴娘不出去和新郎的伴郎們有接觸,至少也要和賓客交談帶位一下吧?去去去,全部都出去」

把人都趕出去後的那聲音主人才被容仙納入了眼眸當中,和練習生時期一樣,一直都是最漂亮的歐尼,容仙笑了起來,握住那人的細瘦手掌,「恭喜妳,歐尼」

「柱現已經來了,還帶了一個女孩子來參加我的婚禮,妳呢?有人陪妳一起來嗎?」女人漂亮的微笑、還有清澈的眼眸還有著對著容仙的擔憂,她對容仙的印象一直都是維持在練習生時期的模樣,察覺到這件事的容仙、其實很感激這次能夠來參加在練習生時期一直都很照顧自己的這位歐尼,含笑的對著歐尼說了,「有的、不過會晚點到」

「歐尼,那個男人對妳好嗎?對妳來說是最正確的選擇嗎?」

「是不是我這輩子最好、最正確的選擇,我不知道、但是他卻是對現在的我來說我所堅信的最好、同時也是最正確的男人」女人因為結婚而化上特別精緻妝容的臉龐勾起了笑,「沒有人會因為性別的不同就選擇不去愛、世界上也沒有存在著最正確的愛情,偶爾的做出了錯誤的選擇也不要緊,只要不要害怕去尋找在妳生命中,那個最正確的那個人」

「只要妳相信妳的愛情、妳的選擇不是錯誤,那麼妳的愛情對妳這個人來說是最正確的答案,只有妳堅信妳的選擇沒有錯,妳才能去說服其他人、妳的選擇是對的,我們、沒錯不是嗎?別因為其他人的聲音,忽略了妳自己想要的東西」

像是親姐姐一般,總是在身邊照顧自己和柱現、給予一些修改建議的這個女人,有著比誰都還要自由的內心,選擇成為練習生並不是她唯一的一條路,而是眾多道路中,選擇的其中一條。

容仙望著這個歐尼,輕輕的勾起了微笑,彷彿她之前鑽進去的牛角尖、被這個歐尼簡單的一句話就打破。

「……歐尼,一直都讓妳擔心,抱歉」

「我想這句話才是應該要對著距離妳最近的那個人說才對不是嗎?妳對我來說是妹妹,一直擔心著也是應該的不是嗎?」女人聳了聳肩,爽快的點了今天要容仙唱的祝歌,「我看了妳上的那個綜藝了,蒙面歌王對吧?我想要聽妳唱最終歌王決定戰的那首歌、Live演出」

「當然了、歐尼」容仙輕歪著頭,朝著女人露出了超級燦爛的笑容,「我可是實力派歌手,頌樂啊!」

 


當容仙看見星伊的時候,其實是很驚訝於星伊身上的服飾和她有著相當高程度的搭配感。

看見了星伊的走來,一步步的堅定總讓容仙感覺到了,她逐步往自己的心頭走來般的沉著,在最初、不肯定自己會愛上她所以裹足不前的星伊在自己近乎豁出去的告白中,哭著答應了自己的告白,但是卻又在後來、比誰都還要堅定的星伊沒有因為容仙的搖擺而有所抗拒。

一直都等著自己。

平常總是為了方便而綁成馬尾形式的星伊在今天特別的把她額前的銀色瀏海弄成了格外帥氣的逗號瀏海、亮銀色的頭髮在她踏進禮堂的那個瞬間,像是引走了光,讓人只能盯著她看。

緊束到最上頭鈕扣的白色襯衫在領口處繫上了宛如禮物般的黑色絲帶,細白的手指上,在大拇指的地方還戴著一枚寬版戒指,扎入貼合腰身的簡單直條紋西裝褲、從細窄的褲管中,有著餘裕的褲腳、還有著漆亮的黑色皮鞋,從頭到腳的是完全符合容仙的口味,搭在外頭的黑色毛絨大衣更讓星伊過於細窄的肩膀整個撐起了硬實的氣質。

看上去既禁慾、又可口,容仙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喉中湧現的乾渴,在看見星伊穿襯衫的時候、老是難以抵禦星伊的魅力。

「以為妳不會來了」星伊在入座前,和之前見過一面的勝完還有柱現分別握了手之後,才在容仙的身旁坐了下來,聽見容仙的話,星伊朝著她眨了眨眼睛,很快的就笑了出來,「攔計程車時花了點時間呢、抱歉」

這是場西式婚禮,在教堂中的婚禮格外的神聖,白色、與花束的交錯擺飾,讓這種場面格外的肅穆,外頭還有著等新郎新娘說完誓詞、唱完祝歌後,感謝到來參與婚禮的嘉賓們特別準備的美味餐點。

站在牧師前的男人帥氣又挺拔、臉上藏不住的是,即將將新娘娶回家的那份緊張,還有萬分期待的表情。

隨著音樂的落下,新娘也被父親牽著進入了教堂,這條路也是新娘與原生家庭共處的最後一段路了,不單單只是穿著西裝的父親紅了眼眶、而坐在前頭新娘的母親也頻頻拭去眼角的淚水。

突然、被觸動的那份心思讓容仙去看了星伊一眼,彷彿心靈相通一般,專注的看著前方的星伊只是抬手去觸碰了容仙交疊在腿上的雙手,「專心點,現在要唸誓詞了」

站在兩人面前的牧師緩緩啟唇,說出來、在電視影集裡頭經常出現的對話,即便是那麼常聽過的話語,親耳聽見時,也依然的那麼震撼。

「這位新郎,你願意娶這個女人嗎?愛她、忠誠於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願意嗎?」

作為新郎身份的男人用力的點了點頭還有些笨拙的回應,與身旁那個人的聲線就此重疊了起來,「Yes,I do」

聽見星伊毫無遲疑的應答聲,容仙不敢置信的看著星伊朝著她露出的溫柔微笑,以及、放在她手心裡頭的硬物,攤開手掌心一看、是星伊在來時,戴在手上的戒指。

悄聲的貼在了容仙的耳畔旁,「來的時候太匆忙了,沒能去選一對好看的戒指,等之後有機會,我們一起去吧,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對戒」

容仙幾乎難以形容自己的心情、薄薄的胸腔中因為星伊的一舉一動而被牽引的洶湧又磅礴的心跳聲。

牧師很快的就對新郎點頭、同時面對了作為新娘出席的女人、同樣問出了相同的問題,他的聲音響起時是那麼的嚴肅又真摯,「這位新娘,妳願意嫁給這個男人嗎?愛他、忠誠於他,無論他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妳願意嗎?」

「Yes, I Do」

星伊在聽見了那聲答覆後,更加愉悅的露出了笑容來,因為容仙也同樣的對星伊的那句Yes, I Do,做出了相同的答覆。

坐在她們身旁的柱現免不了的感覺到羨慕、因為勝完自從說了要她的心之後,就從此對著自己不冷不熱,明明自己知道勝完在害怕重新開始這件事。

難掩失落的情緒似乎被那個敏感孩子察覺到了什麼,貼在腿上的手、她的手背突然被另一個人的溫度觸碰了一下,側首望去,看見的是勝完微微燙紅耳尖的羞澀模樣。

柱現歪著頭想了一下,她從不覺得她的每一次選擇都是錯誤、當初的那個時候,為了保護勝完的記者生涯,選擇傷害了勝完的心、甚至是徹底抽離對方的生活,她依然不覺得後悔,最多就是感覺到疲倦。

……不過、還有很多時間的、像兩隻刺蝟的她們倆。

結束了誓詞,接著就是唱祝歌了。

作為被邀請來的新娘嘉賓,容仙的出現不僅僅是讓新娘充滿了面子,同樣的、來參加婚禮的柱現也讓這場婚禮添加了星光、這樣的她朝著容仙露出了微笑。

容仙輕吐出一口氣、指尖在蹭過了星伊貼過來的手背後,定定地往舞台上走去,望著今日是最漂亮的新娘、在過往總是照顧自己的歐尼。

「在這裡我有一些話想要對歐尼說,我呢、非常的喜歡這位歐尼,在練習生時期一直照顧著我還有柱現,總是能用很簡潔的話語告訴我們正確的答案,是一位非常溫柔又體貼的歐尼」容仙頓了頓,非常懷念的對著新郎與新娘露出漂亮的笑容,「我問過歐尼了,新郎是不是最好的答案,歐尼的回答是,他是我堅信最正確的答案」

容仙的話,讓坐在下頭的新娘與新郎幸福的對望了一眼,「恭喜你們結婚了,請一定要幸福呢,歐尼,我能為新娘做的太少,以下是我帶來的、送給今天結婚新人的祝歌,孤獨的人們」

隨著容仙的歌聲中,這場莊嚴又肅穆的婚禮,在眾人的祝福中,完成了最重要的婚禮儀式的那對新人在招待賓客餐點後,將立即啟程去進行他們預定好的蜜月行程。

結束了婚禮,柱現和勝完站在門口望著那兩個服裝概念相似、同時又登對要命的容仙和星伊,柱現只是站著就有著逼人的氣勢,漂亮的精緻臉蛋對著容仙時有著對著友人的柔和,「容仙,我們要走這裡、那我們就先說再見了?」

「嗯,先對妳們說再見了」容仙舒緩的笑著,圓溜的眸子在看見了勝完不自覺地往柱現的身後貼去時,同樣燦爛的漾開了微笑,朝著她們揮手說再見,這才跟著星伊走了。

星伊的指尖貼上了容仙的尾指,然後、逐步的,緩緩的往前移動,順著容仙的尾指、象徵誓約的無名指,細長的中指,還有、最後的食指,星伊把容仙的手緊緊的牽在了手中。

「不是還有準備另一首嗎?除了孤獨的人們之外,回家後,對我唱吧、給予我幸福的人」

雖然對於星伊會知道自己準備了兩首歌這件事不太意外,但是……

「呀!文星伊,妳其實是我的飯吧?B就是那種什麼都不說,然後會偷偷搜尋我的資訊的那種Big fan吧?!唉一股、我們的容飯星兒啊」

星伊看著容仙的眼眸微微眯了一下,笑著勾著她的下巴,「對啊,還成功的從粉絲的身份正式晉升到明星的另一伴不是嗎?我這算是最成功的追星?對吧?」

惹來容仙的爆揍後、星伊即便吃疼也沒有放開容仙的手,在晴朗的天空下,和容仙相似的、燦爛的笑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