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65。

其實容仙不知道的是,星伊這次回去富川的目的與她有關。

在容仙從Irene那邊回來之後,她就看到了從容仙穿回來的那套衣服裡頭、那封喜帖。

她不知道容仙在收到了那封喜帖是什麼樣的表情,是怎麼樣的想法,但是星伊卻不可避免的察覺到了她沒有辦法給予容仙一個公開婚禮的事實,即便這個事實被容仙的偶像身份藏在底下、即便許多人都知道容仙的身份是偶像,所以歸因於這個原因,同時雙方都不抱有期待。

但是星伊卻十分清楚的、她們之間不單單只是因為這個原因,她在經紀人來找她之後,考慮的很多非常非常的多,在與容仙在一起之前是這樣、在與容仙那個豁出一切的告白,在一起之後也是,一直都在想著,如果不被發現的話,就可以了。

這樣她們就會一直在一起,一直都是用著這種保留退路的想法與容仙相愛著,但是,勢必也到了要讓容仙能夠全然放下心來的時候了。

這喜帖或許是一個提醒、又或者是一個出口。

告訴星伊即便不能給予容仙一個真正的婚禮,迫切的讓星伊想要給予容仙一個肯定的承諾。

回到富川的兩天後,母親的這個問題才到來,讓正在吃飯的星伊微微頓了一下。

「星伊怎麼突然回來富川了?」

「有一件事很想要跟媽媽說呢」星伊坐在餐桌前,和母親一起吃著午飯,對著母親笑了出來,「我在首爾找到了喜歡的人」

「是對妳來說最好的人嗎?」母親的問話讓星伊頓了一下,很快的就綻開了燦笑,「是一個很好的人,非常的包容我、工作很認真的女孩子」

「……女孩子嗎?」

星伊放下了筷子,望著母親輕微皺起的眉頭,輕輕地露出了笑來,「我曾經很抗拒這種情感,因為只會對女生動心的我是異類、難得出現了包容自己的妹妹們,讓我感覺到了似乎不是那麼奇怪,因為太稀少了,所以,把戀愛的心變成了家人般的情緒」

「但是又出現了另一個人,告訴我這種感情並非錯誤,並不是選了社會上所認定的正答,而是依循著自己的心,選擇了喜歡的人」

定定地看著女兒,星伊的笑容是那麼的真摯,同時、又充滿了開心,是難得回來一趟時,才會出現的明媚,那種感覺和之前有過人來作客的一次特別的像。

「是那個明星嗎?」

「她叫做金容仙,請不要把她當作明星」星伊溫柔又堅定的告訴著母親,「明星也是人,就當做鄰居家的女兒那樣的對待她就好了」

「雖然我不願那麼想、但演藝圈關係那麼複雜,她不會只是和妳玩玩的而已嗎?」

母親的擔憂自然是有她的原因,星伊的目光落在了容仙聽見自己要回來富川的時候,拖著自己在外頭買了不少的伴手禮上,想起了和容仙第一次來家裡拜訪的時候一樣,也大包小包的拿了不少的伴手禮,還累得自己得幫忙搬的場景。

「關於這件事,時間會證明的,我是對的還是錯的」星伊的指尖收整好自己吃過的碗筷,朝著母親露出的、過於燦爛的鼻肌笑容讓她平時的冷靜氣質變得更加稚氣許多,「當然,我可是希望我是對的」

「星伊,妳長大了,所以我和你爸早就管不到妳,妳也一直都是那樣獨立」靠在牆上的母親說話的語氣很輕,卻又有著讓人想哭的溫柔,「妳一直都是妹妹們的榜樣,一直都是我們眼中最乖巧的孩子,即便我不認同妳走PD這條路,妳也是一股腦地往前走了這麼多、即便我不願妳談這樣的戀愛,妳也還是會一股腦地走下去吧?」

「作為PD的那個夢想,我曾經想過妳放棄,就算妳哭了也還是過分的說了,可能不適合妳,但是妳還是堅持了下去,用著那麼努力的樣子,最後也成功了,所以更加無話可說」星伊洗碗的動作變慢了一點,因為想要多聽聽母親眼中的自己是什麼的樣子,垂著頭的星伊沒有看見母親眼底的那份掙扎後對著孩子的所有包容。

「如果做了決定就好好堅持下去,如果沒有錯,就抬起頭來,星伊啊,這裡永遠都是妳的家,妳爸爸那邊我會好好處理的,有空多帶那個孩子回來吧,不論是我還是妳爸都需要和我們最乖巧的女兒的未來伴侶好好的認識一下」

伴侶啊、當自己所選擇的對象被認定是自己伴侶的時候,原來是那樣激昂的情緒,原本低著頭的星伊抬起頭時,看著母親唇角上的微笑,忍不住的紅了眼眶。

從來就不那麼可怕的事情啊、為了逃避那些事情,她究竟捨棄了多少與家人相處的時光呢?

幸好現在還不遲。


躺在床上的星伊正在和容仙視訊,很明顯的、和之前的鬱結,眉宇已經舒展開許多的容仙放在玩得很好又玩得很瘋的輝人和惠真那邊,很好的讓容仙轉移了注意力。

「晚安啊,星伊,伯父伯母一切都好嗎?」

「嗯,有好好吃過飯了嗎?」容仙乖巧的點頭像個乖孩子一樣,燦爛又可愛的笑開,不過很快的就收了起來,抱著一旁星伊在日本幫忙夾的娃娃,容仙語氣有些彆扭,揉著玩偶的耳朵、有著過度可愛的彆扭,「星,妳什麼回來?後天中午就是婚禮了啊……」

「嗯……明天中午就回去了」星伊趴在床上滾了幾下,沒有忽略容仙對著她還有膽怯的神色,星伊溫柔的笑了一下,「這麼晚了妳還不睡嗎?」

「沒有星伊陪我睡,我很難睡得著啊」容仙抿起唇有些害羞的笑了出來,抱著玩偶的樣子、稚氣美好,「惠真和輝人那麼好的接納我進入她們的兩人生活,總覺得很不好意思打擾她們呢哈哈哈」

幾聲的乾笑聲中,還有著些微的侷促,星伊看著容仙這樣的表情,卻又難以言喻的感覺到了心疼。

「妳睡不著該怎麼辦呢?」星伊有些蹙著眉頭,卻在容仙綻開的笑容中,微微僵住了表情,「星伊唱晚安曲給我聽吧?星唱歌應該很好聽」

「……等等,妳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嗯……一個和星伊認識的人告訴我的?」

「容,一定要唱歌嗎?」苦苦掙扎的樣子讓容仙感覺到捉弄人的愉悅,「星,妳捨得看我睡不著嗎?」

圓溜溜的眼睛瞅著她的時候,星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太難聽睡不著,可不能怪我啊」

容仙在床上滾了兩圈,把被子全滾在了身上後,才笑嘻嘻的對著星伊笑著,「嗯,我準備好了,星要唱什麼給我聽?」

看著容仙明明還帶著微微憂鬱、卻還是努力的朝著自己露出最明亮微笑的樣子,星伊只是啟唇,溫柔富含魅力的嗓音,朝著容仙歌唱著、比起讓容仙給予自己力量,自己也想給予容仙那麼一點,她真的知道容仙很努力過這件事的稱讚肯定。

在每天一成不變的無趣之中 能夠遇見你的這件事
Girl I'm feelin' you
I know you feel it too
Cause 你的眼中 從某個時候開始就一直有著我的身影
像是小孩子一樣無法隱藏的 
我感覺到了這份悸動
I wanna be loved
走近我吧 我會緊握你的手 我的眼裡只會看見你

I can call it love
My babe
不知不覺中找上我的這份悸動
You can call it love
不要猶豫 不要逃跑 一直留在我身邊吧
I can call it love
My babe

不知不覺中找上我的這份悸動
You can call it love
call it love
You can call it love
call it love
Gotta take you love for me yeah

從那反覆演唱而哼出的聲音有著星伊獨有的溫柔感,沉柔的嗓音、讓容仙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直到容仙睡去、才中止的歌聲,星伊的眼眸有著輕眨,還有著溫柔的情緒佔據在星伊的眼眸,「晚安,容仙,願妳有個好夢」

她與星伊的視訊電話一直都沒有掛掉,不論是睡著的容仙、還是星伊都捨不得掛掉那電話。

就只是望著、只是看著她笑著就很幸福了。

 

因為明天是為了要幫忙唱祝歌才到的,所以容仙說了要準備要穿著的小禮服、配飾之類的服飾,但是因為是被公司強迫進行了休假似的生活外加上了是完全的私人行程,勢必不可能是求助公司的Staff提供衣服。

知道這件事的惠真有夠帥氣撥了電話給了和之前有合作關係的贊助廠商,「幫我個忙吧、我需要一套黑色平肩小禮服,穿的人身高一米六二,裙擺的長度幫我收到大腿一半,好,晚點我會帶人過去測試版型」

這家的贊助才剛說完,就換撥給了高跟鞋的廠商。

容仙的眼睛睜得超級大,她不知道作為工作室代表的惠真平常會是這樣和廠商溝通,一旁的輝人則是笑嘻嘻的掛在容仙的背後,她的唇瓣貼在了容仙的耳畔旁說話時,帶來了熱燙的麻癢。

「惠真很帥吧?我常常看見」輝人的說話讓容仙有些怔愣的揚起了眉頭,「然後?」

「每次都覺得很帥氣,能擁有這樣的人果然很棒啊、一直這樣想著」輝人的嗓音像是劃開了與惠真所在的空間,特別的吸引人,「不要去管其他人,就是單純的覺得、啊、當初沒有因為害怕關係改變而選擇維持朋友的關係,選擇了惠真之後,感覺特別的好」

容仙看著輝人亮晶晶的眼眸,忍不住的把自己一直都困擾著自己的回答問了輝人,「那麼對方有可能因為這段關係受傷的話呢、有可能因為我而受傷呢?」

「是因為容仙歐尼直接造成的錯誤導致傷害嗎?」

「是的,因為我沒能注意到,才造成的傷害」

輝人很快的就綻開了笑,「那不就更不能放手了嗎?既不完全是容仙歐尼造成的傷害,那就說明了並非全是容仙歐尼的錯,但是卻又因為關係匪淺而導致的受傷,就只有容仙歐尼才能治療了不是嗎?」

「不過,對那個人來說,容仙歐尼能一直開懷笑著、做著自己最想要做的事情,這樣的話,站在容仙歐尼最近地方的那個人也會感覺到了幸福」

輝人在真摯說話的時候,特別特別的體貼溫和,即便說著嚴肅話語是那樣溫柔體貼,微微觸動心神的容仙看著輝人,打破這種沉默的是惠真優雅的嗓音。

「容仙歐尼和我一起走吧,要去拿容仙歐尼在婚禮上頭要用的東西」惠真結束通話後,盤著雙臂笑望著抱在一起的輝人和容仙,「丁輝人妳要跟著一起去嗎?還是妳要在家裡弄劇本?」

「等等妳陪我去逛畫展嗎?」

輝人從容仙的身上下來,蹦跳的跑到了惠真面前,瞅著她、希望從她嘴巴裡頭得到肯定的答案,而惠真也不曾讓輝人失望,伸手揉了揉輝人的腦袋,「可以啊,等我把容仙歐尼的東西準備好就陪妳去」

「好,那我們晚上去酒吧喝酒吧?妳負責找地方,還有妳今天要喝什麼?」

「嗯……」惠真歪著頭想了想,對著輝人可愛的笑了出來,「雪碧?」

「呀!去酒吧喝什麼雪碧——!」

惠真沒好氣的抬頭,溫柔的看著她氣急敗壞的表情,寵溺的揉了揉輝人的腦袋,「開玩笑的,一杯還是能喝的」

「妳還是喝雪碧吧,妳的酒量那麼差」輝人的埋怨讓惠真溫柔的笑了笑,沒什麼脾氣的點了點頭,拎了車鑰匙就準備往外走,「嗯,行啊、我們走吧」

和惠真鬧了一陣子的輝人心滿意足的跟在惠真的身後,像條小尾巴一樣的跟著,然後,還回過頭來對著還有些怔愣的容仙招手,明媚燦爛的笑容,「快來吧,容仙歐尼」

……這樣任性也是可以的嗎?這樣任性也能被包容嗎?

容仙看著輝人和惠真的相處,小跑步的跟上後,似乎和星伊交往後的自己,反倒是忘了要怎麼向戀人撒嬌般的、全然笨拙。

 

 

我記得星星在之前就唱過這首歌((或許啦,我的記憶不太可靠
不過我是真的沒想到星星竟然完整的cover了整首歌哈哈哈哈哈哈,因為她都只喜歡唱片段(兩分鐘左右的副歌),如果能夠更有自信就好了。

看來金容仙會這麼常叫星星唱歌、星星也會開口唱,是因為星星被她的迷湯灌的願意開口唱了XDDDDD

今天沒什麼廢話,文裡頭寫的夠多了,這字數……(((扶額))
我終於能夠在這裡打上竹馬tag喔耶。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