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64。


經紀人從她家裡把人接出來的時候,容仙越發清瘦憂鬱的表情在有人的時候會笑得很燦爛,卻像在很遠的距離孤單站著、明明平常連眼睛裡頭都泛著明亮的笑意,但是卻總是在哭。

用著微笑遮掩、可是她的心在哭。

即便在新聞結束後,星伊依然回到了她的身邊,容仙還是那樣的不開心、還是那麼寂寞的微笑,經紀人不知道她能不能對著文PD這麼說,但是對著這樣的容仙、這樣成熟像個大人的容仙,經紀人就感受到了難以言喻的心痛。

她自己也清楚的,沒有人可以永遠的像個孩子,無辜又燦爛的笑著,但是,總像晴朗天空那般明亮的孩子、沒有人能夠藉由成長的理由,在那片蔚藍上添加烏雲。

把星伊約出來之後,經紀人向她提起這件事的時候,星伊這才說出了最近的觀察。

坐在溫暖的咖啡廳裡頭的經紀人看著從電視台裡頭匆匆跑來的、就連肩膀上的雪花都沒有拍掉,連在這麼寒冷的天氣也沒有套上禦寒用的大衣,就是為了容仙的事情而跑來。

即便是這樣,她也很清楚,容仙多麼在意文星伊、文星伊也是相同程度的在意容仙,但是她一直都是這樣免不了的過分偏心。

在作為師妹團臨時的副經紀人職位之時,她一直都在擔憂著容仙、在明知道是公司的操作,也不願意讓容仙被操弄而選擇放消息給新聞社,試圖讓那些新聞社做出澄清報導、又譬如現在,明明是容仙自己不小心,她還是想要去斥責星伊,為什麼沒有保護好她視為妹妹的存在、想要埋怨她明明答應了說會幫助容仙,卻還是在她最辛苦的時候沒有陪伴在她的身邊。

明明、許多的明明都是因為,現在的文PD有著最有資格的身份陪伴在容仙的身邊的原因。

但是看見臉色蒼白的、明顯也沒有過的很好的星伊時,經紀人的話在舌尖上凝轉成了更加無奈的話語、就連質問都特別的溫柔。

「文PD,妳知道我為什麼約妳出來吧?」

「……肯定是為了容仙的事情不是嗎?」

星伊穿著全黑的毛衣混搭著黑色緊身破洞休閒褲,唯一的亮點是她腳上踩的非黑色系列的白色球鞋,被黑色襯得出她的肌膚白皙的過分、白皙的膚色讓她看上去更加透明上許多。

「妳有什麼打算嗎?要怎麼對待她、接下來要把她擺在什麼位置上?」

星伊的背脊靠在了椅子上,她的手指交疊著、溫涼的肌膚溫度絲毫沒辦法傳遞到手指上,也沒有辦法溫暖他人的星伊只是沉靜的望著經紀人。

就像她沒辦法帶給自己溫暖一般、她似乎沒辦法給予容仙溫暖,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時候。

「可能沒有辦法再堅持下去了吧?不論是我還是她、這次的事情還好是沒有拍到我們兩個,如果是拍到我們兩個,勢必就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消弭這次的風波」

「文PD我們都清楚的、容仙因為喜愛歌唱,所以選擇了舞台」經紀人看著星伊,察覺了當初她對著星伊提出請求相似的場景,這個時候,卻是反了過來,「容仙是為了想要盡情的唱歌所以才選擇了舞台、但是卻不是為了唱歌而捨棄了其他更珍貴的東西」

經紀人很清楚容仙的熱情會感染別人,會想要讓人一直看著她在舞台上發光,但是,這個並不是為了讓容仙站在舞台上而被迫受到拘束的唱歌,那樣只是讓容仙像被關在籠子裏頭的小鳥,逐漸的消磨掉了熱情、然後,再也承受不住被拘束的壓力,再也無法體會歌曲要傳達給聽眾的情感而奪去了她的聲線。

「如果妳愛她,就請妳別讓容仙再哭泣了,即便表情沒有表現出來,但是她的心一直在哭」經紀人對著這兩個人都說不出重話,因為星伊也是如此的為了容仙著想而拼命忍耐著,「或許在韓國裡頭藝人待的經紀公司要大、才會有資源集中砸在一個受捧的藝人身上,但是容仙難道沒有經過那種過程嗎?」

「我從以前就感受到了,是這間公司裝不下熱情和夢想都這麼巨大的容仙、是因為、公司的規格沒辦法承受住容仙的自由,所以才對她做出了那般沉重的束縛」

「過於平凡的人類是沒辦法承受住太陽的熱度,但是只有妳能輕易讓晴天變成陰天,但是,妳總是距離她太遠、有著退路的愛情,對於現在只有自己的容仙來說,妳還在她的身邊嗎?」

經紀人走後,星伊還坐在咖啡廳裡頭的高腳椅上、面前的那杯白瓷咖啡,本來從燙口、逐漸的被空氣帶走了那份熱度。

不過現在想起、惠真那個時候就發現了吧,文星伊這個人會一邊說著最溫柔的話語,一邊用著那份溫柔掩藏著最傷人的力道。

她曾對惠真說過的那句安慰,是真實存在的解藥,但是,對於距離最近的她們、卻又隔著比誰都還要遙遠的距離,不能陪伴在容仙身邊的她能夠給予容仙的那份安慰、能夠支撐容仙從孤單的地方一步步朝向彼此走進的那句話,究竟是什麼呢?

一直以來,都引領著她們兩個向前走的星伊,在現在,只能呆站在原地、空望著手掌,即便握緊手,她握住的並不是正確答案。

從什麼地方開始出了錯呢?

不論是她還是容仙,都為了要和彼此在一起而妥協,都為了、這段感情在放棄自己的個性,明明就不是那麼輕易選擇沉默的她們、都有著過於尖銳的部分,卻逐漸的為了對方逐漸的修正彼此。

今天來自經紀人的話卻像是打醒了星伊,在詢問過那麼多次關於唱歌的事情、容仙的答覆從來就沒有一次是為了公司的巨大資源去唱歌,而是為了能夠唱歌、為了能夠還在聽著她聲音的粉絲們,努力的讓她的歌聲被其他人能夠聽見。

她是為了盡情歌唱才選擇了舞台、所以咬牙承受了一次次過於殘酷的個人評鑑,因為喜歡歌唱而選擇了出道,但是星伊為了讓容仙繼續站在舞台上,忽略了容仙的想法。

忽略了、或許她並不需要資源,擁有資源的目的只是讓她能夠有舞台被粉絲們看見也說不定。

 

 

 

 

 

在難得的午後悠閒,因為星伊發來的訊息,容仙請經紀人把自己送到了星伊家,也確定自己在下午沒有行程之後,容仙才安心的在星伊家裡頭待下來。

享受過午餐之後,容仙難以抵抗疲倦的在星伊常常坐在客廳裡頭工作的位置上,有些辛苦的蜷起了身體睡了個午覺。

看著容仙睡得那麼甜,星伊也就是給容仙蓋好被子之後,才輕手輕腳的把放在碗槽裡頭的碗清乾淨。

走到了容仙睡的位置前的地板坐下,牽著容仙垂在一旁的手指,緊緊的與自己的手指交纏在一起,溫柔的望著容仙的睡顏,專注而溫柔。

「容仙妳還好嗎?」

星伊手中還拿著一杯熱奶茶、用自己的嗓音、以及親吻把那個睡在自己家沙發上的容仙叫醒,半睡半醒的容仙望著星伊難掩擔憂的眼眸,突然覺得很委屈。

想哭想撒嬌,卻不知道該從哪邊開始哭起來,為了星伊那時毫不猶豫的點頭而哭嗎?還是為了自己無辜遭受惡評而哭泣?

這樣過於任性了吧?這樣太過於愛撒嬌了吧?

這些一切的前提都是自己的失誤,星伊只是溫柔的照著自己想法去走而已,因為星伊完全明白了自己下的每一個決定,只是,這樣彷彿更加讓自己難過。

容仙搖了搖頭,卻像是要哭出來的樣子,讓星伊無奈的嘆了口氣,似乎在自己的身邊也沒能讓容仙好過。

或許容仙自己不知道、她之所以這麼痛苦,就是因為她認為她自己毫不猶豫就放棄了自己的這個決定而感覺到了痛苦,但是、Irene歐尼的說明會又那麼輕易的推翻了她所能做的決定,讓她察覺了她手中擁有的手段永遠都那麼薄弱蒼白、最讓容仙感覺到痛苦的還是,她沒辦法保護她所珍視的人們。

明明最沒有錯的人是容仙。

這些她卻難以開口說明,比想像中還要溫柔許多的容仙肯定會把這些話歸納到了星伊性格太溫柔所以只是在安慰自己,這才發現言語是那麼蒼白無力的星伊只能在旁注視著容仙鑽進了自己的牛角尖。

這個時候就會想到了惠真曾經說過的話。

如果有說出口不會傷害到人的話語就好了。

在心裏頭嘆息的星伊把之前在口袋裏頭找到了喜帖拿到了容仙的面前,「容仙啊,這個是我找到的、日子是在幾天後,妳要去參加嗎?」

「……是在練習生時期就一直很照顧自己的歐尼」容仙看了看裡頭的名字,難掩黯然的勾了勾笑,「肯定要去的啊,和柱現說好了要去給那位歐尼唱祝歌」

星伊的指尖觸碰了容仙的柔軟頭髮,朝著容仙溫柔的微笑了,「那就去吧,去看看很久沒見到的歐尼,然後回來後我們再一起討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吧」

「星和我一起去嗎?之前和柱現說了要帶著妳去向柱現炫耀的、妳願意嗎?」容仙有些怯生生的樣子讓星伊無奈的笑了一下,滿臉的無奈、伸手揉了把容仙的臉頰,「好啊、我們一起去吧」

容仙卻是順勢的把手中的東西放在了一旁,把星伊給牽了過來,用力的把自己的臉塞進了星伊的懷裏頭,難掩寂寞的朝著她撒嬌著。

她不想去想、星伊說的所謂很重要的那件事是不是要對她提分手。

甚至她也不敢去想,在這段期間所有發生的事情,是不是讓星伊對自己失望了,只要想到、就會心口過度劇烈的發疼。

和經紀人報告過說要去參加之前練習生時期就一直都很照顧自己的歐尼要結婚了給自己發來了喜帖,所以自己想要去參加婚禮的意圖後,經紀人很快的就放行了。

但是說到要帶星伊一起去的時候,經紀人只是多加的囑咐說要好好做好形象、畢竟,和星伊在一起的時候,就會像個玩瘋的孩子,總讓人難以照顧的頭疼。

扁著嘴掛掉電話的容仙似乎還有著對於經紀人對於自己過分評斷的委屈,在旁的星伊只是笑了笑,「容,我剛剛和惠真和輝人通過電話了,這幾天我要回去富川一趟,妳先暫時住到她們那邊好嗎?」

「我不能和妳一起回去嗎?」

「我這次回去是為了要處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怕沒辦法顧上妳、妹妹她們都要上學,妳會無聊的」星伊的指尖撥了撥容仙的瀏海,這幾天的星伊總是特別溫柔、所以,特別的讓容仙感覺到空落落的心慌,「那婚禮呢?妳不是說要陪我去?」

「嗯,我會到那邊和妳會合的」星伊對著她眨了眨眼睛,朝著她露出的笑容像個清秀少年般的乾淨清爽,但是、容仙卻是難掩恐慌的皺起了眉頭。

星伊的手掌托住了容仙的手腕,在右腕上頭的銀鏈從她們見面的那個時候就一直沒有摘下,在細白的手腕上戴著的是從星伊母親那邊得到的手鍊。

「妳一直都沒有拿下呢、這個」

「本來就是啊!哪有人叫人把自己媽媽送的飾品說不喜歡就丟掉……」容仙還有些委屈的朝著星伊皺起了鼻子,只是、很快的,落在手腕上的親吻,很快的就讓容仙想起了在計程車上的那個吻,不由得渾身一僵。

「一直都沒有說過對吧?」沒有察覺容仙情緒,星伊的指尖覆上容仙的手腕,留下了她的溫度,「這個很適合妳,很漂亮、特別襯妳」

過於誠懇、飽含情意的嗓音讓星伊聽起來更富魅力的低音讓本來還在擔憂的容仙、她的耳尖都跟著燙熱了起來,忍不住的揍起了星伊的肩膀,發出了嘎嘎的害羞叫聲。

望著這樣的容仙,星伊只是溫柔的觸碰了容仙的額髮。

所以,不要變得陰鬱、再更多的笑著吧。

 

 

 

 

容仙為什麼和天氣這麼合啊?
容仙藝名是solar,之前的打工曲也是cloudy
XDDDDDD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