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62。

藝人、是一種暴露在媒體燈光下的職業。

擁有一定程度的曝光度,以及相關新聞發佈時的閱覽量、就會證明人氣。

即便不是正值回歸的歌手,頌樂還是輕而易舉的擠下了其他歌手,高高的佔據了封面,上頭的照片是,即便是非清晰的高畫質畫面,即便是偷拍的,還是能夠看見容仙一個人獨自的走出了某棟大樓,在凌晨的時候。

這種帶著過度取向性的文章尚無得到頌樂所屬的經紀公司的正面回應,但是卻又再一次的在網路上沸騰了起來。

頌樂在新春節目的播映還有幾天,但是預告的內容都已經播映出去了,身為節目的副手,在主PD為了其他節目要負責任的時候,星伊一肩就擔當起了主PD的工作,然後、勢必的也聽說了那首歌曲的事情,在蒙面歌王的最後一場爭奪稱號的對決中,基於本身情感的關係、頌樂選擇了歌唱那首歌曲。

柱現雖然不能想像容仙現在的處境,但是,早在合約還未完全結束的時候,就已經像是被棄養的孩子了,在合約剩下不到兩個月的這個時候,究竟會怎麼樣處理,比起一向樂觀的容仙,柱現的思考更加的清透明晰。

絕對不會比現在還要好,但是、現在的狀況就是只剩下來自經紀公司的正面回應稿能夠完全解決這件事,在已經要被公司放棄的頌樂真的能夠得到這種幫助嗎?

沒有和公司繼續續約下去的藝人、並不會得到公司的公關組最為全力的幫助,因為、沒有了利用的價值,沒有了、為公司創造產值的能力,公司不要趁這個時候落井下石就已經夠好的了。

只是、同時為了這篇新聞而炸開的不僅僅只有頌樂而已。

同時間、那張照片清晰的拍出的大樓外觀,還有容仙身上的衣服,在柱現的身邊多年的經紀人一眼就看出來了,那是屬於誰的住宅、同時屬於誰的衣服。

「我說過了吧,公司不准妳談那種奇怪的戀愛,而且還並不是公司規定的同性CP,妳到底現在在做什麼?!竟然讓女生出現在妳家、妳難道不知道公司幫妳壓下去的那條緋聞到現在在演藝圈裡頭還是心照不宣的秘密嗎?!」

「如果她公開說了,那是朋友的住所,而她只是接受朋友的邀約來到妳家,妳……以為妳當年的事情不會被翻出來嗎?妳為什麼就是偏偏要往這條路上走去,妳就這麼想毀掉妳的演藝路?」

柱現冷著臉,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的臉龐,平靜而冷淡,充滿了嘲諷似的譏誚,「所以呢?當初那個孩子還沒有什麼勢力,你和公司能夠輕鬆的擺平這件事,那麼如果對象換成了和我有著相同地位的藝人就不好處理嗎?經紀人歐巴?」

「……趁現在對方還沒有解釋並且把妳牽連進去的時候,妳最近乖一點,不要太衝動了」

柱現冷冷地勾起了唇角,隨手撥了撥她重新染回黑褐的頭髮,望著經紀人的眼眸,充滿了冷淡的高傲,「歐巴,事實就是事實,對與錯是由法律來判斷、虛假的言語永遠都掩蓋不了事實,當初和我在一起的歐巴可沒有那麼幸運的逃出來不是嗎?」

被柱現的話語堵得嚴實,經紀人是在公司裡頭有著相當年資的專業,自然也清楚柱現和她似乎直到現在都還放在心裡頭的那孩子之間的事情,如果柱現不是藝人的話,其實她並不是那麼適合當藝人的人。

這是他在和柱現相處過後,自然而然的、生出的一個想法,柱現很努力這個是事實、柱現很認真這個是事實,但是,她卻是認真又努力的讓自己去扮演Irene這個角色,為了綜藝去迎合主題、為了歌唱去練習歌聲,為了戲劇去磨練演技。

冷沉下來的模樣,有著宛如冰一般外表的她在安靜的時候,只是放在一旁就是這樣的、既漂亮又美好,什麼話都不曾告訴周邊人的柱現其實比誰都還還要強勢,卻又那麼樣的給人孤單的感覺,那種冷冷的氣質隔絕開了自己與別人,如果要融化柱現那冰封的內心、肯定是要有一個溫暖的人來吧?

男人煩躁的揉了把頭髮,疲倦的嘆氣,即便當初是以私下監視的名義來到了柱現的身邊,即便他對她並沒有男女情感、長期的相處下來,他也是比利益取向為主,遙遙監控的公司還要更近距離的接觸了柱現。

「……Irene,就不能放棄嗎?那個孩子」

柱現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眸頭一次的,從中泛起了溫潤的光芒。

「我就是想變得強大、不想要一個人看著天空、想要有一個溫暖的人陪在身邊,想要……再對自己好一點,對那個孩子,好一點」

宛如天空一般的孩子,明媚清澈,即便暫時的蒙上陰影、也依然那般的耀眼美好,不論是那個孩子還是她的親友容仙都是一樣。

柱現和經紀人討論下了最終的時間,「容仙一點錯都沒有,所以、就三天,如果這三天內她的公司沒有發布正式的聲明稿我就親自開說明會,歐巴不可能不知道這些新聞稿內容究竟對一個女孩子來說有多麼的傷人」

沉默不語的經紀人不得不否認的是、如果不是知道內情,連他也會吃驚的、他也會訝異於分明就是那麼陽光正向的人會有這種形式出現在媒體版面上。

柱現撥通了電話、給了之前來過家裡的那孩子。

即便討厭自己也依然保持著風度與溫柔的那孩子,說過不會再插手管自己事情、也不會再關注自己,甚至拜託自己不要再與她牽扯上關係,不然不知道會對自己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

自己是一個卑劣的大人,柱現冷著臉,毫不猶豫的做下了要把容仙從這件事裡頭撈出來的決定。

好不容易第一次撥通了那個人的電話,第一次不那麼膽怯的、堅持到對方接通了電話,不是為了向那孩子道歉,總是為了別人、一次次的尋求對方的幫助。

「請幫我一個忙,孫記者,怎麼樣的條件都我都會答應的」

勝完的眼眸看著電視上的新聞,手機裡頭傳來的那聲音冷淡又冷漠,絲毫沒有處於弱勢的軟弱,就連要求都那麼的大膽,「Irene妳明明知道妳已經有愧對於我了,還朝著我提要求?」

「孫記者,這不是獨家嗎?我把獨家交給了妳,隨妳要怎麼做」柱現的舌尖還凝著一句話,悲傷難抑,只要妳想、柱現很想說這句話,但是,卻怎麼樣都沒辦法說出口。

「如果我說我要妳的心、妳也會答應?」

柱現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因為是孫勝完、因為是那個總是放在心頭上的孩子,但是這份心思卻沒能讓勝完發現、就連彼此都談過後結果遍體鱗傷的情要怎麼樣才能忽略那些傷痕,全然接納彼此的傷而相牽在一起呢?

鐵定要花費比過往還要長久的時間去重新的接納彼此。


在歸還了租船,為了稍微的消食,她們走在了漢江公園裡頭的磚塊路上,互相勾著彼此的尾指、沒有說話也能夠感覺到彼此之間的氣氛良好。

兩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笑,只是、當容仙從口袋裏頭拿出了手機時,那一條新聞便劃破了兩人之間的良好氣氛。

「……被拍到了」

容仙的聲音似乎有些緊繃,同時的、聽見容仙聲音不太對的星伊也同時間拿出了自己手機,在即時熱搜的位置,頌樂的名字高高的掛在熱度第一的位置,連著第二名、第三名都是在頌樂的名字後頭加上了緋聞對象、新聞炒作的字樣。

對於一個明星來說,連本人都沒有被通知的搜尋熱度基本上就是代表了不是什麼好的事情,在點進去裡頭時,從大樓的外觀、還有被偷拍的照片內容中,並不是容仙經常居住的大樓、也不是星伊居住的大樓外頭,那個是容仙獨自一人在柱現的邀約下,前去拜訪的柱現的住處。

至少容仙的住處、還有星伊的住處,以及她們兩個的真實關係並沒有被曝光。

至少,現在她們的關係還沒有被攤在陽光下。

想到這裡,兩人彼此都呼出了一口氣,但是很快的、逐漸下滑的內文中,有著或多或少隱晦的暗示著頌樂作為偶像有著不正當的私生活,在深夜裡頭拜訪、又在凌晨的時候離開,過分凸顯頌樂在那日的小心翼翼。

有著試圖要把頌樂拉下來的影射性。

星伊用力的捏緊了拳頭,在手中手機的硬度、甚至讓手掌泛起了疼痛,星伊已經無暇顧及她們被打斷的約會,一向以容仙為優先的星伊腦袋裡頭已經飛速的轉起要怎麼樣才能完美的結束這個偷拍所帶來的效應。

實際上,星伊已經想到了明天晚上就要播映的新春綜藝了,容仙在節目裡頭演唱的歌曲、實際上不就是在詢問著戀情的寄託者,然後向那人請求放下孤單一起戀愛的求愛歌曲。

訴說著因為過於孤單寂寞的、卻希望與人戀愛的歌詞,究竟讓人怎麼想呢?

聯想到最近的偷拍新聞,比起空穴來風的戀愛虛實,這次可是實實在在的被拍到了從非固定住所的大樓出來的照片,這是怎麼樣轉風向都沒有辦法抹去的事實。

肯定會被人認定是戀愛中。

輕擰起眉頭的星伊已經把所有的聯想性好好的在腦中想過一次,容仙在演藝圈多年也知道每次緋聞爆出來時,就會被粉絲們一次次扒出來的實錄、然後被聯想、然後被下定論。

容仙的手機還沒有關掉新聞畫面的時候,屬於經紀人的電話就撥了過來。

「容仙,看到新聞了吧?」

「我剛剛看到了」容仙沉靜的嗓音在坐在旁邊的星伊側目的看了她一眼,握著手機的手、不僅又握得更緊了一些,因為不知道公司會不會對這件事發出正面的聲明稿、如果能夠得到公司的支持在這件事情做出了最直接的否定、勢必能夠讓這件事的後續效應不再過大的發酵。

「……公司判斷暫時不打算對這件事發出正面的聲明稿」經紀人的聲音很為難、不過還是溫柔的叮囑了容仙,「我會努力再向公司的公關組爭取看看,畢竟這種新聞對一個女孩子來說,是非常嚴重的指責,剛好這幾天都沒有工作、暫時不要出門,妳不是也很久沒有休假了,在家裡看看影片、或者做什麼都好,就是不要再輕率的被記者抓到了」

「歐尼、不要出門是指,連星伊那邊也不要碰面嗎?」容仙的聲音太過冷靜了,冷靜到連在電話另一頭、和容仙相處很多年的經紀人都愣了一下。

她很清楚容仙的意思,是不是在問她、為了不把這段關係牽扯進來,為了不把文PD也扯進這段緋聞,為了保護文PD的工作,就連她最近的生活、都要摒除了文PD的存在。

「……如果可以這樣就好了,容仙」經紀人的聲音聽上去非常的無可奈何,卻又、充滿了肯定。

容仙在切斷了電話後,星伊的眼眸像是充滿了怒火卻又死死壓下來的那份冷靜讓她越發的冷沉鬱怒,容仙從沒有看過星伊生氣的模樣、那種過度冷靜的怒火,這是星伊第一次朝著自己發火。

「星伊,妳也看見了,我現在會被記者追著跑」容仙的指尖壓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懇切的向星伊解釋著、卻又是相當無力的說明,「我不想讓妳受到騷擾、不想要妳被扯進來這件事裡頭」

只是、容仙的說明卻被星伊伸過來握著她手腕的舉動給打斷了。

「不要說話、跟著我往前走」

容仙還有些無法明白、但是在看到後頭有著逐漸靠近的某個人時,明白了星伊的意思,因為容仙的身份被發現了,被發現了她是頌樂。

「數到三,我們就往前跑,我會牽著妳,不要跑丟了」隨著星伊的倒數聲,就連三都沒有數就率先往前衝的星伊扯著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只能邁開腿往前衝的容仙轉進了大條、但是人數較少的街道裡頭。

還沒喘勻氣的容仙很快的就被星伊脖子上頭的圍巾給裹住了下半臉,就只剩下一雙眼睛露出來的樣子、放在平常的夏日鐵定會被當作怪人,但是、在寒冷的冬季,和路上不斷擦身而過的路人一樣,沒有絲毫的不同。

星伊沒有刻意去喊容仙的藝名、或者是本名,就是用著她比正常女生還要再低一點的聲線單獨喊著容仙的單名,就是希望、容仙在她的面前能夠做最真實的自己,只是、她們彼此都忘了,在平凡的路人面前,就是有著不一樣。

金容仙這個人、在身為平凡人的容仙之前,她是偶像頌樂,必須作為青少年標準的偶像。

深夜至隔天凌晨才歸家的罪名、在青少年父母的眼中,對於還需要靠父母的錢才能追星的學生們來說、那名偶像已經做了最差的示範。

星伊把容仙塞進去了計程車裡頭,她的眼眸裡頭還有著對於容仙發生事情第一時間不是告訴她、同時和自己討論要怎麼出來,而是選擇要和經紀人討論避開她的怒火,對著容仙的決定生出的這份怒火、實際上她很清楚的,那是對於戀人擅自作主的火氣。

她突然明白了、容仙之前的發怒,對於自己擅自作主的那份怒火都是為了相同的理由,單方面的被拋下、被私自所做下的每一個決定的理由都只有一個。

因為她也是為了相同的理由在生氣。

——她們兩個都太過珍惜對方。

正是因為珍惜、所以心疼、同時的做下希望對方不要因為這件事情而被牽連的決定。

「容,就依照妳的決定吧,我們在這件事結束前的期間,都不要見面了」

怒極反笑的星伊溫在容仙的手腕上、最接近心跳的位置落下了一個溫柔的親吻,冰涼的唇瓣、貼在溫熱肌膚上時,有著淡淡的癢。

坐在後座的容仙看著後頭孤單站著的星伊,即便逐漸遠去變成遠處的小點,容仙也能知道的、星伊一定會一直站在原地看著自己遠去,直到她再也看不見她的車尾為止。

她覺得心口的那份緊縮在她從星伊的身旁走開的時候、越發的疼痛強烈。

明明是第一次的約會,容仙的手臂抬到了眼前,忍不住的是、從她喉嚨發出來的,過於混濁哽咽的哽咽。

「今天一整天都糟糕透了」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