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61。

說著話的柱現眼睛睜得很大,本應該是悲傷的故事,卻一滴淚也沒能流出來,或許是哭夠了、或許是哭累了,又或者是已經忘記該怎麼哭了。

但是在一旁的容仙卻是代替柱現哭般,眼淚像水龍頭一樣,未曾停止過的悲傷讓容仙更加委屈可憐。

柱現盯著容仙半晌,決定還是不把勝完來過所帶給她的消息說出來,免得自己這個容易感傷的好友更是哭得一蹋糊塗,抽了幾張衛生紙在容仙的臉上抹了抹,「我拿新的牙刷給妳,明天妳要起得很早從我家離開對吧、不能太晚睡了」

「……那、柱現妳,不難過了吧?」

本來以為和文PD在一起之後,本來就孩子氣的模樣會好一點,但是沒想到的是、怎麼好像被那個看起來很高冷的文PD養成了這麼軟綿綿的性格,柱現望著容仙的眼眸,冷硬的黑色瞳孔還是為了容仙眼底那和勝完還有些相似的純真溫柔的軟化了下來。

「嗯,不難過了」柱現的指尖揉了揉容仙的頭髮,默默的在心裡頭回應著,早就已經、沒有資格難過了。

曾經那麼溫暖的她們已經被她狠心撕開的舉動,撕裂成了兩個受傷的世界,即便重新闔上,也能看見、過於明顯的修補痕跡。

容仙躺在床上,安靜的樣子、被外頭透進來的月色照得格外明媚瑩白,白瓷的肌膚、還有著無邪的純真。

想起勝完過來時,那般冷靜的、成熟的模樣,柱現明明很清楚自己本來就沒有辦法一直保護著那個孩子的心、剛出生的嬰兒總會有成長成孩子的樣子、而孩子,卻也可能不會成長成大人,或許一直撒嬌的那個孩子,是自己。

一直、一直的等待著勝完再來找自己,像個流連忘返的孩子,對著勝完伸出手、再一次握著自己。

如果等累了,鬧脾氣也沒關係吧?勝完會寵著她吧?

柱現在冰涼的月色中,坐在熟睡的容仙身旁,露出了一個與其說是笑、倒不如充滿悲傷的哭泣笑容。

容仙說實在的,並不能幫忙柱現什麼,她既不是參與在其中的當事人、或者受害者,就只是單純的柱現的朋友,是局外人、是……對這件事來說,最無關緊要的人。

所以才能這樣託付給她,這就是柱現繃不住那份壓力,選擇把容仙叫來的原因,她需要一個支撐她的人,不會對她所有選擇做出否決的、單純的在她疲倦時,會敞開懷抱擁抱著她,用她的懷抱容納本就不堅強的柱現所留下的淚。

這並不是愛情、並非親情,就是、想要脫離這種窒息感的浮木。

柱現很清楚、當然的,容仙也清楚,所以才更加感謝容仙的溫柔,比起外放的燦爛,屬於太陽的溫度也越發的收斂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和那個在她身邊的人學習到的、還是,她們之間就是這樣的相處方式。

她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但是、當她起來時,卻是發現、被擁抱在容仙懷裡的她難得舒服的睡了一覺,在容仙這個人的溫柔下,她暫時的忘卻了在睡夢中,依然疼痛的戀心。

柱現從容仙的懷抱裡頭抽起身子,再順手搖醒容仙的時候,發現了外頭的時間還沒有很晚,「容仙妳等等要回家,不然文PD就真的過來和我搶人了」

「……啊,對了,還有星……」睡迷糊的容仙指尖在床面上頭觸碰著,摸到了一旁的枕頭,就整個緊抱著,還不忘用臉頰在上頭蹭了兩三下,感覺那柔軟的程度、和平時不太一樣,還模模糊糊的開口抱怨,「呀、星妳的胸部怎麼變大了……這手感好奇怪」

柱現滿臉黑線的瞪著容仙睡昏還不自知的模樣,打算讓自己體貼的去忽略了容仙話語裡頭最奇妙的地方,不論是文PD被自家女友認定的胸部小、還是堂堂的大明星會這麼變態的去蹭自家小年下的……胸。

「金容仙,妳該起來了!」

被突如其來的大嗓門外加擴音喇叭轟醒的容仙反射性的正坐,乖巧的樣子讓一旁拿著大聲公的柱現很滿意的點頭,甩手把加厚棉T還有長褲全部都放在了容仙的腦袋上,「這個妳穿回去,別穿昨天的衣服」

從頭上拉下衣服的容仙坐在床上,逆著陽光看著柱現的清麗面孔,最後便是、溫柔的對著柱現露出了微笑,「早安,柱現,妳的臉色好看一點了呢」

柱現怔愣了一下,沒好氣的把一旁容仙抱著當作文PD胸的枕頭往容仙的臉上砸去,但是眼眸卻露出了明媚的笑意,「但是還是改不了妳是變態這件事」

「呵喝!」似乎是被柱現的一句變態給刺激到的容仙也跟著跳了起來,雙眼瞪得超大的容仙比著柱現清麗好看的面容,嘴巴上還硬氣十足,「被小年下纏著,在第一次給人電話就拍人家屁股的年上變態在我眼前呢!星可是我的女朋友,在她乖巧的時候摸摸她的頭又怎麼樣了?」

「……妳確定是摸嗎?不是妳自己送上去的?」

柱現的語氣充滿了鄙視,讓容仙倍感刺激的捏緊了拳頭,用力的摀住了臉,「總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壞蛋……」

冷嘲的勾起了笑,柱現踩著步伐走出去,就把容仙一個人丟在了房間裡頭。

在容仙整理好出來後,容仙輕咳了一聲,正準備說話,卻在下一秒被柱現打斷了話,「等會經紀人會過來,我就不留妳在這裡用早餐了,大門在那裡」

「要不是我跟妳認識……」容仙被對方的串話給堵了喉嚨,憋悶的瞪了柱現一眼,伸手搶走對方在盤子裡頭的橘子,「走了」

「啊、對了,容仙啊,妳還記得當初在練習生裡頭算是我們前輩,帶著我們一起玩,結果最後被公司覺得不適任,被介紹去別的地方的那個歐尼嗎?」

「記得啊,怎麼了?」把東西都塞進嘴巴裡,整個像極了倉鼠的頰袋肉的容仙依然清晰的吐出了問句,柱現看著這樣的、平靜又自然的看著她的容仙,驀然的笑了出來,怎麼樣都敵不過那位歐尼,說要成為大人的自己直到現在都還被那位歐尼一眼看清呢,彎腰從自己的隨身包包裡頭抽出了一個喜帖中慣常會使用形式的信封。

「這個,歐尼要結婚了,很早之前、就由公司交給我了,連同妳的那份,說了如果是由公司轉交的話,妳肯定會來,但是,她說她想要看著我跟妳都出現在那個場合」

柱現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的和容仙一起的低頭望著容仙手中的信封,「想要請妳為她唱祝歌,出道後的我們幾乎沒有什麼合作、甚至是不要互相拖對方後腿就夠好的了,但是那位歐尼似乎比任何人都還要堅信我們依然能夠成為朋友」

「也是因為這封信,所以才又重新接觸嗎?」

「在一切安定下來的時候,就想要接觸了,但是因為那件事,所有的聯絡方式都被經紀人掌控了,久而久之,這個想法淡了,最近拿到的這封信、加上聯絡自主權也拿回在手中」柱現無奈的笑著,「抱歉啊,容仙」

看著柱現漂亮的臉蛋,容仙沒好氣的把手中的信封往柱現的頭頂拍去,當作了懲罰,「我會帶星伊過去的,妳也、快點和那孩子和好吧,我也想看看能讓我們柱現這麼在意的小年下」

……還真是。

柱現無奈的苦笑,把人趕緊的推了出去,倒也是萬分的期待起了、她們四人碰面的時候。

這樣的想像、還沒能完整發生的時候,因為一條新聞,本來就充滿波折的戀情、越發的動盪不安。

 

星伊在家裡工作也是那樣規矩的模樣讓坐在星伊身旁的容仙總有種很拘束的感覺,不過最近的星伊也跟著稍微放鬆了下來,任由容仙在她工作的時候貼著她的背、或者玩著她的手,偶爾的、被容仙身上的香氣牽走了心神,這些都是星伊獨自一人獨處的時候沒有辦法感受到的、那份溫度。

容仙喜歡看影集度過沒有工作的日子,星伊則是會把在電視台沒有完成的工作帶回家裡,兩個人互相陪著,容仙看影集的陪伴著還沒忙完工作的星伊,而星伊也不願讓工作完全中斷了兩人的相處,偶爾的、聽著容仙發出的笑聲、還有只是陪在身邊就十分明顯的存在感,能夠讓星伊的疲倦降低、同時又讓工作效率提高。

不過,這種日子也不能常過,所以才出現了這個畫面。

「星啊,我們一起去漢江吧?」容仙朝著星伊笑著皺起了鼻頭,很是得意的對著坐在客廳、正戴著圓框眼鏡的星伊張大雙臂,只是模樣帥氣斯文的星伊在抬起頭時,連帶著用著白淨的手指推了推架在挺直鼻樑上的眼鏡,「我也去過漢江啊、雖然是因為拍攝節目需要勘景,但是我確實知道那邊有什麼有趣的攤位」

「那個只是表面啦、我可是在土生土長的首爾人」容仙笑得超級得意的模樣,讓她看上去更加的明亮可愛,她用力的拍了拍胸脯,過於驕傲的樣子讓她看起來傻氣又可愛,星伊處於工作模式的眼眸也柔和的放軟了下來,「讓歐尼來帶妳去玩!」

放在腿上的筆電被容仙有些粗糙的放在了沙發扶手上,然後星伊便被力氣很大的容仙一把拽了起來,被她從後面推著腰,用力的往房間裏頭推去。

「快點換好衣服喔,我在外頭等妳」星伊被推進去房間後,容仙便毫不留情的闔上了門,把星伊一個人丟在了裡頭,總是這樣個性急躁,星伊搖著頭無奈的笑了下,說是換衣服,也只是把外出用的衣服加套上厚衛衣。

重新推開門的星伊看著站在門口和家裡頭兩隻小動物說話的容仙、潤潤的臉頰肉因為說話而透著過分的可愛,就連她正在對著JjingJjing還有不死心想要衝上來的大發說的話也更加的可愛。

星伊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大發的腦袋,再順便去摸了摸也跟著仰頭看她的容仙,「走了,容」

只是,這種摸法很像在摸家裡小動物的腦袋,捂著腦袋的容仙有些扁著嘴,不過還是乖巧的跟了上來,看見容仙表情的星伊一邊笑著、一邊把自己手中的帽子順手的扣到了容仙的腦袋上,「生氣了?」

「沒有,今天要出去玩呢、很高興才對啊」容仙笑嘻嘻的樣子、然後快步跟上來的小跑步,星伊都感覺到難以言喻的愉悅,「我們第一次的外出約會!」

「那就要請金導遊帶著我好好玩了」

充滿元氣的應答聲、還有,大聲回應的嗯,都讓星伊放柔了表情,不管怎麼樣的舉動都只讓人喜愛的、都只讓人感覺到喜歡,完全沒有讓人討厭的感覺,這樣的人、到底是怎麼樣才能完全的屬於自己呢?

就連這樣想都覺得奢侈,星伊的手背擦過了容仙的手指,就忍不住的、感覺到心頭的發顫。

不管怎麼樣的要求、讓星伊買炒年糕、讓星伊買飲料,又或者是,鑽進了巷子,發現了一間其實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小店時,似乎也比和其他人來時,更加的有趣許多,因為身旁的那個人是星伊。

什麼都變得很特別,就連一起出來的回憶都變得閃閃發亮。

最後,容仙介紹給星伊的地方是漢江上的划船,租船的價格分兩種,比較貴的自動,還有必須要靠人力去踩的非自動,以前有過經驗的容仙毫不猶豫的就直接坑了星伊。

隨著西落,清澈透著淺藍的天空被染成了血染的橘霞,在波盪的廣大江面上有著朦朧的美感,星伊和容仙停下了開著船的動作,靜靜地靠著彼此看著、因為被車頂遮蓋住的關係,船體裡頭反倒是比外頭還要黑上一點,星伊的手從方向盤上滑下,在觸碰到了容仙的手指時,那份溫熱讓星伊微微瑟縮了一下後,本來要抽走時、卻被容仙反手握緊。

即便因為暗色而看不清楚彼此、但是,在夜色中臉頰有些赤熱的星伊卻能夠很清楚的想像容仙的表情,一定是露出了很柔和的笑吧?

被這樣笑著也不想逃跑的自己、到底有多麼喜歡金容仙這個人,連她自己也不知道了。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