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59。

這章與其說是Moonsun,倒不如說是WenReren比較多,我不太熟Red velvet不過,希望你們會喜歡我帶來的WenRene。

弱弱的說一句,綠茶大大的Wenrene我真的很喜歡,但就真的是緩緩更,等的我心傷。

以下正文。

夜幕低垂、結束舞台的當晚,以互相擁抱的姿勢坐在沙發的那兩人因為桌上的手機發出了嗡嗡震聲,不約而同的抬起了頭。

容仙,妳能出來陪我一下嗎?

來自柱現的短訊讓手機收到訊息、正坐在星伊身旁的容仙享受完星伊帶回來的營養品後,收到的訊息讓容仙擔憂的蹙起了眉頭,那是柱現從未使用過的語氣。

在很辛苦的練習生生活、還有容仙和柱現彼此為了去爭取出道機會而逐步漸行漸遠時,又或者是再一次成為朋友,柱現都是以一種冷靜、鎮定的姿態,即便是出走到其他的經紀公司,也不曾對容仙展現過那份脆弱,彷彿、沒有人能夠窺見那人在更冷下的軟弱。

又或者說,她只容許一人看見的脆弱終於在她親手推離那人後,在深夜裡頭獨自一人面對孤獨,隨著時間堆積,終於在小孔中成為潰堤的真正原因。

「星……」容仙軟綿綿的喚著星伊的名字,仰起頭來看向星伊時,容仙的眼底充滿了懇求、只通過一聲叫喚就能明白容仙想法的星伊溫柔的揉了揉容仙的肩膀,「我知道,我還有事情要忙,不能陪妳去,但是妳要答應我妳要小心一點,好嗎?」

容仙也明白星伊的想法,還在星伊懷裏頭的她乖乖的湊過身子在星伊的唇角下留下親吻,「這是保證」

這種乖巧倒是讓星伊感覺到很受用,看著她燦爛盛開的鼻肌就知道了,「我送妳到樓下,今天晚上就睡在Irene歐尼那邊吧,妳酒量不好,別喝太多酒」

一一對著星伊的叮嚀點頭的模樣像個小孩子,比起像是星伊的姊姊、還不如說是像星伊的妹妹,不過即便這樣,星伊還是想要給予她更多的寵溺。

「去吧,我送妳下樓」把放在抽屜櫃的帽子隨手挑了一頂蓋在了容仙的頭上、還順手把掛在衣架上的,能夠抵禦寒冷、厚度十足的軍裝外套好好的把容仙包在了外套裡頭。

在目送容仙坐進計程車之後,溫暖的站在原地望著容仙離去的星伊才轉身回到了家裡頭,繼續她的工作。

坐在計程車上的容仙其實很喜歡星伊在那副冷淡下表現出來的溫柔,能夠和這樣的人談戀愛、完全符合了她曾經在過去想像過的戀愛,低頭看著在手機裡頭深藏著的、難得幾張星伊熟睡時的照片。

平常總是比自己要早起、要說真的忙起來是沒日沒夜的熬夜,和做藝人工作的自己只在回歸時期忙碌的工作強度來比,作為PD的工作實際上也沒有悠閒到哪裡去。

明明同樣很累,卻依然堅持著幫自己準備這些準備那些的瑣碎小事,這份體貼在還沒有交往前就已經存在的舉動,在她們交往之後,更加溫柔許多。

被溫柔的吻吻醒、帶著甜蜜的親吻讓她在睡夢中也會笑開。

正是因為自己如此的幸福,才更無法放下在背後推了自己一把的柱現,即便孤單又寂寞,沉默寡言卻溫柔的給予建議。

朝著柱現的住宅走去的容仙卻沒能注意到正處於回歸期的柱現此時的一舉一動都被許多人看在眼裏,即便再如何的小心都會被人抓住些微的蛛絲馬跡。

因為柱現的請求來到這裡的容仙在對方的應門後,踩進了對方潔白近乎死白的房間。

稍早一點的時間,在容仙還在為了節目拼搏的時候、同時間還坐在辦公室裡頭,因為之前因為感冒而缺班的勝完終於在身體能夠抵抗外來病毒而稍微從低燒不退的狀態下,變成了,能夠暫時處理公事的模式。

然而、讓勝完還繼續待在辦公室的原因,並非是因為身體狀況不佳,或者是公事繁忙,她得到了一個匿名的舉報,而那舉報的對象在前些日子,自己還有些熟悉。

粉絲和偶像的關係,難以很清晰的界定,這件事是經紀公司、偶像、新聞社,和整個偶像文化都包含在內的人,都清楚明瞭的事實,偶像依附著粉絲、粉絲從公司的內部得到偶像的消息。

這世界上存在的粉絲中,最麻煩的一種,甚至會打擾偶像生活的私生飯,近乎騷擾生活的舉動、跟蹤、然後,販售消息給新聞社,這些是常見的手段。

這個消息卻是讓勝完腦袋都頭痛了起來,基於一個記者的立場、她必須要做的事情是去證實這個消息的來源、以及可靠度,但是那消息裡頭的主角,都與那個人有所牽扯。

值得、還是不值得?全都是看自己的想法,如果這次選擇不幫助,她會不會後悔?

勝完擰起了近乎牽引疼痛額角的細彎眉頭,疲倦的嘆了一口氣,還真的不知道是欠了誰……

還在考慮著要不要動員人去查這件事的勝完,手機裡頭就飄來了一則訊息,來信者的名字卻是讓勝完渾身一僵,原本就頭疼的程度又因為這人的訊息更加頭疼。

本來就因為頌樂疑似有緋聞男友的傳聞倍感煩躁,同時牽扯上了隔夜的住宿、勢必更讓人難以想像這件事如果真正的發佈出來在娛樂圈裡頭會掀起怎麼樣的波瀾。

「……怎麼這麼麻煩、和人牽扯上關係怎麼樣都會關注」

勝完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她卻被一旁的聲音給嚇了一大跳,「妳在煩什麼?」

「哇啊啊,瑟琪?!妳嚇了我一大跳!」

「那是因為妳太專心在自己的事情上了,給,這是咖啡」瑟琪無奈的望著勝完還未完全褪去驚嚇的面容,把自己順路來看人時,樓下買的咖啡遞給了勝完,令勝完驚訝的是、那並不是多便宜的飲料,甚至可以說是價位定在高昂的飲品,正如商品價格,同樣的飲料的質感也是不容小覷的順口。

眼眸散發出愉悅的勝完啜了口在香濃的咖啡後,開口問了瑟琪,同時、那杯子上頭的圖案也讓她倍感懷念,「這個可不便宜,妳怎麼願意為我這麼大手筆?」

想到最近瑟琪在自己上班時,每次都會特地繞過來,午餐的時候送一些補藥,或者是在自己得加班的時候,送晚餐過來,而那下班的準時程度簡直不像是在電視台裡頭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飯的人。

豎起手指的瑟琪率先按住了勝完的唇瓣,滿臉無奈,「首先,第一件事,妳是我的朋友,為了朋友花這麼一點小錢無所謂,第二件事情,事實上,這個還真的不是花我的錢買的,這個可以去向某位大金主申請實銷花費,所以真要說的話,我還是沾了妳的光」

「大金主?沾了我的光?」

瑟琪歪了歪頭,朝著勝完勾起了笑,「是的,沒錯,是一個漂亮的金主呦」

「女的?」勝完揚起眉頭,反倒是有些訝異,「我倒是不知道這種事,誰呢?對我這麼大手筆?我還真不知道我有這麼大的魅力」

「妳長得好,學習也好,職業也是握著筆,這樣的妳有哪點比不上別人?」瑟琪伸出手指在勝完的面前晃了晃,勝完反倒是被她逗笑似的拍開她的手,「呀、妳這樣捉弄我不行,說吧是哪位大金主,順便給我電話吧,我會親自打電話去道謝的」

瑟琪眨了眨眼,像是誘導般的開口,「妳保證?確定會打電話過去好好的道謝?」

「是的,沒錯,會親自~打電話過去道謝的」

「那妳不用和我要電話啊!妳已經有了,我、妳都認識的人不多,而會特別關注妳的人,也只有那一位了不是嗎?」

繞了那麼大的圈子,就是為了要和自己說這句話吧?

怎麼樣逃避也依然避不開的,那個人,那份感情。

勝完有些尷尬的笑了起來,想伸手去拿那被熱燙香醇的拿鐵,卻發現了那份沉重以及入口的冷涼苦澀,「不會是文PD吧?都說了不需要這麼大方了」

「勝完,妳很清楚的,從過去就一直看著妳、到現在一直,就連在新聞社的工作也是因為柱現歐尼幫忙之下才出現的絕無僅有的機會」

勝完在瑟琪的話中,憤然的站了起來,望著瑟琪的眼眸盈滿了怒火,而那股無處發洩的怒火直衝著她的友人去,「妳懂什麼!我是因為誰才能在這裡做著這種挖人隱私的工作?我想要成為改變社會階級的那種記者、我想改變社會的結構,書寫著足以衝擊社會的寫實報導,但是我卻、只能、在這裡為了、莫須有的曖昧戀情寫著愚蠢的報導!」

「我不懂妳和柱現歐尼之間的過節,但是在當初在經紀公司用她的演藝生涯和妳擺在她的面前做選擇的時候,妳以為她沒有選擇妳嗎?!要不是因為她選擇了妳,妳以為妳還能是記者嗎?!還能成為主宰藝人戀情曝光的娛樂記者嗎?」

瑟琪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柱現歐尼的選擇已經很明白了、當初會勾著溫柔微笑、摸著自己腦袋的淘氣女孩子因為眼前這個人變得高冷、又冷酷,不苟言笑的那種,和她過往完全相反的人時,這個人卻選擇了避開了柱現歐尼要給予她的解釋,隨著一次次的閉門羹,柱現歐尼也越發的心冷,甚至是工作、酒宴都來者不拒的接受,在宴會上頭被吃豆腐、工作上被言語騷擾,也用著冷淡高傲的笑,卻能夠在獨自一人的夜晚中,對著這傢伙的偷拍照片默默落淚。

就是因為這個人,才讓柱現歐尼養成了這種習慣,就是因為這個人是自己也很在乎的朋友,天曉得,瑟琪早就在當初她們在日本再一次碰面的時候就拖著人去柱現歐尼的面前了。

「這跟那個有什麼關係……這跟她選擇放棄我,選擇了繼續維持藝人身份、讓我成為娛樂報記者,到底有什麼關係?!」

明明平常很聰明的傢伙,現在卻這麼遲鈍,瑟琪的指尖點了點勝完胸前別著的識別証,上頭清楚寫著的是勝完的職稱、名字,孫勝完,娛樂綜藝組組長。

「妳的身份是什麼?妳是在所有新聞媒體中對著藝人私生活中最有公信力的新聞社擔當了記者的職務,是經紀公司、還有藝人最為懼怕的新聞媒體,而柱現歐尼是什麼身份、她是藝人啊!」

「讓妳成為輕而易舉就能和經紀公司對著幹的八卦龍頭的新聞社記者,難道不是她把一把輕易能夠向著她捅去的刀悄然無聲的、用著最卑微的姿態放在了妳的手裡頭嗎?」

「勝完,她一直在等妳,等妳把握在妳手中的筆作為最鋒利的刀往她最脆弱的地方刺去,這把刀比起其他的小道消息還要更具有攻擊性的原因,就是妳們曾經相愛過,真實性遠比那些聽來的消息要有高度真實」

瑟琪的話極具衝擊性的灌進了勝完的腦袋,當初的那份怨怒、卻又因為這個事實讓她感覺到憤怒,當初最應該兩個人面對的時候,什麼都不說的、高傲又決絕的選擇了捨棄她,在當初見面時,用著一句、選擇了更好的冷酷話語,毅然決然的選擇了放棄了剛結束實習想要和她分享的自己、毫不留情的否決了自己和她在一起歡笑時的時光、還有那份甜蜜。

甚至到了現在,被她選擇捨棄的那些回憶依然在干擾著她,讓她在入了夢之後、也還感覺到了那份疼痛,依然的心痛難抑。

她討厭著、裴柱現自以為是的溫柔,看似是溫柔的給予選擇權,實際上,卻是封死了、閉上眼不去想,孫勝完有可能還在意她的這件事。

不論是裴柱現在意著她、又或者是她還站在這裡看著裴柱現,全部都像是電視依然不變的老套劇情,男女主角即便分離也依然思念著對方。

關於、當初那選擇是唯一的正解,關於,裴柱現放棄她並不是錯誤一樣。

裴柱現越是拼命的想去證明她的選擇沒有錯誤、孫勝完卻更想要反過來的告訴她,她當初的選擇是對於她們戀情是誤答、是最為悲傷懇切的錯誤答案。

 

 


虛心公告。

我們沒錯至少要破六十(Up)……嗯,就這樣。
反正我再多話,妳們也會看的對吧?
寫文會加油TAT
努力加油不要太廢話。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