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58。

雖然偶像界很競爭,但是對於被認定為歌手的那群人來說卻不是那般嚴苛,因為實力經受的起考驗、因為歌聲的技巧純熟、因為身為歌手自尊心的聲線獨特、因為,演繹歌曲的能力優異。

輕吐出一口氣的容仙現在整個人被包在特殊製作的服裝下,全身上下都被包的徹徹底底,甚至連望外看的眼前也只剩下眼睛的縫隙,為了避免被群眾、被嘉賓認出,這種防範作業做的著實嚴密。

這樣也好、深吸一口氣後、便盡力的把肺裡頭的氣體吐了出來舒緩緊張的容仙在進來的招呼聲中,抬手搭上了一旁幫助引導的人、只是在小小的一段黑色路途當中,容仙很敏感的就察覺到了現在就已經再進行拍攝,遮在面罩下的臉龐、唇瓣微微抿起時,容仙的手掌就被交付到了另一個人手中。

由著那股牽引力道、踩上了有著絢爛燈光的舞台上。

現在的時間、站在舞台上的時間,包含這個舞台、專注看著她的觀眾、看見的是,名為一片丹心向日葵的她,而不是在舞台上勁歌熱舞的頌樂。

雖然這個節目是第一次試辦、在那之後也有可能是曇花一現的新春特輯,但是請來的嘉賓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一不小心就會被拉下來的那股緊張感讓本來就沒有什麼好勝心的容仙也湧起了,不好好認真對待這個舞台的話,肯定是對前輩們的失格。

隨著她的晉級,那股情緒也變得越發的強烈,第一輪對決時,容仙用她的歌聲打敗了對手,敗者的面罩拉下來時,容仙其實看不太清楚對方是誰,但是她卻能夠從身體外感受到從底下觀眾的驚呼聲察覺出來,肯定是實力強大的歌手前輩吧?

第一輪的對決,容仙在勝利後,就必須待在休息室裡頭等待著其他人的初次對決,選擇出晉級第二輪的參賽者後,容仙才知道她的對手是誰。

就連在休息室裡頭,也能感受到場內觀眾的聲浪,容仙在專屬個人休息室裡頭,戴著耳機,不讓那一次一次的聲音干擾自己的專注力,只全心的投注在裡頭。

每一次的晉級都是對於容仙實力的肯定。

即便辛苦、節目要錄製一整天,容仙也不會覺得疲憊,因為她還有一件事要達成,一件只能在這個節目裡頭,為了某一個人,做到的一件事,一件她一直都沒有告訴她的粉絲、喜歡她的人、還有,她喜歡的人。

其實她並非那般的堅強、其實在成為能夠照耀他人的太陽時,她是一個孤單又膽小的金容仙,然後她、被屬於她的星星找到了。

在街頭上頭轉悠時,遇上了帶著妹妹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星伊、被她伸出援手避開了麻煩的記者,在回到首爾之後,被她伸手拉了一把人氣,在幾乎被公司半冷藏的時候,讓她以女主角的身份加入了像是大家族的劇組、然後,還唱了裡頭的插入曲,許多的許多,因為有著星伊的存在而更加閃亮幸福的回憶。

她不能確定她是不是因為和星伊相遇而變得幸福,還是因為遇上了星伊才感受到了孤單一人的寂寞。

這種心情,唯有一件事是確定的,就算她與星伊相愛的道路漫長又危險,她們是因為不想分手、因為討厭獨自一人,所以彼此才相愛著。


最後,來到了最後一個輪次。

剩下來的人,只有其中一個人能夠得到屬於王者的寶座與稱號。

容仙站在舞台上,望著聽聲線就能清晰的感覺出對方性別的強大實力者,容仙的眼眸望著對方,沒有去注意到其他人,就只是專注的看著對手。

其實她一直都想問星伊的、想問她會不會來。

但是,在她閉上眼睛就能感受到那股溫暖的視線,容仙就知道了,她總是在眼睛裡頭有著自己、然後,只是專注的看著自己。

像一朵朝著太陽燦爛綻開微笑的向日葵,溫柔又強大,一直都包容著容仙的笨拙,遲鈍。

「接下來,我們一片丹心向日葵Xi在晉級到了最後一輪,要決定歌聲之王的排名戰後,有沒有什麼想要對觀眾說的話?啊,不過不能暴露個人信息喔!這個是絕對不可以的」

「嗯,我呢在前幾輪對決中都是用比較技巧性還有對觀眾口味的歌曲,不過,這是想讓大家感覺到安靜一點的、能夠沉靜下來和我一起聽歌曲裡頭的歌詞在說什麼,這也是我在聽著廣播台時,意外聽見的歌曲」

明明是一段感性的話,卻被麥克風的變聲功能弄得聽上去十分的滑稽有趣,容仙沒有笑,就是把自己心裡頭最真的想法說了出來,用著非常柔和的語言說著自己對於這次選曲的想法。

「不是有過那種時候嗎?當初在年紀很輕的時候就聽過了,但是沒有記在心裡頭,可是逐步的,隨著年紀的增長,在偶然一次機會聽見歌曲的時候,就會有種心頭被撞擊到的那種衝擊,這首歌,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一首曲子」

主持人也能夠理解的連連點頭,對著容仙的話應和的幾句,便把介紹引言的部分介紹的差不多了,「那這樣我們就來一起聽聽看這首歌曲吧!」

當容仙開口開始唱的時候,像是為了把這首歌曲詮釋完美的那股老練,還有在歌曲中為了引出情緒的柔軟曖昧的氣音,以及讓人心頭發顫的尾音中的微顫,都足以把人拖進了歌曲的氛圍裡頭。

並非新潮動感的曲調,甚至可以說是簡單平凡,聽起來有點復古的曲調,為了貼合流行,加入了明亮清晰的鋼琴聲當作主樂器,就連歌詞都那般的平凡樸實。

「漫步在這街頭與人相遇
分享無數的故事
而回到家又是一個人的話
寂寞的浪潮又會襲來吧

我們彼此
寂寞孤單的人們
好不容易相遇
討厭分開
討厭獨自一個人的話
我們就相愛吧
漫步在這街頭與人相遇
分享無數的故事
而回到家又是一個人的話
寂寞的浪潮又會襲來吧

我們彼此
寂寞孤單的人們
好不容易相遇
討厭分開
討厭獨自一個人的話
我們就相愛吧
討厭分開
討厭獨自一個人的話
我們就相愛吧」

副歌的部分也是,重複著一次一次的唱著。

單調平凡的歌詞,因為容仙每一次歌曲技巧的使用而變得順耳好聽。

在最後的一句歌詞中,對於未受過專業的聲樂課程的平凡人來說,容仙詮釋的方式鐵定會讓那些人因為氣息分佈不均而消音,蜿蜒又繾綣的漸沉氣音在最後的揚升更讓這首歌曲的演唱難度向上攀升了好幾個層次,事實上,高音唱得好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但是低音要倡到清晰又聽得出漸層感的實力並不是那麼輕易的事情。

即便這麼的獨特好聽,但是還是在最後輸了。

被嘉賓說了好聽、容仙隔著面罩望向了拿著麥克風為首的中年男人,聽著那個男人的評價,「這位一片丹心向日葵Xi是一個對音樂有著獨特想法的人,能夠將難駕馭的抒情歌做出了獨特的味道……」

似乎是什麼作曲家吧?容仙雖然心頭被那位男性的話給點到了不少的想法,卻也依然清楚的明白了一件事。

實際上這場歌王的競爭是不分軒輊的強勁對決,但是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觀眾的身上,容仙還是覺得很對不起星伊,因為,對她說了會把歌王寶座獻給星伊,當初把話說得那麼滿,卻什麼都沒能替星伊做到。

在主持人的要求,同時這也是節目的規則、敗者必須摘下面罩,顯露出在面罩底下的真面目。

容仙在準備要摘下面具的時候,手指稍稍有些遲疑了,在面罩的限制下,容仙可視的範圍其實很小,所以她看不清外面觀眾反應的同時,她其實也看不見星伊望來的眼神。

這個時候,摘下面罩,會不會看見星伊失望的眼神,只是來自主持人的催促讓容仙沒能再遲疑下去,摘下面罩,露出表情時的容仙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沒有忽略當她摘下面罩時,在觀眾中引發的驚訝聲浪。

容仙心頭微微發苦,在觀眾的心中,頌樂依然被定義成偶像,而非、剛剛在台上以一片丹心向日葵的身份出演節目的金容仙,這麼久的準備,都是為了這個節目。

簡單的和主持人交談後,匆匆的做了結尾的容仙很快的就被請下台,畢竟、勝者不是一片丹心向日葵。


坐在休息室的容仙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東西收拾了就走,反倒是坐在休息室裡頭,一次次反覆的聽著在舞台上,曾經被列為同樣用來挑戰寶座的另一首歌曲,這首歌、或許比過分強調孤單的歌詞要好上許多,甚至是相較之下對觀眾的口味。

在贏得勝利的理智之前,她優先把情感放在了前頭,輸了也是無可厚非,容仙並不後悔,只是,對於給予自己機會的星伊感覺到抱歉,等星伊回來的時候再向她道歉吧。

在容仙換好衣服,收拾好東西要離開的時候,休息室的門被敲響了,放下手中的東西,容仙滿臉疑惑的去開門,她很清楚演藝圈裡頭的殘酷、沒有人會在乎第二名,每一個人看見的都是贏得寶座的那個人。

容仙拉開門時,看見了站在門後的男人,和先前在節目上頭的模樣不一樣,或許是節目結束了,換上了比較休閒的服裝,看向容仙時,他的眼眸充滿了強勁的力道,雖然看上去很悠閒,「妳好,我叫金道勳,不知道星伊有沒有和妳提起過我?」

「雖然很抱歉,但是並沒有呢」努力回想的容仙很快的就搖了搖頭,在單方面被通知要上星伊也參與其中的這個節目消息後,她們就乾脆的吵架了,之後雖然和好了,彼此都為了工作的事情忙碌,她忙著考慮上節目時要唱的歌曲、星伊則是為了節目的流程安排忙碌。

男人揉了揉後腦,露出了有些困擾的表情,但是卻不是那種過於嚴厲的兇狠,反倒是、像被捉弄了一般的無奈。

「看來用和星伊的關係應該是行不通了」

輕吐出一口氣的男人正色的望著容仙,「之前的事情都先忘了,我們重新來過吧,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金道勳,是一個作曲家,雖然這幾年都在國外挖掘有實力的素人,也達成了我自己選擇到國外去時的目標,重新回到國內的我有一個新的目標,我想要做出和現在偶像界不一樣的藝人」

「不是綜藝搞笑或者是舞蹈為主打的藝人,我想要做出歌唱實力中還要再更特別一點的歌手,但是在韓國中,比起推出能夠一張專輯就大賣、難得一見的歌手,偶像的門檻比較低、同時,妳有成為歌手的實力和那份對於歌曲詮釋的獨特樂感,妳也在偶像的標籤下待得太久了,如果妳有意願的話、也還沒有和原公司再簽合約的話,願不願意來到我在韓國新成立的經紀公司,做我的第一個歌手」

容仙眨了眨眼睛,她承認,她和公司還有幾個月的合約,同時,她也還沒有簽署合約。

察覺容仙依然在遲疑的模樣,金代表只是遞出了自己的名片,朝著容仙柔和的笑開,「這個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任何疑問的話,撥電話給我、或者透過星伊告訴我也沒關係」

男人說完話就像是做完事情般的轉身想走,但是卻又被容仙喊住了,因為那名片上頭的職稱是代表,但是對方又自稱和星伊認識,再加上了,在那時,尋找歌曲時,對方給予的中肯建議不僅僅是身為音樂節目的PD能夠全部含括其中,「代表,請問您聽過星伊的歌聲嗎?」

「啊、那孩子啊,她是和惠真一起被我發現的特別的孩子,惠真是先抓住我眼神的孩子,她有著一口獨特厚度的嗓子、那個厚度會幫她的歌曲加入風味的濃郁,雖然星伊雖然和她不是同一種類型,但是星伊低音的清晰度,可是不會輸給任何現役偶像,雖然是女孩子,她唱抒情歌的時候,溫柔的聲線可是像是在對著女孩們唱情歌」

「那孩子也是有受過訓練的,就是對唱歌不太有自信而已,如果,讓星伊感到很有安全感的話,或許到那個時候,就會唱歌了吧?不過這種事,誰知道呢?」

朝著容仙眨眨眼的那份俏皮讓容仙不由得露出了笑來,同時也把這件事放在了心裡頭,想要聽星伊唱歌的這件事、真的是非常非常好奇呢,會是多麼深情溫柔的嗓音呢?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