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57。

因為外頭的陽光、而稍加刺激到睡眠,比起以往還要醒得再早一點的容仙在陽光灑落眼睫時,輕緩的睜開了眼睛。

初醒時的那份茫然,讓她看起來格外的年幼稚氣。

身旁的那份柔軟以及因為溫熱而那香氣更加濃郁的的溫熱體溫,還有被攬抱時的親近,都讓容仙驚訝的發現,她竟然比星伊醒的還要早一點,畢竟在之前、都是星伊比自己還要早很多的時候起來準備早餐了。

容仙半趴在星伊貼在她身上的臂彎裏頭,看著閉上眼睛時,薄薄的單眼皮、笑起來會升起的鼻肌還有、捉弄人的時候,會有點痞痞的笑容,全部都讓她很喜歡、很喜歡。

無意識的收緊手臂讓星伊的臉更靠近了容仙的面前,既柔軟又可愛的臉龐在面前放大的時候、總讓人心跳不止。

軟綿綿的蹭了蹭星伊,即便只是這樣的細微動作也讓睡眠敏感的星伊反射性的彈開了眼皮,看見了是容仙在懷裏頭亂蹭的驚擾,本來就因為敏感的睡眠磨得沒有起床氣的星伊只是發出了柔軟的笑聲、被容仙枕在脖頸下的手肘彎起,好脾氣的揉了揉容仙的後腦。

柔軟細滑的頭髮在指尖滑落時,帶來了一種宛如絲綢般的柔滑細緻,下巴靠在容仙的頭頂上,像隻小貓般的用下巴磨了磨容仙的髮旋,「不多睡一點嗎?」

得來容仙的搖頭回應後,星伊只是再開口溫柔問了,「早餐想吃什麼?」

「嗯……不知道,星幫我決定吧,跟妳吃一樣的」容仙只是展開雙臂更加的把自己投入了星伊的懷抱、用著臉在星伊的懷裏頭亂蹭,星伊無奈的用力回抱了一下容仙,溫柔的把唇落在了容仙的額頭上,隨後點了點她的鼻子,「好吧,我們在家裡吃,我去弄妳的早餐,妳負責去弄JjingJjing和大發的早餐好嗎?」

容仙歪了歪頭,覺得很合理的回親了星伊的臉頰,便在星伊下床後體貼的給她遞來一件過膝的長T要她套上時,才乖乖起床。

星伊在廚房裡頭弄著水煮的地瓜、還有微波即可食用的即時飯,之前回到富川母親為她準備的醃蘿蔔、為了不喜歡吃菜的容仙準備的泡菜牛肉當主食,還有為了飲食均衡而準備的半熟煎蛋,再加上結束餐點後的水果,並不是什麼太難準備的料理,所以星伊很快的就把東西準備上桌了。

「可以吃早餐了……」星伊把兩人份的早餐端上桌時,看見了和不論身在何種環境都能十分淡定的JjingJjing,還有一旁還有些怕生的大發竟然躲在JjingJjing的後面,與蹲在前面的容仙大眼瞪小眼的互看,覺得這畫面很奇妙的星伊一邊無奈的搖頭一邊把容仙往飯桌的地方拉。

坐定位置的容仙咬著筷子,滿臉糾結的看著星伊,看見這樣的容仙、總是很輕易的就能從對方的表情裡頭看出對方在煩惱什麼的星伊也有著屬於容仙戀人的自覺。

「怎麼了?為了事情在煩心?在妳沒說出來之前,妳可能沒辦法好好吃飯吧?」

因為星伊太過貼合自己的想法,容仙也只是發出了可愛的傻笑聲,這種不符合過二十五歲的可愛笑容、有著讓人更加沉迷的魅力,金容仙這個人就是有著這樣的魅力啊。

星伊微笑著,「在煩惱什麼呢?說不定我能給妳一點意見」

「這個就是、不是要選曲嗎?我想要贏下歌王的寶座」容仙的聲音很真摯,也很誠懇,因為她想起了姐姐對著她說過的話,她能夠在以年輕為主導的偶像中佔有一席之地的原因不單單只是她的歌聲、她的努力,還有著她能夠像海綿一樣吸收著許多不同意見的寬容,星伊眨了眨眼,開口問了然後。

「啊……我並不是要問他們選擇的曲目是什麼,而是,以星妳做了這麼多年的音樂節目的PD自然有妳的專業在、妳這麼多年的經驗,怎麼樣才能贏得觀眾的歡心?」

原來這傢伙還記得自己的本業是音樂節目的PD,上次還在因為這節目和自己大吵大鬧。

星伊的筷子放了下來,對著容仙溫柔的提出了建議,以一個PD來說,相當專業又過分專業的建議。

「妳的歌曲要牽引的是觀眾的情緒,能夠觸動觀眾的情緒的除了歌詞、旋律、曲調之外,妳能夠從這首歌裡頭唱出多少情緒給底下的觀眾、這些比的不是歌唱的技巧,而是妳理解了多少,蒙面歌王的節目不出意外的話,比得都是抒情歌、要怎麼把抒情歌唱出妳自己的味道,就是看這個歌手多會把故事用歌聲唱出來」

「這一方面的詮釋,身為偶像的妳會比較吃力是正常的、但是,要怎麼跨越這道偶像與歌手之間的門檻,這是屬於妳的挑戰,沒有人能夠幫妳、這是妳一個人的戰鬥,從屬於頌樂的舞台活力、變成了從內部挖掘出來的感性」

容仙平時被明亮的偶像外皮包裹下的那份柔軟,早在一開始就被星伊看在眼底、就像她在最初就把她當作普通人的金容仙,而不是外表燦爛亮眼的頌樂。

「之前都忙著和妳吵架,和冷戰,都沒有和妳好好說過謝謝呢」容仙望著星伊、似乎對她等會要說出來的話,感覺到害羞的羞怯微笑,「謝謝妳,星,給了我機會、把妳的一切賭在了我的身上,謝謝妳願意相信我」

「……瑟琪那傢伙竟然多說了那麼多話」星伊無奈嘆氣似撐著下巴,望著容仙亮晶晶的眼睛,最後還是不負容仙的期盼,直起身子橫過餐桌,捧起容仙的臉龐,用力的在容仙的唇上烙下屬於自己的溫度。

唇瓣勾起的笑格外的豪爽俐落,充滿了自信感的帥氣,「盡妳所能的大鬧一場吧?」

這幾天容仙沒有什麼事情做,不是待在星伊的家的書房裡頭線上搜尋著音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為音樂節目的PD,讓容仙很吃驚的是、星伊家裡頭的混音專用的儀器非常的充足,同時,還有造價不便宜的舞台專用耳機。

星伊對她沒什麼隱瞞,很大方的就直接拿給她一台電腦,說裡頭有著現在音樂節目中用來剪輯的軟體、可用的軟體功能強大又選擇的素材多,若真的算下來,這台電腦的總價值可不小於星伊書房裡頭有的任何一台儀器。

「想玩就玩吧、妳不是歌手嗎?應該對音樂很有自己的想法吧?別讓公司對妳的包裝成為了妳固定的形象」

溫柔的留下這句話,星伊很快的就到了要上班的時間,用力的擠了擠她的肉肉雙頰,「答應我,別忘記吃飯就好」

「知、知道啦!」從星伊過分的擠壓中,搶回臉的容仙趕緊的站起身、推著星伊的腰把她往外推去,只是在門口前、星伊卻抓住了容仙,聽見主人們的玩鬧聲,雖然不怕生了但還是初生的好奇寶寶的大發則是在兩人的腳邊亂轉、歪著腦袋的笨拙趴在兩人的褲腳上,似乎是在期待著主人們要送給他的零食。

星伊笑了笑,把扒在褲腳上頭的小柯基先抱起來放回了他的小窩,才走回來用力的親了親容仙淡粉色的唇瓣,「我去電視台了,出門要做好偽裝」

「知道了知道了」

這幾天,總是和星伊膩在一起,容仙似乎也稍微有點忘記了她的身份,被星伊捧在手裡頭寵著,像個普通人一樣的戀愛、像個平凡人一樣的談感情。

——忘記她還有著偶像的身份,是頌樂。


今天就是拍攝日了。

為了給容仙一個完整的整理,經紀人很體貼的給容仙一段假期,同時用著那些時間和星伊相處又膩在一起的她們度過非常平凡的日子,像普通戀人一樣,牽著手出去逛街、共同分享的一對耳機、帶著狗狗在附近的公園溜達,晚上回家的時候由容仙的背貼在星伊的懷裏頭、被星伊從背後擁抱著的睡姿或者是容仙在星伊的懷裏頭、伸手抱著星伊的纖細背脊,到了隔天早上、就由星伊把容仙叫醒。

或許時間尚短,但是已經適應這種生活的星伊在經紀人來公寓前接她的前一個小時就準備把容仙叫起來,即便兩人家裡的距離很近,但是為了讓容仙能有更充足的時間準備,星伊還準備好了早餐給容仙。

瑣碎的小事都完成之後,星伊無奈的插著腰,望著死揪著棉被不放手、身體蜷縮成蝦子形狀的賴床傢伙,「容仙、金容仙、容仙妳該起來了」

「……嗚嗚」即便發出這種像是小孩子般的撒嬌音,星伊也沒有心軟,伸手去扯容仙被子的星伊很輕易的就把她身上的被子扯了起來,但也只搶到一角罷了,側睡時、白軟臉頰貼在藍色床面上,還閉著眼睛賴床的這個女人、星伊微微的抿起了唇,難以言喻自己心頭湧上的那股顫意,金容仙現在穿著自己的睡衣、蓋著自己的被子、躺在自己床上,像是全身上下都貼滿了屬於文星伊的標籤。

那份專屬感讓星伊的唇角更加勾了起來,忍不住想要更加靠近容仙,擁有著牽動星伊心思的那份魅力。

只是往容仙身上整個抱去的星伊一點都不意外的聽見了對方發出唱跳歌手最自豪肺活量十足的尖叫,即便還沒有完整開嗓、依然能夠聽出活力全開時,那份顫動心思的高亮嗓音。

「妳要起來了沒?」抱著容仙的星伊蹭著容仙的肩膀,笑著對著她說著,得到對方可憐兮兮,卻明顯清晰許多的應答聲,星伊這才放過了容仙,減輕了壓在她身上的力道,貼在容仙頸邊的腦袋才緩緩的親上了容仙的臉頰,「早安啊,我們容仙」

呆坐在床上的容仙怔愣的看著星伊從另一側下床,再一次繞到她身邊微笑看她的眼眸,展臂抱住了星伊的細細腰身,悶悶的用臉頰去蹭著星伊勁瘦的腰身,「早安,星」

從自己的肚子那裡拔出了軟乎乎的臉頰,捧在雙手中的柔軟頰肉像是滿溢出來般的可口柔軟,星伊輕輕地在容仙的臉頰上親了一口,「嗯,今天是妳的大日子,所以我現在要去用妳的、還有我的早餐,等等再送妳回家,現在起來刷牙洗臉,好嗎?」

乖乖應和的容仙在星伊微涼指尖抽離後,才開始慢吞吞的動作。

今天的日子,是要上星伊節目的時候了。

她準備了四首歌曲,外加了幾個即興的模仿之類的特長。

從未有過的那份緊張、讓容仙很好的壓住了她平時過度展現的興味,容仙喜歡唱歌、又懶得去唱歌房,一方面是因為怕被其他人認出來,另一方面時,星伊家裡頭的唱歌設備像是為了要彰顯星伊曾在音樂節目裡頭擔當PD的那份自尊心,全部都是專業級的設備。

雖然舞台上很讓人興奮,但是站上舞台前的那份壓力著實不小,稍微的壓力能夠轉化出更棒的表演,容仙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

只是、今天似乎更加的緊張了起來。

會不會搞砸呢?會不會讓星伊失望呢?

好好的替容仙戴好帽子,聽見容仙問句的星伊圓勾的眼眸定定地站在了門口,同時投向了今天異常安靜的容仙,難得緊握在身前的手掌、星伊似笑非笑的從下方捧起了容仙的雙手,溫柔的低頭淺吻對方的手指,柔軟的唇瓣擦過時,帶來的那股暖熱、讓容仙的臉上竄上了一股熱燙。

有些時候,星伊總是這麼溫柔多情的模樣。

「今天晚上可能沒辦法和妳一起吃晚餐了,不過,先提前跟妳說一句吧」星伊的指尖按住了容仙的指腹,把她手上的溫度給傳遞給容仙,「容仙啊,用盡一切去做一件事的模樣果然很帥氣啊,做得好」

容仙把頭靠在了星伊低下頭親吻自己指尖時,朝著自己的圓圓頭顱上。

沉靜又安靜的氛圍,讓她緊張的心跳聲也隨之平靜了下來,星伊就是有著這樣的魔力、她的舉動、她的指尖、用著冷靜微沉的聲線說出來的話語,都有著這麼讓人心空的魅力。

「嗯,我去去就回」

「我會帶宵夜回來給妳的,是妳最喜歡的營養品喔!」

星伊對著她眨眼時的那份狡黠更是充滿了清爽的帥氣感,既像淘氣的少年氣但在相處時又充滿了少女般纖細體貼,容仙微微的瞇著眼睛,對著星伊用力的揮手道別。


下一篇結束蒙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