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55。

 

我寫到有Bug……
蒙面歌王是不會把要掩蓋出席的嘉賓名單曝露出來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捂臉,我肯定是寫瘋了
不過終於要寫到蒙面歌王了!!!最多大概15篇就能解決了吧?

其實這篇的重點就只是想要寫到一片丹心向日葵這個名稱KKKKKK

 

 


很快就到了行前會,為了避免讓參加綜藝的大家都知道彼此,私底下約出來談論行程的會議也各自避開了對方。

雖然有放出風聲說頌樂有可能會參加,但是,很快的又被節目組做出澄清,電視台的舉動讓粉絲們不解、卻又在那澄清報告後,由瑟琪來和偷偷摸摸來到電視台的容仙做行前報告。

「午安呢,頌樂Xi,吃過午飯了嗎?」勾著微笑的瑟琪拎著手裡頭、開了無數次會議的筆記資料,裡頭登記著許多的重要筆記,而這次的行前會就是為了要把這個交代給所有參加節目的人,一五一十、毫無隱瞞。

「吃過了,妳呢?」容仙的微笑有著很可愛的明亮感,在除了從把喝醉的星伊歐尼送回住所後的匆匆碰見,這是她們兩個第一次在瑟琪清楚容仙歐尼和星伊歐尼之間戀人關係的第一次正式見面。

瑟琪無奈的笑了笑,舉了舉自己手中、用來補充糖分的熱甜奶茶,「沒有,用這個補充糖分呢」

「頌樂Xi,這個是這次的行前會的內容,大致上的注意事項都寫在上頭了」瑟琪的指尖點了點上頭的文字敘述,讓容仙先看看有沒有哪邊有問題,在一旁等待著的瑟琪半撐著腦袋、她雖然不是那種會對漂亮女生側目的人,但是,似乎她身邊都是圍繞著那種氣質特殊的漂亮女生。

不論是星伊歐尼,還是在日本重遇的勝完,不過其中應該會認識勝完的原因要先加上柱現歐尼之後、先認識了柱現歐尼才知道勝完那個孩子,不過會認識頌樂也是藉由星伊歐尼才認識……怎麼有種相似感?

「如果我沒有想錯的話,我們要先取一個在節目裡頭的代稱、能夠在摘下面具來聯想到自己、卻又不會在面具還沒摘下來的之前暴露身份」

「是的,沒錯,之前來過這裡的嘉賓們都在這件事情上頭很苦惱,都說要下次再來告訴我們要怎麼介紹……頌樂XI也可以回去考慮看看再告知我們就好」

容仙很快的就搖了搖頭,「沒有,我已經想好了」

瑟琪聽見了容仙的話,反倒是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這麼快?星伊歐尼是有先跟頌樂Xi說過節目規則嗎?」

聽見瑟琪提起星伊,容仙有些不太自然的抓了抓自己手中的紙邊,在那瞬間的抓皺讓瑟琪注意到了、難不成是在吵架中嗎?

不過這樣倒是能夠說明了,先前星伊歐尼在第一時間知道她負責說明規則的對象是容仙歐尼的時候,那瞬間劃過她本來鎮定臉龐的那絲慌亂、以及能夠說明她往自己這裡塞來的說明工作,本來還沒多想,就與容仙歐尼的舉動相對應後、就更加明顯了。

「……我和文PD很久沒有見到面了,在得到蒙面歌王的通知之後」

時間正巧闔上了、星伊歐尼更加認真在工作上頭的時間,瑟琪眨了眨眼,無奈的微擰起眉頭,「星伊歐尼在那之前肯定沒跟頌樂妳提起過她推薦了參與節目的事情吧?」

「……是的,沒錯」

因為這句悶悶的回答,讓瑟琪推出了所有事件的脈絡,那個時候星伊歐尼強出頭似的推薦、年末舞台後說的、實力派的新聞稿、還有這次來自星伊歐尼默許、否認節目嘉賓的新聞稿。

大概都是為了更讓眼前這個人在舞台上停留的更久一點給予的機會、能不能抓住就看自己了,應該就是這樣的考驗吧?

不過、看星伊歐尼那麼努力工作像想回復到還沒有和容仙歐尼交往前的冷淡模樣,瑟琪也不怎麼喜歡那樣的星伊歐尼。

「雖然這個是不能說出去的,但是、看著妳們這兩個明明互相在乎對方的戀人吵架,我們旁人在旁邊看著也不怎麼開心」瑟琪看著瞪著大大眼睛的容仙,無奈的彎起了嘴角,平時總是沉默寡言、安靜的星伊其實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心裡頭總是抱持著許多的、體貼待人的溫柔,卻老是在言語上頭吃癟。

只是、對待戀人也這麼沉默冷靜可不行啊……

「其實嘉賓的名單中以偶像的身份出演的人、不是只有妳一個而已,在八名的出演嘉賓中,其中有兩位是被視為偶像——星伊歐尼的野心不只是讓頌樂妳撕去偶像的標籤,而是希望能夠在單純以歌喉對決中,由被視為沒有能力只有外表的偶像在一群真正的歌手中,贏得更好的勝利,表示出,偶像不單單只有外表而已」

瑟琪想起了那時同樣在辦公室的作家回來時,對著她們說了在辦公室裡頭的狀況、說著文PD這個人有著要把只有一集的新春特別節目做成了長期綜藝的巨大野心。

「想要抓住這一次機會的人,不是只有頌樂妳、還有我們看似銅牆鐵壁的文PD啊,與其把星伊歐尼把給予妳的這次機會當作了她對妳愛情的延伸、不如說是,她把這次所有的籌碼都賭在了妳的身上呢」

驚訝、錯愕的情緒過後,容仙本來藏不住的表情、漸漸的在最初的驚訝過去後,變成了深思才會出現的內斂表情,和星伊歐尼的表情很像。

看似意外、卻又能夠讓人理解的相似。

在過了幾分鐘後,容仙用力的站了起來,拿著她手中的紙張,滿臉堅定的瞇起了眼睛,對著瑟琪下了豪語,「告訴星吧、我會贏的!為她贏來屬於她的獎項,而不是像之前的年末頒獎舞台那時一樣,入圍了、卻讓她什麼都沒有得到,演戲並不是我的專長、但是我可是一位歌手啊!」

瑟琪笑了笑,仰頭看著容仙堅定的神色,驀然明白了星伊歐尼為什麼會喜歡上頌樂、為什麼會喜歡上容仙歐尼,如果說頌樂是藝人的外在明亮的包裝、那麼支撐那過於沉重的包裝而不失去形狀的那份力量,鐵定就是屬於容仙這個人用來支撐一切的堅強了。

堅定又不過於強硬的強悍,很容易讓星伊歐尼這種一個不小心就會陷入某種悲觀感的人給吸引住、明亮的、燦爛的光芒,如果能夠擁有肯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吧?

但是很快的就會陷入矛盾當中,擁有這樣的人、只為了讓自己幸福,而緊抓住的那個人會不會是只因為某些疲憊而暫時停歇在自己的身邊,越是緊抓、就越是會將那個人往下推去的沉重壓力。

即便如此,也依然為了自己而活、為了不要放棄那些一直都思念著的人還有最想做的事就是讓她所愛的人們能夠幸福的享受生活。

在沉靜的面容下、在纖細的身形下,一直都在為了這件讓人感覺到帥氣的事情努力著。

「……不過、頌樂,在節目中用來代稱妳自己的那個暱稱要叫什麼呢?」

聽見瑟琪的問話,容仙只是燦爛的、開心的,腦海裏頭想起的是、在那四方形的鐵盒裡頭,像是盛開出燦爛黃色花海的愛心紙條。

「啊、我就叫一片丹心向日葵,非常的可愛吧?」

容仙臨走時的笑容、燦爛又可愛。

把容仙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星伊的時候,星伊只是從鼻間哼出了一聲輕嘲似的笑聲,淡回了瑟琪一聲知道了之後、瑟琪本來有些傻眼於星伊的冷淡反應,正想摸著腦袋走人的瑟琪,卻在這時候被星伊叫住了。

她望來的眼眸很鎮定、但是,白皙的臉頰還有難得綁起馬尾、露出來的耳朵都紅了一大片,然後便是、有些結結巴巴的開口,「瑟琪,妳覺得她真的贏了我該送什麼給她當禮物?」

……猝然不及的粉色泡泡、明明現在還是寒冷的冬季,怎麼星伊歐尼的春天提早到來了呢?

「這種東西應該要自己想吧?」瑟琪無奈的拉了拉讓脖子不舒服的毛衣領口,彎腰在一旁為了節目而臨時給自己安排的位置上,撈起自己的包包,「我要先走了,星伊歐尼,妳自己一個人慢慢想吧」

「怎麼?這麼早走?」

瑟琪往外走的腳步頓了頓,想起了在要離開之前,平時總是表現出不輸給星伊歐尼冷靜的柱現歐尼,突然打電話過來語氣還很緊張的要她趕緊回家看看自家親友的情況——即便翹班會被罵、她現在必須趕回去。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原因。

「我的朋友,勝完有點小感冒,現在發著低燒,本來能把自己照顧的很好的傢伙突然生病不讓我照顧、還這樣硬撐著把我趕來上班之後,情況變得更嚴重了,我現在得回去照顧她」

「記者朋友?」星伊眨了眨眼眸,倒是沒有想到瑟琪是和人同租一間房間,星伊想了想、低頭從自己的皮夾裡頭抽了一疊鈔票,塞在了瑟琪的手上,「拿這些錢去給那位記者親估買點營養的東西吧,之前受了她的幫忙,我沒能送什麼好東西給她,剛好瑟琪妳和她的關係好,知道她會喜歡什麼,記得要幫我多巴結她一點」

雖然瑟琪想推拒,但是在星伊的強勢眼神下,瑟琪還是把錢收了下來,「好的,我代替勝完謝謝妳,星伊歐尼」

「沒關係的,瑟琪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星伊對著瑟琪有些笨拙的單眨眼,只是那過多好心情的油膩攻擊讓瑟琪惡寒了一把,嘆了一口氣、怎麼容仙歐尼不快點和星伊歐尼和好呢?

吵架的兩人分開,受傷害的可是在那兩個人旁邊的人啊……只是,這樣的星伊歐尼比那個只是冷著一張臉工作的時候,要好多了。

臨走前,瑟琪定定地看著星伊,「星伊歐尼,會有什麼樣的原因,讓兩個彼此關係都很要好的人分開呢?」

望過來的星伊眼眸,有著許多的光芒,笑出來的星伊或許在之前難以理解、但是現在的她卻稍微能夠明白原因了,在歷經過與容仙的幾次吵架後,星伊給出了這個答案,「肯定是對於彼此太過在意、卻因為關係親近,所以更難以放下那份在意」

 

 

或許生病的時候會比平時更加脆弱一點。

因為身體狀況和平時不一樣、勝完在瑟琪搖動她時,看見了瑟琪滿臉擔憂的表情,勝完雖然對著瑟琪綻開了不需要擔心的笑,還強硬的把本來想在家裡頭待下來照顧她的瑟琪趕出去上班之後。

重新躺回到床鋪上又睡了一下子的勝完咬緊了唇瓣,身體四肢上頭湧現的那份酸軟讓就連舉起手來去撈床頭的手機,也覺得倍感費力。

就連呼出的熱氣都是滾燙的、同樣高溫度的肌膚相觸,沒有像平常一樣的舒適感,那份無法緩解的熱度只停留在肌膚上,揮之不去。

沉重的腦袋、懸浮虛軟的四肢,都讓勝完本來就體力虛弱的身體有些讓人心驚的搖晃,「得、得請假……」

乾燥的唇瓣還有著因為鼻塞而喘不上氣的熱燙吐息,難以聚焦的眼眸在明亮的螢幕上頭搜尋著主編的名字、她必須小心一點,因為主編的名字和那個人的姓氏相同。

她會先滑過那個人的名字,才會在幾個之後到達主編的名字。

平時再怎麼的辛苦、再怎麼樣的難過,勝完都能夠自己咬緊牙根的撐過去,但是、總是在晚上盯著那個人的報導、那個人的手機號碼、關於那個人的一切,她已經學會了拒絕,只是、在她所有高高築起的城牆中,只因為一次柔弱的感冒驅使下、她產生了失誤,卻又變成了那唯一一次的機會。

電話的撥通比以往還要久,燒到腦袋糊塗的勝完模模糊糊的想著,只在最後咔的接通聲中,勝完擰著眉頭,本來以為偽裝出來的嗓音是有力,卻在那個剎那變成綿軟虛弱的聲線,「主、主編,抱歉我今天早上沒能去上班,不過我身體有些不舒服,希望能夠請今天一天的假」

那頭頓了很久,即便是嗓音的聲線和過往不同,清冷高雅的嗓音還有著讓人心動的柔和,即便在那涼冷的聲音中還有著過度包裝過的關心,這些勝完都沒能察覺到,她早就因為過去時常冷酷的對待她自己的身體而再一次昏睡了過去。

還在工作中的柱現、用力的咬緊了唇瓣,被瀏海遮住的眼眸洋溢著和她冷淡外表不同的洶湧波動,伸手討來經紀人的手機,毫不猶豫的撥打給瑟琪,同時,要求她現在立刻回家一趟。

得到瑟琪的同意後,柱現的時間也不多了,本來就只是中途的休息時間,在處理完這些事情後,柱現便回到了工作崗位上。

敬業的、冷靜的,只有她才知道她的心在這麼多年的以後,依舊會為著那個孩子所牽動,疼痛難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