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54。

 


「……暈,歐尼妳妳妳妳、妳是怎麼知道的?!」

容熙在這頭也能夠想像容仙吃驚的驚嚇表情,這種總把表情寫在臉上的單純在選擇走入演藝圈裡頭後,沒有被抹去、反倒是被好好藏起,讓容仙成長的那份堅強褪去後,底下還是她的妹妹。

「因為我是妳姊姊,傻瓜」容仙聽著姐姐的輕斥,卻又覺得很是心暖,只是、雖然年紀差了幾歲,卻總是用一種很有餘裕的模樣陪在身邊,溫柔的給予意見、在出道初期幫忙做個人技的開發,許多許多,都受到了歐尼很多的幫助。

容仙垂下眼簾,從那胸口的搏動引來的氣息滯澀,容仙討厭有事情累積在眼前、也不喜歡有事物阻礙了自己前進的步伐,但是當那個事物換成了她最喜歡的人,她還能這麼果決的下決定嗎?

——又或者,她應該是真的拿文星伊那個外表看起來冷靜理智,實際上敏感易縮的性格來說,完全沒輒吧?

和姊姊解釋過後,容仙沒有和姊姊解釋她和星伊的關係,也沒有說了為什麼星伊要以朋友的身份給予了那麼大的幫助、就是在期盼著自家姐姐給予的答案。

「……肯定是因為她很喜歡妳吧?」

……果然連歐尼也這麼覺得,容仙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果然也是覺得星伊是因為私情而影響了對待工作的態度,只是容仙要準備結束這個話題,順便說了過年時要回家,再跟父母討論關於之後不和公司續約的事情。

「容仙啊,她肯定是因為喜歡妳的聲音、所以想讓所有人都肯定妳的聲音、讓那些人能夠成為繼續支撐妳在大又華麗的舞台繼續表演的支撐」

容熙的嗓音因為透過聽筒而有些模糊失真,卻依然能夠聽出那聲音裡頭的真摯,她的語氣一點都不嚴厲,甚至還有著柔軟,「星伊那個孩子我親自和她聊過天的,她那個時候會選擇救我是因為她性格裡頭的正直、她那時候能夠那麼完美的處理一觸即發的事件,憑藉的是她聰明的腦袋,而她選擇妳,是因為她獨到的眼光」

「而妳卻用著她是不是因為她與妳之間的關係,否定了她在作為PD多年來的努力、以及這份職業給她帶來的職業操守」容熙的語氣柔和、卻又字字在理,「她肯定苦惱過的,卻依然選擇了妳,作為朋友的妳不應該這樣懷疑自己」

容仙頓了頓、卻又想要開口反駁容熙的猜測,不是只是朋友的關係,不是這麼簡單而已。

她們是更親密的關係,但是容仙卻發現了,以往能夠豪爽開口提問的自己,卻在星伊的關係上頭卻步了,這樣真的可以嗎?這麼輕率的、沒有考量到星伊的想法,如果星伊因為自己的衝動受傷呢怎麼辦?如果家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去找星伊談談的話,星伊的工作會不會受影響?

——如果因為自己。

心中咀嚼著這句話的容仙這才發覺了,那份沉重,不是只有看似甜蜜包裹著的戀愛能夠輕易察覺的苦澀,甜蜜的外表下藏著幾乎讓舌尖發苦的澀。

「……不只那樣而已,歐尼,我和星的關係不是只有那麼簡單而已」容仙用力的握緊了手機,從螢幕傳來的燙、是容仙自己沒有察覺到的眼淚,既鹹又苦。

啊……原來是這種感覺啊。

那個時候星伊一個人抱著對自己的戀心,始終保持著沉默、若無其事的溫柔的朝著自己微笑,偶爾表情或者舉動稍微抽離,卻被自己牽動而又溫柔回歸時,從心口蔓延開來的空洞、卻沒有東西能夠填滿的,連語言都是空白的現在、沒有人能夠理解的現在,在過去星伊是怎麼走過來的,在那溫柔的、體貼的微笑中,什麼都沒辦法解釋、也依然啞口無言。

容熙聽著妹妹在那頭、微澀的嗓音,比誰都還要清楚妹妹欲言又止時的模樣。

「容仙,我們是姐妹吧?不論怎麼樣、我都會包容妳,因為我是妳的親生姐姐,和妳一樣在這個家成長,和妳一樣愛著爸媽、同樣的也愛著妳,如果真的不想說的話,我都在這裡」

聽著容仙的呼吸聲突然的急促了起來、最後像是下定決心般,開口了。

「歐尼,只有這件事暫時不要說出去,拜託妳了,連爸爸媽媽都不要說」

「知道了」

容仙按住了胸口,深深呼吸一口氣,說出了、一半謊言一半實話的事情。

「歐尼,我喜歡星伊」

容仙本來繃緊的呼吸、還有擔憂到快鄰近爆發點的思緒,卻被那頭突如其來的笑聲給弄得茫然。

「那這樣妳不是應該要更努力了嗎?得更加的在妳家的文PD面前散發魅力才行了啊,容仙,可沒有讓妳在這裡搞憂鬱的時間了」

「如果是文PD的話,我很放心,容仙,至於父母那關、之後追到文PD的話,我會帶著妳和妳家文PD回家一起被父母罵的」

容仙從姐姐親和的言語裡頭得到了那份力量,促使她選擇參加節目、這是已經在星伊知道容仙在節目結束後,很久之後的事情了。

 

 

輝人和惠真各自拎著一袋從超市買來的蔬菜,她們兩個都在彼此的臉上看見了無奈。

「總之,先進來吧,星伊歐尼」

先解開外門電子鎖的輝人把手中的菜放在了惠真已經張開手等待著,再回身拿出鑰匙解開了內門,裡頭的小貓本來懶懶地趴在毯子上的動作因為聽見解鎖聲早就昂起了腦袋、再看見出現的是自家主人又格外高冷的趴了下去。

「呀、惠真,Como還真的是越來越高冷了」

跟在輝人身旁走的惠真聽見了輝人的話,偏過頭想了想,把原本還打算走進廚房裡頭整理買來的菜的想法放棄,反倒是自己走到了Como的面前和那隻高冷高傲的貓咪冷冷的互瞪了起來,沒想到Como也似乎察覺到了惠真逼視也冷冷的朝著惠真睨來。

這畫面怎麼樣都覺得很詭異的時候,輝人像是見怪不怪的推著星伊讓她在沙發上頭坐下。

「和容仙歐尼吵架了?」

「不是,沒有吵架」輝人挑了挑眉頭,這樣似乎應該還好,應該還有能夠處理的空間,但是下一秒,星伊的話更讓輝人苦惱了,「只是我們冷戰了」

……這樣似乎更麻煩了,之前才解決的問題現在又再來了一次。

苦笑著的輝人拉開啤酒的拉環,再把啤酒遞給了星伊,「說吧,怎麼了?」

星伊才剛說到一半,和Como玩完大眼瞪小眼的惠真很快的就走過來,搶走了輝人才剛喝了兩口的啤酒,「這次的問題我來,妳不要插手」

「啊、為什麼?」即便表情很可愛也沒能得來惠真的同意,早早的就把輝人趕進廚房,對著星伊勾了勾手指,「星伊歐尼,過來」

和輝人對視一眼的星伊,乖乖的拎著啤酒跟在惠真後面的時候,超級乖巧、輝人看著這兩個人,只是無奈的笑了笑,伸手揉揉Como的腦袋,「希望惠真不要太欺負星伊歐尼就好了」

在惠真面前正坐的星伊只在惠真望來的眼神,自動自發的吐實了,過了半晌,惠真嘆了一口氣,「歐尼,為什麼要用那麼溫柔的方式去傷害妳喜歡的容仙歐尼?」

「不知道」星伊扯了扯唇角,惠真和輝人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輝人會溫柔的傾聽妳的話語,即便不能給予幫助,也會像月亮一樣,暈開溫柔的光輝,惠真明亮的眼眸有著耀動的光芒,對上星伊沉寂的眼眸直白又坦率,星伊只是苦笑了起來,「我是一個很過分的人,既想要讓大家知道這個人由我發掘的、蒙塵的原石,又想要讓大家看見這顆原石在舞台上發亮的模樣,這份貪婪沒有好好的掩藏、只是在最不好的時間,以最醜陋的方式暴露罷了」

「屬於我的、自尊心,就是容仙,不是視為家人的妳們、不是我喜愛的攝影、不是我的職位,而是金容仙這個人」

星伊的語氣很淡,她依然能夠記起當初接近容仙時,始終在胸口中的那份心動,靠得越近、越能發現她的魅力,就越加心疼她的堅強,這份心思直到現在,依舊沒有改變。

她想要保護好自己的自尊心,只是如此而已。

「……歐尼,這些話,妳跟容仙歐尼說過嗎?妳不是只用了一句我愛妳搪塞過去,用著一句最溫柔的話,傷了容仙歐尼想要得到肯定的心,星伊歐尼,妳覺得、妳沒錯嗎?」

星伊歐尼這麼理智明白的人,卻總是在容仙歐尼的事情上頭逃避,這還真是……

「星伊歐尼也趁這個時候想清楚吧,妳想要讓容仙歐尼上節目,是如果她上了這檔節目後,要繼續讓這節目成為妳們兩個之間的橫亙、還是容仙歐尼選擇不上節目,妳打算怎麼做讓她來參加這個節目、趁這段期間好好想想吧」

不過……惠真微微勾起了笑,「星伊歐尼,我記得妳應該有鑰匙吧?不要忘記輝人曾經跟妳說過的、別忘記妳最想要回去的地方在哪裡」

星伊笑了笑,卻在下一秒被惠真整個人抱在了懷裏頭、被惠真的手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腦袋,那份從肌膚透過來的溫暖、讓星伊的眉頭緊皺,像是要從眼眶中落下的那份熱燙讓星伊抱住了惠真。

「如果必要的話,輝人和我都會幫忙的,上頭年長的歐尼談感情太笨拙了,妹妹們說什麼也不能置身事外吧?當彼此都是對方的初戀,過程中的跌撞也是不可避免的,為了成長成更好、更適合彼此的唯一一人,所以才會帶來成長的疼痛,正是因為有這些過程妳才能更堂堂正正站著吧,星伊歐尼,這樣的妳沒有逃避,而是選擇接受面對的妳,真的超帥氣」

星伊的手指貼上了惠真的肩膀,用力的用惠真身上的布料蹭了蹭自己的臉,悶聲的回應了惠真的話、「謝謝妳呢、惠真」

 

 


在那之後的整整一個禮拜多近兩個禮拜,容仙由經紀人回覆了參加節目的同意,但是卻要求了不要把自己的名字暴露出來,而那時正在工作的星伊聽到這個消息後,只是略略的頓了一下,便繼續自己手上未完成的工作,唇角卻微微的彎起了笑來。

星伊為了節目的流程準備常常得和作家們忙到很晚才能回家,但是她總是會在下班的時候,在路上買了些特別的、或者是補充熱量的宵夜,都會買兩份,然後再繞去了容仙的家樓下,確認她的燈是否亮著,如果等了十分鐘的沒有切掉的話,自己就會用容仙給她的鑰匙,打開了樓下的門,搭著電梯向上,把自己在路上買的、一模一樣的東西,分一份給容仙,掛在她的門把上,然後,再按下電鈴,沒有等到人來應門就先轉身離開。

容仙知道那個人是誰,她很清楚的,用著這麼溫柔的方式,陪伴在自己身邊。

袋子裡頭總是有著溫暖叮嚀的紙條,有時候是還熱著的辣炒年糕、有時候是暖手的暖暖包、有時候是JjingJjing會喜歡的玩具、有時候、有時候,她們沒能見面幾天,她就放了幾次。

星伊不會主動聯繫或打擾,但是卻總是在原地等待她,用著最溫柔的話語說著她的所在位置。

容仙的指尖捏著淡黃色的、寫著平實話語的便條紙,再一次拎著那由星伊贈與的物品轉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把便條紙再三的看了看,依依不捨的把便條紙折成了一個愛心,才收進了她的收藏盒裡頭,除了孩童時期用來記錄一些自己那時天真腦袋裡頭各種關於愛情想法的筆記本、幾張相片,還有更多的是,在裡頭被星伊寫過的正方形便條紙,在裡頭既像是燦爛綻開了黃色心海、又像是只向著太陽的燦爛向日葵。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