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51。

 


現在是合作舞台、抒情的演唱,和容仙平常為了舞台帶氣氛的那種興奮熱情不一樣,要把別人逼哭的情感在某些時候更難拿捏,容仙接過了後輩幫忙遞來的耳返,這些都是習慣的東西很快的就別好了。

「啊,謝謝妳」

「不客氣,頌樂前輩」露出開朗微笑的少女目光落在了容仙身上平肩的白色小洋裝,和剛來時不同的禮服,是特別由設計師製作的服裝,和剛出道的她們像是同一款式的服裝不一樣,精緻高雅,突顯出了容仙漂亮的面容。

這是因為容仙的身份和剛出道的她們最大的不一樣,能夠為公司創造最大利益的人,優先享受資源,女孩的眼眸裡頭浮現了些許陰鬱,因為、那個位置她很想要、非常非常的想要。

她是偶像,但是更多時候,她想要撕去這個標籤,因為這個演藝圈對於偶像總是有著一種刻板印象、那便是沒有實力、只是放在一處的花瓶,同時在偶像圈裡頭淘汰的速度也是不容小覷的競爭。

漂亮的人很多、唱歌的能力又篩選掉了一些長得漂亮但是唱歌不好的人,剩下那些唱歌好的人又因為需要上節目所需要的綜藝感幽默感又被抹掉了一些,剩下的禮貌、姿態可以經由練習生訓練,但是在遙遙無期的練習生的生活,又有誰能夠被公司推出而出道呢?

比起團體的偶像,Solo出道的偶像又比團體出道的偶像要好的不少,那種身份大概近似於歌手又比歌手再低一點的位置。

除了男團能夠長久之外,還有多少女團在面對了年齡上限的時候,能夠繼續堅持走下去?

她很小心的、沒有讓別人看見,女孩揉了揉自己的手指,試圖溫暖自己的指尖,指腹上頭的涼還讓女孩記得她曾經把那台機器丟入水中時,手指觸到冷水時的冷。

如果那個時候,眼前這個人用她自己的人氣扛下了那次的戀愛緋聞、公司的態度很明顯了,沒有打算要讓自己和那個人戀愛曝光的原因,就是為了想要用自己去招來一個會作詞作曲、可以替公司賺錢的幕後作曲家。

即便她覺得頌樂很可憐、但是她卻沒有動作,沒有提醒、沒有阻止,因為公司許諾了她,如果能夠由自己招攬到那個男人,就讓自己出Solo專輯。

完全屬於自己的、一個人的Solo專輯,沒有其他亂七八糟的雜音,用自己的聲音唱出裡頭所有歌曲的專輯,這究竟有多麼讓人心動。

在付出了時間和自己不喜歡的男人斡旋、付出了身體去引誘,結果她等來的是八卦雜誌龍頭的新聞社所寫的澄清報導。

一切都成空了。

隱藏在眼底的冷、滑過了一絲的愉悅,她只是小小的惡作劇罷了,如果她有事前確認、肯定會發現的,只是沒對儀器做確認的本人有問題。

當一個偶像連歌都唱不好的話,她、還能是轉型成歌手嗎?

就讓大家看看,妳在台上出糗的模樣吧?頌樂。

由於第一次登上舞台時,容仙已經確認過耳返什麼的並沒有問題,所以就沒有再進行第二次確認。

但是到了真正站上舞台的時候、容仙在戴上耳機,舉起麥克風準備要去接後輩的尾音時,卻發現什麼聲音都沒有的當下,容仙雖然有些驚訝,在睜開眼的時候,對上了星伊朝著她露出的大大笑容。

充滿信任的那種微笑,讓容仙很快的就定下心來。

遇上音響事故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這次比較麻煩的原因是因為會負責回放給歌手的耳返、用來確認她唱出來的歌聲音準,同時由歌手在舞台上對現場演唱進行即時修正。

即便下一秒有可能失誤,星伊看的人也是自己。

即便下一秒會失誤,她還是不想要從這個舞台下去。

容仙對著星伊眨了眨眼,表示這種程度的問題不會影響音準,同時間勾起了笑容,用著帥氣俐落的方式摘掉了耳機,毫不猶豫的在合作夥伴尾音落下時,沒有搶拍、沒有失誤,完美的接上了她的尾音。

用著絕對自信的姿態,驕傲的展現了屬於頌樂的絕對實力。

在負責上部的拍攝管理後,星伊揉著肩膀走到了走到了PD獨有的休息室,裡頭是臨時被調派來幫忙的各位PD們臉上都露出一種被疲勞炸過的茫然,還有的是,為了辛苦的PD們準備的餐點。

剛放下攝影機的星伊自然能夠理解他們的感受,不過比起緩解疲勞,星伊更想要的是去找一個視野絕佳的位置好好觀賞容仙的表演,在上部有工作的星伊其實已經失去了卡好位置的機會,不過、在有內線的幫忙下,即便晚到,星伊也有好位置可以坐。

「大家辛苦了,我先去看表演了,我們晚點在會後聚餐見了」星伊用一旁的鋁箔紙包了幾個方便食用的點心拎著飲料,就從休息室溜了出去,來到了後台,最能夠把台上的人收入眼底的好位置。

「謝啦,瑟琪,這是答應給妳帶的食物」星伊小心翼翼的擠開了人群,走到了瑟琪的身邊,把手裡頭用幾張鋁箔紙包起來的熱狗堡給了瑟琪,意有所指的問了瑟琪,「妳有看到Irene歐尼的表演嗎?」

「當然了,Irene歐尼的舞台還是那樣的帥氣呢」總在同事眼中,如ACE般存在的瑟琪只是笑著簡單回應後,伸手接下了星伊遞來的熱狗堡,打開一看,裡頭的東西超豐富的,比身為幕後組的餐點要好上不少,「哇!謝謝妳了,星伊歐尼」

「妳不是幫我佔位置嗎?給,這是飲料」遞給瑟琪飲料的星伊靠在一旁臨時搭建起來、漆成黑色,用木板隔開內外的牆邊,站在了瑟琪的身邊,「頌樂的舞台應該還沒開始吧?」

「下面第二個就會是頌樂了,星伊歐尼時間抓得真準」

「當然了」擠了擠鼻肌笑容的星伊過於得意的樣子讓瑟琪有些嫌棄的斜睨了這個一說到頌樂就放棄平常高冷模式,直接切換成了迷飯模式。

她們兩個則是一邊聊一邊等待著容仙的舞台開始。

站在後台的她們兩個,其實算是直面面對著舞台,在舞台上的人算是可以直接看到在後台的星伊和瑟琪,也能夠距離很近的對上眼睛。

因為星伊她們是站在右側、而容仙她們上台的時候,是從左側上來,所以在容仙坐好位置後,抬頭才看見了星伊朝著她露出的溫柔微笑。

容仙看著星伊、只是眨了眨眼眸,當作她收到了星伊的鼓勵。

隨著音樂落下、容仙把麥克風舉起來準備要唱的時候、原本因為唱抒情歌會閉起的眼睛倏然的睜開、滲入了事情不按照正常程序走時,會出現的驚訝。

「等等、好像狀況不對」瑟琪的眉頭蹙了起來,因為容仙望過來的眼神中,說是無措的驚慌、倒不如說是驚訝,同樣看見容仙表情的星伊只是把她唇瓣的笑彎得更大了,直勾勾的看著她,「沒事的,瑟琪」

像是為了回應星伊的這句話、兩人對唱的歌曲在一方結束半段後,容仙帥氣的摘下了在耳朵上頭的耳機,在廣大的場地中造成的音樂延遲中,沒有搶拍、沒有落拍,精準的接續了對方的尾音。

作為一個標準的範本,一個歌手應該要有的現場演唱能力,即便那首歌曲是她第一次在這麼大的舞台上頭演唱,即便場地造成的延遲極度容易讓能力不佳的歌手發生失誤。

星伊側著頭看著瑟琪驚訝的目光,朝著她愉悅的笑了出來,「她可是我看上的歌手、被群眾誤以為是偶像的真正歌手,面對音響事故、可不能那麼輕易的就敗下陣來吧?」

「星伊歐尼,這下子,原本一直藏著新節目的名單也可以趁機跟著發布出去了吧?」

星伊只是勾了勾唇角,沒有反對瑟琪的提議,「新聞出來之後就發布吧,畢竟、這首歌就是因為技巧太過艱難再加上這是具有重量級的大前輩的翻唱曲,要唱出自己的味道可不是那麼容易」

彈了一個響指的星伊愉悅的彎起了一抹笑,「但她就是這麼剛好、唱每一首歌都有她自己的影子」

看著星伊的表情,瑟琪笑著咬了口熱狗堡,很明白了、那份出演名單一定會有頌樂歐尼的名字。

 

 

結束舞台的容仙在踩下步階時,星伊勾起的微笑中,那抹為了容仙在舞台上所展現的實力所驕傲的得意,容仙有些羞赧似的紅了紅臉,卻還是對著星伊露出了笑。

結束合作舞台,接下來的環節就是最重要的頒獎了。

身為入圍電視劇的女主角,容仙自然在底下有屬於自己的位置,走到被電視台安排的位置上,容仙很快的就迎來的最佳電視劇的頒獎。

雖然有入圍,但是並沒有得獎。

容仙坐在底下,為著上頭得獎人用力的鼓掌,她說不上自己的心情算不算上失落。

她認識星伊的時候,是因為惠真、她認識輝人的時候,是因為惠真和星伊,而她在拍攝這齣戲的期間,發生許許多多的事情,不論是公司的、生活中的,那些惱人的、讓人感覺到害怕的,、甚至是讓人感覺到心暖的事情,那些都有星伊陪在身旁。

曾經很不爭氣地找星伊、任性的想要找星伊當朋友、不論提出了什麼要求,星伊都用著很溫柔的方式包容自己。

從上部到下部的時間其實過的很快,其中的原因,大概有著容仙表演的順序已經算是在很後面了。

隨著大家的散場,正如容仙之前和經紀人說的,星伊傳來的訊息是讓容仙先由經紀人送回家休息,因為平時星伊太過常拒絕大家的聚會,所以這次說什麼都很難推拒。

坐在車上被經紀人往回家的方向帶的容仙垂著頭,微微的彎起了笑,手指點落螢幕的時候也帶了一種愉悅的輕快節奏,「歐尼,等等把車子借我吧?」

「……妳要、開車?」前方的經紀人表情瞬間僵硬的時候真的很好笑,容仙不由得露出了笑,「好啦好啦,不借了,不就是一次的失誤嗎?幹嘛這樣?」

「容仙妳那一次失誤就讓我的車尾燈和鋼板全換新的啊!」

經紀人過於浮誇的表現反倒讓容仙露出笑來,卻也乖乖的死了心,「不借就不借,也只是問問而已」

「不過,容仙啊,妳好好考慮過簽約的事情了嗎?還有幾個月就到期了,妳打算如何?」

再一次被經紀人說出來的事實,讓容仙闇了闇眼眸,「我還在想呢,歐尼」

經紀人站在容仙的身旁這麼久,她不可能不清楚容仙的想法、以及在公司遇到的遭遇究竟讓她有多麼樣的心寒。

曾經承載自己的夢想、讓自己的夢想高飛的公司既是捧起自己的人,同時也是打算把自己拉下來的人,這種矛盾不只容仙很煎熬很難去處理,即便這種事情放在成年的工作者身上,大概會一怒之下選擇一走了之吧?

但是容仙的情況又更複雜了,比起幕後的公司,曝光在媒體前面的容仙是一個藝人,離開公司的藝人會有多少的媒體資源會選擇放棄強勢的經紀公司、選擇一個沒有任何能力,放棄一切、選擇重新出道的藝人?

早在一開始就不是處於對等的位置。

經紀人其實有些躊躇要不要告訴容仙她有一個正在接觸的綜藝,只是,那個綜藝因為是初開始、是一個新概念的綜藝,之後效果會如何她也不能確定。

那份名單上頭是不是有頌樂的名字在上頭、是不是能在裡頭放入頌樂的名字都還是一個問題,能夠觸及那秘密核心的人,經紀人知道、但是,容仙不會按照自己的話去做的。

絕對不會。

在心裡頭嘆氣的經紀人還是決定不要再拿這種事去煩容仙了,現在說出這件事是不怕容仙要煩的事情很少嗎?

兩人沉默之中,經紀人把容仙送到了容仙家樓下,對著容仙說了,「我現在已經把妳送到妳家了,如果妳要去找文PD的話,外面現在很冷,換過一身衣服穿暖一點再出去知道嗎?接著不要讓妳的臉被狗仔拍到,知道嗎?」

經紀人的叮囑讓容仙眨了眨眼睛,點頭的樣子很乖。

「歐尼,謝謝妳」

「如果真要謝謝我的話,記得要看手機,如果能不要忘記就好了」

容仙哈哈的笑了出來,像個稚齡孩子一般,「歐尼,我只能保證不會更過分」

看著容仙這副頑皮模樣,經紀人有些無奈的嘆氣,「快進去吧,這裡冷,別感冒了」

看著容仙走進去,經紀人也沒有多加停頓,放下手煞車,就向前駛去,準備去公司回報容仙的情況。

當然、上報的內容不包含容仙與星伊交往的事情。

 

 

 

容仙在家裡舒舒服服的洗過澡之後,拎著一袋衣服,便往星伊的家裡走去,手中的鑰匙,容仙和星伊都各自擁有一把。

因為容仙身為藝人工作時間的不固定、再加上了,星伊有時候必須為了節目的影片剪輯而得長時間睡在電視台,為了增加彼此見面的時間,選擇同居或許是唯一的選擇。

「或許之後要叫經紀人歐尼幫忙把租屋的地點搬到了星的隔壁才行」容仙用鑰匙打開了門,拉開了門,一邊往前走、伸手摸了摸因為聽到聲響而抬起頭來看的JjingJjing腦袋,一邊有些小聲的嘀咕著,「老是這樣偷偷摸摸的溜來溜去……住樓上也行」

當星伊不在家的時候,容仙很少遇到,但是並不是沒有過,本來星伊會是那種乖乖準時睡覺的人,但是在容仙住進家裡後,有著熬夜看電視劇和電影習慣的容仙把這個嗜好當作了工作上壓力的發洩點。

每次有休假就會拖著星伊熬夜看電視劇,幸好是星伊的身份是PD,不然休假都這樣熬夜,如果是一般正常上班族,可爬不起來。

容仙轉著電視台,身為一個PD總是想著的是怎麼樣能夠從別人的身上學習到東西,所以不論是無收費電視或者是收費電視,星伊有機會就會看,不論是時段的安排、又或者是綜藝趨勢的分析。

這份對著她職位上頭的認真負責,都是讓容仙更加喜歡星伊的原因。

在容仙為了她剛轉到的一部電影沉迷的時候,放在沙發上頭的手機震動讓入迷的容仙頓了一下,雖然想順著平時的習慣不去理會把電影看完再回、不過今晚晚上經紀人歐尼那麼懇切的拜託……

拿起來一看是來自星伊的訊息。

看見訊息的容仙拉開了門,迎接的卻是被瑟琪半撐半扶的星伊。

「啊,容仙歐尼妳在正好,星伊歐尼就交給妳了」瑟琪雖然意識清楚,但是,基本上她也算是處於醉酒的狀況,能扛著一個人上來,瑟琪算是盡了力,說完話就準備要走的瑟琪就被容仙給拉住了。

「瑟琪,星伊是怎麼了?」容仙皺起了眉頭,靠在她肩膀上的星伊很少有喝得這麼醉的時候,只有在和輝人惠真她們在一起的時候,才會敞開來喝、所以對星伊來說,有瑟琪在、就可以安心喝酒……嗎?

瑟琪想了想,雖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身為星伊歐尼戀人的容仙知道這件事應該沒什麼大不了。

「因為星伊歐尼今天在聚會裡頭正面的否認了和我之間的緋聞,但是卻又承認了正在戀愛,然後又用酒把在場所有想要逼問戀愛對象是誰的人給放倒後,乾脆的閉眼睛睡覺」

被震驚佔據腦袋的容仙抱著星伊目送走了瑟琪後,又半拖半抱的把星伊丟到床上後,坐在床邊的容仙才慢慢的想清楚了瑟琪剛剛的話。

枕在她腿上的星伊、那份重量讓容仙勾起了唇角。

星伊身上的味道很香,因為酒精的關係,星伊身上的熱混合了那股酒氣和香氣散發出了一種更濃郁的香氣,讓坐在她身旁的容仙感覺到有些的熱。

只是、不論是瑟琪還是容仙都這樣把她搬來搬去都沒有動過一次眼皮的星伊卻在容仙換上了舒服的短袖短褲,抱著星伊縮在同一張棉被裡頭,準備要睡覺時睜開了眼,然後星伊便是一個翻身、坐到了容仙的腰身上。

單手壓住了容仙的肩膀、彎著腰湊近去時瞇眼看她的星伊只從被酒精弄得模糊的唇齒吐出了綿軟的呼喚。

「容?」

「嗯,妳到家了,星」

容仙雖然被壓著沒辦法坐直身體,不過、容仙還記得的、如果真的喝醉的星伊,在睡醒之後是不會記得喝醉前發生的事情,把星伊的身體拉下,溫柔的給了她一個吻,柔軟甜蜜,卻又帶著淡淡地薄荷味。

只是,這個吻卻被加深了。

 

 

 


5000字……
我竟然寫了5000多字一篇啊啊啊啊啊啊啊!廢話太多(((捂臉)))

突然覺得我挺任性的,不喜歡寫大綱,就不依靠大綱這種東西幫忙,竟然還能寫出篇篇至少3000以上的長文。

總之,我要神展開!!!!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