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50。

而她們的冷戰就一路延續到了年末舞台當天。

今天是三大無線台的年末大會,作為感謝電視台平時在各家歌手提供音樂舞台作為打歌的橋樑,在年末放送時,歌手所屬的經紀公司總會讓歌手去以較低或者是義氣相挺的方式,為電視台的年末舞台作為祝福。

「頌樂啊,妳準備好了沒?」

急匆匆的經紀人拎著她今晚要上台使用的服裝,打開了容仙的練習室,卻發現了容仙還沒開始收拾自己,差點就被容仙的慢動作給一個氣過去。

「金容仙!妳還不快一點,妳今天要上兩個電視台的年末舞台!」

「我馬上好!歐尼等我一下」發現時間夠晚的容仙趕緊從地板上一骨碌的爬起身,拍了拍褲子,趕緊把東西塞進了隨身的化妝包裡頭,為了晚上的年末舞台,容仙今天一早就去了化妝室化妝、頭髮在造型師的建議下,從直髮換成了成熟感的微蜷,有時候會勾在耳後的頭髮也被換成了大旁分。

讓容仙本來有些稚氣的五官因為髮型和口紅色號的關係,比起平常的鄰家傻姐姐形象,更增添了魅惑似的性感。

換上了經紀人拿來的衣服後,更加凸顯出了容仙姣好的身材。

好不容易把這個拖拉的傢伙塞進車子裡頭,發動車子的時候,經紀人放下了手煞車,在啟動車子滑出停車位的時候,對著坐在後頭的容仙開口。

「妳今天和師妹們有一個合作舞台,不要做的太出色, 容仙啊,妳懂我的意思吧?」

即便被外頭的紅霞遮住了眼前、讓容仙看不清經紀人從後視鏡望來的眼神,性格乖巧的容仙依然乖乖點點頭,然後便將目光落在了外頭、近乎澄紅的夜色在隨著時間的流逝,降下了黑幕。

「今天晚上要先去文PD在電視台做舞台,然後在結束那邊舞台後,趕往另一個年末大賞,之後再回到文PD的電視台」經紀人熟門熟路的往電視台的道路上頭開去,容仙眨了眨眼,表示自己收到之後,經紀人的眼眸從後照鏡中看了看容仙還有些不能理解的眼眸,「妳晚點要和文PD一起走嗎?還是我要送妳回來?」

「……星應該還有舞台結束的檢討大會吧,歐尼還是先送我回來吧,星不會想要我等她的」容仙笑了笑,手指點開了訊息,卻只是懸在了對話框中,很快的就放了下來,畢竟她們的吵架延續了兩天左右。

她們都太忙了,不論是她和星伊都為了這次的年末舞台而努力,或許會在一方回來後,就會看見另一方休息的背影,但是唯一不變的是,她們都會為了彼此而回到了她們共同都默認的家。

經紀人輕唔了一聲,卻也很快的同意了容仙的話,「我知道了,在放送的時候也不能準備食物吃,晚點回來的時候,路上準備宵夜給妳和文PD一起吧?」

容仙笑了笑,「謝謝妳,歐尼」

經紀人露出了笑,像是接下容仙的道謝。

到了電視台,又是一陣的兵荒馬亂,才剛來到後,就迎來的是,各家媒體的快門拍照聲,在走紅毯,比起男性面對正式場合會穿著的一定樣式的西裝,女人們在這條短短不到一百公尺的紅毯路上,卻會為了新聞的版面而更加的努力打扮自己。

在主持的迎接聲中,開啟了車門、小心踩下車的容仙,穿著平口、露出精緻鎖骨的黑色小洋裝,及大腿一半長的合身剪裁,讓容仙在上次回歸後的圓滾在這次一刷前恥,變成了細瘦的兩條筷子腿,穿上了黑色高跟鞋,能夠讓容仙的本來就好的身形比例變得更高挑纖細。

即便身高並不是特別高,卻勝在了比例得當。

容仙在逐步向前走後,她後頭跟著的是,青春洋溢的、剛出道的孩子們,那種青澀的氣質和出道三年多的容仙放在一起,就有著被突顯的不同。

那份在舞台上、舞台下都能被察覺的與眾不同。


「頌樂XI,這次的電視劇的主角是頌樂XI,正好這次也入圍了最佳電視劇,請問有什麼樣的感想呢?」

「當然了,要感謝能夠促成這部電視劇發行的安代表,我們的文導演nim,我們的丁作家,這齣戲劇能夠上檔的主要原因都是因為這三個人的共同努力」容仙的眼眸在談及星伊的時候,眼眸格外的溫柔,「我們劇組呢,雖然說是臨時才組成的,雖然也沒能在事前多開討論的會議,不過,負責導戲的文導演對待每一場對戲都非常注意,甚至是,有一點小細節的部分覺得不適當,也會選擇重拍,可以說是相當完美主義」

「但是,如果沒有文導演這麼執著於每一個鏡頭,大概就沒有讓大家這麼喜愛的戲劇發行了,這都是要歸功於文導演」

即便現在的天氣冷得讓人感覺到哆嗦,容仙依然是敬業的咬字清晰說明對主持人的回答,試圖露出能夠抵禦寒冷的笑容,主持人對著容仙說了幾句恭喜後,便把容仙和師妹團的團員們送進了禮堂。

只是在進去她們共用的休息室裡頭,容仙先被人給叫住了,叫住她的人是柱現,也是她以前就很要好、只是因為出道的忙碌沒能聯繫就斷了消息,在最近又因為柱現先發送訊息而再一次維繫起來。

對此,容仙格外的珍惜這段友誼。

「柱現!妳今天也在這裡啊」

「嗯,妳要來我的休息室嗎?我的是個人的休息室,可以不打擾我們說話」比起總是在臉上掛滿笑容的容仙,柱現語氣的冷靜與冷淡讓她本就冷美的臉蛋更加的難以親近,微微瞇眸時的那份嚴酷落在容仙背後的那群小女孩們的身上時,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群才剛踏入演藝圈的小女孩們眼底的那份野心,尤其是那位因為緋聞而更加有曝光度的Vocal隊長。

「啊,好的」容仙點頭,對著團體隊長交代一下後,便跟在柱現的屁股走了,站在原地的隊長在目光落在容仙的背影後,很快的就收回了目光,「我們進去吧」

走到了柱現的休息室,路途中遇到了很多人,不論是前輩還是後輩,比起只是點頭示好的柱現,容仙則是微彎著腰,雖然不能表現出很恭敬的樣子,卻還是做足了禮貌。

踏入柱現的休息室,容仙趕緊逮到機會就想脫掉高跟鞋,坐在椅子上頭的容仙發出了舒服的嘆息聲,「還好柱現妳有來找我,不然我在休息室裡頭根本沒辦法休息」

「大概是因為平時的人設太過高冷,所以連休息室是個人一間,妳這麼早來,應該還沒吃東西吧?」柱現拿了方便食用的餅乾還有能夠補充糖分的飲料給容仙,朝著她溫暖的勾起了笑,「快吃吧」

「柱現明明很好啊,為什麼會這麼孤單呢?」

因為自己最近剛交了女朋友、這才想到她在多年前眼光很高的柱現在出道多年,除了公司很明顯的緋聞操作,基本上沒傳過緋聞的她讓容仙的八卦心熊熊燃起。

容仙一邊咬著餅乾,一邊用著濕漉漉的眼睛瞅著把東西給了她之後,就坐到沙發上頭翻閱雜誌的柱現,沒有忽略容仙的問話,柱現只是翻了幾頁雜誌之後,冷淡的笑了。

「因為能讓我安心撒嬌的那孩子已經被我送走了啊」

聽見柱現的話,那雙本來就明亮的眼睛更是瞪大了許多,那種吃驚的表情,和那個孩子吃驚時會出現的表情倒是有些相似。

睜得圓圓的眼睛散發著我想知道我想知道的渴望眼神、明明和自己年紀相同,卻依然過分可愛的那種模樣,柱現在心裡頭嘆了一口氣,伸手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

「想知道什麼?」

「那個孩子是……比柱現的年紀還小嗎?」

柱現想起那孩子笑起來的樣子、認真的模樣、還有,被自己捉弄的時候,會格外害羞的羞澀,想起這些的柱現訝異的發現了、即便她已經不在自己的身邊,始終沒有忘記、依然存在在記憶裡頭的那份心動。

「年紀差比妳和妳那位文PD還要大,那個孩子是1994的,差三歲到四歲」

有些咋舌的容仙掰著手指算著,她和星伊差一年,就讓她在這段感情裡頭格外擔心星伊會因為年紀的問題,喜歡上別人。

問題在舌尖上頭轉了轉,容仙還是問出口了,因為她太想知道答案了。

「……不會擔心她喜歡上別人嗎?畢竟年紀的差距、或者是,身份上,我們並不能曝光我們有戀人這件事,一直隱藏在底下,她的心情也不會很好受」

「我想妳會選擇和比年紀小的孩子在一起,應該是已經考量過了,表現出不符合年紀的那份成熟才是妳會選擇那孩子的原因,自然她能夠理解妳為了保護她而把她藏在最深處的理由,更別提,文PD是距離演藝圈最近又是最先喜歡妳的人,怎麼可能會不理解?」

容仙點了點頭,但是她卻在柱現明確的講出星伊身份的時候,用力的瞪圓了眼睛,充滿震驚的瞳孔讓容仙看上去又傻又可愛,「妳怎麼知道?」

「知道文PD是妳的戀人、還是,文PD先喜歡妳的這件事?」柱現勾起了淺淺的笑,笑得很是狡黠的逗著她,「早在一開始就看出來了,就只有妳沒有看出來」

再一次瞳孔地震的容仙特別傻氣特別可愛,但是認定了一個目標就往前走的那份決斷,大概是這樣的特質才能讓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文PD,而自己就是因為考量太多的事情,卻又捨不得放那個在自己心底最柔軟位置的孩子走,才造成了現在無可挽回的尷尬局面。

自己走過的那份痛苦到現在也沒能掙脫出來,只有這個,她並不希望她的朋友和她喜歡的人會走上這一條道路。

「容仙,她們其實比誰都還要害怕我們會先放開她們的手」柱現握住了容仙的手腕,朝著她揚起了悲傷的笑容,既溫柔又悲傷,「因為我們什麼都有了,甚至要重新找一個人談戀愛很容易,但是只能跟在我們背後走的、比較年幼的她們在表現成熟包容的反面、不就是因為她們對別人的情緒相當敏感嗎?」

「容仙啊,雖然妳一天有24小時,只要在人群面前,妳就是頌樂,如果有能夠不讓妳當頌樂的時候,除了家人之外,還有誰的面前能讓妳發下戒心只當金容仙?」

容仙看著柱現的眼眸,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柱現不需要容仙的回答,而她也不需要知道。

在這種幸福的時刻、她還不需要知道,柱現與那個人分手、甚至連開始都還沒有的原因。

 

「頌樂XI要開始準備了,這是麥克風,還有耳返」

時間來到了上台的順序,容仙在電視台員工的幫忙下,在休息室裡頭,別上了耳返,手裡頭的麥克風也已經做好的確認,這些上設備的工作、容仙已經做得很熟練了。

「準備要上台的歌手們,現在節目是以生放送,也就是LIVE的方式做直播,請千萬要注意,儀器的部分請現在做確認,如果演唱過程中有任何儀器的問題,在生放送的過程是沒有辦法幫你們做處理或調整的」

扯著嗓子大聲的提醒所有準備中的歌手們,負責音響的電視台員工在說完上頭的話後,就領著都會要出場的幾組藝人往舞台走去。

雖然年紀較大、但是出道年齡算是後面的容仙走在最後頭,一路上一一的對著所有人有禮的問好,在空蕩的走廊上頭只有著肅穆的安靜,正巧的是、這次在走廊上頭、穿著黑白色系的衛衣,搭著方便行動的破洞牛仔褲,還有全白色的Air force的星伊同時也朝著這裡走來。

搭上她在燈光下會閃耀燦銀色的髮絲、這樣的穿搭讓她格外的休閒好看。

容仙在看見星伊後,她知道星伊一定會在某個地方看著她,但她實際上沒有想過在這個地方會看見星伊、有些驚訝的眨了眨眼眸,但是臉上還是保持著冷靜,她可沒有忘記現在的她還在和星伊吵架中。

而同樣看見容仙的星伊自然沒有略過容仙眼底的那份驚訝,雖然彼此都清楚對方沒有了那份怒意,但是爭吵過後的那份彆扭卻依然清晰的存在彼此的心底。

總要有人出來打破這種尷尬的局面吧?為此,星伊還特地去請了Irene歐尼幫忙。

星伊冷著臉,就連眼睛都沒有往容仙的臉上飄去,只是垂在身側的雙手在容仙與自己擦身而過的那短暫時間、默默的貼上了容仙的手,在與她十指交扣之後,很快的就鬆開了容仙,彷彿,她們兩個之間完全沒有過接觸,只是曾經在同一個劇組工作過的前同事。

只是那份溫度還留著,留在肌膚上。

向前走去的容仙握緊了剛剛與星伊短暫接觸過的手掌,拳心裡頭、刺著皮膚的那份硬質,是剛剛星伊交給她的。

心繫那紙張內容的容仙微微勾起了笑,比平常更加賣力而且敬業的完成了舞台。

隨後又被經紀人急急忙忙的塞到了另一家電視台做完趕場舞台後,再一次回到了第一個電視台,準備去完成2部中與公司師妹團的合作舞台。

這時的容仙才在車上攤開來看了星伊遞給她的紙條,甚至還被星伊一直握在手裡頭的時候,把原本就皺的紙揉的更皺了一點,輕彎起笑容,看著字條上面畫工笨拙的圖樣,還配上了原諒我還有表演舞台加油,絕對會去看的文字。

甚至也能想像,她在寫著這張紙條時,臉上露出的諂媚似的鼻肌笑,還有在寫字條時逐字考慮的苦惱。

光想像那個畫面就覺得可愛,自家小年下太可愛了、那她又該做出什麼舉動回應她呢?

容仙單手撐在車門旁撐住下巴,唇瓣勾起了柔軟的笑,寒冷的冬季也能因為想起那個人而格外心暖。

 

 

我的媽,到現在為止,50章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什麼時候才能寫我的2YGQQQQQQQQQQ

雖然我跟媽木說絕不放手,但是我不要對我的CP文說絕不放手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