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49。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進入50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算了,繼續寫。

雖然今天2YG很甜,Jung Wheein Solo演唱會和蕾哈娜演唱會之中,黑金選了Jung Wheein,蕾哈娜狂飯竟然選了一直都很嫌棄的竹馬,但那前提是要有蕾哈娜當輝人演唱會嘉賓,還說會用忌妒的眼神盯著看KKKKKKKKK

容仙今天被傷害,心情不爽。

容仙很甜很傻很可愛,那是因為她的性格溫柔,不是讓你欺負的懂嗎?

其實我不太同情星星被打,她本人真的太白目,欠揍剛好(誤)。

先動手打輝人打星星是容仙不對,我不會說動手是對的,但是她們相處了快十年了,都對彼此的個性清楚,說好聽一點,也才四年的你憑什麼跟人家指手畫腳,真要不喜歡,她們自己私下會說,幹你屁事。

雖然媽媽木是粉絲為主導的藝人,但是有些時候,你該搞清楚你是粉絲,喜歡就合,不喜歡就滾,竟然讓傻隊道歉,下次不要被我遇到。


不過我好像沒看到任何人對黑金出手過欸WWWWWWW
果真是我霸氣大哥。

 


今天難得得空的容仙傳了訊息說要去找星伊,得到對方的同意、然後又叮嚀了說要她做好偽裝。

在星伊的提醒後,才乖乖做好偽裝的容仙坐在了電視台前面的咖啡廳,點了一杯香醇的熱奶茶,就直勾勾的盯著電視台的大門。

現在似乎是電視台的午休時間,才剛中午時間,就有了一群別著電視台專屬識別通行證的人們湧進了咖啡廳裡頭。

坐在他們隔壁的容仙完全能夠聽見他們的談話,也多虧於容仙作為歌手時時常要好好考慮如何演繹一首歌曲中聲音的轉折、停頓的各種小細節,練就了能夠抓住細微聲音的耳力。

在他們談話的話題中,無非都是在討論著關於工作上頭的事情,坐在這邊的容仙不免對他們有著尊敬感,就連休息也沒能放下工作的那份敬業,容仙也常常在和星伊相處時看到。

即便吃飯也忙著和節目的同事討論著節目流程的安排,怎麼樣才能讓節目進度更流暢,運鏡的部分也是、這些在觀眾前面放送華麗安穩的節目時,是看不見台下那麼辛苦的幕後。

「……不過,文PD和康助理是不是在一起了?」人群中突然有人爆出了這句話,讓本來就在偷聽的容仙更加的豎起耳朵,比起那句星伊和任何人在一起的話,星伊傳緋聞的對象更讓容仙的心底打響了警鐘。

畢竟是曾經在一起工作過的劇組同事,容仙也算是近距離和瑟琪相處過,在劇組的時候,比起只負責拍攝的星伊、還有寫作的輝人,更別提,雖然在劇組裡頭掛名統籌,但是大部分的工作都拋給瑟琪,大半時間都在外頭跑的惠真,負責大半瑣碎工作的瑟琪在流程處理的部分做的相當的出色。

即便拍戲過程的延遲絕不是因為瑟琪的工作交接處理的不好,而是演員本身的專業性不夠,常常NG而造成了拖累。

脫去身為星伊女朋友的身份,容仙也覺得她們兩個人很配,所以在劇組的時候,還沒有察覺到她對星伊的感情,就很過分的吃醋。

比起之前散漫聽著的容仙,這下子就立刻的豎起了耳朵,專心聽著的容仙在聽見了那頭的話語時,眉頭可是越揚越高。

在喜歡自己的人的面前,毫不猶豫的開口維護,即便語氣溫柔、但是卻不容許別人欺負瑟琪的那份果決,甚至在佔了道理之後,在那人的面前把人給帶走,面對了那喜歡的人的問題,星伊也只是冷淡地回復喜歡的字眼。

最後,還在電視台的大門口前,上演溫情擁抱。

這個舉動更讓星伊這次的緋聞在電視台中發酵著,平常總像是戀愛絕緣體的星伊有著少年似的乾淨氣質,表情雖然冷淡,但對待女性格外的溫柔,和男性相處時,讓她很輕易的就被男性視為朋友,這樣的人在什麼樣的地方都說得上話,卻又不被其他人所左右的堅持。

這樣的她一直都被猜測著戀愛的對象,但是在這樣情況,星伊逐漸的被電視台所倚重時,一直都沒有戀愛的苗頭,在這次電視台緊急的把星伊拉去拍電視劇,即便在那之前都是負責做音樂節目的拍攝,但是電視劇的拍攝和音樂節目的鏡頭變化,看似只是直拍,卻又有著更大的不同。

這時的容仙才知道了,星伊那個時候以一個音樂節目PD的身份接下了電視劇的拍攝,究竟有多麼的被別人看衰,但是結果卻是證明了,星伊除了動態的舞蹈動作拍攝相當優秀同時對於電視劇格外要求鏡頭中飽含的情感,靜態拍攝也做得很好。

好到這次的電視劇大賞都進入了入圍名單,首次拍攝的電視劇,就進入了入圍名單,對於新晉的導演來說是多大的殊榮、與前輩共同角逐的最佳電視劇獎的導演只是一個緊急被趕上來拍攝填補空洞的音樂節目的小PD,在入圍名單公布出來之後,全部的電視台無不都對這個安靜做事的文導演,實際上所擁有出色的才華感覺到吃驚。

雖然不排除了劇本的設定、緊湊,還有聚集了足以提高收視率的演員,但是急促成立的劇組更多時候,也是需要依靠導演的統領才能夠完成。

「這很有可能,這次文PD的劇組名單裡頭,就有瑟琪在裡頭,她在裡頭擔任了很重要的位置,是大家都不想接手的籌備組」

「這兩個臉蛋漂亮,在一起也適合啊,文PD應該在一開始就和瑟琪認識了,她們也是同一間大學的前後輩,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才在一起,但是很適合,我站文PDX康助理!」

「妳這個傢伙在電視台這麼久了,還沒有放棄真人CP啊!」

「偶像團體裡頭的CP都是炒作的啦,公司政策,雖然很甜很可愛,但是每個都是直到不行,不過這個可是真的啊!這對很可愛的!平時都會照顧其他人的康助理只在文PD的面前特軟萌、還會撒嬌,最後文PD都會給摸頭殺,你們說,都這麼多證據了,她們沒有在一起嗎?!」

直到星伊來到咖啡廳的時候,容仙的表情超級不對的,原本以為是自己遲到的關係,還有些抱歉的坐到容仙的身旁,「抱歉,我臨時被工作拉住了,今天想吃什麼?」

「……我已經飽了」

嗯?怎麼飽了,但是語氣這麼奇怪?

星伊放下了菜單,伸手握住了容仙的手,語氣溫柔的問了,「怎麼了?跟我說說看?」

容仙瞅著星伊黑白分明的眼睛,最後還是忍不住心裡頭的那股氣,伸手揪住了星伊少少的臉頰肉,「為什麼我會在咖啡廳能聽到妳和瑟琪的緋聞?」

最後甚至是演技病發作一般,淚眼漣漣瞅著星伊,「星果然還是喜歡年紀和妳相仿的女孩子,覺得和姊姊沒有共同話題吧?」

「妳在說什麼啊?不會啊,也才差一歲,不會差到哪裡去啊?」

星伊有些手忙腳亂的安慰著容仙,但是卻發現沒有辦法後,只得先靠在了容仙的身旁,小聲的說著,「我沒有覺得妳年紀大,也不覺得只有和同齡人才會有話題,最後,我和瑟琪只是工作上頭的同事,是我一個妹妹而已」

「妳不會覺得我年紀比妳大還這樣鬧彆扭很幼稚嗎?」

「不會啊,在我面前,妳只是單純的金容仙,又不是舞台上頭明亮正面的頌樂,雖然那個也是妳個性的一部分,但是,總不可能只有笑得時候,我喜歡妳把不自信的、負面的那面展現給我看」星伊聽著那悶悶的嗓音,伸手拍了拍容仙的頭髮,反倒有些苦悶的說著,「我反而還覺得妳應該要讓年紀比妳大的人照顧妳,會不會因為我年紀小,所以沒有那麼喜歡我?」

「怎麼會,星那麼好,對人溫柔又體貼,工作能力又強,雖然只是在情感上頭有點不自信,但是是一個很棒很棒的人!」

「這些妳都喜歡嗎?」星伊的眼睛還有些不太自信,她伸手握住了容仙垂在腿上的手指,可憐兮兮的問著容仙,她的手甚至有些無措的揉著容仙的手指。

「我當然喜歡了,但是妳怎麼可以背著我,摸瑟琪的頭、在電視台大門口前抱著瑟琪、甚至還BOBO她!」

星伊一聽差點倒地,「我哪有BOBO她!」

「那妳就有摸頭、還要抱抱了!」

「……這個我不否認,但那只是她是妹妹啊!」

「身為妹妹的瑟琪都有,但身為妳女朋友的我都看不到妳幾次面!」

「那是因為瑟琪和我在同一個地方工作,工作又重疊的關係」星伊的解釋讓容仙擰了擰眉頭,那股氣憤始終壓不下去的容仙不想和星伊繼續在這件事情上談論下去,「總之妳一定會把瑟琪是妹妹的理由繼續拿出來吧?反正我就是那麼的不重要,沒見到面的時候,妳並不會去想、也不會想要來找我,每次都是我忍耐不住寂寞去找妳!」

「訊息也是,如果是電話也是因為先收到了我的訊息才願意回撥」容仙越說越委屈,甚至也帶上了一點哭腔,在星伊還來不及解釋的情況下,容仙擠開了星伊,「妳自己吃吧,我要先回去練習室了」

以容仙的身份,星伊怎麼可能讓她自己一個人走,但是看著她在路邊隨意的攔住了一台計程車就上車走人的星伊即便想要跟在後頭,卻像是要對星伊的慘況落井下石般,等了五分鐘都沒能攔到計程車的星伊只得先撥電話給經紀人說了容仙現在要回去練習室,請她多注意一點,最後能做的也只是,持續不斷的撥打電話給容仙,直到她的手機因為最後一通電話沒電而關機為止。

……好不容易的碰面,就以吵架收尾。

星伊有些疲倦的嘆了一口氣,她要怎麼跟容仙解釋因為出演名單已經確定下來、基於避免太過頻繁的碰面,星伊並不想要讓容仙展現她真正實力之前,先被貼上了內定的標籤。

 

 

 

在容仙和星伊吵架後,幾乎全身邊的人都知道了。

率先知道的是輝人,畢竟在大半夜的時候,星伊用她手中的啤酒敲開了惠真家的大門,星伊露出了有些難看的表情,「輝人,能陪我喝一下嗎?」

比起惠真得時常在外頭開車跑來跑去,工作範圍都在家裡頭的輝人大概是熟知星伊和容仙之間事情,又是酒量和星伊有的比的親友之一,輝人工作場所就在家裡頭,更加適合當星伊今天陪酒的對象。

聽完事情的始末,惠真毫不留情的嘲笑,「這個吵架理由很蠢」

「安惠真,妳不會說話會死嗎?去幫我照顧Como」

這聲令下,即便惠真再心不甘情不願,也只能乖乖的去遵行輝人的命令,「知道了」

「吃醋的理由比我還幼稚還敢說我……」

「歐尼妳也是」輝人的一個眼神瞪來,就讓星伊原本就苦的臉又更憂鬱了一些,她只是來找個安慰,為什麼會被人秀了一臉的恩愛。

苦哈哈的喝著酒,星伊苦笑著,輝人見星伊真的很是憂鬱的樣子,想來大概和容仙歐尼有關,「和容仙歐尼吵架了嗎?」

「我和瑟琪過度的親密讓她吃醋了……我把瑟琪視為妹妹,所以才沒有什麼防備,或者拉開距離」

「容仙歐尼又不是那種亂吃醋的性格,容仙歐尼會這樣生氣,我覺得應該不是第一次吧?」

輝人把一旁下酒的小菜推到了星伊的面前,讓她配著吃,一方面是不要讓她空著胃喝酒一方面是讓她不要醉得太快。

「之前在日本拍攝的時候,我幫她卸妝,她問過我有沒有這樣幫惠真或瑟琪卸妝……」星伊的話才剛說出來,輝人的表情瞬間變了一下,而那表情更讓星伊不敢說下去,還是輝人開了口催促星伊才說的,「那然後呢?」

「……因為瑟琪本身性格很獨立,所以我幾乎沒幫忙到她什麼,或許在成為PD的夢想中,我有幫了她一下」

「沒有,我是說妳幫惠真卸了嗎?卸妝」

怎麼有種被盯上的感覺……星伊很無辜的點頭,然後看見了平時總是可愛親切又體貼的輝人臉色變了變,在星伊吃驚的表情中,輝人低喃著等等要修理人的惡語。

「是喝醉的時候幫忙的,畢竟帶著妝睡對皮膚不好」

「沒關係,我知道的」輝人啜了口啤酒,「然後呢?星伊歐尼」

星伊依稀想起來某次她讓容仙來到她家,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是對她來說,是有記憶的第一次來到她家拜訪時,她曾在自己說出瑟琪的名字的時候,容仙的反應特別大,當時自己是沒察覺到什麼,但是現在想來,容仙那個時候是不是把澀琪當作了瑟琪,才會對澀琪在自己生日的時候,從富川來首爾只為了替自己準備一碗生日的海帶湯的事情反應特別大。

「總之呢,這件事說到底是星伊歐尼的錯,沒能察覺到容仙歐尼敏感的少女心是身為容仙歐尼戀人的妳的失職」

「……我知道的,但是要怎麼樣才能讓容仙消氣?」星伊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幫我想個辦法吧?輝人」

「真虧歐尼這次的電視劇入圍了電視劇大賞,就用偶像劇的方法不就得了?」輝人笑嘻嘻的開口,更讓星伊狐疑的揚起眉頭。

「方法我會幫星伊歐尼想的,但是現在,喝完酒的歐尼必須要回家去」星伊正想開第二瓶啤酒的時候,卻被輝人給一把搶走,笑嘻嘻對著自己的輝人下了不容許反抗的逐客令。

收拾一下就被輝人丟出去的星伊還有些不敢置信的吃驚,只是在五分鐘前還在裡頭的星伊,在下一個五分鐘就被輝人給丟了出來,還附帶了輝人一個單邊酒窩深陷的燦爛笑容,「即便歐尼再怎麼樣和容仙歐尼鬧彆扭,也不能在別人家裡頭過夜,如果容仙歐尼的身邊依然是妳想要安歇的地方的話」

「這一點千萬不要忘了,我家惠真把這件事落實的很好」輝人對著星伊牽開的那抹微笑,「比起像是胡亂投好的補償,讓她知道妳在哪裡,對容仙歐尼不能輕易出門的偶像身份來說,或許這件事更加的重要」

送走了星伊歐尼,輝人只是喊了一聲惠真的名字,惠真就立即出現在輝人的面前,因為對動物的毛髮過敏,惠真總是會隔著完整包住雙臂的手套陪著como玩。

這次出現在輝人面前的惠真雙臂攬著como的身體,同時在惠真懷裏頭找了一個舒服位置趴著的Como連著惠真一起,只用著和Como同樣無辜的表情望著她的時候,輝人真的感覺到了幸福。

輝人笑著微微踮起腳尖,在惠真的唇邊落下一個親吻,在她的唇瓣上留下自己的溫度。

「把Como放下,和我一起進去房間裏,惠真」

「妳平常不是都要陪Como玩一下才肯睡覺的嗎?怎麼今天不玩了?討厭Como了?這樣可不行啊,妳是Como的媽媽,要好好照顧Como才行」

輝人有些失笑,明明之前還因為自己和Como的關係太好而吃醋,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是每次惠真做出的舉動都會讓她感覺到十分的可愛。

但是可愛歸可愛,該算的帳還是要算,隨手把Como放進了準備給Como的小屋裡頭,自己則是拖著惠真走進了房間裡頭。

「正好省了化妝的事情」輝人把惠真按到了床上,眼睛亮晶晶的輝人對上了惠真的眼,瞅著惠真的樣子無辜可愛,「我幫妳卸妝吧?」

「妳會嗎?弄痛我會打人的」

「那星伊歐尼有被妳打過嗎?」聽著輝人的話,惠真歪了歪腦袋,最後還狐疑的揚起了眉頭,「沒有給星伊歐尼卸過妝吧?」

聽見惠真的回答,輝人只是一個不小心失手擠了太多的卸妝水在化妝棉上頭,萬分燦爛的笑容,更讓惠真感覺到惡寒,「輝人妳想做什麼……」

「躺著受死吧!安惠真!」

輝人突然把惠真往後壓,自己則是直接跨在了惠真的腰上,用自己的體重壓制住本來力氣就比較小的惠真,把手中濕漉漉的棉巾往惠真的臉上貼去。

「呀!丁輝人妳力氣也放輕一點!這是臉不是妳平常畫畫用的畫布啊!」

「哼!」輝人固定住惠真的下巴,默默的把自己手中的力道放輕,在抹去過分豔麗的妝容,出現的乾淨臉龐讓輝人眨了眨眼,她的語氣充滿了警告、和過分可愛的威嚇,「如果妳敢隨便讓除了我以外的人碰妳的話,我就咬死妳」

「與其做這種口頭威嚇……」惠真在臉上的妝容完全被輝人拭去後,勾起了過分狡黠的笑容,而她的指尖微微的觸上了輝人緊緻的大腿,曖昧輕點,「倒不如做點實際的行動來證明、妳到底會不會咬死我這件事吧?」

這女人、輝人的唇角勾起了笑,在惠真望來目光中,緩緩的彎下身,咬住了惠真的唇,輕笑著,「現在可捨不得」

比起妹妹們的火熱,星伊踩著有點晃的步伐走回了其實距離很近的家,踏上階梯的時候,即便是在打開門的時候迎來了一室的黑暗,但是星伊卻依然能夠在黑暗中看見了屬於容仙的拖鞋被穿走、說明了容仙還在家裡頭。

至少沒有跑到了自己不知道的地方,那份安心或許就是輝人想要告訴自己的、在觸手可及的位置有著讓她最安心的人。

晃著進入了房間,躺上床的星伊只是閉著眼、靠在那個人的背後,像個不安份的孩子一樣,蜷縮著身體。

難得的、平常淺眠的星伊只需要一個動靜就會驚醒,但是今天卻是睡的格外深沉,被星伊這樣緊貼著的容仙並沒有睡著、在星伊回來之前、甚至是現在,雖然沒有等到星伊的話語,只是這樣緊貼的依賴就像是求饒似的可愛,容仙在黑暗中彎了彎嘴角,只是掀起自己身上蓋著的被子把因為畏冷而滾進自己被子的星伊給攬在了懷裏頭。

在放著她幾天吧,那麼無差別的溫柔,總要受點教訓才行。

雖然嘴巴上頭說著狠話、望著星伊睡顏的眼神卻格外溫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