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48。

我要先說我其實沒有看蒙面歌王,頂多就是看Mamamoo Cut這樣,不過我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出自偶像團體的歌王除了幾個,那麼多集的蒙面歌王真的沒有幾個是偶像,再加上了,每兩集會換新的八個人,除非是出道很久的偶像團體,基本上八個人中只會有兩個是偶像團體出身。

因為我沒有看,所以這個是我去看出演名單發現的,我不知道這個是不是因為節目的特別規定WWWWWWW
如果有蒙面歌王的鐵粉可以告訴我這個假設是對的還是錯的就好了。

就以出演名單來說,那些偶像歌手都已經是全團裡頭最強的主Vocal了,扣除掉選歌不適合聲音的問題,韓國的實力派是真的很誇張的強。

 

 

 


星伊匆匆的抱著一疊資料走進了會議室裡頭,作為前輩的副手,星伊做的工作和之前並沒有甚麼不一樣,大概也有著前輩只在自己堅持的事情上頭認真,其餘的部分多半的交給了身為她副手的星伊去處理。

這種放大權的舉動和星伊在做節目時,會時刻緊盯的類型有很大的不同。

「星伊沒有和我一起真正的做過節目吧?雖然星伊剛進來的時候是跟在我的手下,不過沒跟多久就因為節目臨時需要人就派妳過去了」早早就在裡頭卡位的前輩陽光般的俊氣臉蛋勾起了笑,伸手拍了拍星伊的肩膀,「看看有什麼不一樣吧,我和妳的節目,星伊的節目可要做出屬於自己的味道才可以啊!」

星伊很清楚的、她和前輩之間的差距並不是只有作為PD的經驗而已,在節目裡頭傳遞出來的某種價值觀,是前輩作為PD的那份熱忱讓他一直有著源源不絕的動力去生產出能夠帶給眾人歡笑、淚水、還有反思的節目。

現在在PD組中,前輩手中的每一個節目都是收視保證,不單單只是因為是無線電視台、更多的是用心製作的節目中,有著正面的、實際的、想要傳遞給收看民眾的那份感動。

「我會努力的,前輩」

「啊,那先坐下吧,差不多要開始節目固定嘉賓、或者是來賓的人選提議」前輩拍了拍一旁的椅子,把星伊叫到了自己的旁邊,側著頭問著連身為主PD的他都覺得有點困擾的來賓名單,「妳有什麼適合的人選嗎?」

星伊微微的眨了眼睛,朝著前輩露出了微笑,「這不是應該是前輩要困擾的問題嗎?我可是前輩的副手而已」

「要不是上頭硬要我做這個節目的主PD,妳的經驗比我豐富多了,這個節目鐵定是落在妳的頭上,雖然私底下沒什麼區別,但是做節目的樣子應該更好吧?」

星伊只是笑了笑,她其實也明白的,沒有太多綜藝經驗的她實際上能不能承擔起前輩的這份信任她沒有多大的自信,只是,現在在她的身旁有著前輩是多麼讓人感覺到安心的這件事,是絕對不會對前輩說出口,太得意的話可做不了什麼大事。

「前輩還是好好的做節目吧,我也覺得私底下的樣子雖然沒什麼差別,但是前輩為了節目努力的樣子更好一點」

……輸了。

前輩用臉擠出了苦澀的笑,有些時候,十分冷靜的星伊總會有著宛如銅牆鐵壁般的完美防禦,而這更讓星伊看上去更像個勝利者般的得意。

正想開口說話的時候,隨著人們的進入,本來空曠的辦公室也逐漸變得擁擠,最後進入的那個人、便是催生出這個節目的最後總負責人、以及在節目裡頭出演的最重量級的嘉賓。

金道勳,金作曲家,在2014年最賺錢的作曲家,也曾經幫忙各位重量級的高手打造出專屬歌曲,無數傳唱許久的歌曲有著多元多樣的風格,不論是抒情的冬日情歌又或者是清爽的夏日快歌,都難不倒這個男人。

與其說是嚴肅的難以親近、倒不如說由他的才能開花的各類歌曲集結而成的那份重量讓他看上去有些難以親近。

「大家好,我是金道勳,謝謝你們在我過於任性的要求,現在集結在這裡」男人眨了眨眼眸,倏然的柔和的笑了出來,親和卻又飽含力量,「這次的節目請不要當成一個慣常節目來製作吧,希望這個節目能夠成為大家的玩樂場,讓那些被身份禁錮的人們提供一個盡情的享受音樂、在不暴露身份、不暴露任何特徵的玩樂舞台」

「這個節目是新春的特別節目,就反面來想,這個是只在這個新春才會出現的限定節目,如果能夠帶給觀眾更多的不一樣的音樂盛宴就好了」

星伊望著男人即便步入了中年,依然沒有改變那雙眼底裡頭對於生活探索的熱愛、又或者是,去挑戰未知領域的那份衝勁。

隨著男人的話音落下,這個節目的製作組都因為男人的話,都鼓起了掌。

接下來便進入了研討節目的評比項目、嘉賓的選擇,這些並不是什麼過於困難的選擇,只是、加入節目的選手才是最讓人困擾的選擇。

要在嚴肅無趣的歌唱比賽中,加入了綜藝的趣味,在興味十足的綜藝裡頭又不能脫去比賽的嚴謹,八個人看似少、但是為了保證節目的收視率,卻也不能不考慮綜藝感、以及對決失敗後脫下面罩時所帶來的反轉。

正當所有人都陷入了名單苦惱的時候,星伊卻毫不猶豫的開了口打破了沉默。

「代表,不要全都邀請實力派,要不要試試看邀請擁有歌手實力、卻被困於偶像身份需要轉型的人來參加這個節目」

「喔、說說看妳的想法吧,這位……文PD」男人勾起了感興趣的笑,坐在她身旁的前輩給星伊投去眼神時,也是十分感興趣的目光,頂著所有人注視的目光,星伊抿了抿唇瓣,即便她在這件事情上頭有所偏頗、甚至是讓私情影響了工作,但是,她相信著容仙、相信著她對於舞台的掌控力不會輸給任何人。

「我認為在節目裡頭,派上了八位選手,將在兩兩對決中,如果只是以實力派傳唱於歌謠界的歌手們來比賽,並不會有什麼張力了吧,觀眾就會想著、啊這個歌手只是暫時的嗓子的狀態不好,如果加入了就連其他人都難以想像的成員的話、那麼這個節目的主要目的不就出來了嗎?真正意味著不在乎性別、身份的演唱舞台,為每一個歌手的平等舞台,只用台風、只用演唱技巧、只用聲音的特質去比拼的舞台」

星伊的語氣平順又懇切,清秀的乾淨面容浮現了笑,即便在眾人的目光中依然挺直的背脊更讓她有著躍然於眾人之前的凜然魅力,她豎起了兩根手指,「至多兩位,八個人中給予出演節目的偶像的位置,不論男女,給予偶像的機會,就只有兩個」

「現在的趨勢都是偶像轉往戲劇發展,但是實際上,現在還是有許多人都在為了站穩歌手的身份而努力在歌唱的偶像,更何況,為了節目的反轉,選擇不同於身份」星伊的指尖摩挲過車線筆直的褲縫,望進了金代表的瞳孔裡頭,「比起有其他長處(舞蹈或綜藝)的人,和唱歌有長處的人,更能相處的好,也更有話題,不是代表曾經說過的話嗎?」

勾起笑的金作曲家看著星伊,說出了星伊之所以做這件事的肯定答案。

「既然這樣,那就由文PD推薦吧,不論男女,被偶像身份所掩蓋卻有著實力派歌手能力的那兩位偶像」舒服坐在辦公室椅上的金作曲家十指交疊,如鷹般的瞳孔緊盯著星伊的臉,然後、微微的勾起了嘴角,似笑非笑,「晚點把名單交給我吧,文PD」

「……我知道了」

聽見了這麼一句話的星伊只是抿起了唇,並沒有因為金作曲家的話舒緩眼眸的情緒,只是星伊的眼眸在那之後,默默的垂下了眼簾。

在那之後,和PD組的負責人那得到外出許可的星伊來到了在首爾新開張的辦公室大樓前,在外牆外新刻上的RBW字樣,以及、比起乾淨更像是才剛經歷過的場地,依然包著塑膠布的桌子椅子都說明了這間公司是新成立的工作室。

星伊揉了揉後頸,緩步的踏進了工作室裡頭,和負責櫃檯的漂亮小姐姐說了自己的目的後,很快的就被領到了公司內部。

在由帶領人敲開了代表的辦公室門後,那人便體貼的退了下來。

星伊走了進去,順手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下午好呢,星伊」代表坐在了辦公室椅上,半撐著腦袋看著總是在別人面前展現沉穩冷靜的星伊在自己面前不安的樣子,「首先先恭喜妳完成妳的夢想」

「謝謝您」星伊笑了笑,望著代表的黝黑瞳孔,有些試探性的詢問,「代表這次回來韓國,是因為在國外沒有人能夠完成您的夢想嗎?」

「已經完成過了、國外的實力者很多,但是在異國多年,還是覺得想要把韓國其實還有很多實力派歌手、還有韓國的歌曲介紹到全世界」代表勾了勾唇,身在異國的他鄉,總是會在某些時刻想起了自己的國家,「如果這次放棄國外的事業回來韓國,能夠讓這個夢想能在韓國裡頭實現就好了、在開放到國外,韓國的音樂風氣明顯的狹隘了許多,想要有著不畏懼任何語言的障礙,盡情享受音樂的、就像個音樂玩樂者就好了,畢竟像惠真那樣獨特的孩子在國外太少了」

「代表,和惠真有聯絡嗎?在半年多前惠真才剛從國外回來韓國」

「啊、我知道,之前在國外的某次酒會也曾遇過那孩子」

代表想起了某次酒會,聽見主辦人說了會有一個特別會演戲、同時五官比起韓國人的精緻、更傾向於歐美風格的韓國女性會到這次酒會,本來興致缺缺的代表也因為好奇去看了一下,便發現那位女性是惠真後,先是讚嘆了一下緣分後,本來以為是以歌手走入演員的模式,他卻沒想到惠真是直接捨棄了她獨特的嗓子條件,選擇了孤身開始了演戲之路。

「沒想到那個孩子選擇放棄國內升學,直接選擇輟學走入演藝圈」代表也沒有少聽說過惠真的消息,畢竟性格那麼特別、五官又那麼傾向歐美風的韓國人在國外太少了,「這孩子也真的是相當的任性,明明用她的聲音去闖會更順遂的」

星伊想起了惠真那個時候選擇獨自一人飛向遙遠的國外,以及,一回國就強硬找自己合作的模樣,總是那麼灑脫的那份帥氣讓總是考慮著許多事情的星伊感覺到羡慕。

「那麼妳呢?星伊」代表親和的朝著星伊問著,「妳完成妳成為PD的夢想,歌還有在唱嗎?」

聽見代表的問話,星伊很快的就搖了搖頭,朝著代表露出了笑,「當上PD太忙了,一直都沒能好好的唱一次,現在已經不會唱歌了,不過,聽出一些實力者的音感還有著,一直都在PD的這個職位上頭訓練著」

「這樣啊、既然如此,妳有名單了吧?決定好人選了嗎?」

星伊定定地望著代表,從她唇中吐出的兩個名字先是讓代表有些訝異的抬起的眉頭,卻又在細細的考量著這兩個名字後,開口問了為什麼選擇這兩人的目的。

「代表,我說的這兩個人,雖然會晉級,但是他們的歌唱實力卻不會是最後歌王,在什麼時候讓他們摘下面罩、能夠藉由節目能夠認同他們的歌唱實力,才是能夠讓他們願意來上這個節目的原因」

「已經在廣大的偶像圈裡頭站穩腳步的這兩個人,需要一個轉型的機會、能夠被晉升、被承認是實力派的跳板,這個節目,會成為每一個偶像都渴望被邀約的歌唱綜藝」

星伊定定地望著代表的面容,「我不單單只想讓這個節目成為新春的特別節目,我想要讓節目成為長久發展的綜藝,比起只是拍攝偶像純音樂節目,成為發掘偶像中的實力派、如果是這樣的PD、不是更棒嗎?」

讓別人察覺出更多的多樣性、更加的,展現於眾人的面前。

「就照妳說的做吧,星伊,希望妳選出來的那兩個人不會讓妳失望」

得到許可的星伊微微的欠身,轉身離開辦公室、走出大樓的星伊望著外頭即便在冬日也依然燦爛到讓人眼睛生疼的太陽,以及那曬在身上也依然感覺到冰冷的溫度讓星伊有些發冷的縮了縮脖子。

掏出在褲子裡頭的手機,因為來了訊息而震動的手機悄然飄至的訊息,點開來一看、星伊的眼眸從原本面對代表的緊繃因為來信人而柔軟。

星伊撥了通電話回去,像是手機在手邊的快速接起讓星伊在這頭發出了一聲輕笑,「在忙嗎?有打擾到妳嗎?」

「星是永遠都不會打擾到我」充滿元氣的嗓音讓星伊彎起了眼,「這麼說的話,讓我變成24小時查勤的任性女友怎麼辦?」

「如果這樣也好啊,畢竟星可以再多依賴我這個歐尼不是很好嗎?這樣我的形象在星伊的心裡頭也會跟著提升,變成可靠的姊姊型女友」星伊聽著那頭傻呼呼的話語,像是冰涼的防護被直曬的太陽射入了一道陽光,暖呼呼的讓星伊忍不住的露出了笑,「容仙XI也知道妳很需要照顧嗎?」

「呀,這個時候還破壞氣氛嗎?」容仙的嗓音聽上去沒有過多惱怒,星伊嘿嘿嘿的笑了出來,只是,隨著走動,原先還覺得冰冷的冬日陽光也在肆意撲灑在眼睫上頭,帶走了星伊眼眸裡頭的冰冷。

「嗯,會生氣嗎?這樣的任性也能接受嗎?」

「啊……我生氣了」只是那嗓音聽在星伊的耳裡格外的醇厚柔軟,溫柔又體貼的包容讓星伊格外的心動,「如果星伊對我說一句話的話,就原諒妳」

「喔、是什麼呢?告訴我吧?」

電話中容仙的嗓音頓了頓,在聽過了經紀人歐尼說的話、星伊即便從沒考慮過未來她們的關係,也義無反顧的像經紀人承諾會照顧自己的星伊、有時候甚至是溫柔過了頭,溫柔的讓人感覺到心空的星伊、很少說過什麼情話,就連簡單的我愛妳、我喜歡妳也很少說過,「說容仙啊,我愛妳,這樣我就原諒妳」

那頭的沉默讓容仙勾起了愉快的大大笑靨,然後在那頭聽見的、無奈的嘆息聲,更讓容仙愉悅露出燦笑,滿心期待著,然後、不負容仙的期盼。

用著容仙很喜歡的低柔嗓音說著最溫柔的告白。

「容仙啊,我愛妳」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