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47。

 

星伊旋開門把,看見的在昏暗的房間中,熟悉的擺飾、熟悉的床鋪,以及在床上,許久未見到的那個人。

輕手輕腳的星伊先點亮了在床頭上的燈,站在因為疲倦還來不及脫去身上外出服、就躺在床上不小心入睡的容仙身旁,暈黃的燈光讓星伊本就柔和的眼眸染的更加的溫柔,落在了容仙甚至沒有卸妝的臉龐,原先的童顏被大紅色的唇彩染上了豔、星伊的指腹微微抹著容仙唇瓣,在潔白的肌膚上頭殘留的那抹紅讓星伊的眼眸微微的瞇了起來。

似乎在溫柔底下,還有著更強烈的什麼。

只是星伊很快的就縮回手,坐在床邊從床頭櫃上裝設的抽屜中拿出了容仙慣用的化妝棉和卸妝乳,沾上了些許後,開始動手幫容仙卸妝。

感受到臉上的清涼之後,容仙只是微皺了眉頭,本來就不是什麼很舒服的睡姿,容仙被驚擾微睜眼,在模糊的眼界中,她其實看不太清楚、卻能感覺到化妝棉拂拭過臉時,那份體貼不驚擾的出力讓容仙勾起了嘴角。

蹭蹭蹭的把腦袋枕在星伊的腿上,閉著眼睛的容仙全然信任著星伊,「妳今天怎麼這麼晚?開門的時候明明看見妳的包包在家裡頭,卻怎麼樣都找不到妳」

「啊……因為惠真找我」星伊柔和的低啞嗓音在只有兩人的房間有著極度抓耳的魅力,容仙很喜歡聽星伊說話、總是在舞台上頭歌唱或者是參加綜藝的容仙其實私底下除了她想要做的事情、她想要說的話之外,其實不太喜歡說自己的事情。

「然後呢?」隨著臉上逐漸出現的清爽感,容仙舒服的笑著,因為天氣還有點冷,即便室內開了地熱,星伊還是把在床上的棉被拉過來給了容仙蓋在腰上,聽見容仙的問題,原本還在卸妝的手頓了一下,星伊很快的就接上了動作。

乖巧的、一五一十的向容仙說了,惠真的臨時邀約背後的事情、以及輝人和惠真最近的戀人生活,從頭到尾,沒有對容仙有著絲毫的隱瞞,最後說到因為嘲笑惠真而反被威脅要買寵物回家養的事情,容仙睜開了眼睛。

「妳想養寵物?」

「與其說是想養,倒不如,比自己一個到家時,有人能夠出來迎接自己」

「……等過幾天,我們一起去吧,我們兩個單獨」容仙的手臂伸了過去,伸手攬住了星伊纖細的腰身,環緊的那股力道讓本來還在擔心容仙會因為自己說的那番話而胡思亂想,卻被人用了那麼輕巧的話語給輕易的包容。

星伊雖然心裡頭感動,卻還是不怎麼留情的拍了拍容仙的後腰,「都幫妳卸好妝了,既然醒了,就去洗澡洗臉,妳吃過飯了嗎?」

「晚餐還沒,不過現在為了年末舞台表演時的衣服可以穿上去更好看,所以在節食中」容仙雖然屁股被拍了,卻還是笑嘻嘻的望著星伊因為聽見自己還沒有吃而浮現心疼的表情,星伊蹙了蹙眉頭,「這樣可不行,三餐要正常吃……我找找冰箱裡頭能弄出什麼東西,早知道妳今天會在這裡留宿,我就帶宵夜回來了」

星伊的手捧著容仙的腦袋往枕頭上放,準備要去廚房看看有什麼能夠弄給容仙吃的時候,她的手腕很快的就被容仙抓住了,圓亮的眼睛裡頭承載了許多的情緒,卻又很快的朝著星伊露出了很可愛的笑,「我去浴室裡頭了,要弄好吃一點給我吃」

「啊……知道了,我會努力的」那份嚴肅似的認真讓容仙又露出了可愛的笑容,「我會好好期待的」

在星伊出去幫自己弄吃的時候,容仙走到了與天花板貼齊的衣櫃前,打開了衣櫃時,她看見的是、另一邊是充滿了少年感、俐落感十足的率性服飾,另一邊則是偏向女性化的服裝,怎麼樣看都不是星伊平常總用著襯衫、長袖T,或者是厚Tshirt搭牛仔褲球鞋會有的穿衣風格。

容仙從裡頭抓出了一件白色的睡衣裙,而那她手中的服飾也不是星伊會穿的衣服,早在星伊給了容仙她家的鑰匙後,容仙早就把星伊的住處當作了第二個家,就連最親密的JjingJjing的窩都往星伊的家裡頭放。

在她剛拿來一個行李箱的衣服時,星伊雖然只有開口邀約那麼一次,卻用著安靜卻真實的舉動說明了她很期待容仙的留宿,與藍色牙刷相對的粉色、在沙發上頭,與冷靜黑色相映的彩虹毛毯、容忍容仙在一片純藍添入許多的鮮豔到不是星伊會那麼偏好的顏色,最後是、特意的把單人床移到了書房,而重新買下的雙人床。

這些過於可愛的舉動惹得容仙發笑的同時、她也清楚的明白了,星伊到底有多喜歡她。

洗過澡的容仙白淨的肌膚上因為熱水的溫度泛起了紅,為了讓熱氣散去,容仙只是圍了條浴巾就走了出來,看著在全身鏡下,卸去了華麗的妝容,比起強勢的舞台妝,卸了妝的她更像是可愛的鄰家妹妹。

但是她現在卻在這個時候被公司強迫轉型、在這個合約要在幾個月就結束了這個時候,她不能理解公司的決定,公司不忙著來找她洽談續約的事情,卻打算在最後在不續約的最終期限中,用單曲的發售逼迫自己簽署再多留在公司三年的合約,選擇幫她發行歌曲,而且還是公司裡頭極少讓藝人選擇轉型的性感風格。

要知道,在演藝圈裡頭、一旦脫了衣服,就是再也穿不回去了,只能穿的越來越少。

容仙看著全身鏡裡頭的自己,光裸性感的肩線、被內衣托成圓潤豐盈的胸口、平坦緊實的小腹、略過貼身的內衣,收束緊緻的大腿一路向下、則是細瘦的小腿和精細的腳踝及腳尖。

實在是沒有什麼可以長久賣性感的資本啊……

容仙繫好毛巾的時候,房門口就被敲響、同時向內敞開的門露出了星伊瘦尖的臉,嘴巴還在叫容仙過來吃宵夜的時候、卻看見了容仙裸著雙肩、還有只圍了白色大毛巾遮住了重點部位的模樣,不由得瞪圓了眼眸,「可以過來吃了,容……妳怎麼這副打扮?妳的衣服呢?」

「啊,星,妳來的剛好,過來一下」容仙朝著星伊招手,還對著她比了一下床邊的位置,順道拍了拍床鋪,「坐在這裡一下」

「嗯……?怎麼了?有事情要跟我說?」星伊還以為容仙有事情要跟自己說,就乖巧的聽從容仙的話坐在了床沿上,雙眼緊緊的盯著容仙的臉,就想要從她的臉上發現一些什麼。

「就是、星,妳覺得我性感嗎?」容仙皺起了眉頭,朝著星伊擺了幾個姿勢,卻覺得怎麼樣都很彆扭、只好乖乖的站回了正姿,歪著頭問著她。

「怎麼突然……問起這個問題?」對於容仙突如其來的問題有點堂皇的星伊花費了很大的力氣才不去質問容仙幹嘛突然出現的這個問題,只是溫柔的問著她。

容仙想了想,決定還是不要說什麼真話是公司為了綁架她做最後一首單曲,就只是簡短的含糊過去後,還很直率的望著星伊的臉,「就是舞台表演要用到……不然我跳一段舞蹈給妳看看?如果不行我就不把這個表演放進去了」

「嗯……畢竟做了這麼多年的音樂節目PD,舞台表演的拍攝我也做了不少,判斷一下的拍攝機位的流暢度還是可以的,好」

星伊歪了歪頭,還是肯定的點了點頭,談到工作就格外認真的星伊似乎沒有想到容仙此時的服裝問題似乎有著某種程度的不妥。

容仙想了想,在星伊的面前跳了一下之前和幾位演藝圈前輩合作的單曲,Honey bee的舞蹈動作時容仙因為動作太大、而結有些鬆脫的毛巾就在星伊的面前直垮垮的落下。

潔白的毛巾被柔軟的肌膚佔據、甚至映入眼簾的同時、帶來了一種過度妖豔的性感,與其說是吃驚,卻是一個讓人目不轉睛的舞蹈,不說性感與否、星伊不可否認的是、她吞入喉頭裡頭的、為了減緩那份口乾舌燥的唾液,但卻更加的灼人喉嚨。

金容仙這個女人、有著多樣的色彩、她適合那個舞台、同時也值得那個舞台。

察覺到這點的星伊立即就了解了、她和惠真說的那件事,真正無法下定決心去實施的理由是、她還在考慮著,如果容仙不需要自己的幫助呢?如果她其實不需要這個舞台的話,自己貿然的幫助是不是太過看不起頌樂過去為了成為一位歌手所做的努力?

不過,星伊朝著容仙伸出手,勾了勾手指、無聲的召喚她過來,同時、在她靠近的時候,吻住了她的唇瓣,溫柔的、輕緩的親吻。

「容仙XI果然很喜歡舞台、也很適合舞台」

「如果有人一直都喜歡我的話,為了那個人我也會站在舞台上」重新圍上毛巾的容仙被星伊圈在懷裏頭,側坐在星伊大腿上的容仙晃著貼在星伊大腿而懸空的腿,朝著星伊可愛的皺了皺鼻頭,「我能站在舞台上都是因為接受了很多人的愛,才能一直往前走吧」

溫柔的笑了笑,她因為這句話而想起了、那個時候和自己悲傷敘述著她將歌手路走成偶像、即便滿臉倔強也沒有哭出來的容仙,星伊伸手整理好容仙因為跳舞而有些凌亂的頭髮,又調皮的揉亂了容仙的頭髮,最後在容仙的嘴角落下一個吻後,就把坐在她腿上的容仙給推到了床上。

「啊,這樣啊,那妳可能要在舞台上很久都不能休息了,在妳廣大粉絲裡頭肯定會有一個不管妳是結婚了、又或者去談了戀愛,也會一直喜歡妳」

容仙瞪大了眼睛看著平常幾乎很少明確說出這種話的星伊、圓溜溜的眼睛讓她看上去更像一隻無辜的小兔子,半彎下身的星伊伸手捏了捏容仙的臉頰,「不過妳該穿衣服了,穿好衣服就出來吧,我準備了不會發胖的食物給妳」

「星果然最好了!」回過神而燦爛笑開的容仙有著很可愛的小小梨渦,用力的在星伊的臉上很是大力的隔空啵了一聲,就趕緊把星伊往外推出去,闔上門的時候還對著星伊眨眼,「我等等就出去了,星等等也陪我吃點吧?」

被推出房門的星伊看著闔上的門,無奈的揉了揉頭頂,「糟糕,我可是只準備了妳的份而已呢……」

轉過身往客廳走去的星伊卻只是在轉身過後、露出了格外果決的眼神,正如當初決定選擇要幫助容仙從那個可笑緋聞脫身時,如出一轍的堅毅。

 

 


容仙今天才剛進公司,就被她的經紀人抓住了手,容仙雖然覺得疑惑,還是乖巧的開口問候了較自己年長的經紀人。

「早安,歐尼,今天怎麼了?」

經紀人趕緊的把容仙拖到一邊去,悄聲的問著她,「容仙啊,妳知道最近有一檔的歌唱綜藝要作為新春特別節目……妳知道這件事嗎?」

瞪圓眼的容仙歪著頭,乖巧的搖搖頭,「我不知道,是哪個電視台的節目?感覺很有趣,是歌唱對決嗎?」

「所以……妳不知道這件事?」經紀人的表情有些微妙、甚至讓容仙的心裡頭升起了、自己不知道這件事很奇怪的感覺,微微的揚起眉頭,伸手抓住了問到想要答案就想溜掉的經紀人,「歐尼,我覺得妳應該跟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我應該要知道這件事」

經紀人似乎感覺到自己好像做了錯事般,哭喪著臉,「那個是特別有名的作曲家在回韓國開設新的經紀公司前,為了新公司簽下新藝人的預熱企劃」

「以歌手的身份、不露出表情、不顯露任何特徵,只靠聲音來對決的舞台,每一輪對決就會刷掉一個人,最終勝出的那個人就會和歌王進行最後的對決」經紀人說著這些話,卻讓容仙越加狐疑的揚起眉頭,因為還沒有說到重點,「那這個節目和我有什麼關係?」

經紀人吞了吞口水,把容仙的肩膀下壓,甚至是欲蓋彌彰的貼在容仙的耳畔旁說著,「聽說文PD也加入了那個節目裡頭,作為主PD的副手,我以為以文PD與容仙妳的關係……」

聽見經紀人的話、容仙蹙起了眉頭,看見容仙的表情,也知道平時很好說話的容仙其實有著在可愛乖巧的外表下,格外剛硬的性格,心中警報狂響的經紀人正想要溜走的時候,容仙只是又一次抓住了經紀人的手。

「歐尼,妳應該沒有請求過星利用她的職業上的方便來幫我吧?」

因為容仙的問話而回憶起當初思慮許久按下電話,撥通時,來自星伊的溫和話語裡頭的肯定同意,那個時候的文PD肯定是知道自己的想法,卻溫柔的不戳破、甚至還馬上就同意了以朋友的身份照顧容仙。

現在想來、即便是現在就知道了自家藝人和那位在交往,經紀人也沒有那麼覺得難以接受的原因、大概就是星伊在同意多加照顧容仙的同時,也履行了她對自己的承諾,隔天就讓她微笑的約定。

「歐尼,妳不會真的做了吧?!」

定定的看著容仙焦急的表情,經紀人很快的就無奈的笑了出來,「啊、我做了,說了請文PD多多照顧妳,以朋友的身份」

「啊!歐尼我的年紀還比人家大一歲,說要她照顧我,怎麼不說是我照顧她」

關注點總和別人不一樣的容仙讓經紀人有些無奈的皺起了眉頭,正向開口解釋的時候,容仙便笑了出來,「星她肯定是拒絕了歐尼撥過去那通電話的真正目的,星本來就是那樣的人,性格沉默又溫柔,會溫柔的陪伴著妳,聰明的不多問」

「……是的,這些事情妳都猜中了」經紀人眨了眨眼眸,沒有對容仙的話做出反駁、但是,她卻從容仙的話,察覺出了一些與實際事實來說,有著微妙差異的出入。

自己是經由容仙的舉止中察覺到了、和文PD是朋友關係的這個事實,但是選擇去利用這個關係去幫助容仙開拓了另一種可能性,只是對方的語氣像是不怎麼樣的錯愕、反倒是給予了在同意給予一些無關緊要的關照後,又說了一些現在想來、宛如預言般別具他意的言語。

……不會從那個時候察覺到了,公司對於容仙的態度,既是捧著她,卻又想要捨棄她的那份矛盾心態。

文PD是一位那麼敏感的人啊,經紀人能夠肯定的是,以容仙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把她感覺最辛苦的那一部分輕易的展現給別人看,經紀人定定地望著容仙在談著戀愛、格外明媚燦爛,談到那個人就會不自覺露出笑容的可愛表情。

「我就說了、那歐尼我先去做之後年末舞台表演的練習,歐尼就不要再想讓星伊幫忙的事情了,我不喜歡讓星伊利用她的身份幫我」

經紀人沉默的點了點頭,目送著容仙的背影離去,旁人的觀點來說,文PD本身的條件甚至可以超越其他男性,溫柔體貼、同時在事業上頭也是相當的成功、以文PD的工作能力,至少年收入的部分並不會輸給在大公司裡頭工作的上班族。

只是、在演藝圈裡頭,看過了那麼多來來去去的戀愛,她唯一聽過前輩說過的,傳出類似的同性戀愛的那個人也在戀情被公司發現後,緊急做了處理。

雖然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但是,她們被分開了,這件事經紀公司做得很隱密,就連消息都沒有透漏出來,為了更加的保護那個人,持續進行的嚴密監控、直到現在也沒有停止。

那個時候她並沒有持續的追問下去,身為容仙的經紀人,基於職業操守,她應該做的是把容仙這段就連正常人都難以接受的愛情上報給公司,但是又身為距離容仙最近的人,她又那麼的清楚明白為了頌樂這個身份,容仙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而在這個地方堅持下去。

到底要怎麼樣做,才能夠不讓所有人受到傷害呢?

直到從青澀的經紀人新手、一路成長到了能夠獨當一面帶領藝人的老鳥,她依舊沒有一個正確答案。

明明所有的選擇都沒有錯、卻被旁觀的眾人指責是錯誤的時候,被說是說是錯誤的人也能夠堅持立場說,自己真的沒有錯嗎?

在演藝圈這種灰色地帶,這個問題的答案依舊沒有唯一定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