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46。

 


那頭進展火熱的容仙與星伊還在互相摸索著要怎麼樣才是對彼此最好的距離時,輝人和惠真從寵物店領養了一隻小貓回來。

惠真為了輝人喜歡趴在地板上的習慣,特意的買來了柔軟舒服的地毯鋪在了地上,也沒有忘記叫輝人不要有這種習慣,但是卻在惠真買來地毯後,輝人更加光明正大的往地上趴去。

這時候,從寵物店收養回來的小貓現在完全吸引住了輝人的目光,在新成員來到家裡的第一個禮拜,輝人嘴巴上念叨的全是小貓。

非常年幼的小貓,完全能夠被輝人捧在手掌心上,小小的、軟軟的,還沒能完全睜開眼睛的小貓有著白色、與起司色交錯的顏色。

「惠真啊,小貓要取什麼名字?」

比起輝人溢於言表的喜愛,惠真則是坐在沙發上、完全的用身體表現出抗拒輝人雙手捧著那隻軟綿綿小貓,比起討厭又更柔軟一點、比起喜愛又包含了一點困擾的這種複雜情緒,惠真還沒有打算要表現在輝人的面前,所以她只是把眼睛定在了手中的手機上頭,沒好氣的回了幾句,「怎麼樣都好吧?反正,妳一定會給他很多愛不是嗎?」

「……但也不能取一個隨便的名字」輝人嘴巴上有些抱怨,卻在手中的小貓舒展著身子時,止住了話語,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小貓蹭著自己手掌的可愛模樣,原本還在和輝人抬槓的惠真沒能聽見輝人繼續說下去的話,只是一抬頭就看見了某隻軟綿綿的、只會賣萌的傢伙竟然硬生生奪去了輝人的目光。

忿忿的咬了咬牙,惠真站起身,滿臉不悅的皺著眉頭,「丁輝人我要出門了,妳繼續和妳的小傢伙待在家裡」

「啊,這樣啊,好吧,不送妳出門了」輝人怔愣了一下,很快的就堆起了笑,就連她笑彎的眼中還有著過於明亮的光,「和惠真姨母說掰掰吧,Ggomo」

在文字上頭敏感、對他人情感敏感,偏偏就是對著自己的情緒遲鈍的輝人,惠真既想生氣、卻也無從生氣起來,因為輝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生氣,對於不知道的人發脾氣,只是讓自己的情緒無從發洩。

惠真從喉間發出了一聲彆扭的冷哼聲音,「我今天晚上晚點回來,別讓那個小傢伙把家裡弄亂了」

「是~回來記得煮宵夜給我吃」輝人頭也不抬,卻在小貓有些笨拙伸手去撓她時,發出了有些驚喜的笑聲,看見這樣的輝人,惠真高傲的挑了挑眉頭,只是安靜的把門扣上。

在走到樓下後,惠真掏出了電話,乾脆又直接的下令了,「星伊歐尼,我們幾個小時後見個面,在星伊歐尼家附近的內臟湯店,我處理完事情就去找妳」

雖然對方發出了有些驚訝的聲音,卻沒有多問什麼的乾脆同意,即便惠真沒有給予任何的時間確認,星伊也依然能夠包容的那份體貼,大概就是基於她們多年的情誼、而那份情誼所帶來的相知,讓惠真烏雲密佈的內心稍稍的透出了些微的晴朗。

 

 

在惠真以高效率的方式解決了外務,和星伊在內臟湯店碰面的時候,也已經是邀約電話過去後的幾個小時,而戴著帽子的星伊也早就在裡頭等著她。

比起正裝的惠真,星伊的服裝顯得休閒許多,宛如小男孩般的穿著,讓她整齊的綁在後腦的銀色馬尾格外的凸顯出了,她銳利的氣質。

白淨的臉蛋上有著會讓姐姐們為之瘋狂的清秀少年五官,看上去在沉思,但從惠真的角度看來,只覺得眼前這個即便發呆也要弄得好看的虛勢格外的搞笑。

「怎麼了?最近應該在忙著年末總結大會吧?看起來還很悠閒的模樣」惠真招來了餐廳裡的大嬸,豪氣地點上了一桌子,星伊就只是半撐著頰,看著惠真,有些得意的笑笑,「是啊,因為我是大牌的PD啊,看惠真妳合作了那一齣戲劇作品,我現在也算是音樂、戲劇兩棲的才能PD」

「少在那邊耍嘴皮子」惠真在大嬸把餐點端上來後,用免洗筷外頭的塑膠套去丟星伊各種自我誇獎的嘴,還沒丟到星伊,就輕飄飄的從她的面前落下,「容仙歐尼還沒有休息嗎?」

「嗯,上次出專輯的關係,為了感謝各大電視台,再加上為了替之後公司出團的檔期卡位,容仙這次會出席各大電視台的年末舞台,這次也以主演的身份參與了戲劇,可能會在各大電視台的年末舞台表演結束後,趕過來我們電視台出席頒獎典禮」

星伊身處在電視台多年,雖然不太關切著這些私下的關係招呼,最基本的分析她還是能夠明白的,星伊的指尖捻著湯匙,舀動著碗裡頭豐富的食材,對照惠真勾起了笑,「身為偶像,還真的很不輕鬆呢!既要成為公司往前推新團體的踏腳石、又要成為出來帶新團人氣的助攻,甚至在新團的人氣上升期時,還得讓她成為擋箭牌……」

惠真看著星伊,比起身處在戲劇中努力耕耘的惠真,在距離各種演藝圈消息最近、同時也能看清一個藝人在工作與私下模樣的差異的星伊應該有著更加流通的消息。

而就連遠在戲劇部分的惠真都知道的那個重磅消息、大概是讓星伊現在這麼猶豫不決的原因。

「那不就是因為容仙歐尼的身份是『偶像』嗎?如果身份是『歌手』的話,應該更不一樣吧?」惠真定定地看著星伊有些逃避而轉開的臉,杵著下巴,對著她勾起了笑,「星伊歐尼,連一向與音樂沒有交涉的戲劇界都知道的消息,身處在那個消息中心的妳,會不知道嗎?」

「……惠真,這個不應該由我替容仙做選擇」星伊看著惠真穩重的細長眼眸,微微的嘆了一口氣,最終還是沒有辦法在惠真那雙直勾勾的、像是能夠看穿他人心思的眼眸避開,輕聲的回答了,「沒錯,最近是有一個新企劃的節目成立,但是、身為知情人的我不應該去向容仙開這個口」

「說實在的,星伊歐尼,為他人著想的溫柔沒有錯,但是太過頭的話,會讓人又愛又恨的」惠真嘆了一口氣,看著星伊明顯不明白的表情,惠真也沒有多說話,「如果容仙歐尼向妳提起的話,妳再說吧,如果沒有、那就沒有必要了」

聽著惠真的話,星伊微微的抿起了唇瓣,她雖然向惠真以側面的方式告訴了惠真這件事,但是她卻沒有說到的是,她也獲得了一個推薦人的機會。

星伊想了想,還是不打算把這件事情再更多的告訴了惠真,讓她增添不必要的煩惱,「不過妳今天怎麼會約我出來?」

「……輝人上個禮拜養了一隻貓」

惠真的唇瓣微抿,卻還是說出了超級破自己形象的話,只是這句話怎麼說出來感覺像是深宮怨婦的那份複雜在星伊的眼神中,讓惠真更加的難堪了一點。

「覺得輝人的愛被搶走了?」星伊有些調笑似的問題讓本來就不對自己說謊的惠真來說,並不是什麼難回答的問題,「嗯」

坦率點頭的惠真讓星伊沒輒似的貼著酒杯笑嘆了出來,「妳都幾歲了,還和一隻貓吃醋」

「我和輝人認識很久了,但是我喜歡她近十年,和她以女朋友的身份相處才半年不到,就出現了一隻貓來,星伊歐尼,妳覺得我能怎麼樣?」

「在看得到的地方忍耐很久了,當得到手就不想壓抑了?」星伊杵著臉,笑嘻嘻的看著惠真有些忿忿不平的樣子,惠真斜睨了星伊幸災樂禍的模樣,「我就不信容仙歐尼的JjingJjing出來打擾妳和容仙歐尼親熱的時候妳會高興了」

「容的JjingJjing已經年紀很大了,基本上是老奶奶,通常都窩在她的家裡不動,所以我們不會有這種困擾」星伊面對惠真的話,面色不改、甚至還有嘲笑回去的氣勢。

咬緊牙根的惠真冷睨了正得意洋洋的星伊,滿臉不爽的又叫來了餐廳裡頭的大嬸,賣力的往哪個貴的就往哪個叫,這種氣急敗壞的樣子反倒讓星伊的表情更樂。

「要不然,我也去養一隻狗狗好了,連輝人都養貓了,容也有一隻小狗,不然我去養一隻柯基好了……」

「星伊歐尼如果拿我當樂子,歐尼就死定了」

從齒縫間蹦出的話語一字一句都有著惠真的威脅,感受到那股威脅的星伊臉色僵了僵,大發、剛剛嘲笑的太開心了,忘記了惠真可不是那種會悶聲吃虧的人。

「是……絕對不是要拿妳當樂子的」星伊苦笑的說著,卻討好的在惠真的杯子裡頭添上了燒酒,「妳也別喝太多了,等等還要回去吧?」

「嗯,還要回去弄宵夜給輝人吃」惠真看了一下她們兩個邊吃邊聊時喝空的燒酒瓶,「喝完這罐我們就散了吧」

「妳能回去嗎?喝這麼多了」星伊有些擔心的皺著眉頭,惠真卻是豪爽的擺了擺手,「我可以的,等會回去的時候還要去買小貓的飼料還有抓板什麼的……我可以的,我沒喝醉呢」

這時的星伊有些咋舌的瞅著惠真泛上紅暈的蜜色臉頰,「這樣子還說妳沒喝醉,現在都幾點了,哪裡還有寵物店、或者量販店是開著讓妳進去買飼料?」

「應該總……會有那麼幾家的,總不能讓人餓肚子吧?」惠真瞇起眼睛,用拇指還有食指比了一個很近的距離,這種傻乎乎的說話方式反倒是更加凸顯了惠真那令人擔憂的酒醉狀態。

只是,星伊聽著惠真的醉語,沒好氣的挑了挑眉頭,「好吧,那妳把這個喝完再去吧,我去外面打個電話,妳沒開著車來吧?」

「嗯、沒有,過來之前洽談的那位客戶是在家裡附近,所以談完就直接過來了」

畢竟輝人雖然能把電動小車開得得心應手,但是和真實的車輛相比還是不能完全類比,這倒讓星伊省了幫忙把車子開回去的麻煩。

輝人在內臟湯店打烊前出現,進入冬天的韓國很冷,但是輝人的身上還穿著單薄的單色棉質長袖,和牛仔褲,身上薄薄的服飾讓星伊皺了眉頭,趕緊把自己身上的外套套在輝人的身上,「輝人,妳和惠真在一起久了,也染上了她喜歡穿的單薄的壞習慣嗎?」

「……出來的時候太急了,沒能拿上外套」站在惠真旁邊、讓惠真的腦袋可以枕在自己肚子上的輝人笑了笑,但是惠真抬頭望向她時,伸手去揉了揉惠真的頭髮,低頭問著她,「怎麼不找我一起喝酒呢?明明有覺得煩心的事情可以和我說的」

「大概是因為這次煩心的事情太幼稚了,這傢伙說不出口吧」星伊盤起雙臂,沒好氣的無視了惠真斜睨瞪她的表情,「輝人啊,這個傢伙說要用這個時間這個狀態去寵物用品店裡頭買妳們家剛領養小貓的飼料和玩具,妳多多看著她吧,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我知道了, 星伊歐尼」輝人雖然還有些滿頭霧水,但是卻依稀能體會到星伊話中的意思,把星伊目送出門時,縮在輝人身前的惠真喊了下星伊。

細長的、因為酒醉而迷茫、因為酒醉而把鋒利柔和下來的那雙瞳孔,看見的是、映出的是,星伊未曾察覺的、隱藏在底下的那份焦躁。

「星伊歐尼,如果有說出口就不會傷害到人的話語就好了」

星伊望著惠真的難得不自信的眼眸,溫柔的笑了出來,「話語會傷人、但是也是會有那麼一句話,支撐妳從最痛苦的地方重新站起來的那一句話」

朝著星伊露出笑來的惠真在臉上劃過的那一瞬間的憂愁、很快的就被她抹去,只是對著星伊揮了揮手,「再見,星伊歐尼」

 

 


與惠真和輝人告別後的星伊把脖子縮進了衣服裡頭抵抗吹來的冷風,滿腦子思考的都是、在今天從前輩那邊得來的認證消息。

因為某位重量級的作曲家要從美國回來成立了一間娛樂經濟公司、同時、卻在經濟娛樂中又特別加入了合作培訓系統、看似同性質、卻又截然不同的作業讓這個看似不可能成功的體系,因為那個人的存在而變得有可能。

即便身在美國也能夠為韓國的演藝圈歌手合作歌曲、親手用著他的作曲捧紅了許多實力本就優秀的歌手,讓他們從原先的高峰再一次因為歌曲走紅的金作曲家,為了做出他想要親手打造出什麼的野心、從美國親自回到了韓國來。

他回國的第一件事,就是來到了星伊所在的、三大台之一的電視台利用著他在演藝圈裡頭的名望、來到了電視台的局長面前,開口要了一個過年新節目的時段。

令人感覺到嘲諷的是,當初惠真那麼辛苦才得來的機會,只是沒有那般勢力而已、卻用了那麼讓人感覺到可笑的方式來到了面前。

在蕭瑟冬夜中的星伊踩著步伐,輕緩的腳步聲,以及一次次的扣地時所帶來的震動感,星伊嘆了一口氣,想起了被前輩轉達的消息。

因為來自於局長直達的消息傳遞,在PD組中,時常被委以重任的前輩被指派為主PD,而因為在PD組中,已經比同期或者是前輩都擔任更久音樂節目PD的星伊這次則是被前輩給要求進入了節目組裡頭擔任了支援PD。

星伊並非討厭成為前輩的副手,而是、那節目的內容。

每兩集由8名參賽者隱藏年齡、身分、職業等訊息,,比賽時使用各種偽裝好遮掩住身份、特徵,只靠聲音來進行淘汰賽。

利用聲音進行的、生死淘汰賽,如果被淘汰了、就必須當場拿下面罩,當場揭開身份的舞台,但是、如果能夠成為最後才揭開身份的歌手,就可以得到了、就連國民以及專家都承認的歌唱實力。

規則既殘酷又嚴厲,國民的選擇既苛刻又冷漠,能夠被專家講評缺點的那個舞台,只憑聲音決定一切的實力派,如果是這樣的標籤在身上的話、肯定是令人自豪的評價吧?

星伊一邊發著抖一邊打開了家門,一如往常的黑暗,還有著在門口因為聽見開門聲而被驚醒的JjingJjing抬起頭往這裡看來的無辜表情,星伊把路上路過商店買來的解酒液放在桌上後,就蹲下去去揉JjingJjing的腦袋。

「JjingJjing奶奶,妳的孫女還沒有回來,是不是該罵罵她,不可以這麼晚還沒有回家啦?」

望著JjingJjing可愛、又無辜的臉,她圓溜的眼睛完整映著星伊笑起來格外的微澀表情,似乎是不能理解,卻又包容著星伊向自己投來的情緒,作為一種無聲的陪伴。

「看樣子,真的得買一隻小狗陪著才行了」星伊一邊嘿嘿笑著,一邊站直了身體,卻在她的視線觸及到了門旁屬於這間屋子另一個主人的拖鞋並沒有在她原本的位置上時,星伊的笑容陡然的一僵。

在快步的走向房間的時候,伸手搭上門口門把的星伊第一次發現了她的顫抖,這麼期盼的心情似乎在PD資格的甄選上了之後,就很少再出現了。

這麼害怕、又這麼期待的心情,還真是久違了。

發現自己這樣心情的星伊笑了笑、伸手旋開了門把。

 

 

 


之前看過的46章內容的……
可以忘記了之前那個了哈哈哈哈哈哈
因為這篇和之前的那個故事的走法完全不一樣WWWWWW
已經整篇重新寫過了,所以可以忽略之前那篇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