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番外—竹馬篇(下)。

 


「孩子們,最近有兩天的休假,妳們有什麼行程要安排嗎?如果要回一趟老家的話,我可以幫忙安排車子,要出國的話,可以幫忙訂機票」

經紀人把未來的行程表告訴那兩個低頭玩手機的輝人和容仙,容仙歪了歪頭,「過幾天是輝人的生日,輝人生日的晚上有安排嗎?和圈外朋友聚會之類?」

「……沒有」輝人的語氣很輕,卻能聽出她話語裡頭的火氣,「沒、有、任、何、安、排,我打算待在家裡頭,好好的休息一下」

「啊……這樣啊,那輝人隔天的休假我們一起去玩吧?以妳的意見為主,因為是壽星嘛!對吧?」

「那就預定要和容仙歐尼一起了,歐尼可以嗎?」輝人的眼眸看著經紀人得來了她的點頭,在行程表上附上了註記,好在接洽工作的時候不要把行程排在那天,還是免不了經紀人的叮囑,又多說了幾句,「不過輝人生日那天還有工作,不能光顧著玩就沒有好好完成工作了,知道嗎?」

「是~~」

乖巧應和的兩人其實在經紀人的眼中一直都是乖寶寶,所以也很放心的放她們出去玩,或者是獨自待著,「好,那我先處理其他事情,妳們先待在這裡等著」

在經紀人走後,容仙湊到了輝人的面前,朝著她露出了擠眉弄眼的促狹,「輝人啊,惠真沒有安排嗎?如果從生日那天開始算,晚上加隔天正好我們兩團都放假呢!」

「歐尼忘記前一天還有行程要跑嗎?」輝人推開了容仙湊過來的臉,心情很差的睨向她,「我說了要好好休息,這個休息沒有分給安惠真那個傢伙的時間」

被輝人硬生生拒絕的容仙眨了眨眼睛,有些狐疑的揚起了眉頭,「真的?明明是情侶?一方戀人的生日卻不一起渡過?」

「我和惠真之間,和星伊歐尼和容仙歐尼之間的情感雖然是一樣的,但是相處的方法是不一樣的,容仙歐尼」輝人的嘴上道理堂堂的話語,但在她眼中藏不住的是她、孤身一人的寂寞。

之前星伊歐尼生日的時候,去玩了趟樂園才回來、又或者是在容仙歐尼生日的時候,因為行程的關係,只能送上蛋糕還有禮物,然後約定了下一個休息日要去有趣的地方玩。

「如果容仙歐尼那天的休假是要和星伊歐尼一起玩的話,我會跟歐尼說妳和我出去玩了,然後我會乖乖的待在家裡頭不出門」

「啊呀!輝人!我才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說要和妳一起玩!」

輝人也明白這樣去想容仙很過分,難得休假能和最想要一起出去玩的人一起,容仙歐尼會這麼期待也是正常的,自己卻是因為個人的情緒就衝著容仙發脾氣,多像不稱職的妹妹。

「歐尼,是我說錯了,抱歉」

容仙看了看輝人的表情,發現她已經知道錯了的乖巧,故作大方的直起身子,捏了捏輝人的鼻子「那輝人妳不準在生日的隔天放我鴿子喔,不然就要親自飛去日本買當地特產給我,這是懲罰」

「什麼啊,還要我浪費機票錢去日本買東西……」

「所以才說有機會去日本的時候,買特產給我呦」容仙皺著眉鼻頭笑著的時候,意外的和星伊狡黠笑起來的時候,更加相似了一點。

 

 

 

結果那傢伙到現在都沒有傳生日祝福簡訊給我!

看著時鐘,逐漸擺盪到12點的指針,隨著那抹擺盪、輝人的怒氣也隨之升高,然後,雙腿盤坐在地板上,輝人的焦躁能夠從更換座位的舉動窺出一二,直到過了凌晨,輝人緊繃的情緒在依然沒有的動靜的手機面前來到了最高點。

「安惠真那個傢伙……」咬牙切齒的輝人用力的擰緊了眉頭,在怒氣所造成的衝動下,輝人發了訊息過去抱怨。

只是,即便那封簡訊傳了過去,也像是石沉大海般的沉默,更讓輝人怒氣十足的踩著重重腳步往房間裡頭走去,在一旁坐在沙發上,全程目擊過程的容仙勾起了笑,握在手裡的手機、手指還飛快的點落螢幕。

最後,容仙看時間差不多了,便也在手機另一頭的星伊叮嚀下,喝了杯熱牛奶後,便刷完牙去睡了。

只是,輝人似乎還對著惠真依然沒有回覆過來的簡訊還有著厭厭的不開心,在商演上頭雖然依然敬業的完成了工作。

「輝人等等之前的錄音需要修一下,晚點和我過去錄音室一趟」經紀人的話又讓輝人的表情更加皺了起來,卻還是乖巧的點頭,「我知道了」

容仙對著輝人投去同情眼神,從商演現場回到了公司也已經過了中午的用餐時間,在輝人被經紀人急忙的往錄音室推後,容仙和經紀人互丟了一個眼神到對方身上。

在輝人被推進去錄音室裡頭後,容仙便開始撈出手機,在和經紀人溝通過後,容仙早早就替輝人準備了一個驚喜。

「你們可以進來了,輝人進去了,但是以輝人平常的錄音進度,她很快就會出來了,妳們要快一點」

「我們在樓梯這裡,現在我們要怎麼進去?」星伊壓低的嗓音從電話裡頭傳出來的時候,格外有著磁性,為了把星伊和惠真從外頭帶進了,容仙也讓經紀人負責捧著蛋糕,自己則是跑到星伊躲藏的地方會面。

「過來吧」看到惠真朝著自己點頭,容仙就勾起了笑來,在前頭就先轉過身的容仙綁著馬尾、落在她白皙脖頸上頭的細軟頭髮隱約的透漏出一股曖昧的性感,惠真還沒有多看,星伊的手便伸了過來,用穿著黑色長袖衛衣的手臂遮住了那片白皙。

……有必要這麼小心眼嗎?

惠真沒好氣的挑了挑眉頭,跟在星伊還有容仙的背後走著,心裡頭盤算著事情,等會慶祝完就能夠完成的、最近從忙碌的行程中硬是擠出時間來處理其他事,最近的眼睛都快瞇成一條線了。

三個人加經紀人都很慌亂的粗糙佈置,再加上讓經紀人進去叫輝人出來的時候,容仙手中捧著的蛋糕上頭插的細長蠟燭都快被燒完了。

「嗚嗚,蠟燭都快被燒完了啦!」

「啊啊,歐尼快點快點!」

「啊啊啊!」容仙先小心翼翼的把蛋糕放在桌上,距離經紀人把輝人帶出來的時間也沒剩多少,聽見腳步聲的容仙趕緊把禮物藏好,說是藏也只是把禮物塞進了桌子底下的空位,便直起身子來替輝人祝賀了。

看到對著自己燦爛笑開的星伊和惠真,還有些怔愣的輝人看了看容仙得意洋洋的笑、還有對上了惠真的眼睛時,看見了她眼眸裡頭,依然不變的溫柔炙熱。

那個瞬間就忍不住開口抱怨,「什麼啊!妳連一句生日快樂都不說嗎?」

「這又不是什麼稀罕事」惠真嘴巴上很嫌棄似的冷淡、卻又在身側微微勾起了輝人的手,側著頭望她,「輝人啊,生日快樂」

聽見惠真的祝福,甜甜笑開的輝人,很快的就被星伊和容仙聯手往下一個環節推去。

給予了禮物、也給唱了生日快樂歌,輝人抱著滿懷的、她纖細的臂彎難以支撐的禮物,慢慢的看著眼前的團員、以及為了她生日而特地過來公司慶祝她生日的星伊歐尼還有、她的戀人。

輝人坐在餐廳裡頭,在被她們凹了一頓由壽星給的生日大餐後,苦哈哈的含了口啤酒,任由冰涼發澀的啤酒隨著氣泡的順滑流入喉嚨裡頭。

「輝人啊,我們出去玩吧,之前說了要去釜山沒能去、說要去哪裡哪裡都沒做成」惠真微瞇起眼眸,她的指尖觸踫著輝人放在榻榻米上的手指,「我們今天就去」

輝人瞪了惠真一眼,嘴巴還是有些軟化,「這個時候妳告訴我哪裡來得及準備行李還有機票,護照,至少明天吧?」

惠真露出了一抹早就清楚的笑,從皮包裡頭翻出了輝人的護照,輕盈的本子被她的指尖夾住、而她的臉朝著她露出了狡黠的笑,「那就明天吧,目的地是東京,我可是早就預定妳了」

原本輝人握著酒杯的手指收緊、又微微發鬆後,最後大力的扣上了桌子,圓滾可愛的眼眸滑過了一絲光亮,「呀!安惠真!妳這個傢伙……什麼時候拿到我的護照的啊!」

惠真伸手把那個逞強不落淚的傢伙好好的攬在了自己的臂彎裏頭,笑得很得意,「畢竟為妳準備禮物這種事提前說出來就沒有驚喜了不是嗎?」

「妳還真是一個混蛋,竟然聯合容仙歐尼……」

惠真攬著抱怨著的輝人,滿臉滿足的蹭著輝人的臉頰,似乎是感覺到自己體內因為拼命工作、甚至是為了抽時間來排行程而熬夜的疲倦,都在看見輝人忍著哭意、然後讓表情超醜皺著臉的模樣給全部驅散,喝過啤酒之後醉意混合睡意宛如啤酒倒入玻璃杯中的氣泡一股作氣的湧上。

「呵……輝人,讓我睡一下、就一下子就好,明天還要去東京玩呢……」

就是一個這麼能讓人喜歡的傢伙、柔和下表情的輝人用她指尖撫摸著睡在自己膝上的、明明年紀比自己小,卻總是比自己堅強的女孩子。

總在自己最難過的時候、總在自己徬徨無助的時候,突如其來的鼓勵、甚至是驚喜,都讓自己原本浮躁的心底又再一次安定了下來。

——可以相信妳吧?安惠真。

輝人的指尖一次又一次的梳理著她垂散在耳後的頭髮,在心裡又唸了一次,只要反覆念著就會自己安心的名字。

謝謝妳,出現在   這裡    ,安惠真。
                (心)

 

 

 

 

OK。
接下來就是把醫生X病人的2YG篇吐出來我就可以來寫Angel line了!!!!!!
喜歡Angel line的親估、KKKKKKK,Angel line即將登場!!!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