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sun+2YG—醫生X病人(2)。

其實標題不能用這個了……反正你們懂得。
設定:類似太陽的後裔,傻和輝人是醫生,星星和黑金是負責國與國之間關係的作戰軍人。
再設定:星星帶領的小隊裡頭只有星星和惠真是女的,其他都是男性。
我今天聽了輝人的Yellow Ost,嗯,果然是輝人啊,這個感想而已。
我明明說好不寫的,但是手頭有梗的時候又寫了QAQ
這次沒寫到2YG不開心啊啊啊啊啊QAQ


其實她們的身份被界定的很模糊。

手握槍枝瞄準靶心,戴著護目鏡的星伊右手握住板機,左手托著沉重的槍托,透過槍後的凹槽與準心連成一線的同時,星伊的呼吸暫時停止、只為了出手那不到一秒的沉靜。

在軍校就讀時,星伊所有測驗成績最優異的不是力搏的體術、不是優秀的短跑能力,而是、星伊那讓人吃驚的射擊時所需要的專注力以及選擇開槍的果決。

身處在非本國國家的邊界上,她們的身份既是自律的軍人又是國與國負責的門面,到了他國,這隻來自韓國的軍隊就代表了大韓民國的自尊心,同時,各國間看似平靜的和睦氣氛下,私底下的勁力較勁也不少。

對方若是用言語口頭嘲笑、她們能作的只是用著實力讓那些傢伙閉嘴,而在星伊帶領的小隊也確實達到了這樣的目的,以實力服人的出色卓越。

作戰能力出色、領導氣質強烈,卻又謙虛內斂,這是許多人給予文星伊這個人的評價,並非是非相關的路人給予的評價,而是、同樣在這個職位上頭的人給予的讚譽性稱讚。

星伊是以冷靜謙虛的態度收下了這些讚譽,堅定的帥氣讓她看上去更加的正直、也讓人更加信服於她的帶領。

「文,妳的槍法怎麼這麼好?有什麼特殊的訣竅可以傳授給我嗎?我的命中率雖然高、但是還是需要再加強的地方」

來自異國的男人有著相當高的個子,壯碩的身形、以及那繼續俯瞰星伊的身材,讓站在他面前的星伊更加的嬌小,但是那個男人卻不敢輕視,因為在他的國家中、在他所屬的軍隊中,他是以傲視他們的槍法成績才被選入這次的特殊作戰小隊中。

「麥克,這是耐心和射擊距離的問題,子彈的射擊位置會因為距離的關係有些偏移,越是長距離、子彈橫移的寬度會造成你射擊的誤差……」

可是、眼前這個年紀輕輕的、只需要他用一隻手就能按倒的女孩子,卻在一把手槍在手的時候,輕而易舉就用模擬用的塑膠子彈傷到了自己無數次、而那戰績在實戰上頭的話,他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男人看著個子比自己嬌小的多的女性,原本對性別、又是亞洲人的刻版輕視都在每一次的模擬訓練中轉換成了尊敬和一些特別纏人的熱烈追求,對比韓國人偏向保守的戀愛思想,來自外國人的追求大膽而且明顯,這都讓星伊在最近都被她所帶領的下屬們用著曖昧的眼神迎接回營的時候,心裡頭都增添了許多的無奈。

——不過幸好的是,自己特別親近,視為妹妹的惠真沒有在這件事上頭多說一句話。

倒是讓在外被人追著跑的星伊,再回到規劃給的大韓民國的營區時被那種曖昧眼神洗禮的星伊有著難得安靜的小空間,畢竟是被自己正式指派的副手,惠真雖然有些時候性格很跳脫、嘴巴毒舌、眼神又很利,常常戳得自己有些無奈,但是,在正事上頭卻又格外的可靠有趣。

溫和婉拒的避開了男人的吃飯要求,從共同的大營區回到了營區,星伊看見的是在外頭帶著小隊員們擦拭保養槍枝的惠真,星伊對著惠真點點頭、這是她們之間的一個暗號,也是她們的共同默契。

把手裡頭的拆解到一半的手槍交給了一旁的人,交代他們要好好上油保養後,就跟著星伊走到了食堂裡頭。

飛往國外的她們是外來客,作為合作參與的客人在這次的聯合作戰裡頭,為了模擬作戰、擦亮他們軍隊的利爪,這次選擇的場地非常的嚴酷,日照強烈、甚至會將人曬暈的熱辣,甚至連他們住宿的地方都是由他們親手搭建起來的。

星伊沒有忘記這次她被叫去總指揮所在的大營區裡頭得到的消息,這次便是要由她告訴惠真、再由她的副隊長,惠真傳遞下去給她們所帶領的小隊員。

她們兩人同時貼靠著桌沿,星伊的姿勢有著帥氣十足的俐落感,但是能夠將帥氣嚴肅的軍裝穿出優雅的嫵媚、與其說是強勢更多是性感韻味的惠真在這次的聯合作戰也特別的搶眼。

雖然許多人都是因為實力的因素而來親近星伊,但是比起時常以隊長的身份在外走動的星伊,多半是宅在營區裡頭,埋頭處理本來應該是隊長要做的事務的惠真其實被其他追求者透過星伊被詢問的次數更多,大概是因為類型的部分完全的符合外國人的審美觀。

「怎麼了?聯合作戰的成績挺好的不是?看上去表情不太好,過幾天就要回去了不是嗎?」

「……是啊,被叫去大營區裡頭當作獎勵的訓了一頓」星伊微微聳了聳肩,在微眨的眼睫還有著特別的明光,「嘛,妳也知道金大隊長本來就是這樣的人,以斥責代替誇獎」

星伊的雙手握在了身前,望著惠真彷彿能夠看透人信的眼眸,有些勉強的笑了一下,「惠真啊,我們回國的時間要推遲一陣子了,知道邊界醫生計畫吧?今年恰好輪到了這裡,為了保障我國人民的安全,我們必須要在這裡保護醫生們直到下一次的任務到來」

「……這也代表了、我的邀約又要延期的意思嗎?」惠真嘆了一口氣,實際上因為這個聯合作戰來自於各國的合作,意外的激發了對彼此的作戰協議的內容更動,由消極備戰、轉變成了積極應戰的關係,讓這個作戰的期限又在往後挪動了一個半月,所以對那位可愛的丁醫生邀約也被迫更動時間。

……沒能確定好回國的時間就衝動約人的自己對時間多次度出爾反爾是既過分又沒有禮貌,但是、這種因為緊急任務的插入導致打亂自己行程的關係,已經讓自己感覺到生活感覺到有些疲倦了。

並非討厭這份工作所帶來的成就感,但是、這種無法好好享受生活帶來的休閒感總讓她有些無法排解工作上頭的疲倦。

「我知道了」惠真揉了揉後頸,往前走了幾步回身、站在星伊的身前,單手插著口袋,一手左右偏頭舒緩緊繃的肌肉後,她的掌心貼上了星伊的細瘦肩膀,在她耳邊低聲,「星伊歐尼的軍牌、現在在身上嗎?」

星伊笑了下,來到異國的她並沒有立刻去申請軍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的、不想親手斬斷有可能維繫起她們兩人的維繫。

「不是說了嗎?早就遺失在某個地方了」低笑出來的星伊伸手把惠真的手給撥了下去卻在惠真抬起的握拳對著自己時,與她互碰了拳頭。

在聽聞必須要留下繼續駐紮的消息,星伊所帶領的小隊中沒有人有一絲一毫的抱怨,全源自於這是他們最敬愛的小隊長的命令。

 

「聽好了,這次我們的任務是以軍人的身份護衛醫生完成為期三個月的異地救援工作,如果有任何一位醫生要外出,為了保證安全,每位醫生至少要有一位我們小隊員跟著進出營區,所有人暫時都有權限使用軍用車,今天我們的貴客們就會到來了」身材纖細的星伊穿著迷彩色的陸軍短袖制服,下身穿著著軍隊配發的迷彩長褲,乾淨整潔的收束在細瘦的腰身,隱約的散發著嚴肅的冷酷氣息。

比起其他軍隊是由男性所帶領,星伊所在的隊伍中,是以實驗性質組成的隊伍,卻在軍隊高層分配下來的任務中,完成率最高、任務件數也最多的小隊,在高層的眼中認為以正統軍校出身的星伊也是在未來軍途無限的人才,而這點在她帶領的軍隊紀律中可以窺出一二。

「是的」整齊劃一的回應讓星伊滿意的勾起了笑,不過很快的就收了回來,「這次的護衛工作雖然比起荷槍實彈的護衛工作來比,輕鬆許多,但是也不要掉以輕心了,我們現在身處在國外,一個不小心的衝突流血就會變成國對國的外交事件」

「那些有前科、衝動的熱血傢伙給我管好你們的脾氣,在要被衝動主宰之前,先給我想想你的身份是保護我國的軍人,你的身旁是你所愛的國家人民,是比起受過訓練的你們,更加柔弱的平民」星伊的嘴角咧開了有些冷淡的笑,「如果你們能夠保證,在你因為衝動而出手還能毫髮無傷地保護你應該保護的人,盡量動手沒關係,有責任我這個小隊長會擔,如果不能保證、如果在別人那裡受了氣回來,回來告訴我」

「我保證,明天,那個讓你受氣的傢伙會在我這裡吃癟」望著底下一群眼睛明亮的隊員們,星伊嘴角上頭的弧度沒有下降,對於自身實力的自信,在此讓星伊格外的凜然,「以上,有問題嗎?」

「沒有!」

「很好,原地解散,一個小時後在廣場上頭集合,準備去機場接迎貴賓的到來」

星伊的嗓音在令下後,有著十足的張力,隨著隊員們的退下,惠真也默默的跟隨在星伊的背後,兩人之間的沉默、隨著她們走出去後,惠真才開口,「星伊歐尼,妳想好要用什麼樣的表情去面對她們了嗎?」

比起還不清楚接機者是誰的貴賓們,早早就收到消息的主要軍人早就得到了來人的名單,而她、與惠真都在裡頭看見了她們都在意的名字。

「……怎麼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呢?」

感覺到這種矛盾心情很困擾的星伊嘆了一口氣,任由暖熱的陽光照到了自己的身上,微瞇起的眼睛還有著裝作用來抵抗陽光的不自然偽裝,「當初在醫院的時候,她無法相信戰爭的存在、無法相信與她身上背負的那個職業相異的工作」

「醫生是無私拯救劃入技術上所能救助對象的溫暖職業、而軍人是自私捨棄不是被歸類在這邊的冷酷職業不是嗎?」

惠真定定地看著星伊在陽光下頭白皙到有些透明的臉蛋,只是朝著星伊勾起了笑,寬容而理解的溫柔微笑,「如果能夠趁這個像是休假的任務期間得到這個問題的答案就好了,對吧?星伊歐尼」

星伊並沒有回答,但是,她卻是無奈的彎起了一抹苦笑。

時間到了一個小時後,紀律至上的軍隊早就在廣場前集合完畢,都在確認好人數後,星伊便開口要讓隊伍出發,把營區交給了一小部分人留守後,她們便往機場駛去。

但是卻還是在拿捏時間上頭出了一點情況,飛機已經提早到了,而且還讓她們多等待了半個小時。

微微咬牙的星伊作為總負責人,自然是得為了這件事來道歉,跳下軍用卡車的星伊穿著著整肅乾淨的制服,隨後惠真也跟在星伊的背後,她們兩人朝著為首的那個女人走去,態度不卑不亢的模樣更增添了軍人的強烈氣息。

「你們好,我是這次負責各位醫生護衛責任的小分隊隊長,我叫文星伊,因為這趟長途飛行,大家應該都累了吧,行李的部分我們會統一由一部車載回營地,所以行李請交給我的隊員們就可以了,至於住宿的地方,我們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

星伊的眼眸冷靜,望著眼前這群看起來就會很不適應軍營那般嚴酷生活的現代都市人們,在心裡頭微微嘆了一口氣,這次的任務肯定需要一點時間磨合、也希望自己手下們能夠忍住衝動,「因為規劃的部分,我們已經盡量將所有人集中安排在同一區域,但是還是有兩位醫生的位置必須與我們共用,每一位醫生都會配給一位隊員,關於生活的事項都可以詢問我們的隊員,請問有任何問題嗎?」

看著他們一點都不整齊的稀落回應,星伊只是微微側了身,向他們展現了身後整齊停靠的黑色軍用卡車,「那麼請大家上車吧,請讓我們把你們載去我們的營區」

那一串的話語、以及那張熟悉的臉龐,而且她身後一步站著的她的朋友,容仙怔愣的看著那個在醫院裡頭,會在她有值夜班準備一些宵夜推著點滴架親自送來醫師室的、有著溫和微笑的女孩子,原本還以為是偏向文書的職位,沒想到這樣瘦弱的女孩子卻是、一個小隊的隊長。

完全打破了容仙對於女性從軍只能當文書工作的印象。

從午後陽光投射到她肌膚上頭的熱度,以及藉由肌膚擴散在肌膚表面的燙度,全部都匯聚到了她襯衫領口上頭的金屬片上頭,那塊金屬片的微涼溫度竟然熱得讓人心跳加速。

站在陽光下,筆直站立的星伊穿著整肅乾淨的軍人制服,有著比在醫院裡頭穿著病人服,看上去虛弱的模樣還要更加的帥氣。

雙眸緊盯著星伊的容仙完全沒有注意到平時很怕生的輝人這次竟然意外的率先的走在了前頭,走向了容仙第一眼也覺得熟悉的女人,流暢的給予那人行李、交給了星伊身後的那個氣質嫵媚的女性,然後在那個隊員的帶領下,先坐上了車。

隨著有人的先行動,原本站在最前頭的容仙反倒在這個場合,變成了最後一個上車的序列,站在星伊面前的容仙沒有動、想當然的,站在她面前的星伊也沒有挪動過一步。

「我帶著妳的東西親自過來了,文軍官」

容貌清秀帥氣、卻過分理智冷靜的軍人、以及還有些搞不清楚眼前這個人還是不是她所認識、她曾經親手縫合過她傷口的病人,又或者是,她早已忘了她。

抬手在星伊的面前,解開胸口襯衫上頭幾顆鈕扣的容仙從她大敞的、幾乎隱藏不住她飽滿胸前春光的領口裡頭勾拉出了之前被星伊隨身配戴的軍牌,無法肯定眼前這個人的身份,容仙的臉色有些猶疑,卻從對方的雙唇之間,得到了肯定答覆。

向前走了幾步的星伊、她的手指有幾分的冰涼,卻在接觸到容仙暖熱的手指時,輕巧的用自己的手心包覆著容仙的手掌,低頭看著在容仙手掌中的銀色閃亮軍牌,輕笑了出來。

「在出院的時候沒能真正的碰到面,這次特地帶著我的東西過來送我,慶祝我終於可以正式從醫院裡頭出院嗎?金醫生」

她的嗓音有些的低沉,卻飽含了打趣似的柔和笑意,然後、全部都和醫院的那個時候一樣,溫和親切的體貼,以及柔軟親和的棕色瞳孔,但是容仙下一句問出來的話,卻是讓星伊瞪大了雙眼。

「下次我們一起去看讓妳喜歡到想要擁有這個軍牌當作飾品的那部美國大兵電影吧?看是要去電影院看、又或者是我們兩個人舒服的抱著爆米花桶在我家下載好影片後一起用電腦看吧?文軍官」

原先低頭的星伊頓了頓,用自己的手指把容仙的手、連同她掌心裡頭的軍牌收在了她的手中,然後再一次放回了容仙的胸前,退了幾步後,這時候的星伊才朝著容仙漂亮的面孔勾起了魅力十足的微笑,「……這是我的榮幸,金醫生」

或許以現階段來說,現在她和金醫生的距離、在能夠準確的用一槍射中靶心的距離來說,似乎又更靠前了一點。

在那兩個人背後一直看著的惠真和輝人互相向對方投去眼神,惠真先頓了一下子才靠到輝人的耳畔旁,悄聲的、嗓音在壓低時格外有魅力,「我的那個歐尼有點膽小,不過在重要的時候很可靠,就交給妳的那位歐尼了」

「我的那個歐尼有點衝動任性,不過在是醫生身份的時候也很努力認真,就麻煩妳那位歐尼多多關照了」穿了軍靴就比穿了平底鞋的輝人要高一點的惠真被輝人按住了肩膀,鼻尖盈滿的是她身上孩子氣的奶香味、瞅著她微微墊起腳尖要湊近自己的可愛模樣,惠真用力的抿起了唇瓣,差一點就忍不住的是、要往對方看上去就很柔軟的唇瓣貼去的強烈慾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