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45。

 

經紀人覺得容仙這幾天很奇怪。

有時會在休息的時候抱著手機笑著,或者是在聊天自拍,雖然平常也會拍照,但是情緒特別奇怪,高昂愉悅,是在進入這個工作後,在容仙身上很少很少沒有表現出來的情緒了。

「啊!歐尼歐尼,充電器,手機要沒電了,不然行動電源也可以!」

容仙在手機的畫面跳出了警示符號後,伸手向著幾乎管理自己生活的經紀人伸手要著充電器,經紀人滿頭霧水的從自己的包包裏頭拿出了手機充電器,交給了在自己面前面露緊張、同時蹦蹦亂跳催促自己的容仙。

看著她在插上插座後,發現手機還沒有因為沒電而關機,露出了舒服又開心的笑,又開始埋頭點擊著手機設置的虛擬鍵盤。

之前看她手機沒電了,自己可是比那位大小姐還要緊張許多,曾經在節目上頭的機智二選一中,選擇要一年沒有手機和一年沒有經紀人,這位大小姐可是果決的選了沒有經紀人,這樣的人、突然這麼緊張起手機的電量?

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

經紀人的目光落在了容仙的身上時、更加的緊張了起來。

因為那其中的理由、或許還參雜了某些脫序的可能。

……難不成是交了新對象?

經紀人也能理解容仙的處境,畢竟在過去二十多年都在為了另一項職業做準備,同時、卻在某次的決定中,選擇了偏離的原先預定的道路,再加上之前的事情,如果對這份職業感覺到疲倦了,她也是能夠理解。

如果就連公司的態度是選擇不保護的話,即便再怎麼樣的努力也無法獲取更好的資源,如果是這樣的話,早早選擇退路或許是更好的選擇,在這種想法下考慮到了之前從來不奢望的戀愛、結婚也是情有可原的。

今天的行程結束和容仙好好的談一談好了,至少,在她不想繼續從事藝人工作,她也能夠把輿論的給壓到最低,讓她在不受到傷害的情形下,退出這個圈子。

望著還在對著手機微笑著的容仙,經紀人早就做好了要保護容仙的想法,只是,最後由容仙吐實的答案卻是讓經紀人更加不敢置信的事實。

 


「容仙啊,今天歐尼請客,想吃什麼都可以點……」經紀人歐尼的話才剛說完,容仙雙眼發亮的樣子讓經紀人一瞬間閉上了嘴,最後像是垂死掙扎般的再一次開口,「容仙啊,妳還是稍微客氣一點好了」

容仙好脾氣的比了個OK的手勢,還是開開心心的朝著最高單價的商品給點了下去。

心裡頭淌血的經紀人苦著臉咬著送上來的餐點,也像是自暴自棄的放棄了掙扎,和容仙開始搶起了食物。

「像是渡假的演戲,好玩嗎?」

「嗯,完全有趣,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般的有趣」容仙的嘴巴裡頭塞滿了食物,雙頰都被撐得圓鼓鼓的、甚至像隻貪心藏著食物的倉鼠,聽著容仙有時候會讓人感覺到難以想像的形容詞。

經紀人溫和的笑了出來,「那這樣的話,選擇讓妳去渡假期也有了意義對吧?」

「與其說是假期,是一次非常有趣的工作」容仙又塞了口醃蘿蔔進了嘴巴裏頭,嚼了幾下就全吞了進去,想起了在拍戲時,被公司操弄的、不由自主的她,什麼都沒說就選擇相信,安靜的陪伴在身旁的惠真和輝人、還有一直都用很溫柔的方式站在身邊的星伊,「碰見了喜歡的妹妹們不是嗎?」

容仙並不是笨蛋,她也能清楚經紀人平時總是跟在其他團體的身邊,卻在今天特意的向對方請假,選擇來到了自己的身邊。

「容仙,妳老實告訴我,妳現在有沒有喜歡到想要談戀愛的對象?又或者是有結婚的計畫?」

——結婚。

思索著這個名詞,想到那個人、那個時候軟弱哭泣時、擔憂著、反問她的樣子,容仙不免無奈的笑了出來,或許結婚這個名詞放眼在全亞洲還沒有一個國家提出合法的法案,針對同性戀的婚姻合法化的正式法案。

異性的結合在以前、甚至是現在,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那麼的、宛如完美無缺的定理般的正確。

「我喜歡的那個人不是能夠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對象喔,歐尼」說著即便不知道真相,但是卻讓人感覺到悲傷的話,容仙的臉上依然有著溫柔的微笑。

身為容仙的經紀人這麼多年,她早就把這個孤身在演藝圈裡頭闖蕩的女孩子當作同甘共苦的夥伴、較為年幼的妹妹,有些時候工作的篩選也會特意的處理過,在她的印象中,並沒有出現可以符合容仙所說的、那般的無法當作結婚為前提交往的對象。

「竟然是已婚的男人嗎?!」

經紀人瞪大眼睛,瞪著眼前這個看上去乖巧綿軟從不讓自己擔心、會乖乖接受公司安排的女孩子,在公司解除戀愛禁令後,喜歡對象也太……突兀到讓人感覺到困惑了。

「嗯…… 雖然不是已婚的男人,但是就另一種意義來說,是比婚外情更難讓人理解的戀愛喔,歐尼,要不要再猜猜看?」

這時候還能嬉皮笑臉的樣子,讓經紀人本來提起的心稍微放了下來,跟著容仙輕鬆的笑了出來,「怎麼?難不成是年下男嗎?需要妳照顧的重考生?」

「……如果可以用錢解決還算是好事」容仙的筷尖撥了撥,也不想要讓經紀人歐尼繼續朝著男孩子的方向猜測,乾脆的揭開了謎底,「是個可愛的女孩子,難過的時候會哭、工作的時候認真又嚴肅、是個比起對自己,對別人更溫柔的女孩子,歐尼」

經紀人的眼睛充滿了震驚、「女生?妳確定?」

「啊、我們已經交往了兩個禮拜多了,那個人歐尼也知道,時間過得太快,過得太幸福了」

容仙笑起來的樣子,和她平常真的開心笑的方式有一點點的不同,微微皺起的鼻頭、還有著笑彎眼時,微微牽開唇的笑,都是經紀人不太熟悉的笑法。

模模糊糊的、經紀人的腦海裏頭只是浮現了某個人的臉。

「妳喜歡的人……不會是?!」

「啊、沒錯,還沒跟歐尼正式說過吧,是文星伊,那位文PD喔」

依然坦率的笑容中,還有著愉快的、沉浸在戀愛裡頭的美好,差點被容仙的爽朗樣子呼弄過去的經紀人只差一點點就直接拍桌說要她們分手了,果然那個時候容仙那麼積極的和文PD接觸就感覺到的不詳預感就是在指現在這種情況。

「妳到底知不知道妳的這個戀愛很危險?!只要一旦暴露了就有可能讓妳的工作、她的工作都完蛋!」

「歐尼,妳能理解這種心情嗎?她喜歡我的心情」

「我不能、我也不想去明白!我只知道妳們的這種戀愛有多危險!」

來自經紀人的拒絕,讓容仙有些疲倦的嘆了一口氣,她早該想到的,只是這種來自身旁親近的人的強硬拒絕,反倒是讓容仙揚起了骨子裏頭的硬氣,她不想要再讓星伊哭了、只因為自己往前跨了一步,就輕易的哭出來的星伊,她再也不想看見。

「抱歉,歐尼難得請我吃飯,但是卻因為我的事情破壞了,這頓我來請」

「妳給我放下,這頓說我來請就是我來請」

經紀人嘆了一口氣,說到底還是自己一路看著的孩子,多寵一點也無妨,「先不談戀愛的事情,妳的合約快到期了,公司有打算給妳簽三年的合約,妳打算要簽嗎?」

「……這麼快就合約到期了嗎?」

「當初妳出道的時候,考慮到妳的出道年紀,讓妳簽了七年的合約,沒想到妳在第三年的時候大紅、一路紅到了現在,這次的合約內容沿用之前的合約,三年,妳還簽嗎?」

容仙垂下眼,「歐尼,關於假緋聞的發生,作為管理藝人的經紀公司第一時間不是出來澄清,而是任由假緋聞作為掩蓋事實的擋箭牌,這樣的公司我還有繼續留下去的必要嗎?」

「……容仙,我能夠明白妳的考量,但是,妳不繼續下去的話,妳打算怎麼做?跨入時尚圈?轉行選擇成為實力派歌手,一年只發布一張專輯?現在的歌手過期的很快、並沒有人是絕對必要留在同一個地方」

歐尼說的話,她都明白、非常的明白。

「總之,讓我再考慮一下吧,歐尼」

「希望妳不會做出讓我失望的決定,容仙啊」

只是她卻沒有想到、那個速度是這麼的快。

 


回到公司後,容仙即便表面上沒有顯露出情緒,但是平時總是開心笑著的孩子突然不笑了也能夠很輕易的就讓人察覺她的心思。

看著手機訊息的畫面裡頭還停留著星伊的溫柔關心,容仙很難從現在這段情緒抽身。

選擇了星伊,就無法得到工作嗎?

選擇了工作,就無法擁有星伊嗎?

蜷在沙發的容仙戴上了耳機,任由耳機裡頭略微沙啞的女聲、唱著悲傷舒緩的歌曲,輕閉上眼,緊抿著唇瓣,難得陷入憂鬱的她、有著與亮麗外表不同的沉穩美。

在容仙一進休息室後,早早就把目光落在對方身上的男孩們之中的一人貼在了同伴的身旁問著,「頌樂前輩怎麼了?感覺很低落的樣子」

「我說你啊不是頌樂前輩的朋友之一嗎?想知道就去問啊,怎麼會來問我?」

被同伴的話輕輕地刺了一下的男人鼓起了勇氣想要去接近人的時候,卻看見了蜷在沙發上休息的容仙突然睜開眼睛,看著手中的手機、不自覺露出的笑容,還有是,跑出去的急切動作。

凝結在舌尖上頭的詢問卻在那一瞬間止住了,那是、無論如何,自己都無法讓頌樂露出來的笑。

在旁滑手機的同伴在結束了遊戲後,滿臉困惑的看著友人,清秀的五官還帶著滿滿的失落,望了望空無一人的沙發上,還有站起、卻拳頭握緊的友人,「怎麼了?你不是要去詢問頌樂前輩怎麼了嗎?」

「……少囉嗦,走了,我們今天去喝酒」

「啊喂!你可是Vocal啊!怎麼能喝酒?!」

被扯著友人粗魯拉著的人有些踉蹌的把手機塞進了口袋裏頭,似乎是不懂這位友人又在發什麼瘋,不過,卻還是體貼的陪著朋友去了。

即便當初公司有意替他們兩個湊成戀愛緋聞、甚至自己也有意打算要讓這個緋聞變成事實的打算,只是更多的想法也在純真的笑容裡頭給打破了。

……怎麼能贏啊、能夠讓人在深沉的憂鬱裡頭,展露出明媚笑容的人勢必就只有讓她深陷愛情當中的唯一一人而已。

 

 

 


我放棄50章完結了。

這太難了QA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