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44。


在星伊駛入安靜的停車場的時候,星伊在隨便挑了一個位置後,對著一旁還有些瞇著眼睛的容仙露出笑來,「醒了嗎?還可以嗎?」

「嗯……到了?」

「看來還沒醒呢,再坐一下吧」星伊伸手去梳理好容仙的頭髮,從她的頭頂、到落至頰邊時,星伊的纖長手指纏上了些容仙的褐髮,捲在白皙的手指間,形成了強烈又好看的對比。

「……啊、沒關係的,星伊快點上去吧,別因為我遲到了」容仙揉了揉眼睛,即便還是想睡,卻還是對著星伊露出了她大大的笑容,看著這樣的容仙,星伊伸手抹了抹她的眼角,「醒了再走吧,這樣我不放心」

「哎呀,沒關係」容仙伸手揉揉星伊的腦袋,對著星伊擔憂的表情露出笑來,「今天晚上和瑟琪她們好好玩吧,我得在公司裏頭練習年末舞台的表演,不然實力派代表的金容仙在舞台上失誤怎麼辦?」

星伊笑著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卻還是下了車,把駕駛座讓給了容仙,「知道了,回去路上小心」

「好」

在容仙把車子駛離地下室後,星伊才踩著腳步走了上去,回到了自己工作場所。

在位置上頭的前輩有些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手中拎著的零食似乎是某位女性組長在多次刻意路過PD室、在多次撲空之後,用著藉口給星伊帶來的伴手禮,「星伊,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怎麼了?我怎麼就不能回來?」星伊的目光從她看見前輩手中的零食、唇角冷淡似的勾起,手指上頭還拎著現行犯的鐵證,「如果不早點回來,不就看不到某人偷食的證據嗎?」

「畢竟以前場勘之後,都會直接不回來電視台一趟……這種大好機會不下手很可惜」前輩圓溜溜的眼睛有著微微憨傻的大男孩氣質,星伊看著這樣的前輩,心裡頭全然沒有因為前輩在被戳穿後的撒嬌而觸動的心緒。

只有著、啊,這樣的前輩應該很招女孩子喜歡的想法。

從不會因為男人而起伏的心思、並不期待來自於異性的悸動、讓星伊總是處於非常冷靜的情況,她並非厭惡男性,但是、卻得到了來自那人的回應。

星伊把之前被強硬送了許多次也不怕星伊冷臉的那位作家送來的東西全數的壓在了前輩的懷裏頭,「如果下次還有這位組長送來的東西,我會全部都送給前輩的」

「……真的?我真的很喜歡這些好吃的東西,那這些都給我啦!趁著妳還沒有反悔跟我要回去,我要先下班了」前輩瞪大的眼睛,像隻可愛的犬類,孩子氣十足同時活潑又好動,和宛如冷水潭的星伊不一樣,曾經有些人對於她還有前輩的這段友情抱持著一種互補配對的祝福心態,之前也有流傳著一些流言、只是久而久之,星伊也只把這些東西當作無稽的言語來面對。

「那就多吃點吧」星伊把東西全數的塞在了前輩的懷裏頭,很快的就坐在了位置上頭,雖然前輩的注意力被轉走了,但是星伊卻很明白她之所以對男性無法生出戀愛心思的真正原因。

——她喜歡女性,喜歡生理性別與自己相同的女性。

在演藝圈裏頭看似對於賣CP這件事炒作的相當火熱,但是在距離這個圈子裏頭最近的星伊其實比誰都還要清楚,世界上沒有絕對被祝福的愛情。

藝人的戀愛只要一旦曝了光,沒有多久,那對戀人便會因為記者的窮追猛打而隨著聯繫、迫於壓力而斷絕。

星伊看著掌心,嘴角不由得無奈的苦笑了起來,她這次難得的衝動、卻是讓她自己選擇了辛苦的戀愛。

總之、在電視台當了這麼久的PD了,各種被抓住的戀愛痕跡的手段她自己也並非茫然無知,小心避開、小心翼翼的保護著,宛如玻璃般容易破碎的感情也能夠維持一段時間,如果小心一點。

被手機裏頭的訊息跳動引走注意力的星伊望著能夠很輕易的就讓自己笑出來的那人,揚起溫柔的微笑、回覆容仙的訊息。

聊了許久,確定對方已經乖乖的上工之後,星伊才把手機收起來,轉往到了瑟琪所在的道具設備組,準備去圓自己對容仙說的那個邀約謊言。

被惠真以私人原因拜託來自己劇組的瑟琪也在戲劇結束之後,回到了原本的崗位上。

「康瑟琪!這個道具交給戲劇組、另外那個大型的紙道具歸還到原本的位置,順道去告訴張作家請她來確認一下節目的道具設置這樣可以嗎?快一點、不然會趕不上下一檔節目的開始,這樣我們道具組又要被說話了!真不知道這樣到底是怎麼樣被挑去文PD的劇組裏頭,不會都是給別人添麻煩吧?」

資深組長的命令讓剛坐下來的瑟琪放下還沒吃幾口的晚飯,立即的跳了起來,卻被一旁已經吃了差不多的同事給按了下來,「啊啊、又來了,瑟琪妳先坐著吧,我去就好了」

聽著對方話語裏頭的挑刺,身為瑟琪的同事也有些聽不下去了,「仗著自己喜歡文PD,老是欺負一些被文PD另眼相待或特別照顧的人,之前是作家,現在是妳,妳怎麼就這麼剛好被挑去了文PD組建起來的劇組裏頭呢?」

「……如果是其他人的聯合邀請,我可能會拒絕吧,但是是那位我很喜歡的文PD,怎麼樣都拒絕不了」瑟琪笑了笑,把已經站起來的同事給壓回了原本的位置上,「畢竟組長是叫我,我去就好了」

「怎麼一個兩個都陷進了文PD的魅力裏頭?總是露出憂鬱表情的女人有什麼好、還不如文PD身旁的那個陽光系大男孩還比較好」

打了一個哈欠,很快的就把這件事拋到腦後的她發現時間已經到了自己下班的時間,確定沒有往這裡看來後,便直接的拎了包包就從電視台打卡下班。

卻在那之後意外的碰上了總繞在星伊身旁的那個孩子氣、活潑的陽光系大男孩。

 

 


在退出了星伊為了拍攝戲劇臨時組件起來的劇組中,瑟琪的能力其實在那之後獲得了很大的提升,比起準備單一事情的組員身份,那時瑟琪更像一個能夠安排好所有人手的大腦,準確、細緻的處理好事情。

那個時候的忙碌也比現在這種無趣的跑來跑去,完成拿出對應道具、按照編號放回道具的工作好上太多。

把比一個人高的道具努力的搬回原本的位置,瑟琪即便知道這個很輕,但是巨大的尺寸也是讓搬運動作這麼緩慢的原因。

瑟琪好不容易把東西拖回了原處,卻在放回去的過程中,不小心讓上端碰上了東西,隨著觸踫而掉下的物品,本來以為會碰上自己早早就閉上眼睛的瑟琪卻被某人保護在胸前。

預想中的疼痛沒有到來,瑟琪睜開了眼時,看見的是銀亮的髮絲垂在自己面前的熟悉,在想到是星伊救了她的同時,瑟琪趕緊的伸手抓著星伊歐尼瞅著。

「有沒有哪裡受傷?啊、星伊歐尼妳不知道之前妳才剛出國車禍嗎?這樣衝過來保護我、如果車禍的舊傷復發怎麼辦?!」

瑟琪原本語速還有些冷靜,越說到最後,越是緊張,甚至是無視於禮貌扯住了星伊的衣領,幾乎被瑟琪壓在牆面上的星伊雙手擺在胸前,一副討饒的表情,「妳先冷靜一點,我這不是為了救妳嗎?」

「救我不需要連星伊歐尼也一起被拖下來!」

義正嚴詞的正直讓星伊有些頭疼的擰了擰眉頭,雙手按在了瑟琪的肩膀上,把臉湊在了瑟琪的面前,舌尖上頭轉著的是準備要說服瑟琪相信她是很在乎她所以不願意她受傷的話語。

就是這麼湊巧,原本命令瑟琪很起勁的道具組組長在為了命令瑟琪去做下一件事情而推門進來時,嘴巴裏頭還唸著,「康瑟琪!妳動作這麼慢還想要成為優秀的PD嗎?!連道具組的事情都沒有辦法完成了、妳想當PD的夢想還是早點放棄……」

還低著頭吩咐著瑟琪的組長,在抬頭的時候看見了瑟琪類似把她們電視台裏頭以冷靜淡漠出名的文PD壓在牆上的景象時,驚愕的把後頭要繼續斥責瑟琪的話給縮回了肚子。

她並沒有想到瑟琪的來頭這麼大,竟然認識她們電視裏風頭最盛的文星伊,甚至、沒有想到她們有可能是戀愛關係。

這或許也說明了、當初和電視台裏頭只和一位男性PD、甚至那還是因為剛進入電視台是由那位帶著,才維持密切關心的文PD在接下了由局長要求的新劇接手時,那位安代表會特意過來道具組要一個剛進來的新手本來就讓人想不透,原來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康瑟琪和文星伊本來就認識的關係。

聽見了那人的諷刺話語,星伊緊緊的皺起了眉頭,雖然只是一瞬間,瑟琪的指尖很快的就捏緊,星伊抿了抿唇,把瑟琪抓住自己衣領的手拉了下來,輕巧的從瑟琪的身前繞到了那位組長的面前。

只需一眼,星伊便從她胸口前別的識別證知道了她的名字,她並非是要對這人生氣、也不是要指責對方帶下屬的行為。

抬手看了看腕錶上頭的時間,星伊直接和對方要了人,從那一眼中,星伊得知了對方的名字,言詞間充滿了禮貌,「現在應該是康助理的下班時間了,雖然我能理解道具組的成員們為了保證節目進行流暢,總會辛苦的為了節目加班,但是因為今晚我和康助理有一件重要的私人事情要談,希望能夠得到您的允准,朴組長」

「……既然是下班時間了,就趕緊回去吧,記得明天要年末的總盤查,別忘記要把缺少的道具一一列表送來給我」

那位組長很快的就在星伊的要求下,點頭放人走了,甚至看在星伊的面子上,明天也給了一個還算輕鬆的工作,便放人走了、或許還有沉浸在星伊和瑟琪那過度親密的震驚。

「既然朴組長都同意了,那我就帶走康助理了,走吧,康助理」

瑟琪走在前頭,星伊跟在她的後面,兩人同時掠過道具組組長時,卻被組長的一個問題給攔住了腳步。

「文PD喜歡康助理嗎?」

星伊站住了腳步,就連回身都沒有,只是冷淡的給予了回應,「我喜歡康助理,但那是對妹妹的喜愛」

即便被當作兩人談話之間的當事人,瑟琪擔心最多的還是星伊、她可沒有少聽說過,她們道具組的組長喜歡文PD的傳言。

「……如果、如果我說我喜歡妳」

「謝謝妳,但是,請不要浪費時間在我的身上,我有喜歡的人了」星伊的回覆乾淨俐落,或許那位組長是第一次,但是瑟琪並非第一次看見,溫柔而體貼的微笑,瑟琪曾經看過很多次了,那是曾在某個人面前總是露出的溫柔微笑。

她在日本的時候見過、在和某次因為星伊歐尼的私人事情中見過,全部都是因為某個人,而那個人是——。

這個事實讓瑟琪瞪大了雙眼,同時間,星伊也在回覆完之後,便帶著瑟琪往外頭走。

被看似纖細的人抓著、卻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強勁力道,瑟琪原本只是想說是親友、是摯友關係的她與她,沒想到竟然是……

「星伊歐尼,妳喜歡頌樂嗎?」

被拉得踉蹌的瑟琪開口問出了她心裡頭的疑問,拉著人走的星伊反倒在瑟琪的這個問題中,在電視台的大門前站定了腳步。

微微側身的星伊比起過往親切溫和的大姊姊樣子,反倒像是做錯事般的無措,甚至那種表情讓瑟琪感覺到心疼,總是站在原地的星伊在工作上時的自信與強勢,在碰上了愛情像是小孩子一般無措,「瑟琪,妳討厭嗎?討厭只能對同性產生慾望的我,這樣的我讓妳失望了嗎?」

「與其說是失望,倒不如是,震驚卻能夠理解,畢竟星伊歐尼在大學的時候真的太憂鬱了,是一種讓人無法理解的過度自卑」瑟琪無奈的笑了,「如果是這個原因倒也能夠理解,世上最難讓別人理解的戀愛、恰好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果然會很憂鬱呢,星伊歐尼」

瑟琪的話讓星伊的眼眶微微泛紅、甚至是還有因為年長者的面子而強硬的不准讓自己的淚落下,瑟琪伸手把星伊的腦袋壓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辛苦妳了,星伊歐尼,妳一直以來都做得很好」

或許因為瑟琪的名字、因為瑟琪比較年幼的年紀,讓星伊一直把瑟琪視為像是家人般的存在、這種像是被家人接納的溫柔,幾乎讓星伊忍耐不讓淚水落下就近乎渾身發抖。

「謝謝妳,瑟琪」

雖然這畫面非常的美好、但是在電視台面前上演的話,也只是變成了公司裏頭一則流傳至各處的麻煩緋聞罷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