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42。


在偷偷溜出殺青宴之前,星伊和容仙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了同樣坐在角落的輝人和惠真朝著已經知道她們關係投來的狡黠笑意。

雖然覺得惠真偷溜出殺青宴的舉止有些狡猾,但是,惠真還是拖著輝人從殺青宴溜掉了,而主要被敬酒人的缺席,讓那些喝開的男人們便抓著星伊開始喝了起來。

和容仙有在殺青宴要碰面的承諾,星伊對於每次敬酒都是都是淺淺沾唇,只有在其他男人把酒杯轉向容仙時,才會做完代替幫忙把容仙的回敬給喝掉。

宴會也進行了一段時間,惠真臨走前把帳單都付清了,就連這種小地方都能看見惠真的細心。

容仙趁著沒有人注意到這邊,趕忙的拉著星伊偷偷摸摸的從門口溜了出去,才剛走出了大門,秋夜中的涼風撲面而來時,也稍微散去了臉上的酒意。

只是那風中的涼冷讓容仙縮了縮脖子,注意到的星伊默默的把她身上穿著的西裝外套披到了容仙的身上,「穿上吧,這種季節晚上通常很冷的」

容仙笑了笑,單手拉緊了星伊遞來的薄款西裝外套,另一隻手則是握住了星伊的手,容仙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星伊的僵硬,卻還是體貼不甩開的溫柔倒是讓容仙有些氣惱了起來、這樣毫無防備的模樣,如果讓其他女人纏上了該怎麼辦?

「星啊,妳知道為什麼我要私下叫妳出來嗎?」

走在身側的星伊對著容仙的臉用力的眨了眨眼,似乎這時才想起來這次的偷溜原因便是容仙在片場時,留在自己耳畔的那句話。

「不知道……」

星伊的愣愣回答讓容仙嘆了一口氣,看上去平時很高冷、但是有些時候又會表現出這種純真的星伊,伸手捏了捏星伊難得有點肉嘟嘟的臉頰,「對我的事情這麼敏感,但是對自己的事情就這麼沒有防備心的樣子,在之後我不在妳身邊可怎麼辦?」

星伊眨了眨眼,在聽見容仙這番抱怨話語時,她的大腦在釐清容仙的話後,反射性的就想拉開距離,退到了容仙暫時無法碰觸到她的地方、暫時的想要遠離眼前這個,雙眸似乎已經通透自己心底情感的女孩子。

她不想要在這個人的面前被看透所有的一切、不想要讓她露出為難的表情、不想要……

——不想要讓她討厭她。

在星伊有動作之前,容仙彷彿已經清楚星伊的舉動會是什麼,在星伊有動作之前,她早早就卡死了星伊所有能逃的地方,不論是想逃開的地方、後退的距離,都是對於容仙追上星伊時,相當近的地方。

「妳、妳怎麼?!」星伊的眼眸寫滿了震驚,同時在平時總是一副遊刃有餘的面具早就被容仙親手剝下,極度尷尬而丟臉的感受讓星伊的臉分外難看,正如星伊一直陪伴在她身側的時候一樣,與她站在一起的容仙很清楚星伊的自尊心有多高。

她對於畫面的要求多高、她的自尊心就有多高,完全能夠從她給出的結果窺出一二,容仙即便能夠理解、卻不能容許星伊逃避。

她在賭、她在賭星伊喜歡她的程度、壓上了未來的可能性,去賭這次關係的蛻變。

「文星伊,我知道妳喜歡我,而我也不會否認我對妳很有好感,甚至是喜歡」

容仙的眼眸瞅著星伊的眼睛,直率的坦白一直都是容仙展露在星伊面前的模樣,不對自己的心說謊,想要的東西即便家人反對也依然去做的那股真誠,此時此刻,把她最柔軟的地方展現在星伊的面前。

「我喜歡妳,文星伊,那麼,妳呢?妳的回答是什麼?」

簡單擦上口紅的淡粉色唇瓣、吐出了星伊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覺得會得到的溫柔告白。

星伊死死的盯著容仙笑起來的表情,垂在身側的右手還牢牢的被容仙抓住,用她身上的熱度溫暖著星伊戳破心情時變得冰涼的體溫。

她一直都非常溫暖的存在,熱情、只要望著就會讓人感覺到心暖的那個人。

被容仙告白的星伊,在過去總被極度壓抑情感的內心中,有股聲音說著。

啊啊……已經不行了,再也忍不下去了。

這個人明明可以選擇讓未來更好的生活,卻依然選擇了自己,這種喜悅讓星伊的眼眶泛起了滾燙的淚。

獨自一個人在首爾求學的時候沒有哭、獨自一人在首爾工作的時候沒有哭、必須一個人面對工作上的困難時,在過去的星伊即便曾軟弱的流下淚來,她依然沒有被打倒,但是卻出現了一個女孩子,願意在星伊獨自一人堅強的時候,開口說要成為她唯一的避風港。

「……這樣的愛情不是錯的嗎?當一個女孩子被另一個女孩子喜歡、這樣的愛情是對的嗎?」

自始自終難以抵抗容仙的星伊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拒絕的了,這麼顯而易見的答案、在被容仙打破了那層讓星伊芥蒂的藩籬時,星伊的抵抗在容仙的面前總是薄弱的可怕,忍不住的想對她好、忍不住的,想要她開心的笑著。

她的額頭靠在了容仙單薄的細窄肩膀上,並非如男人的堅強可靠、甚至和自己一樣,遇上困難會哭、遇上挫折會難受的、擁有相同生理性別的女性,帶著凌亂顫音的嗓音、低喃著,容仙把眼前比自己高上一點,卻比自己小一歲的星伊攬在懷裏頭,包容著在今晚變成獨屬她一人的年下戀人、總藏於骨子裏頭的自卑,用著溫柔的語氣安慰著她。

「選擇了彼此才是正解的我們、沒錯,星啊」

 

 

過了一下子,星伊似乎是覺得在容仙面前哭出來很沒面子似的揉了揉眼睛,就轉頭不看容仙溫柔勾起的嘴角,生怕從裏頭看出一抹嘲笑似的促狹,只是即便哭著,卻在容仙的眼中,依然覺得星伊這副彆扭模樣很可愛。

「怎麼了、為什麼不看我?」

星伊聽著容仙撒嬌的可愛嗓音,還是聽話又乖巧的轉過頭去看她,眼睛紅通通的樣子、比起平時的強勢,還有著受委屈般的可愛綿軟。

「我們星伊真的真的很可愛啊、對吧?」

「自、自己說自己可愛很奇怪吧?」

星伊鬧著彆扭、卻讓容仙的眼彎起了更深的笑,伸手把星伊的頭髮撥好,「不會啊,我們星星長得這麼好看,對吧?」

結果回應容仙的只是星伊的沉默,也知道不能再這樣逗下去的容仙握住不曾放開星伊的手,帶著她往前走著,一邊散著步,一邊讓星伊有著緩衝心情的時間。

「星是什麼時候發現喜歡我的?」

「……很早之前就喜歡了,在妳還沒喜歡上我的時候」星伊的語氣很差,聽在容仙的耳裏,像是對自己發脾氣的那份特殊反倒是讓容仙包容的笑了起來,「真的?原來我的魅力這麼大,讓星在那個時候就讓妳沉迷於我了啊?」

「不是,是因為看上去太笨太好欺負了,所以沒辦法放著不管」

容仙瞪了星伊一眼,決定今晚要當個符合完美女友的行動式教材,星伊偷覷了容仙的側臉,再看了看逐漸接近家的熟悉街景。

即便嘴巴上再過份都會被包容、即便再怎麼的親近接觸也不會被避開,這份沉重的心情能有被託付的地方、讓星伊有著前所未有的輕鬆。

一路上總是沒有放開彼此交握的手,最後還是在容仙的家門下,還是得被迫分離了。

容仙踩在石階上,原本身高比星伊矮了一點的容仙,這下子可比星伊高了幾公分,居高臨下的感覺格外的好。

好心情的瞅著需要仰頭看自己的星伊,一路上一直都是笑瞇瞇的容仙對著星伊張開了手臂,「抱一下再走吧?」

星伊的眼睛很亮,用力的抱住了容仙的腰,笑嘻嘻的仰頭看她,像個得了世界上最好禮物的淘氣少年,「再見,我的女朋友」

「再見,星,明天開始,我們就不能像之前在拍攝的時候一樣,天天見面了」容仙笑著彎腰、唇瓣貼近了星伊耳畔,輕巧的留下了一句讓星伊耳朵都紅了的話,「下次除了擁抱之外,也來練習接吻吧?我和妳」

 

 

 

從炎熱的夏天、一路拍攝到了秋季甚至接近冬季的時候,這段時間的記憶也在殺青宴結束後,正式的、結束了這次的拍攝行程。

甚至到了殺青宴的隔天,躺在床上的容仙還有著相當不真切的感覺,為了配合劇本裏頭的時間、季節,大家都必須要早起等待、彼此陪伴著熬夜,甚至是因為拍攝時間的緊湊,她們還在簡陋的小廚房裏頭做了給劇組的餐點,也有和惠真一起在半夜肚子餓而在偷吃著宵夜。

仰躺著、閉上眼睛的容仙發出了嘆息聲,雖然在那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有很辛苦的、但也有很開心的事情。

在胸口上頭的洶湧跳動,讓她的心頭泛起了溫暖的熱度,這一切都是遇上了星伊後,才得到了、不論是一段珍貴的年下友情、還是,愛情上頭的初始萌動。

這幾天一直都窩在家裡頭的容仙一邊欣賞著電影,一邊看著手機裏頭,和星伊在昨天傳過的訊息,她們現在即便都住在首爾這裡、對方指住在距離自己的家才幾條街的距離,卻像是被迫分隔兩地的異地戀情侶一樣,在殺青宴結束後,幾乎沒有時間能夠碰面。

自己既沒有行程,公司也沒有要讓自己回歸的打算,不過再過幾週大概就必須要開始跑各大電視台舉辦的年末盛會了,幸好是在被公司下放前,在今年取得了還不錯的成績、在演藝圈的份量也是足夠,這樣在有電視台主持兼任轉播的年末舞台至少能有露面的機會。

不過就不知道會不會是要帶著孩子們一起去了,畢竟自己之前是公然否決了公司的政策,懲罰什麼的、大概也只是冷藏起她吧?不過礙於電視台的邀約,容仙也不會被死死的關在公司裏頭。

手機螢幕散出了冷光,冷冷的映在了容仙的臉上,更是讓她的臉有著相當的複雜情緒,當初或許是以一股衝勁進入了這個圈子、甚至是不在意其他人事物,直向前行,這個果決的選擇、讓她成為了偶像、讓她能夠唱歌、同時間的,讓她能夠在這個圈子裏頭、比起惡劣的對待自己,自己其實更感謝的是,因為職業的關係,她所遇到了很多對她來說相當特別的人。

在拍攝的行程結束後,容仙雖然說是星伊的朋友,因為行程的關係、加上了星伊這次出借到電視台外合作關係結束後,便回歸到了電視台的旗下,重新掌控起暫時交給其他人的原本節目。

至少在星伊回到電視台裏頭有可能被人追跑前,她早就和星伊訂下了戀愛關係。

要不今天去電視台找星伊好了?

容仙想了想,越是覺得這個想法不錯的容仙,當即就從沙發上滾了下來,衝進了房間裡頭,挑了幾套和星伊平常穿搭風格相似的衣服換上後戴上了之前星伊送自己回來都沒有來取走的帽子,就急急忙忙的和經紀人借車開車出門,出門前還給星伊傳了要去找她的訊息。

收到訊息的星伊淺淺的露出了笑,原因無他,便是因為容仙的訊息,即便在那之前被局長稱讚了當初在那麼驚險的情況下,與惠真合作接下了那次的戲劇拍攝,星伊的臉上依然是一板一眼的冷淡。

「前輩,我得去勘察場地,我先走了」

「啊、對了,星伊啊,我記得妳之前接下來導的那部戲劇是不是在同時段收視率還不錯,現在也還沒有在電視上播完吧?」

星伊確認了一下節目表,「因為上一檔的戲劇因為要緩衝時間,對沒錯,到可能會在年末總結前完全播放完畢」

「這樣啊,應該會進入戲劇部門的初審吧?要不要讓主演上我的節目衝名氣?」

「啊,沒關係的,那齣戲劇是不會得獎的」星伊轉了轉有些緊繃的手腕,對著前輩笑了出來,並沒有太在意是否會得獎,前輩卻是皺起了眉頭,似乎是比星伊還要在乎著,「怎麼這麼說,拼一拼說不定有可能啊!那是妳的第一次主導的戲劇啊!」

「當初是以那樣的方式倉促上架的戲劇,雖然用盡全力去拍攝了,但是準備不足是真的、所以得不到獎項也是理所當然的,前輩在電視台這麼久了,您有看過沒有做任何準備就在激烈的戲劇比拼中獲得獎項的嗎?」星伊聳了聳肩,只是朝著前輩咧開的笑意充滿了生氣勃勃的衝勁,「下一次,下一次絕對不會這麼簡單」

男人看著總在自己後頭跟著的小後輩,在跟隨自己背後學習的這段期間,從跌跌撞撞、逐漸成長成能夠帶領一個節目的獨立PD,露出感嘆笑意,伸手拍了拍星伊的腦袋,「如果有事,再來找我吧,雖然我沒什麼能力,但是手中的資源還是可以借妳用一下」

「前輩還是太謙虛了啊!」

和前輩道別後,星伊才剛走下車,便看見了一台黑色轎車大剌剌的停在了大門口,星伊想了想,還是打算去告訴對方,電視台的外賓可以暫停的停車場,才剛靠近車子,對方的車窗就立即拉了下來。

「上車吧,星啊」

星伊想了想,還是繞到了駕駛座的位置,把坐在駕駛座上的人給趕到了副駕駛座上,「我來開就好,妳坐到隔壁去」

「呀!為什麼?!」

嘴巴上抱怨著,容仙還是乖乖的坐到了旁邊去,依然興致勃勃的拿出了手機,準備大肆放歌,宛如有種要嗨到掀翻車子裏頭的自信。

「妳,這段時間乖一點,很快就有得妳忙了!」星伊的話讓容仙眨了眨眼睛,很快的就理解成了星伊是指三大電視台的年末總結舞台的事情,「嗯?啊、對啊,之後可能就開始忙了,星伊也是吧?忙起來可能就不能見面了」

星伊在發動車子後,順暢的將車子往市區的方向開了出去,轉頭問了身旁的人,微勾的眼尾帶著對於容仙無下限的寵溺,「啊、沒錯,我們要在家裡做著吃,還是要在外面吃?」

「去妳家自己做著吃!」

「那就先去超市一趟吧……既然要在家裡做著吃,幹嘛不在家裡等我就好?還開車出來」

容仙聽見了星伊的話,柔和的笑了起來,「因為不想要總是讓星在前面等我啊,這樣不是和星之前相處方式一樣嗎?」

總是希望有誰能夠發現自己、在原地默默等待的時候,她不想要成為總是讓星等待的人,既然都主動踏出了第一步、再朝著星伊的方向多走幾步也無所謂吧,畢竟星伊也在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不是嗎?

「那妳什麼時候朝我走來?」

開口詢問的星伊望過來的眼睛中,有著明亮的星光,容仙只是、輕輕地笑著答覆了她。

「從現在開始吧、我們兩個朝彼此的方向走近」

 

 

 

 

總算解決了告白了QAQ

經過冗長的等待,我終於憋出來了。

希望是沒有讓你們失望的告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