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41。

 

雖然中途有了小車禍的事件發生,雖然星伊被醫生告知了即便出了醫院後,她的肩膀還有手腕都在這兩三年中不要有想要拿重物的念頭、一切的雖然,都隨著時間的流逝,都回到了正軌上。

只是這次小車禍的事情看似平緩下來的餘波, 似乎又對誰發生了改變。

每當星伊坐在導演專屬的拍攝位上,因為長時間盯著導演專用的小螢幕,有時候要起身負責教學演員們比較激烈的動作好進入主角們心態,會親自下來教學,這也造就了星伊有時手腕上頭的出力。

星伊便會感覺到一個若有似無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轉頭望去,卻是容仙朝著自己投來、難掩擔憂的眼神,這個時候,星伊都會對著容仙露出一個不需要擔憂的肯定眼神。

甚至有的時候,容仙在她自己休息的時候便會貼過來,自動自發的攬下了星伊要去拿東西被自己搶走的任務,這種乖巧,倒是讓星伊無奈的沉下眼,不只一次的跟容仙說過了沒事的、沒關係,得來的卻是容仙那讓她看不透的複雜眼神,久而久之,星伊只能無奈的隨著她去了。

這種情況一直到了這齣戲殺青了,才結束。

看著一個個都在和他們粉絲送來殺青祝福花籃拍照的星伊柔和的露出了一抹笑來,卻又覺得有些感傷,畢竟、從炙熱的九月初一路準備到天氣偏涼甚是有些冷的十一月,這些都是歸功於他們的努力。

星伊坐在導演椅上,轉頭吩咐著剪片師務必要快點處理好結尾的部分,一抬頭便是撞進了容仙在燈光下格外淺色的褐色瞳孔,在那眼中有著相當洶湧的情緒,讓她的直率瞳孔在燈光下像是剔透的寶石。

容仙甩開了其他人的祝賀,逕自的走到了星伊的面前朝著她彎下身,輕輕的將唇瓣貼在了星伊的耳畔旁,「在殺青宴後,我有些話想對妳說,能撥給我一點時間嗎?」

星伊呆愣的眨了眨眼睛,看著眼前棕色頭髮的女人在低聲說話時,認真的表情讓她看上去相當的有魅力,是連女性都會忍不住盯著看的漂亮,這讓平常都是看見她傻呼呼、有點笨拙樣子的星伊不自覺地被牽著鼻子走,盯著容仙富含魅力的五官移不開眼,「啊、好,好的」

看見星伊的樣子,容仙忍不住滿意的勾起唇角,伸手拍了拍星伊的腦袋,直起身子便跟著經紀人離開、同時也確定了,她今晚將會參加殺青宴。

之前拎著瑟琪在討論殺青宴的地點,惠真最後決定了殺青宴舉辦的地點在一間附設酒吧的飯店。

比起盛裝打扮、更習慣簡單服飾的工作人員都被這次大手筆的盛宴給弄得比平常還要興致高昂許多,在今晚整理的手腳迅速了不少。

雖然惠真和瑟琪都事前提醒過了沒必要特意準備服裝,不過,容仙看著替自己打理外表的化妝師姐姐們都在談論著要怎麼樣才能讓他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駐久一些、連帶著,容仙也不免想到了,正坐在導演專用椅上的那個人。

——要怎麼樣才能更吸引住她的目光呢?

要可愛、要漂亮、還是要性感?

想到這的容仙不由得挫敗的聳下眉頭,變成了有著可愛感十足的苦惱八字眉,因為在星伊的面前總是這樣傻呼呼的、被公司欺負了也只是在星伊的面前可憐兮兮的皺著一張臉,發生事情也沒有能力解決似的隨波逐流。

想到這,容仙便編輯了一條訊息給了之前曾經約出來過、卻被星伊的突然插入弄得場面難看的Irene。

沒頭沒尾的一道訊息讓看見這條訊息的柱現無奈的露出了笑,總在其他人面前板起一張冷臉的柱現在笑開時有著格外有魅力的弧度,不愧是以大邱臉讚被公司挖掘的明星,一舉一動都帶著明星般的魅力。

「……Irene妳笑得那麼開心,不會是交了新的戀愛對象吧?妳要知道妳上次的緋聞可是由公司這頭用盡全力壓下來的」經紀人宛如責難式的開口讓難得在嘴邊勾出小弧度的柱現很快的就收回了笑,對於經紀人的質問,柱現覺得非常的疲倦,在這幾年的緊密監視中,柱現已經對於她身上背負所謂明星的刻印感覺到累了。

「……我很清楚」柱現開口的嗓音有著十足的冷淡,宛如窗上會掛著發出叮鈴聲音的風鈴,似笑非笑的微笑中有著對於自己看似自由燦爛、卻緊扣著偶像枷鎖的嘲諷,「正因為我很清楚那個孩子是怎麼差點被你們所謂明星公司給毀掉的,我一直一直都記在腦海裏頭,一次都不敢忘記」

柱現交疊起雙腿,看似收斂的姿勢,卻讓她看上去更加的緊迫盯人,就連經紀人都幾乎被她的氣勢給壓住,就連呼吸都是相當輕盈,柱現嘲諷似的勾起了淡粉色的唇瓣,在白皙的肌膚上,那抹紅像是柱現當時無力保護那孩子的鮮紅傷痕。

「我一直都很聽話,所以你不要有回報給公司,讓公司再一次去干涉那個孩子的生活、不准干涉我身邊的人的生活,只要被我發現」柱現冷淡彎起唇角的笑有著不容他人侵犯的高傲,「反正我也不想要成為明星了,看看我的退出能夠讓公司損失多少吧?」

握著手機逕自的走過經紀人的身邊,柱現討厭這樣威脅著別人的自己,但是卻是更加討厭沒能保護對自己來說很重要的人。

失去過重要東西的經驗一次就夠了,柱現低頭回給容仙訊息,想起了那個有著少年似清秀氣質的女孩、以及笑起來格外傻呼呼的友人,希望她們不要遇上自己與勝完當初一樣的狀況,即便是遇上了,她也希望、她們能夠一起走過,別重蹈她們的覆轍。

眨了眨眼,容仙看著上頭的文字,緩緩的笑了出來。

從椅子上跳下來的容仙把在一旁滑手機的經紀人給拖到了街上,滿臉興奮、打算把路上所有賣衣服、飾品、鞋子的店面全部都逛上一次,並打算從中挑出了最好的搭配。

因為柱現給她的建議便是——以她認為最好的樣子去迎接自己喜歡的人,用這種心情去迎接對方、絕對、不會有任何錯誤。

 

 

選擇了很久,還是換上了白色一字肩的貼身小洋裝,既能有著清純的美麗、又能勾勒出容仙姣好的身材,精細的鎖骨有著纖細的線條,潔白的肌膚在微暈的燈光下散發出漂亮如白瓷的瑩白色。

踩著高跟鞋走進來的容仙才剛出現,就吸引住了許多人的眼睛,也惹來了許多豔羨的目光。

只是比起在現場中方便穿著的Tshirt,其實私底下更偏好襯衫的星伊一點都不例外的換上了純白色襯衫和約九分的貼身西裝褲,還有擦亮的黑皮鞋,雖然對於這種場合來說過於嚴肅,卻很好的被星伊襯衫裏頭內搭的白色字母Tshirt給柔化了那份嚴肅,讓她帶了點活潑似的年少氣息。

套上了黑色的西裝外套,從後頭看簡直就像是帥氣度滿分十分的富家小少爺。

才剛走進招待大廳,就被早就喜歡在工作上嚴謹、下了戲後又溫柔可親的文導演的親和魅力擄獲的女性們給圍住了。

一一避開她們有意無意的貼近,好不容易躲到角落的星伊也同時看見了容仙今天的服裝,看著容仙手裏頭根本沒裝多少食物的盤子,星伊想了想,從眼前的自助餐點中挑了幾樣容仙可能會喜歡吃的食物,用盤子裝著就給她端了過去。

只是隨著星伊的走近,容仙的眼神也越發的複雜起來。

「……怎麼了?怎麼用這種眼神看我?」

總是在鏡頭後方觀察著演員們、偶像們表情的星伊很輕易的就察覺了容仙表情裏頭潛藏的浮躁,一邊笑著、一邊把手中盛有食物的盤子放在了容仙的手中。

「文導演果然很受歡迎啊、一進來就被圍住了」

聽見容仙夾著抱怨的話語,星伊不免笑了出來,笑著伸手想去揉容仙的臉頰、卻發現她今天上了妝,便把手指轉往了容仙的夾側替她勾好了幾絲落下的頭髮,「關於這點,容仙妳也是一樣的、只是他們都礙於我在這裡,都沒有接近而已」

容仙的眼眸很亮,直勾勾的望著星伊好看的側臉,「那今晚的文導演可要保護好我、身為主角的我大概免不了被敬酒、或者敬酒的禮貌……」

「妳不用喝」星伊乾脆的開口了,微勾的眼尾還有著張揚的自信,還有極度強烈的強勢,「那些我全部都會幫妳喝掉的,我想,在這裡還沒有地位比我大敢讓妳喝酒的」

……像個小孩子一樣任性的發言,卻讓容仙的心頭泛起了柔軟的暖燙。

「那就得請文大導演保護我了,畢竟我只有一瓶啤酒的酒量而已」

勾起笑的容仙明媚的讓星伊幾乎移不開眼,不論是今晚得體的言語、適度的微笑、還有漂亮到最大值的她,都讓星伊無法去理會其他事情。

每當有男人們藉著酒意壯著膽子端著酒杯往特意選了角落坐下的容仙靠去時,然後他們便會迎上隱藏在陰影下,來自星伊藏在嘴角上,若有似無的危險笑容,「來向女主角敬酒啊?」

「……當、當然不是啦,我是為了要向導演nim表達這次戲劇能夠完整落幕的敬意,才過來的」

原本就聽說了頌樂不太能喝酒的傳聞,這次過來就是想要來驗證這件事,但是卻被與容仙並排坐的星伊擋住了,即便懊惱也不能表現出任何情緒的男人露出了有些尷尬的笑,那般生硬的話語讓星伊露出了更加愉悅的笑,端著酒杯對著男人點了點,「這麼說來還是我誤會了?那麼我就自己多喝一杯吧」

見這般滴水不漏的禮數,男人也不好意思在這裡多加逗留,只是多說了幾句無趣又周到的話後,就急急的閃人了。

見他們都這麼簡單就放棄逃跑的背影,有些醉了的星伊露出了相當自信的表情,才只是這樣點自信就打算要追人?

「這些都不合格、不合格」

星伊的低喃讓坐在一旁的容仙聽見了,還在咬住炒年糕的她眼睛骨碌碌的轉了一下,從剛剛的場景,加上了星伊的話,不由得笑了起來,「那要怎麼樣的才適合?」

星伊的瞳孔有些迷濛、有些困,在那連番的敬酒中,酒意一次全衝了上來,讓她忍不住把自己腦袋貼在了容仙的肩膀上頭,滾燙的肌膚貼上了容仙的脖頸上,輕蹭著、想從容仙的脖頸間獲得更舒服的涼,半闔著眼,在酒精的放鬆下,比起過往的嚴密的緊守嘴巴,這時的星伊小聲的說出了她一直存在在心裡頭的想法。

「大概是一個有肩膀、個性溫柔,說話風趣,記得妳喜歡吃什麼,什麼不喜歡吃,能夠帶著妳在所有閃著閃光燈的相機前面,依然能夠堅定不移的站在妳前面保護妳的男人吧?畢竟、藝人的戀情總是見光死啊……」

星伊的話很輕,卻讓容仙察覺到了她話語裏頭的沉默,只是、容仙的內心卻有著不一樣的想法。

她話語裏頭的那些、不全都是星伊曾經對她做過的嗎?

撇除性別,個性溫柔總是在私底下幫著自己、說話雖然有點毒舌,但是卻從總能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逗自己笑,記得自己喜歡吃炒年糕、記得自己不喜歡吃蔬菜,在第一集播映時舉辦的說明會中,是第一個站出來幫自己說話的、毫不猶豫的把那位記者說的話給擋了回去,既不猶豫又堅定的相信著自己沒有和男人鬧緋聞的那個人,一直都是星伊。

一直一直,容仙的指尖握上了星伊的手腕,因為車禍撞擊時,外表的傷看上去是好了,但是卻留下了些微的舊疾,容仙眼底的光芒被暈黃的燈光融和成了一片暖,對著星伊總會出現這副樣子的容仙格外的充滿女人味,如果星伊再多一點自信就好了。

再多一點、相信金容仙這個人會喜歡上文星伊的自信就好了。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