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40。

 

在意外發生的那一瞬間,容仙還在和一旁的輝人玩鬧、而星伊和惠真還在確認著還有多久到目的地的時候,從車腰處傳來的兇猛力道把她們的車子撞出了原本的行徑路線,在劇烈的偏移後,險險的被護欄給攔住了車子。

在接觸撞擊的時候,星伊和惠真是第一個發現的,只是短短的幾秒,惠真和星伊就飛快的交換了一個眼神,由惠真照顧輝人的那側,而星伊抓緊了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容仙時,微微側身試圖去扛住逃不開的猛烈撞擊。

幸運的是,撞擊的力道幾乎都在車身上,連帶著比較靠近那個位置的星伊也受到了一些撞擊,由於大半的力道都被星伊的那側給接了下來,自然被星伊攬在身側的容仙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靠在星伊懷裏頭的容仙還有些無法理解情況的呆愣,不、或許她已經察覺了情況,卻還是處於不敢置信的狀態。

在她被後面跟上車輛的工作人員緊急從車裏頭拉出來的時候,雙腿發軟的她看見的讓她靠在懷裏頭的星伊、即便是發生車禍也依然用她的身體保護住容仙不讓她受到一絲傷害。

「……星?」

容仙的嗓音從沒有像現在一樣這麼害怕、這麼的啞,看著躺在位置上被後頭接著過來幫忙的工作人員從車子裏頭拉出來的星伊,半躺靠在了容仙的懷裡,用著輕緩的鼻音表示她還醒著的星伊朝著容仙輕輕的勾出一抹笑,「沒事的」

「……都這樣、還逞強」

雖然很想提醒容仙被她攬緊的肩膀有點痛,但是星伊在看見容仙哭得那麼醜的表情後,為了避免因為自己喜歡耍嘴皮子被容仙氣急打一拳在肩膀上頭,星伊還是決定安靜的閉上嘴巴,再往容仙的懷裏靠近一些、用著自己的體溫,去溫暖著自己喜歡的女孩子。

即便這樣的靠近,像是偷來的一般。

因為容仙還能自己移動,所以為了加快速度把人送入醫院,到場的醫護人員直接讓容仙和靠在容仙身旁不能動的星伊一起送上了救護車。

而沒什麼大礙的惠真、輝人和負責擔任司機工作的同車劇組人員則是乘坐另一台救護車送到了醫院做二次檢查。

一車五人中,傷勢最重的莫過於只要一移動,肩膀便會疼痛的星伊,早早做完檢查的惠真和輝人沒有什麼大礙,只是受到了不小的驚嚇,不過心理素質強大的惠真在看見容仙坐在醫院的椅子上,沉默的發著呆,就覺得不能讓容仙一個人待著。

「輝人,妳照顧一下容仙歐尼,我還有車禍的後續事情要處理」惠真的嗓音很輕,幾乎沒有驚擾到容仙的沉默,漆黑的長卷髮有些凌亂,但是卻依然有著不容小覷的強悍氣勢,在輝人望來的慌亂眼神中,惠真很輕的勾了下嘴角,低頭親了親輝人的臉頰,用很溫柔的方式包容體貼著容仙此時的壞狀態,「暫時成為容仙歐尼的支柱吧,輝人」

直身離去的惠真走路的姿勢還有些不流暢,卻還是為了許多人、許多事情而努力奔走,輝人看著惠真的背影,伸手握住了容仙的手,小心的靠在了她的耳畔旁,「在她們都在努力的時候,我們就成為她們能夠安心回來的地方吧,好嗎?容仙歐尼」

聽著輝人的話,容仙輕輕地眨了眨眼睛,像是無聲的同意了輝人的話。

接下來,隨之而來的是,隨著即時新聞消息的發布,連帶著,容仙的手機也隨之被打爆,不論是來自經紀人的電話、或者是公司的公關部門、亦或者是親友的關心。

這些電話容仙只是挑了幾個電話回覆後,就像是被榨乾所有精力,脫力的仰躺在醫院的椅子上,仰頭時、便覺得醫院的燈光明亮的讓人暈眩,這個時候意外的和當初鬧緋聞的時候很像,但是這次卻沒有星伊陪在身邊。

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是那麼特別的存在了。

或許、在對星伊說出了想要成為她的朋友的那次衝動,讓自己這麼怕生的人會主動說要去認識的這個人,早早就讓自己的心特別特別的在意起來。

容仙在聽見了星伊所在的病房已經可以接受探視的時候,很快的就走了進去,看著臉色蒼白的星伊睡得不太安穩的樣子,容仙的心尖泛起的心疼確確實實的說明了她對於星伊的在乎。

和處理完事情後,再一次出現的惠真輝人,她們的臉上都有著非常疲倦的神色,不過惠真在處理的事情已經完成了,車禍的肇事原因是因為後方的車輛搶快沒有注意到她們的車子已經打了方向燈的後方追撞。

聽著惠真的結語,容仙微微點了頭,目光沉靜的望著星伊的臉,見到了容仙那般沉靜的表情,惠真和輝人都是無奈的對看一眼,不免勸說著看似柔軟好捏的容仙歐尼一固執起來就讓人完全沒輒。

「容仙歐尼,星伊歐尼明天就會醒了,妳先回去休息吧,更何況經紀人也會來找妳的」

「星她在首爾沒有家人,我家在首爾這裡,我留下來照顧她吧」容仙看了輝人和惠真一眼後,又很快的收回了眼神,「讓經紀人來醫院找我就好了,妳們都先回附近的旅館好好休息,明天再來吧」

「可是……」

「惠真啊,妳雖然是我們裏頭職位最大的管理者但是我是歐尼啊,這些日子以來妳已經做得很好了,接下來我來就好了,妳帶輝人回去休息吧」

容仙的語氣很溫柔,但是充滿了強勢,就連我行我素的惠真都沒能讓容仙改變心意,最後還是放棄的嘆了口氣,「知道了,明天我們會很早就來的,到那個時候,一定要好好休息,即使歐尼不同意我也會用強硬手段的喔!」

把還是很擔心自己的輝人和惠真目送出了病房,容仙這才緩緩的坐在了一旁的簡陋躺椅上,呆呆的看著星伊的臉,深怕她在自己的面前、睜開眼的那一剎那,自己卻沒能對著她露出微笑來。

惠真的腰實際上是有點疼,但是在輝人的面前,惠真卻是絲毫都不敢表露出來,畢竟上頭的兩個姐姐都成了那種樣子,惠真可不好表露出可能會倒的不安樣子在輝人面前。

「快去洗澡去睡覺吧,明天要早點去和容仙歐尼換班才行」還在把從車子裏頭拿出來有些損壞的行李箱裏頭拿出了換洗衣服塞到了輝人的懷裏頭,才剛直起身體就被輝人抱在了懷裏頭,非常用力的抱住了惠真,在頸邊的小聲啜泣讓惠真無奈的嘆了口氣,伸手拍了拍輝人的肩膀,「被容仙歐尼和星伊歐尼的情況嚇到了吧?」

「……還好妳沒有躺在床上、容仙歐尼今天的樣子看上去好讓人難過」

惠真沉默了一下,只是一下又一下的順著輝人的背,在經過這次的小車禍後,惠真和輝人之間那份扭捏似的冷戰似乎也變得無關緊要了起來,今天晚上一起睡的決定是她們無聲的默契。

輝人半夜總是驚醒的夢魘倒是讓惠真對於輝人總是看上去已經釋懷、但是潛意識裏頭依然還在緊抱著那份驚嚇不放,讓輝人看上去又脆弱又可憐。

不厭其煩的拍著輝人的背,被輝人撒嬌似的姿勢縮在自己懷裏頭,惠真都溫柔的什麼都沒有說,不論是溫柔的對著輝人低低唱歌、貼心的哄著輝人睡覺。

突然想起容仙歐尼看著在床上睡著的星伊歐尼,惠真提了一個讓人覺得很煩躁的假設性問題,其中有著因為在醫院裏頭感覺到的觸動吧?

「輝人啊,如果我死了妳會怎麼辦?」

縮在惠真懷裏頭的輝人頓了頓,不喜歡的假設性回答,讓輝人有點不耐煩的應著,「齁,幹嘛這樣啦,妳是怎麼了?」

「妳說啊」惠真貼著輝人的淡棕色頭髮,不依不撓的一直問著,只是過了一下子,輝人還是沒能忍住鼻子上頭浮起的酸意,又倔強又逞強的開口說了,「沒有妳,我要怎麼活下去?」

隨後又補了一句,「安惠真,我們不要吵架了……」

大概這輩子都會輸給丁輝人這種可憐無辜的嗓音,低下頭蹭了蹭輝人的頭髮,惠真發出了一聲無奈的嘆息,「好,快睡吧」

這下,終於在惠真懷裏頭的輝人才不受惡夢的干擾,終於安靜的睡了一覺。

 

 

 

即便頌樂在澄清過緋聞後,已經極少出現在螢光幕上,但是她上頭條的能力還是像吃飯喝水一樣輕鬆。

這也能夠窺出,頌樂這個人的國民愛戴度。

星伊早在止痛劑的效果褪去後,就被肩膀上頭疼痛給弄醒了,看著靠在自己手腕旁邊,即便睡著也皺著眉頭的女孩子,星伊的眼眸放柔了許多,微微的側了側她的身體,伸手去撥好容仙垂在額前的深棕頭髮。

剛從病房門口走進來的惠真看見了星伊的動作,確認了星伊現在是清醒後,也就放下了整晚的擔心。

「星伊歐尼如果再不醒來,容仙歐尼可能要在醫院裏頭常駐了」

說者無心,星伊卻對惠真說的話在意了起來,她的指尖梳理的貼上容仙的長瀏海,即便是帶了點漫不經心的撫摸,都能窺見裏頭的在乎。

「這樣啊……」星伊只是發出了嘆息聲,便望向了惠真,「車上的其他人有沒有受傷?傷勢都還好嗎?」

「全車大概就是星伊歐尼妳比較嚴重,其他人都受到驚嚇而已,警察判定是撞向我們的車子沒有減速,對方的責任比較大,需要對我們劇組每日停拍的損失做出賠償……」

惠真的談話,星伊其實沒有太放在心上,就是點著頭表示聽進去,而靠在星伊手腕旁的人,動靜也大了起來,倒是讓星伊在唇間壓了一根手指要惠真暫時安靜。

隨著眼睫的劇烈眨動,容仙模糊的眼界中,看見的是、星伊帶著微笑的臉龐,「早安,容仙啊」

只是一個弧度,便讓容仙原本還有些遲鈍的腦袋,頓時快速的運轉了起來,在確定眼前的星伊是清醒的時侯,容仙登即從趴著的位置跳了起來,難掩急切的關心,「星!妳醒了!還有哪裡痛嗎?要不要叫醫生過來?」

「啊……暫時先冷靜一下吧」星伊先握住了容仙的指尖,正微笑著安撫容仙已經要在原地轉圈圈的慌張,對著惠真使了一個眼色,心思同樣靈巧的惠真也只是把容仙的手機塞到了容仙的手裏頭,「容仙歐尼先向妳的粉絲報平安吧,等輝人回來後,我們就可以吃早餐,請醫生過來一趟,確定狀況後再看看要怎麼辦好嗎?」

得來了惠真的命令,容仙有些笨拙的模樣卻能讓人感覺到她眼底裏頭真切的關心,星伊微微的蹙著眉頭動了動身體,調整成了更舒服一點的姿勢。

只是,當容仙正低著頭逐字敲打著要給自己粉絲們的文字,在病床上躺得舒舒服服的星伊對著床尾站著的惠真又是一個眼刀飛去,要她看哪邊有位置往哪邊去。

這個時候,不管星伊歐尼之前再怎麼樣溫柔的照顧自己都不能改變現在的星伊歐尼有夠見色忘友的過份,惠真沒好氣的睨向星伊對著自己眨眼的無辜眼神,然後在心裡頭嘆了一口氣,「我先出去找找輝人在哪裡吧、這裡這麼大我怕她在外面迷路了」

容仙似乎也沒有察覺到哪裡不對,還格外體貼的點頭同意,「快去吧,可不能把可愛的小輝人搞丟了」

……這麼大的成年人,是能把自己丟到哪裡去,惠真嘆了一口氣,看著容仙把聲明打完發出去後,就把全副心神放在星伊身上的容仙,還被星伊歐尼正大光明的使喚來使喚去的傻姐姐。

惠真覺得氣氛不能忍受的走出了病房外,正巧看見了提著兩袋食物走過來、一邊向這裡走過來一邊歪著腦袋看自己的輝人彷彿用著雙眼問著自己為什麼不進去的疑惑。

惠真一把抱住了可愛的輝人,抱怨似的開口,「看著兩個笨蛋搞曖昧,感覺像是嘴裏頭被塞了難吃的食物一樣,真讓人感覺不舒服」

聽著惠真的形容,在這兩天臉色都十分繃緊的輝人終於露出了第一個笑容來。

至於她們的早餐就在惠真出來找輝人的藉口中,硬生生變成了午餐。

 

 

 

WOW*N!
應該有感受到我想要快點寫完的想法吧?!有吧有吧?
今天又被塞狗糧,Moonsun總能刷新CP的最高糖度XDDDDDDD
不快點寫完我覺得我會吃狗糧吃到怕。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