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38。


惠真和輝人似乎進入了冷戰狀態,這幾天都怪怪的。

坐在攝影機前確認畫面的星伊斜睨著互不看對方的兩位同齡摯友、兼對方伴侶、兼十年友人,總之是在關係上頭親上加親的那兩個傢伙,即便她們會互Diss卻還是會在下一秒遇到有趣、好玩的事情就立刻和好玩鬧的傢伙竟然吵架了?

這倒是挺有趣的……

瞇著眼睛的星伊一邊保持著不太好的想法一邊抬手警告似的指著臨演們好好的注意自己的姿勢不要太過度想要鏡頭就給打亂了她對於畫面的佈置。

在過了半個小時的拍攝,星伊很快的就喊了卡。

正巧看見星伊短暫的結束拍攝,惠真便把負責處理行程的瑟琪、星伊與一些主要的配角們叫了過來,她也不去管輝人打算怎麼想,執拗的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這次我想去釜山取景」聽見惠真的提議,星伊抱著雙臂,並沒有明確的表現出拒絕的想法,但是在一旁的輝人卻有些躁動了起來,星伊斜睨了一下輝人的表情,沉默的聽著惠真的打算。

但是率先跳出來的瑟琪卻是揚起了眉尾,滿臉正色的對著惠真說著,「如果釜山的行程確定的話,我們拍攝的時間會更緊迫,為了縮短通聯和乘車的時間,要不要我們自己自駕過去?」

「嗯,以有車輛的人為優先,我自己可以出一台車……等等就統計一下有車的人,還有車子的數量,油錢就由公司買單吧」

惠真點了點頭,很是安心的把統計的事情交給了瑟琪去處理,星伊卻是抬手止住了瑟琪要轉離開的腳步,看著許多人看著自己的目光,星伊緩緩的開口,「現在我們有需要到釜山取景嗎?以現在我們手中的帶子剪輯量、畫面的厚度已經夠了、實在是不需要多加填入過多的取景……」

惠真還沒有想到說明的話,輝人卻是先行一步的跳出來解釋,只是一眼就看穿輝人和惠真之間彆扭的星伊卻是好心的沒有戳破輝人破綻百出的藉口,有時候包容妹妹們的笨拙,也是身為一個好姐姐應該做的事情。

沒有再另外提出異議的星伊倒是讓情緒有些緊繃的輝人放緩了心思,卻沒能注意到惠真投來的複雜眼神。

站在屋簷下的惠真,斜倚在柱旁,眼神複雜的望著在容仙身旁玩鬧的輝人,眼底有著深深的、難以吐實情緒。

她搞不清楚輝人的打算、之前用那麼堅決的態度對著她,冷戰也是因為惠真不知道要用甚麼樣的態度對待她,而顯得曖昧難解。

「妳和輝人之間怪怪的、怎麼了?」

星伊走到了站在屋外,把自己藏在影子下的惠真的模樣像隻可憐兮兮的小貓,讓星伊忍不住升起了憐愛的心思,想去安慰一下惠真。

雙手抱胸的惠真,微微側頭,看著星伊勾起了嘴角,搭配挑眉的動作,帥氣俐落的讓人覺得、高傲冷淡,發出單音節的唇冷冷的抿起,「妳想說什麼?」

見到這樣的惠真,星伊立即的把落在惠真身上的目光放在了自己眼前的畫面,「沒有,我什麼都沒有說!」

看到星伊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緊張樣子,惠真不免露出了相較這幾天的心情低落,要開心許多的笑容,惠真的手臂貼在了星伊的肩膀上頭,圓潤的臀部在彎下上身時,恰如國外的歐美風格的魅惑,同時她的唇瓣也貼近了星伊的耳畔,緩緩的留下了今晚的邀請,「和我喝一杯吧,今晚的時間留給我」

「想找我喝酒就直接說,這樣歪來歪去,站姿一點都不好看,衣服也要穿好……」星伊的碎念讓惠真垂下了眼簾,嘴巴上還是不服氣的反駁,但是星伊和惠真都沒能注意到的是、她們兩人心中在意的人,同時間投來的兩道目光。

 

 


手裏頭拿著紙杯,盛著微甜燙口的奶茶,輝人的目光在惠真出現的那一剎那就被吸走了輝人所有的注意力,坐在她面前的容仙也注意到了輝人的模樣。

在輝人的失神當中,容仙的眼順著輝人的目光投在了站在屋簷下的那兩人。

纖細高挑的、宛如清秀少年的星伊,以及朝著星伊勾起壞壞嫵媚微笑的惠真有著十足的女人味,兩人所構成的畫面卻在惠真靠向星伊耳畔的時候,容仙像是心裡破了一個大洞,卻又像是被某種酸澀的情感向那破洞倒入,讓她從舌尖就嚐到了那股微澀。

只是、輝人的反應卻是大到幾乎遮掩掉了容仙的反應。

輝人握在手上的、盛有熱奶茶的紙杯,在惠真貼向星伊耳邊低語的時候、就被她一把用力的捏住了,熱燙的奶茶落在細嫩的肌膚上頭時,沒有讓輝人回過神,反倒是容仙突然站起來幫輝人找冰塊的動作惹來了在屋簷下兩人的目光。

互相撞上對方眼神的惠真和輝人在那一瞬間、互相避開了對方的目光,這種微妙氣氛讓粗神經的容仙也訝異的睜大了眼眸。

因為輝人一整天都笑嘻嘻的繞在自己身邊、反倒讓自己無暇去思考為什麼和惠真在一起的輝人不纏在惠真的身邊,反倒是貼在了自己的身旁玩鬧著。

……吵架了嗎?

無意識的把尋求的目光放在星伊的身上時,對方投來的無奈眼神、卻讓容仙不安的心緩緩的穩了下來。

或許只要有星伊的一個眼神、只有有星伊在那裡,她就可以無所畏懼。

只是在晚餐的時候,星伊不經意的吐露了自己晚上要和惠真去酒吧喝酒後、輝人不允許惠真喝酒的要求被惠真滿臉淡定的拒絕了後,輝人便像是激怒般的冷笑著,「容仙歐尼,我們也去喝酒!」

正夾著牛肉吃的容仙剎那間瞠圓了眼睛,不敢置信的低喊,「我?陪妳喝酒?」

「……輝人,妳明明知道容仙歐尼不能喝!」

「歐尼只要看著我喝就好」輝人皺著眉頭,冷淡的望著自己最親密的、踏過自己抗拒的怕生,依然走到自己身邊的惠真,輝人忍著委屈,只是擺出了冷漠的表情瞪向對方。

結果就演變成了和輝人吵架的惠真帶著星伊跟在輝人和容仙的身後,到了某間小攤販裏頭,各分兩處、卻又在剛好的距離中喝酒的微妙場景。

「為什麼和輝人吵架?」星伊手捧著燒酒一口量大小的小杯子,把玩著那冰涼的玻璃杯,惠真瞇起了眼眸,嘴巴上頭依然不留人似的嘲諷,「還不是因為妳的進度太慢吞吞,我想要加快步調,結果和輝人的意見相左,就吵架了」

「……就為了這種無聊理由?」

惠真斜睨了星伊一眼,「什麼叫作無聊理由?妳是我的歐尼、容仙歐尼也是歐尼,把一個我很喜歡的歐尼,交給了另一個我可以放心的歐尼有什麼不對、有什麼不可以?」

「……單就性別的問題就不太可以了吧?」

惠真回想起了剛認識容仙的那個時候,要不是自己主動接近容仙,或許對方還依舊是那般怕生的模樣,但是、卻在星伊到來的時候,展現了相當熱情的模樣。

勾了勾嘴角的惠真,看著總是喜歡先一步貶低自己的星伊,如果接近的那個人是位男性,以容仙歐尼的性子雖然說不上會抗拒,但是也不會是主動親近的性格,絕對不會發展成這麼親近的模樣。

當初讓容仙歐尼主動靠近的人、一定要是星伊歐尼不可的這個事實,惠真還並不想這麼輕易的告訴星伊。

一定要讓星伊歐尼自己察覺到、她對於容仙歐尼來說是多麼特別的存在。

「輝人也喝的太兇了,妳不阻止一下嗎?」

幾乎一口悶的爽利喝法的背後是,試圖讓自己陷落的衝動,這種喝法如果真的喝不醉的話、反倒會傷身體。

「比起那個,一旁的容仙歐尼反倒是很想要喝一口的樣子,妳才是不打算處理一下嗎?」

捻著杯子讓她在手裏頭滾來滾去的惠真冷淡的睨向了明明心裡頭著急,卻還是笑著向自己提議的星伊,「其實歐尼妳沒那麼喜歡容仙歐尼?」

「……這種話可不能亂說」

見星伊又在話語裏頭被自己打擊了的惠真很是愉悅的笑了出來、伸手拍上了星伊的肩膀,「不難受嗎?看著喜歡的人在眼前晃來晃去,卻什麼都不能為她做」

從鼻間發出一聲冷哼的星伊啜了啜又被惠真斟滿的燒酒,只是、輝人更加貼上容仙肩膀時,她的指尖用握住酒杯掩飾了她泛白的指尖

「能怎麼辦?她是明星、她是那麼嚮往舞台的人」

星伊不能忘記容仙對著自己流淚、對自己感傷的時候,她心目中所想都是她的舞台,她對於舞台有著好勝又強烈的慾望,這是天生的藝人應該要有的野心,而這也是星伊喜歡上容仙的理由之一。

被理想與現實中夾擊的掙扎,讓容仙在這條艱鉅道路上頭依然開出了燦爛的花朵,一路看著這樣的容仙的星伊勢必不可能讓自己成為她那條路上的絆腳石。

「……和輝人的理由一樣」

惠真瞇起了眼眸,無奈的抿起唇笑了出來,意外的和輝人的想法、但是現在卻又覺得這樣的相似又並非意外。

想法同樣消極、同樣被動的她們。

結果最終結果還是得要容仙歐尼來告白才行?

啜了一口燒酒的惠真直勾勾的看著星伊捧著酒杯但卻是心不在焉的陪著自己喝酒,只是,想要喝酒的對象並不專注在這件事情上頭,反倒讓惠真越來越不想喝下去。

「不喝了,今天沒意思,我去把輝人帶走吧,星伊歐尼和容仙歐尼在這附近繞一繞散散酒意再回劇組吧,統一車輛的事情我也得回去處理」

惠真撈起了外套,在偏涼的天氣中,惠真的身體卻是因為酒精而發燙著,星伊站了起來,打趣似的開口,「要和輝人和解了?」

「沒有,只是暫時休兵,明日再戰,記得要保護好容仙歐尼」

惠真乾脆的開口,卻被對方話語裏頭的坦率弄出了笑的星伊目送著惠真即便嘴巴上不討喜,但依然溫柔對待輝人的舉止裏頭,發現了,那個總是依然故我的妹妹們都在這次的戀愛裏頭成長了許多、圓滑了不少。

緩步走到了還坐在椅子上的容仙面前,星伊站在容仙的面前,半彎身、儀態滿分的朝著容仙伸出了她的手,溫柔的牽開了嘴角的笑,「我有這個榮幸,和我們漂亮的金容仙小姐在這附近走走嗎?」

雖然星伊的舉動讓容仙瞪大了本就圓滾滾的眼睛,很快的、容仙便看似愉快的牽開了笑,帶著有些難以察覺的複雜,接受了星伊的邀請。

「當然了、我們帥氣的文星伊導演」

 

 

 

 

話說,我真的覺得我好像能夠可以在50篇上下完結欸XDDDDDD
雖然2YG感覺很少人喜歡,但是我想寫一篇能讓人跳坑和我一起迷的2YG長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