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G—取代(上)。

設定:黑金喜歡傻,結果被輝人喜歡的小故事。

 

 

她其實是一個不會泡酒吧的女人,她之所以來到的原因,大概就是仗勢著站在酒吧前的那個女孩子會保護自己才敢用著一杯倒的酒量不厭其煩的出現在那個女孩的面前。

只要喝超過了一瓶啤酒的量,她就會用著那種微微沙啞的爵士嗓音冷淡的宣告自己已經喝過量、然後就用著細長的手指換走了她的啤酒,改成了解渴的麥茶、偶爾是甜甜的暖心奶茶,或者是好吃的解酒湯。

一直都是擺著冷淡的表情、做著非常溫暖的舉動。

雖然年紀比自己小,卻總在這個混雜的環境裏頭照顧自己,像個從小就在這裡生活的人。

「容仙歐尼,妳要喝蔘雞湯嗎?我今天有準備了一鍋,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已經煮得差不多了」

「要!每次在等人下班、最期待的就是惠真的手藝了!」趴在木頭桌面上,朝著惠真為了配合氣氛而特意畫過於成熟的豔妝,在真正得知她的年紀比自己小的時候,容仙是真的當場傻住了、畢竟她可是在舉止成熟、語調也格外有魅力的惠真撒嬌過無數次、在她知道兩人的年齡差之前,她早就失去了被惠真視為姐姐的立場。

惠真斜睨了下,只是因為一碗熱湯就露出那麼融化的表情、這個歐尼還真的是很好滿足,只是她也沒有忽略之前嘗試過的容仙的手藝,「歐尼的恐怖料理不知道有沒有更進階變成殺人料理了」

「啊哈哈」容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她也知道惠真在說什麼,上次因為想要答謝惠真總對自己的照顧加上自己還沒吃晚餐、所以自告奮勇的做自己喜歡吃的炒年糕給她吃,卻在自己因為工作上太疲倦不小心睡著後,結果當在前台幫忙的惠真滿臉焦急的衝進來把散發出濃烈焦味的瓦斯爐關掉,便嚴厲的要求自己絕對不可以踏進她的廚房。

自此之後,每次惠真都會替自己在下班的時候準備一些小東西給自己充飢,或者是讓自己喝一點可以佐晚餐的輕鬆酒品,每次都會很克制她的飲酒量,這麼貼心的孩子,容仙也樂得不去開闢家裡附近的酒吧,從此之後就固定下班的時候會在惠真的酒吧這裡陪惠真到她下班、或者是在惠真體貼的邀請到了惠真在樓上的小套房裏頭工作,等到自己忙完工作下來喝了啤酒。

「歐尼每天這樣來,怎麼都沒有酒量進步,每天都喝了這麼多,酒量還不進步的話,酒會怎麼辦?歐尼已經進新公司快要滿一年了吧?最後結算的酒會會是最大、同時也逃不開的拼酒大會」

惠真動作俐落的處理好來自外場的訂單,總是動作簡練、毫不浪費多餘力氣的她在調酒的動作有著十足優雅的女人味,和可以耍帥的俐落感不同,是另一種更加吸引人的魅力。

「啊哈哈哈,我也在擔心呢、畢竟啤酒一杯就倒了,不過總會有辦法的啦,惠真就別擔心了」容仙乾笑著喝著惠真準備的湯品,語氣倒是有些逞強似的虛室,目光有些游移,絲毫不敢對上惠真那宛如會看破她的細長眼眸,惠真嘆了一口氣,再把最後一批的調酒處理好,惠真在點酒單上頭俐落的寫下的寫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並推向了容仙的面前。

「有需要幫忙就打這個電話,不管多晚,我都會馬上趕過去的」細長的眼眸在捨去了疏離態度,底下滿滿的都是暖意,看過惠真在冷淡後的暖,不免依賴似的笑了起來,「好的,我們惠真這麼擔心歐尼,歐尼好感動啊!我們惠真一定很喜歡我吧?」

惠真飛快的抽回壓在指尖下的紙張,語氣冷得宛如冰渣,「那就是不需要了吧?果然還是撕掉吧」

「哇啊啊啊!等等、等等,不要那麼衝動」

發出了嗚嗚叫聲的容仙像隻撒嬌的小獸,在惠真的面前撲騰著雙臂就為了更加伸長手去搶那張紙,只是容仙沒有在椅子上站好,不穩的施力讓容仙站在高腳椅上身體有些不安的搖晃、為了更加踩穩,施力錯誤的她,便在一個瞬間踩了空,發現容仙有可能撞到桌面的惠真趕緊的讓她的手墊在了容仙的身體下,讓自己的手作為緩衝、避免她真的直接撞上了有直角的桌面。

但是用自己的手去做支撐的下場,就是代替容仙的腰、她的手直直地撞在了直接的角上。

狹小面積上頭的施力、那竄上背脊的痛感讓惠真只在一瞬間感覺到了她手背上頭的麻,還暫時無法用力握拳的惠真,手疼得直發抖,卻在容仙爬起來的時候,收回了臉上的痛得起伏的微蹙,在容仙把身體撐起來的時候,默默的把還在發疼的手掌藏進了口袋裏頭。

「容仙歐尼,妳沒事嗎?有撞到哪裡嗎?」明明自己還疼得發抖,卻還是先一步關心容仙的體貼讓容仙有些羞澀堂皇的笑了,「沒事沒事,我剛剛有聽到一聲特別大聲的撞擊聲,是妳的手嗎?」

「不是,可能是弄到椅子吧,等等我再看看就好,容仙歐尼這張紙收好吧,正如我剛剛說的、有事可以找我,我沒有意外的話,都會接聽電話」惠真用右手把造成玩鬧發生的元兇推到了容仙的面前,語氣有著相當無謂的態度、但是她卻無法忽略的是藏在口袋裏頭剛剛撞到尖角的地方、正緩緩的散發著近乎麻癢的疼痛。

容仙收下了那張紙,正想要抬頭關心的時候,她便看到了惠真又再一次忙碌起來的製作調酒的背影,容仙有些彆扭的扯了扯嘴角,和惠真打了招呼,卻被惠真叫住,用右手給了她一袋的冰塊和幾種藥膏和藥品。

容仙低頭看了一下,是解酒用的、受傷破皮還有用來處理傷口的紗布和繃帶,惠真的眼眸底有著深深的光,卻溫柔的安撫了容仙剛才有些彆扭的心思,「這個拿回去吧,如果有受傷自己處理一下,我還有事,先去忙了」

「是」容仙漾開了大大的笑,知道惠真從不會對自己生氣後,很開心的離開了酒吧,惠真有些無奈的看著即便年紀比自己稍長,但是舉止依然像個小孩子一樣的歐尼。

從抽屜裏頭拿出了小袋子,快速的在裡頭塞了幾顆冰塊,惠真便馬上用來貼住不用看、也能知道的,紅腫發燙的左手,橫在肌膚上的一條青紫和外圍的些許紅痕與細小的傷讓惠真只覺得麻煩,就這麼恰巧的傷在了慣用手上。

「照妳這種處理法,這傷口到了明天會更腫」一個個子矮矮的女孩子、最讓惠真印象深刻的是她臉頰上的單邊酒窩,微微陷入的凹處讓她看起來相當的可愛、惠真沒好氣的斜睨似這人,卻也只能無奈的皺眉,「是是,丁醫生,謝謝您的診斷」

「……如果請我進去喝酒聊天的話,我會讓妳的傷口明天不會疼喔!」

「這個就不勞煩您了」乾脆又直接拒絕的惠真蹙著眉頭,有點笨拙的把冰袋直接貼上了手背,隨著那過於冰冷的溫度,惠真縮了縮肩膀,很快的就撤掉了,為了避免明天沒辦法開張、惠真又再一次嘗試性的放上前,輝人就直接搶過了冰袋。

「這輩子還沒看過這麼笨蛋的傢伙,妳直接放冰袋上去是想要得凍傷嗎?傷口還沒好、就想要傷上加傷?」

斥責的嗓音、有著嘲諷,但是處理傷口的手指卻很溫柔,從那處靠過來的身體有著很清淡的香氣,簡單而直率。

「妳這裡有沒有醫療箱?」

「能用來治療傷口的藥,我都給別人了,所以已經沒有可以給我用的藥了」

聽著這人的冷淡嗓音,明明就有著一張聰明的臉蛋,但是做出來的事情卻相當的傻氣,「難不成妳喜歡剛剛走出去的那個女的?」

「……對,沒錯」

聽見惠真的回答,輝人只是雙眼瞪大,看見惠真沒有說謊的神色,有些尷尬的扯了扯嘴角,「我只是隨便說說的、還真的是啊?抱歉」

在這間酒吧裡,眼前這位的丁醫生也是常客了,偶爾來自己的酒吧這裡喝點小酒,調戲一下落單的女孩子,卻從不對女孩子做出逾矩的行為,也稱得上是紳士,惠真很相信自己的直覺和觀察,惠真沒有從輝人抓住自己的手裏頭抽回手,她手上的觸感是細膩又纖巧,但是卻在某處有著薄繭。

落在睫毛上頭的燈光、讓她看上去有著模糊的輪廓,卻也能看出她、眼底裏頭的那抹冷然,「沒關係,只是告白被拒絕而已」

「……原來還告白了啊」輝人的語氣不冷不熱,即便對人敏感、但是一遇上自己的事情就格外笨拙的惠真微微眨眼,「嗯,不過被很溫柔的方式拒絕了,因為她有男朋友了」

惠真還能想起當初自己用著很淡的語氣說了喜歡的話語,容仙露出的驚訝表情,臉上出現的是害羞、驚訝,卻不是嫌惡時,惠真那個時候便覺得、如果被這個人拒絕,或許並不會讓自己這麼難過吧,因為這個人自始自終都是那麼善良的人啊、就連拒絕都帶著小心翼翼似的溫柔。

「被拒絕了還這麼溫柔的對著別人好……?」

輝人原本小心接觸的冰袋在惠真還能笑出來的微笑中,也跟著笑著、然後把她手中的冰袋惡狠狠的貼上了傷處,被那刺骨冰冷的溫度襲上,惠真只感覺到本來熱麻的傷處突然轉變成了緊繃似的冷痛。

「喂、妳做什麼呢?!」

惠真蹙著眉頭,搶過了輝人手裏頭的冰袋,在輝人曖昧的笑容中、滿頭霧水的看著輝人從自家冰箱裏頭打劫走啤酒,輝人豪爽的打開了瓶蓋,「這瓶啤酒就當做作我的看診費,安老闆」

「傷口在敷過冰袋後,記得在上頭擦藥,如果因為這個小傷,讓妳的調酒失去了味道,可會讓人覺得相當可惜」

揮了揮手就從酒吧門口離開的輝人有著浸染在月光下的耀眼光輝,惠真細長的眼眸映著輝人的背影,只是有些困惑的歪了歪頭,「什麼啊、這個人好奇怪,不過酒量倒是挺好的」

在把所有客人送出了酒吧後,惠真在確保樓下的大門鎖好後,在準備轉頭走上去的時候,低頭看了下她的手背,在那個時候、被對待時的輕柔,宛如在一處的癢、讓惠真有著難以說明的曖昧感受。

「雖然個性很奇怪、但是是個好人」

想起了輝人笑起來時,帶了些淡淡冷淡的笑,惠真很是乾脆的下了結論。

 

 


在她早上起來要去超市買準備填滿冰箱裏頭的一周食材的時候,看見了掛在門把上頭、一袋子滿滿的全新藥品。

大概是把所有在市面上能夠買來、在家裡頭最常使用到的藥品都買了過來,感受到手裏頭沉甸甸重量的惠真先是驚愕、但是隨著驚愕褪去,捂著唇笑出來的她出現了清秀而稚氣的燦爛笑容。

「果然、是個怪人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