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番外—七夕。


呃呃呃呃呃,這個有點像是完結文後的番外。

因為有人敲碗說要七夕番外,然後試著寫寫看了,不過因為節日的時間和劇情進展的時間有衝突,所以變成了在一起一年後的七夕,關係什麼的都是在確定後的以後。

應該是能看出我之後打算怎麼寫、稍微寫了一下,其實我是真的很喜歡寫隱晦的2YG滾床單的WWWWWWW

請相信我是飯2YG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只是隨便寫寫,我大概只能寫這種半甜不虐的文吧(聳肩)。

 

 

飯後抱著水果走進來的輝人掛在惠真的身上,手裏頭還拿著她喜歡的水果,香甜的水果沾在了輝人的嘴角上頭、惠真只是嫌棄的丟了張濕紙巾過去給她。

「嘴巴擦擦,都幾歲了還能吃到嘴巴外面」

被吐槽的輝人努了努嘴,不太在意的勾起了笑,放下手裏頭的水果,壓住了惠真的雙手,煞有狡黠意味的挑逗,任由輝人欺上身的惠真斜睨了非要在自己懷裏頭吃水果的傢伙,「丁輝人,我還有工作要做,要嘛就是妳去寫劇本、要嘛就是一邊涼快,不要打擾我」

只是嘴巴上頭這麼說,她的雙臂還是把軟綿綿賴在自己身上的輝人圈緊,避免她從自己的腿上滑下去。

「呀!妳真的是像星伊歐尼說的那樣敏感又溫柔的小女孩嗎?幹嘛對妳的戀人這麼兇啊?難得的七夕想說我平常都忙著在敲劇本、和星伊歐尼合作新節目的劇本,有點愧疚的想說今天來陪陪妳,妳竟然這樣對我!」

冷淡的睨向了輝人鬧脾氣的表情,惠真有點無奈的嘆氣,這下子可終於解釋了這個家伙平常高冷到不想理人,突然這個時候拼命湊過來撒嬌還鬧脾氣的原因。

伸手拍了拍輝人的腦袋,把人從自己懷裏頭站穩到地面後,甚是邪惡的揉了揉輝人的屁股。

「妳這個傢伙,有這麼乖的女朋友還嫌,我早就習慣了妳沉迷在一件事後,就不怎麼理人的良好習慣」惠真聳了聳肩膀,只是就連無奈的動作也格外的迷人俏皮,坐在輝人的面前,在家裡頭不會刻意黏上假指甲的惠真有著一雙骨感修長的手指,圓潤的指尖有著柔軟的弧度、同時,惠真在家裡頭的私服都是那種貼身的小背心和熱褲。

當她的指尖滑過她精緻細緻的鎖骨上,她特有的漂亮肩線給輝人染起了一種難以忍耐的燥熱。

輝人的眼睛盯著惠真的指尖、不免在心裡頭咒罵著這個女人有著過度熱惹火的性感與清純。

——沒錯,清純。

所有人看見惠真的第一眼都不會出現的念頭,卻在輝人與惠真長期相處過後,得到的結論。

看似性感的舉動、眼神,全都是惠真遮掩什麼的偽裝,在骨子裡頭、在她無意識的舉動當中,卻又有著小女孩的可愛俏皮。

惠真看見輝人那雙有時會在沉默中格外清亮的眼底浮現的熱度,甚是慵懶的笑了出來,朝著輝人燜燒的熱度中,爽快的給予了讓情慾更加炙熱燃燒的通行證,「不過,至少現在的我對妳來說,還有沉迷的魅力不是嗎?」

回覆惠真問句的是、充滿肯定意味的親吻,滾燙的、熱烈的將惠真拖進了屬於輝人的世界。

 

 

本來是坐在惠真懷裏頭的輝人,現在變成了抱著人坐在椅上上,喜歡蜷起身體坐的惠真比起平時張揚的獅子模式,更像隻被圈養的小貓,溫馴而乖順。

「啊、對了,容仙歐尼在情人節的時候還有行程嗎?」

惠真的問題讓正用指尖梳理惠真漆黑長髮的輝人頓了頓,無奈的牽開了微笑,「當然了,因為容仙歐尼是偶像啊、在情人節這天可不能公然的告訴大家,她是有戀人的偶像」

「說的也是,那星伊歐尼應該沒有要在家裡頭等容仙歐尼吧?」

惠真的沙柔嗓音因為先前的激烈運動而更加的柔魅低沉,讓惠真增添了更多的魅力,輝人歪了歪頭,想起了之前那兩個歐尼在確認關係後的第一個情人節,本來說好要一起過,卻因為容仙歐尼的公司臨時加行程問題變成了就連面都沒能碰上的淒慘情況。

「因為這個原因,學會教訓的星伊歐尼應該是會待在電視台裏頭熬夜準備節目的事情吧?」

「啊……星伊歐尼在這段感情裏頭真辛苦,星伊歐尼那麼怕寂寞」

「容仙歐尼不是一樣,容仙歐尼那麼喜歡撒嬌的人,在對情人來說這麼重要的節日裏頭,戀人不在身邊,還要很辛苦的去工作,容仙歐尼應該也覺得很寂寞吧?」

輝人和惠真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替那兩個歐尼宛如牛郎織女的距離感而感到嘆息。

明明是距離最近的兩人,卻總是因為身份上頭的不同而造成了忽近忽遠的距離。

吵架時,總能輕易的碰面、當想念時,卻隔著彼此最遠的距離。

PD與偶像的在一起,或許比偶像與偶像之間的相處反倒更加的艱辛許多。

宛如偶像劇般的戀愛,在現實中有多少的苦難、是電視劇或者是小說中從不輕易寫明的辛苦,在兩人下定決定的攜手、又或者逼迫因為媒體的輿論壓力而暫時遠離的辛酸,只有當事人最清楚。

「明明就不是錯誤的戀愛,為什麼只有她們最辛苦?」

惠真的嗓音像是要哭出來一般的沙啞,即便被惠真問了這個問題,輝人直到現在依然沒有答案,只得安撫的親吻惠真的唇瓣,「我們能做的也只是、陪伴在她們身邊,注視著她們所走出來的道路、期盼她們能走在花路上而已」

宛如織女牛郎的戀愛,不是說了在七夕這天能夠碰面嗎?

為什麼到了今天,她們也沒能好好的停下往前走的腳步,好好的過屬於她們的情人節。

「不過容仙歐尼今天有傳訊息問我哪裡有好吃的煎餅和米酒……輝人妳覺得容仙歐尼今天會去找星伊歐尼嗎?」

輝人有些怔愣,不過還是低頭含住了惠真的唇瓣,淺淺的低聲,溫柔的勾起了微笑,「或許今天我們的文牛郎終於等到了金織女的相會?」

 

 

 

「星伊,我先走了」

坐在位置上頭的星伊頭也不抬的應了一聲,那是和她情感深厚的前輩兼同事,曾經在星伊剛進這個圈子的時候特別到照顧她,是一個有著明亮笑容的大男孩,也在最近的時候,找到了他喜歡的、對方也喜歡他的女孩子,在死纏爛打到追求之後,今天就要去過他們的第一個情人節。

「星伊啊,妳怎麼老是一個人呢?這種節日一個人很孤單啊、要不要我幫妳介紹男人?我有很多認識的帥氣大哥哥喔!」本來要走的前輩看見了星伊似乎把所有精力投注到工作上頭,反倒好奇的站住了往外走的腳步。

勉強從選擇下周感興趣的多份企劃文字稿裏頭抬頭,星伊挑起了眉頭,有時候前輩的好心總讓她感覺到無奈,「不用了,我不需要」

「需要,當然是需要,妳可是我的好朋友兼妹妹啊!」前輩的笑容格外的爽朗,宛如鄰家大哥哥,「而且我還托妳的福和一個新銳作家合作了一次綜藝,那次可是破了我往常的最高收視率,基於這些,我都得介紹一個好男人給妳」

「我有喜歡的人了,所以請千萬不要介紹對象給我,那個傢伙不知道會怎麼樣跟我鬧脾氣」星伊的冷淡眉眼在談及那個人時,格外的溫柔,望著星伊很難得出現、甚至從沒有在別人面前展露過的表情。

勢必、是想要保護那個人吧,之所以願意用這種表情面對自己、大概也是因為,自己是她最敬愛的前輩、信任自己的原因。

想到這裡的大男孩想了想,伸手拍了拍星伊的肩膀,滿滿祝福的對著星伊笑了出來,「嗯,知道了,祝福你們」

即便知道如果前輩知道自己的對象是位女孩子,勢必不會這麼容易的就祝福自己、但是,星伊還是笑著接下了對方的祝福,「謝謝你,前輩」

「我可是把妳當作妹妹的,如果受傷了,我會好好教訓那個人的,不要受委屈了!」

星伊點了點頭,把前輩給送了出去後,自己才又回到了座位上頭,看著手機裏頭囑咐容仙要吃飯,但是卻尚未被已讀的關心話語,讓星伊嘆了一口氣、比起準時用餐,更希望容仙不要空腹上舞台的擔心,這倒是因為身份上頭而做出的因應舉動。

雖然不是什麼特別的節日,不過在經過那麼淒慘的第一次情人節後,星伊雖然對情人節有些在乎,卻也不是那麼迫切想要和容仙一起度過。

比起過情人節,還更希望容仙能夠好好的休息,不過這種想法對於正在回歸期的偶像歌手來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能夠再一次以初心出道、又點燃話題熱度的偶像,星伊在電視台這麼久,只看見了容仙一個人,當初讓她改簽在金作曲家的公司裏頭,似乎更讓她本來就不安份的玩樂性,再一次以不一樣的頌樂展現在觀眾的面前。

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裏頭、孤身坐在電腦椅上頭的星伊更被這副畫面映得悲慘。

只是,遠處傳來的高跟鞋扣聲,讓耳朵敏感的星伊擰緊了眉頭,在這麼晚、又大家都去過七夕的時候,沒道理這個時候還有人進公司。

 

 

星伊並不害怕鬼怪,但是討厭會突然出現驚嚇的實物。

「是誰?」

回應她的是越發高亢的笑聲,最後甚至是像是加速一般的高跟鞋扣聲,越發急促的逼近了星伊所在的辦公室。

下一秒,那急促的腳步聲便停了下來,在星伊感受到肩膀上被點時、轉過身的時候,看見的是自家女友笑瞇瞇歪頭望著她的樣子。

憋在胸口的尖叫聲頓時被星伊吞下了肚子,看到世界上最可愛的女朋友還發出了少女似的尖叫聲,或許對女朋友來說相當不禮貌吧?

伸手握住容仙的手指,星伊牽著她、讓她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看著她笑瞇瞇的仰頭看她的樣子,「有人注意到妳進來嗎?」

「嗯,確認過了,沒有狗仔」容仙朝著星伊擠了擠可愛的鼻頭笑,既聰慧又機智,「上次犯過的錯可不能再犯一次,不然星伊和我可就真的冷戰到要分手」

「那妳怎麼來了?」星伊瞅著容仙的表情,一副很冷淡、對於容仙這次的突然出現一點都不抱有期待的星伊像是鬧脾氣的孩子,格外的彆扭。

明明很高興,卻不能坦然說出來的樣子,或許是星伊對於容仙獨有的撒嬌法。

「難得的七夕沒能和戀人一起渡過還要工作已經夠可憐的了,總得要好好的吃一次這個節日才有的東西才行吧?」容仙把手裏頭提著的、裝有煎餅的外帶盒,和用保溫瓶裝著的溫熱米酒的袋子在星伊的面前晃了晃,笑嘻嘻的樣子像個溫柔的大姊姊,「一起吃吧?」

「……一個大明星竟然親自跑去買七夕才會吃的食物,沒有被認出來嗎?」

「因為太漂亮了,大家都沒有認出來」自戀一把的容仙把星伊在桌上的文件紙粗魯的全部推到了角落去,然後朝著星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似乎是要星伊坐上來一樣的邀請,「來吧!」

雖然有些時候像是被星伊的玩笑牽著鼻子走的容仙、實際上在某些只有她們兩人的時刻,會是由容仙主導著。

無可奈何的星伊在容仙堅持的眼神下,星伊坐上了對於兩人來說有些狹窄的單人座電腦椅上頭,張嘴咬下容仙用筷子喂來的、帶著絲絲甜味的南瓜煎餅。

「啊、還有米酒也可以喝喔,之前讓星總是開車載我,這次我可以載星回去」

聽著容仙的話,星伊嚼著嘴裡頭的煎餅,配著容仙遞來的米酒,難得不去吐槽容仙的話,這大概是她對於容仙在忙碌過後還願意冒險來公司找她的一點點謝意。

只是嘴裡頭的清淡甜味、卻隨著心中搏動,而慢慢的擴散在心頭,然後、變成了,星伊偷落在了容仙嘴角上頭的吻,然後像似害羞一般的蹭著容仙的脖頸側,惹來容仙的寵溺輕笑。

或許星伊對於容仙的寵是顯而易見的溫柔,那麼容仙對於星伊的包容是她身為大姊姊的餘裕。

 

 

 

在最後的最後,她們把辛苦又艱辛的戀愛道路,變成了、她們走過時,隨處綻放的燦爛。

比銀河上頭的由星星搭成的相會用的橋樑還要更為漂亮璀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