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36。


「這位先生,這個問題和這次的發布會內容沒有關係,我們並沒有義務回答這個問題」率先拿起麥克風講話的人是惠真,近乎銳利的張牙冷嗤讓惠真看起來格外的高傲,同時又有著嫵媚的性感,但是她的眼眸落在了容仙的臉上時卻是滿滿的擔憂,令人感覺到心暖的擔心。

這個問題就算否認、或者不否認,造成的後果都不是對這齣戲劇來說相當正面的結果,在傷害造成前,惠真早早就預想過了可能會有這種情況發生,也早早和主持人套好了招呼,只是沒想到最後還是沒能防到。

「難不成妳是心虛了嗎?頌樂小姐,這樣的話D社寫出的報導可信度又低了不少,如果連當事人都不承認的話,那篇報導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

男人的話語像是針扎似的直往容仙的身上戳去,更帶來的一片冷漠的死寂,但是打破這片沉默的卻是發出了輕哼笑聲的星伊。

站起身的星伊沒有傲人的身高,但是就只是她站起時的那股氣勢讓她看起來相當不好惹,即便是笑著也能窺見她笑容裏頭的冰冷,「這位先生的要求是要求讓我們的演員現在在這裡解釋與戲劇無關的緋聞嗎?」

「沒錯,如果現在不說實話的話,就只是證明她是利用D社的騙子,利用她後輩來脫離她現在身處緋聞的泥濘當中的偽善者!」

星伊伸手按住了要站起身的容仙,因為怒氣而危險瞇起的眼眸在轉向了惠真時,看見星伊眼底那種攔不住的怒火,惠真無可奈何的朝著她微點頭,表示同意星伊等會要做的事情、不阻攔的原因大概有著她也快要發火的原因。

「這個國家有為了能夠真正的真實而努力去求證查證的記者,但是卻也有著利用他人隱私而賺錢的記者」星伊握著麥克風,冷嘲的聲線中有著明顯對容仙的維護,坐了下來的星伊靠在容仙的身邊,把麥克風遞到了容仙的嘴邊,「頌樂XI,妳來告訴他吧,在妳被發布緋聞的時候、在緋聞裏頭一一詳述的時間、地點,妳都是和誰在一起、做了什麼事情」

容仙的手指搭上了星伊的手腕,在她溫暖目光下,緩緩的開口回答,「每一次的時候,我都在和文導演、安投資人、還有鄭作家在一塊,為了討論女主角人選的問題,我身邊的人都絕不是那位男藝人,這個緋聞的可信度我還希望你能替我查清楚才對」

容仙的回答簡潔又有力,「我並沒有和那個男人談戀愛,也沒有任何的關係,現在我的重心並非戀愛,而是在於我的工作,或許這次的假緋聞讓我的粉絲們失望了,但是我會在工作上頭努力贏回他們的信任」

「我們頌樂可是在劇組裏頭非常努力又認真」惠真接過了話頭,即便是微微勾起的柔和弧度都有著慍怒,言詞鋒利,「這一點,曾經在電視台裏頭和我們導演工作過的人鐵定都明白,她對於畫面的要求是有多麼苛刻的挑剔,就連我們導演都承認頌樂的努力」

惠真有著一副看上去就很是不好惹的面孔、看似性感嫵媚,卻又有著極度距離感的氣勢魅惑,挑起唇瓣的惠真盯住了那個男人,更像是狡猾的狐狸,「不知道這樣有沒有解答了你的問題?」

被多人接連堵住嘴的男人咬緊了牙,還是在眾人射來的目光中,忍了那被人鄙視的那股氣,安分的坐了下來。

見那個男人吃癟的模樣,容仙還是再一次的舉起了麥克風,首先先向在場的所有人道歉後,再一次開口了。

「今天會變成我的假緋聞澄清會,雖然我已經有預感了,但是,還真的沒有想到會這樣被模糊了焦點」容仙圓亮的眼眸迎向了透過黝黑鏡頭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坦然、同時無所畏懼的凜然讓她在眾人的面前格外耀眼許多,「雖然對同時出席在這個發布會的導演、作家、代表還有許多前輩們感覺到抱歉,但是似乎我不在這裡說明清楚,大家會被這個新聞弄得更加好奇,甚至不會去在乎這次發布會的主題是戲劇的首映」

容仙看見了經紀人的鼓勵目光,輕吐出一口氣,「新聞的來源或許是參照了我帶著後輩們上的那個綜藝節目而流傳出來的謠言,我並沒有和那個男人有所交集、因為在那個時候,我都在為了戲劇的拍攝而在家做必要準備,至於為什麼不澄清的原因是,因為新聞出來的時候太過無厘頭,和公司討論過後,覺得並沒有特別需要澄清的必要——」

「這個消息似乎像風暴般,把所有人都牽扯進來,我現在沒有戀愛是事實」容仙的措辭有些婉轉,卻充滿了不容他人反駁的強勢,「我已經重複說過很多次了,希望在這次各家新聞社的面前說過後,有不需要再一次澄清的時候、同時希望大家能夠把問題放在了這次的戲劇發布會上頭,謝謝大家」

放下麥克風的容仙吐了一口大氣,甚至在回答在這段時間造成自己重擔的問題後感覺到心悸,但卻在桌面下感覺到了身旁的微涼觸踫,側頭看去的時候,看見了星伊朝她綻開的溫柔微笑,還有著稱讚她做的好的口型,那種滑稽的誇大樣子讓本來還有些不太習慣強硬說話的容仙在第一瞬間無奈的笑了出來。

身體卻不自覺的朝著她靠去、在之後肩膀上頭與星伊肩膀的微微觸踫讓她更加安心的彎起了燦笑,在各新聞社所拍攝的畫面中笑得格外漂亮。

送走記者的工作並不會落在了星伊和容仙的身上,所以星伊早就拎著人往一旁的角落溜去,一邊走著還一邊格外神秘的摀住了容仙的眼睛。

全然信任星伊的容仙在星伊的帶領下很快的就走到了外頭的長廊來,一邊走著還一邊無奈的笑,「什麼啊、妳要帶我去哪裡?」

「要閉上眼睛才行」因為伸手摀住容仙眼睛的動作,星伊的身體比往常還要更加貼近容仙,不是在彼此都在醉酒、或者是單方面尋求安慰的狀態下,而是堂堂正正的貼近了彼此,這種接觸格外的讓容仙感覺到特別,在惠真和輝人玩鬧時的擁抱都沒有像與星伊貼近時,那份讓胸口躁動的搏動,感覺新奇、卻不讓人討厭。

她喜歡星伊給她的那一份特殊。

「妳為了我準備了驚喜?」笑嘻嘻的容仙雙頰有些微紅,跟著星伊往前的腳步,有時在腳步過快的時候也能感受到星伊性格裏頭的細膩,最後站定的時候,星伊帶著興奮的聲音發出了像是頒獎般的音效。

隨著眼前黑暗的揭曉,映入眼簾的是、數量驚人的米花籃,有大有小的數量,佔滿了一塊空地,發出了驚嘆的聲音,容仙的指尖撫摸過了盛滿粉絲對頌樂這次擔任戲劇主角的祝福的文字,還有粉絲對於頌樂無私的愛護,讓那個愛哭的容仙很快的就紅了眼眶。

「……這些都是要給我的?」

「這麼多的數量全部都是給金容仙這個人的喔!」星伊站在離容仙稍遠一點的地方,朝著她露出了溫柔的笑,「妳並沒有失去粉絲對妳的信任,這些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妳一直都是被許多人喜愛的,這些都是喜愛妳的人、為了妳才送過來的」

緩緩靠近容仙的星伊朝著容仙張開了手臂,溫柔的把安靜哭出來的容仙、即便現場沒有人,依然紳士的用自己的身體去遮掩住容仙哭泣時的臉龐。

「一直一直都是被人所愛著呢、都從粉絲那邊接受很多愛的我們容仙啊,妳沒有做錯什麼」

星伊的話像是陽光,打進了容仙的內心,宛如夜晚的涼冷黑夜中散發著與太陽相似的暖度的星子。

「所以,更開心的笑吧,容仙」

 

 

 

 

當容仙再一次從床上睜開眼睛的時候,她悲慘的發現了她又失眠了。

閉上眼睛就能想起星伊說著溫柔話語的模樣,坐在床上的容仙粗魯的揉著頭髮,盤坐在床鋪上頭的她望著特意加大的雙人床,曾幾何時、她已經不太習慣自己一個人睡了。

容仙的心一直都很小,想要唱歌、想要回報粉絲的愛、想要感激父母即便在過去不肯同意卻還是同意讓自己在演藝圈闖蕩,最後想要一個連普通人都會有的、普通的戀愛。

距離結束拍攝、還有兩三週的時間,突然覺得和星伊惠真還有輝人的相處的時間好短、再過幾週就要離開的寂寞在獨自一人時、在夜晚中,襲上了心頭。

拿出手機,在發布會結束後,星伊便把手機換了回來,容仙握住手機,像是怕吵醒星伊的、用Katalk傳了一個字過去,但卻在下一秒得到了回覆。

「怎麼?睡不著?」

容仙看著溢於言表的關懷,有些傻呼呼的露出了笑,一個字一個字的按著虛擬鍵盤,感覺格外可憐的回覆了一個嗯字。

「經紀人有禁止妳深夜出門嗎?」

看見這樣的話,容仙發出了可愛的笑聲,愉快的回覆了沒有,之後正如容仙所預想的,星伊傳了要不要去外面吃點宵夜在回家的深夜邀請後,容仙很是愉快的拋下了床鋪,準備到了樓下去等即便在大半夜也是體貼的前來迎接容仙的星伊。

偶爾的和她碰面、一起吃飯、和她聊著只有她們兩個人知道的事情,喝著有時候在口感上頭略顯苦澀的啤酒、酒醉後享受被她照顧的那種細膩溫柔。

似乎是出於職業病,星伊喜歡在日常的服飾搭上帽子,穿著白色襯衫T與黑色長褲和平底球鞋的星伊反戴著帽子、原本顯眼的耀金色頭髮在前幾天在被劇組裏頭的設計師勸了說要不要試試看最新流行的銀色,結果聽見設計師話語的惠真就甚是邪惡的彈了一個響指、直接把人壓在椅子上,一聲令下的替星伊把長出黑色的金髮換成了最新的銀色。

比起金色,更難駕馭的銀在燈光下會泛著微微的紫,更讓她看起來更加的清秀而有難以接近的冷酷,同時、也更加好看了。

有些嘟著嘴的容仙在看見帶著微笑接近自己的星伊,臉上氣鼓的模樣讓星伊啞然失笑,「是哪個人又惹我們的容多妮不開心?」

「那個人姓文名星伊」

還是乖巧的給出答案的容仙簡直可愛到爆表,星伊揉了揉容仙的頭髮,似乎是習慣了,把自己的帽子戴在了容仙的頭上,「怎麼不戴帽子偽裝一下?」

「反正又沒有人、吶吶,我們宵夜吃什麼?」

「妳想吃什麼?炒年糕?」

乖乖點頭的樣子格外的溫馴可愛,但是從那雙眼眸中散發出來的光芒卻讓星伊無奈的笑了出來,「嗯,帶妳去吃好吃的炒年糕吧、再吃點紫菜包飯,今天晚上的便當不好吃吧?」

「星也覺得不好吃?」星伊拉著容仙的手腕,往前走的時候,容仙在星伊的身旁跳著往前走,星伊嗯了一聲,「感覺太油膩了,不過惠真和輝人感覺很喜歡的樣子」

「嘛、畢竟是全州來的親估啊、食性什麼的當然會很像,不就和我們能在這個時候約出來吃宵夜的原因一樣嗎?」

容仙和星伊在路上走著,在腳下傳來的、踩在柏油路面上頭的沙沙聲音,隨著兩人走離容仙家,越傳越遠。

最後容仙在星伊家住了下來,和因為酒醉睡死的被星伊背著走的時候不一樣,也和因為睡到一半覺得很不舒服跑去找沙發上找星伊撒嬌的感覺不一樣。

在完全清醒的狀態,容仙正坐在沙發上頭,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瞅著被漆成藍色、與大片白色的裝潢,還有為了配合裝潢而特意選購相搭配的家具,乾淨而且整齊。

——看起來就像精品屋,而不是一個家。

和星伊當初第一次接觸時,那種冷淡的態度很像,隔離著別人、獨自一人站在原地,在冷靜的外表下,有著不知所措的笨拙模樣。

「我家很久沒有人借住了,先穿澀琪的衣服可以嗎?」星伊的嗓音從房間裡頭飄出來的時候,容仙還在沙發上頭跳了一下,最後容仙還有些驚訝的跳下了沙發,聲音特別高的問著星伊,「瑟琪住過妳家?」

心裡頭有些難以解釋她心裡頭聽見瑟琪借住過的酸澀情緒,在裡頭的星伊只是輕唔了一聲,什麼都沒有感覺的、就簡單的回了一句,「上次生日的時候,因為音樂節目忙著錄製聖誕節特輯沒能回家去,所以媽媽就讓澀琪從富川過來首爾煮一碗慶賀生日的海帶湯」

這時的容仙才聽明白、星伊剛剛口中的澀琪其實是指小她幾歲的親生妹妹,而不是在劇組裏頭的和星伊關係密切的瑟琪,原本還有些難過的心思一時之間放晴了不少,坐在沙發上頭的容仙雖然有些困惑為什麼當她把星伊和瑟琪想在一起的時候會感覺那麼不舒服、但是她卻沒能感受到真正與星伊親暱的那個人並不是瑟琪時,放鬆的那一口氣。

拎著衣服出來的星伊看見了容仙那麼乖巧的模樣,不由得勾起了笑,在劇組在拍攝他人部分,有時候她和惠真在談事情,和輝人玩鬧的時候才不是現在這麼乖巧的樣子。

「妳啊、在劇組的時候不是和輝人玩得很開心嗎?那個時候可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聽到星伊說的話,坐在沙發的容仙當即從沙發上跳起來要去打人的時候,星伊也不閃躲、只是嘿嘿嘿的笑了出來。

「去洗澡吧」星伊把衣服塞到了容仙的懷裡,對著她眨了眨眼,「我的房間在左手邊第一間,如果累了就先休息吧」

「妳呢?」

「我還有一點郵件要回覆」星伊溫柔又堅定的拒絕了容仙即將要說出等她的話,「時間已經很晚了,快去休息吧,明天還要早起送妳回家,不要等我,知道嗎?」

容仙還想要反駁,卻發現作為客人她並沒有立場不去聽星伊的話,有些氣呼呼的抱著衣服走進了浴室裏頭,站在她身後的星伊無奈的笑了笑。

等了一下,確定外頭的聲音都安靜下來,只是打開電腦什麼事情都沒做的星伊才終於闔起電腦,走進房間裡頭的時候,看見的是蜷在深藍色的床鋪上、藍色棉被沒遮到的粉色睡衣。

在幫忙整理容仙身上的被子後,星伊只感覺到了她的衣袖被扯住的那抹力道,順著力道看去的是,容仙埋在被子裏頭,裝作熟睡的模樣、星伊想了想,在她小心的扯開對方的手時,她不是沒有注意到對方一瞬間的僵硬,但是在星伊繞過床鋪,同樣躺上床時、她看見的是容仙從僵硬的線條安靜軟化的背脊弧度。

星伊沒有戳破容仙,只是幫她把她轉過身時滑落的被子不厭其煩的蓋好,語氣很溫柔的說著,「睡吧,我在這裡」

 

 

 

 


或許我是真的很喜歡用她們曾經做過的事情來串長文的業餘寫手XDDDDDDD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