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35。

我要在50章到來以前結束啊啊啊啊啊啊啊。

 

「咦、頌樂在這段感情裏頭是受害者?」

「喂,經紀公司到底是在做什麼啊?!頌樂明明和這件事無關,而且還是師妹團的其中一個和頌樂的緋聞男友在一起?!這是什麼3角戀?!經紀公司快出來解釋啊!」

「這天下最可怕的事情是你明明是受害者,卻還是得為了顧好大局不能開口解釋,為了保護剛出道的師妹團,這種苦還得自己吞下去,作為前輩的頌樂也太可憐了吧?最近沒有什麼資源了,還要被讓後輩當作煙霧彈?!」

「最近她因為傳出這種緋聞還被經紀公司暫停了工作,現在手中的活動只剩下今天準備要發布的新劇女一,經紀公司也太吃人了吧?!要跟寵新女團也不需要這樣欺負人吧?」

「這男的明明談戀愛的對象是師妹團,為什麼還要攀上我們頌樂?!解釋!叫男方出來開記者會!」

「我不相信,明明這對看上去很相配啊!我絕對不會相信小報消息,除非D社出來證實!要求照片!」

在由各小報率先發布的同時,網路上的留言也因此而炸開,無不留言敲碗,要求證實性更高的照片與文字說明,像是為了符合被牽扯進來的三方粉絲的叫囂,過了半個小時後,D社發布了最新的戀愛追蹤報導。

在那個瞬間,各家歡喜各家哀愁。

被拍到的男星約會的對象是來自與頌樂相同經紀公司的,新出道、炙手可熱的公司中正受寵的師妹團,擔任主唱擔當的Vocal line之一的歌手。

來自D社的最新戀愛的新聞報導,讓網路上的評論徹底炸開了,D社中屬於男女的戀愛新聞有著足夠的可信度,近乎百分之百的命中率讓他們被粉絲戲稱為國民狗仔隊、同時,因為被曝光的消息中,其中提及頌樂的部分只有在於幾行字,但是那幾行字卻讓即便不是頌樂粉絲的路人都心疼了頌樂在這件事裏頭所受到的壓力。

在最常使用的搜尋網路中,在除了非打歌期,頌樂的這個名字以緋聞的出現,以緋聞的澄清,再一次登上了搜尋榜前三名的熱度。

較晚來到的惠真和輝人已經在路上得知了這個消息,在駕駛座上把手機丟給輝人的惠真在聽見輝人在快速閱覽過後精簡出來的整理,無奈的笑了笑。

「星伊歐尼這個傢伙……還真的做了啊!」惠真的下巴枕在手臂上,整個人壓在了方向盤上,無奈的笑容中,還有著對於被視為姐姐的星伊的極度讚賞,一旁的輝人也對星伊過於涉入的舉動感覺到吃驚。

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在她認知裏頭的星伊歐尼是一個很少因為私人情緒影響到行動的人,這一次把容仙歐尼塞到她們家來也是為了避免容仙在這段時間受到過多的傷害,適當的幫忙轉移容仙的注意力。

「……星伊歐尼對容仙歐尼還真的很好,為什麼啊?」

輝人的問題讓正在等紅綠燈的惠真啞聲笑了出來,沙感的笑聲讓她沉啞的爵士嗓音有著溫潤的柔,微微側首親吻了輝人的唇瓣,「大概就是類似像我們這樣吧,星伊歐尼對著容仙歐尼所抱持的情感」

一向反應很快的輝人瞪大了眼睛,在眸底流露出不敢置信目光的她卻很快的就冷靜了下來,「那容仙歐尼對星伊歐尼呢?」

沉吟了一下的惠真,思考了一下,卻很快的露出了苦笑,在紅燈轉綠的同時讓車子緩緩的加速了起來,「或許有好感吧,但是以容仙歐尼那種傻呼呼的個性大概不會往那邊想吧、更何況,星伊歐尼又是那種嘴巴緊的要命的悶聲個性,如果沒有一些外力的話,應該不會很輕易的就開口告白的性格」

「這樣也太可惜了吧,明明星伊歐尼也很好的,模樣長得好看、性格也很好,對人又溫柔,雖然一開始會很不好親近,但是熟了卻是很體貼」

「畢竟是同性相愛的事情」惠真的語氣卻是很能理解星伊選擇不開口的原因,想起了在大學時期碰上的星伊歐尼可是比現在的冷淡還要彆扭沉默上不少,「不論是哪一位女性、甚至是星伊歐尼剛遇到的時候也不是那麼輕易能夠接受的事情吧?」

「說到這裡,妳是和星伊歐尼相處過幾年才出國的吧?那個時候星伊歐尼的事情就知道了嗎?」

聽著輝人的話語,想起那時與星伊歐尼碰見的時候,是在新生入學的時候,她去參加了社團說明會,有一個長相好看,老是和別人拉開距離的學姊用相機拍攝出來的照片,卻讓感性遠大過理性的惠真格外的感覺到有趣。

但是實際去問之後,才發現當初社團裏頭那個看上去一整個很冷淡的學姊其實並沒有參加社團,而是很偶爾才會藉由瑟琪的管道借用了社團裏頭的暗房、或者是攝影器材。

「那個時候的星伊歐尼對人超冷淡,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勉強同意讓我跟在她身邊,不過瑟琪倒是很快」

「……如果有一個像妳一樣的傢伙跟在身邊,誰都會感覺到害怕吧?」輝人的吐槽讓惠真舉起手,看似要打她的時候,輝人趕緊轉移了話題,「所以呢?怎麼和星伊歐尼熟起來的?星伊歐尼如果像妳說的一樣冷淡,那鐵定不會輕易接近人啊!」

惠真靈活的操縱著方向盤,在市區裏頭擁擠的車潮中,爽快的移動前進,語氣愉快的回覆了輝人的問題,「因為過敏的關係,所以當過敏反應發作時,被星伊歐尼背去醫院裏頭打抗發炎針,又被星伊歐尼在醫院旁整整照顧一晚後,就發現了其實星伊歐尼就是一個悶騷的彆扭傢伙」

既溫柔又體貼,惠真無奈的笑了出來,這樣的註解讓輝人懵懂的點了點頭。

「之後就一直纏著不放了,因為我的性格很爽快嘛、又剛好從全州離家要在首爾找住處,就隨口問了星伊歐尼要不要一起住,結果就在屋塔房一路住到了我離開韓國,星伊歐尼恰好畢業就在電視台裏頭找到工作,房子正好可以換到更好的地方,在出國前,我們都對彼此做了一個承諾,星伊歐尼第一次拍攝的戲劇投資人必須是我、我們兩個說好了要一起做第一部戲劇」

「妳怎麼知道星伊歐尼的性向的?星伊歐尼表現的和平常人沒什麼不一樣啊?」

「星伊歐尼喝得超醉的時候自己說的,她絕對不記得」惠真聳了聳肩,「星伊歐尼看似酒量好,但是真的硬喝的話,她會什麼都不記得、在那不記得的睡著前,她會有非常的坦承的時間,問什麼答什麼,我之前玩過這樣的星伊歐尼,很有趣,但是卻不想再碰到一次,至於星伊歐尼的事情,就是在這個時候知道的」

輝人很感興趣的坐直了身體,「嗯?什麼?為什麼不想再看到?」

「星伊歐尼看起來冷靜又強勢,但是潛意識裏頭非常的自卑、又沒有自信,甚至還常常因為一些事情鑽牛角尖,看似爽快的大姊姊的性格,在底下總是認為自己渺小、卑微,同時害怕著會影響她的改變」專注的看著前方的惠真唇角勾起的笑裏頭的情緒刺疼了輝人的心,那話語裏頭的難受讓敏銳感性的輝人能夠輕易感受到。

「星伊歐尼有時候會有近乎偏執的整理動作,不論是衣服、頭髮,或者是手機介面的排版,都是在她感覺到沒有安全感的時候,會找別的不變的事物代替」惠真把車子緩緩的駛進目的地的停車場裏頭,在微調車位時、惠真的淡聲回應卻讓輝人感覺到了無法理解,「如果喜歡上頌樂是足以改變她的大事,那麼,在容仙歐尼的身旁維持著朋友關係,大概就是她覺得不會改變兩人關係的最後答案」

輝人咋舌的誇大表情幾乎逗樂了惠真,惠真率先下車,相當紳士的把輝人從副駕駛座牽下車,握著輝人的手指往裡頭走,「想不透嗎?為什麼星伊歐尼會這麼做的原因?」

「……這麼傻的原因有為了保護容仙歐尼的因素嗎?」

「這時候的膽怯裹足,能夠讓兩人在這段關係不受傷就好了」惠真柔和的笑了出來,即便她和輝人在最近確定了關係、她也不能確定她們的選擇不會有錯,不過,惠真側著頭,對著輝人清秀乾淨的臉龐笑了出來,她們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去做確認。

走過外頭長長的走廊、惠真和輝人看見的是來自頌樂的粉絲們贈送的米花籃,有大有小的架設,不論是數量、還是重量都遠站在同樣在這齣戲劇裏頭的其他演員,更能看出了頌樂的粉絲號召力。

一邊抱持著吃驚情緒,一邊走進待機室的惠真輝人看見的是和瑟琪、容仙與她的經紀人頭碰頭在討論等會記者們有可能會問的星伊。

見主負責人和劇作家到來的瑟琪和星伊快速的把記者可能會問的問題快速確認完,然後、瑟琪的唇在抿了抿後,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補充了一句,「頌樂最近的那個緋聞、或許在等會的記者會上會被人拿出來提問,甚至是被模糊今天的記者會目的,頌樂妳能挺住嗎?」

容仙眨了眨眼,很快的就放下了屬於容仙才有的表情,換上的是頌樂的自信,「妳不是說是屬於頌樂的問題嗎?會處理好的,頌樂並不是這麼輕易就被緋聞擊垮的人」

這個回答讓星伊勾起了笑。

在發布會的時間到來前,坐在一旁的星伊偷偷的扯住了容仙的衣袖,悄聲的靠在她的耳畔,帶笑的嗓音有著溫溫的柔沉,「我想給妳看一個東西,等會如果沒事的話,我們偷偷的溜掉吧?」

一雙圓滾滾的眼睛瞪得又圓又大,映出了星伊賣著關子的微笑表情,「什麼?什麼?」

只是星伊在推了推她後,示意她應該要先出去準備了。

 

 

按著身份的大小坐著的是,惠真、輝人、星伊、還有依照在劇組的主要角色安排的擔任女主角的頌樂、男主角以及配角所佔的劇情比例大小坐著。

初步自我介紹彼此所擔任的角色,在播放了試映的第一集精華剪輯後,便開放給了下頭的所請來的記者詢問問題。

「就以現在的劇組,基本上都是以一個全新的團體,不論是投資人、導演、還有劇作家全數都是新人的姿態製作除了這齣戲劇,是不是有和其他資深劇組不一樣的部分,希望能請就這個部分來說明一下」

在互相看了一下,惠真率先拿起了麥克風,悅耳的沙柔聲線在透過揚聲器放大音量後,在密閉空間中迴盪著好聽的聲音。

「嗯、要說全新的劇組的話,我們的導演、和劇作家是因為第一次參與這種拍攝活動,確實有著一些不一樣,由於因為是全新的空白,所以能夠在上頭揮灑出什麼樣的色彩,我們並不知道、比起熟悉劇組操作的資深前輩已經明白了下一步、安穩一步步的拼組動作,我們劇組的製作團隊因為都是初次嘗試,所以還有著許多的可能性,這部分就希望觀眾們能夠給我們更多的期待、期待我們所製作的這部戲劇」

「因為鄭作家是第一次初次嘗試電視劇、甚至是編寫劇本,在某些方面和原先預想編寫的過程不一樣、甚至是在寫作上頭的難處呢?而這次劇本的編寫是否套入了個人的經驗,因為太過貼近一般生活了,還在網路上頭引起了熱潮,希望能就這部分說明一下」

輝人接過了惠真的麥克風,有些緊張的撥了撥頭髮,在看見了惠真星伊和容仙遞來的溫暖眼神,才開口的輝人有著軟綿綿的甜,就連勉強撐起的笑容都讓她的酒窩有著柔軟的孩子氣。

「正如這位記者所說的,我是第一次嘗試電視劇,但是劇本的編寫我已經撰寫了多年,所以這次能夠順利拍攝成了電視劇,我也是非常的驚訝、同時又開心,至於難處的部分,在撰寫劇本的部分常常因為要在電腦上頭敲打大量的文字,所以有時候會因為太過投入會忘記吃東西,這個才是我比較困擾的部分」

聽著下頭發出的哈哈笑聲,輝人吞了吞口水,卻在惠真伸手過來的拍撫緩下了緊張,「因為我多半是以個人的經驗寫作而成,每一個角色都有我一部分的性格,正如在第一集裏頭,對於主人公的家庭狀況有一部分是參照了我的家庭、甚至主人公的身邊的人的性格也是參訪了我朋友,可以說是生活就是我寫作的素材、所以觀眾會覺得貼近一般生活也是情有可原的」

「因為先前同電視台前輩造成的醜聞效應下,讓這齣電視劇在第一集的收視創下了亮眼的收視率,請問要怎麼延續下去的熱潮?」

冷淡著情緒的星伊望著宛如黝黑大眼的大砲攝影機、深黑色的幽深讓星伊微微蹙起了眉頭,在星伊恍神之際,她的手上傳來了一股暖意,星伊側首看見的是容仙朝著她眨眼充滿鼓勵的眸子。

皺起眉頭的星伊握住麥克風,本來有些堂皇的眼眸再一次面對鏡頭時,充滿了沉穩的內斂,以及,不容他人質疑的自信,完美的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對於一個導演來說,能夠延續戲劇熱潮的原因無法就是相當優秀的劇本、在鏡頭前能夠演繹情感的專業演員、充足的資金、以及一位導演能夠訴說故事的強大能力,我不敢說我的能力贏過現在在這個圈子裏頭活躍的前輩,但是我手中的這份劇本、由我們挑出來的演員、以及我的投資人都為了這部戲劇付出了一切的心力,用盡全力去製作的戲劇,我並不認為會差到哪裡去,所謂的熱潮,便是引起群眾共鳴又感興趣的劇情,我的編劇、我的演員都已經幫我做到了最完美,所以我認為這就是我延續戲劇熱度的原因」

在紛紛的解答了許多人提出的問題,主持人挑選了最後一人作為最後的結尾。

「我的這個問題是向頌樂提出來的」衣著乾淨的男人拍了拍自己的褲子朝著朝他望來的劇組成員牽開了一抹冷笑。

「我就是代替頌樂的粉絲、代替其他對這件事好奇的人問問,與妳傳出戀愛關係的男人和妳到底是什麼關係?」

直白的輕佻話語裏頭的挑釁都讓在場的所有人、就連早有預感的當事人,容仙都變了臉,但是下一秒,容仙卻因為左手貼上的溫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足以反擊的勇氣。

 

 

 


嗯……不知道要說什麼。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