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34。

 

通過與瑟琪的電話,星伊很快的就收到了瑟琪的回覆,她似乎也感受到了星伊在話語裏頭的難以啟齒,體貼的沒有多問什麼,就溫柔的答應要安排她認識的、應該可以幫上忙的朋友碰面。

回覆裏頭的時間地點都恰好的抓準了星伊的休息時間。

這種細微而細膩的體貼都讓星伊忍不住放柔了眼眸,比起以攝影世家的出身的瑟琪,星伊說的上是起步晚、同時又算是半路出家的半調子,能夠得來瑟琪的特別照顧只能說是星伊攝影的技巧在漂亮的畫面中又帶了許多、只有對畫面特別敏感的人,才能看出來的那股寂寥。

星伊很幸運的是,她遇上了適時的會成為她定心存在的惠真、又在大學時期遇上了如妹妹般存在的瑟琪。

確認好電視台的事情都處理完,星伊直接溜出了電視台,提早來到了她們約定好的地方,點了杯冰拿鐵等她們來。

不會遲到的瑟琪也在一段時間後,與身旁的人和星伊一樣出現在同一間咖啡廳。

令星伊訝異的是,站在她身旁的女孩子比瑟琪矮了一點,但是她的面容卻比瑟琪還要好親近許多,瑟琪在看見星伊後,圓滾的眼睛霎時間露出了晶亮的光彩,要不是她身旁的人抓住了瑟琪的手臂,星伊完全能夠想像瑟琪快跑到自己面前的樣子。

那是星伊在日本有著拍攝行程時,很偶爾才會看見的、瑟琪的朋友,那個時候還曾想過,會為了等待瑟琪不定時的下班,總是在一旁店家裏頭默默的陪伴的女孩子個性真好。

隨後還沒能來得及告訴瑟琪說可以把那個女孩子帶來片場,就被攝影師抓走了,現在、這樣的見面反倒是有著幾分的尷尬。

「妳們好啊,瑟琪還有這位、瑟琪的朋友」星伊綻開了真誠的笑,伸手在瑟琪湊到自己面前的腦袋上頭揉了幾下,權當作安慰似的寵溺,「快坐下吧,今天想吃什麼?我來請客」

勝完拉著瑟琪坐下,要一隻手按住她,才不胡亂動的瑟琪更像是隻躁動的小熊,勝完在心裡頭嘆了一口氣,但是望向星伊的目光還是有著十足的清澄,「那麼今天透過瑟琪找到我的事情是什麼呢?」

「……我們邊吃飯邊聊吧」

星伊的提議讓瑟琪和勝完互看了一眼,全都乖巧的點了點頭。

在吃飯的過程中,作為陪伴朋友到來的瑟琪很有禮貌的一句話都沒有開口,但是就連只是默默聽著,都讓她的眼眸裏頭的情緒出現了波動,微微的怒火讓一旁的勝完看了她一眼,依然盡忠職守的詢問了相關的事情。

不依其他人的態度而有所偏頗、這個樣子的她意外的和過去還未碰上頌樂的星伊有點像,甚至在她望來的眼眸中,星伊很快的就展現出全盤信任她的誠實。

在三人的餐點享用完畢後,她們的話題也到了最後階段。

「……好的,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勝完擦了擦唇瓣,抬頭望著滿臉冷靜,卻又像是吐露了事實的星伊,「那麼您希望我怎麼做呢?更改現在新聞的風向?」

「我只需要妳報導事實,對非事實的部分做出澄清」星伊歪了歪頭,對於勝完眼睛裏頭浮現的詫異露出了一絲溫柔微笑,「向我推薦妳的那個人還曾對記者這個職業出言不遜的我發火過」

勝完眨了眨眼,伸手拍了拍自己身旁瑟琪的大腿,和勝完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是她們像是相處多年的朋友,在勝完剛到韓國的時候,瑟琪便時常照顧她,在言語不通的情況下,只能用眼神交流的她們兩個自然是有了能夠解讀彼此眼神的能力。

柔和笑出來的瑟琪拎著錢包,「抱歉,星伊歐尼,我先去買麵包吧,聽說這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麵包店,我好像還有些沒吃飽」

朝著瑟琪笑了笑的星伊有著感謝,和勝完一起望著瑟琪的背影離開,星伊這才把目光落在了勝完的臉上,在所有事情都談過了的情況下,星伊想不出來還有什麼問題。

「文導演、我有一個算是非常私人的問題,當然您可以視情況回答我」

星伊點了點頭,勝完才繼續說了下去,「聽您的敘述,妳想要保護的對象是位女性、那麼如果在有一天她做出了類似於背叛妳的事情,妳會後悔今天做出的決定嗎?」

看著勝完的眼眸,那充斥在眼底裏頭的懇求、還有,就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恐慌,總是負責掌鏡頭的星伊卻看得清清楚楚,就連現在問出這個問題的她似乎也被這個問題困擾著,依然沒能掙脫開。

星伊的手指捏出了吸管,把自己玻璃杯裏頭的鬱咖啡色的液體轉成了一個小小漩渦,如同這次、小小的緋聞風暴中,卻捲入了許多人,星伊輕呼出一口氣,「如果有能力去幫一點小忙,但是卻不去做,過去的我還沒有遭遇過不能體會、現在的我能做卻不去做,在未來的結果中,我勢必會被那深深的懊悔浸染全身吧?」

「與其說是背叛而後悔之前的決定,倒不如說現在的我們也不能看清到未來的脈絡、所以能夠抓住的也只是現在」

星伊無奈的露出了笑,意有所指的對著勝完說,「就連妳現在的煩惱並不是為了過去的決定,而是那個她選擇背叛妳去幫助他的那個代價吧?」

看見勝完恍然的神色,星伊的指尖揉了揉她手腕上頭的銀鏈,有些不太自在的笑了出來,「不過這也只是我自己個人的想法而已」

勝完聽著星伊的話語,用著若有所思的模樣、再一次的開了口,「那,讓您透過瑟琪來找我的那個人是誰?我想我在日本的時候,並沒有說出我的職業、瑟琪在過來前也再三的保證並沒有把我的身份吐露出去」

這時候的星伊眼底露出的困惑讓勝完的眼底浮現了該不會、的糟糕念頭,下一秒的星伊就乾脆直接的回答了勝完的問題。

「是Irene、裴柱現歐尼喔!」

勝完放在桌上的手倏然捏緊、心裡頭的那抹念頭被證實時,勝完只感覺到了既酸澀又困擾的情緒在星伊吐出那個名字時,湧上心頭時洶湧的刺疼感。

在錯愕之餘站起身的勝完臉色難看的嚇人、被勝完的表現弄得措手不及的星伊跟著站了起來,這時的瑟琪正好提了一袋飲料走了進來。

滿臉笑容的瑟琪在乍見兩人之間的氣氛,在頓了頓後,微笑的插了進來,站在了勝完的面前,抬手把勝完給擋在了自己的後頭,滿臉嚴肅地對著星伊說著,「就算是我很喜歡的星伊歐尼也不能欺負我的好朋友」

「……沒有,文導演沒有欺負我」

星伊望著瑟琪對勝完不容分說的保護,能夠體諒的勾了勾唇,伸手拍了拍瑟琪的肩膀,宛如大姊姊般的朝著她勾起了微笑,「沒關係」

「……抱歉,星伊歐尼,這個請妳喝吧,當作道歉的賠禮」

各色的飲料看起來格外可口誘人,星伊挑了一杯有著漂亮亮粉色的飲料,朝著她笑了出來,「說了沒關係,不過妳要好好照顧妳的朋友,瑟琪,這飲料會好好喝的」

在兩人的目送下,離開咖啡廳的星伊有著細窄的肩線、纖細的身形,卻在陽光照耀下,格外亮眼明亮,沐浴在光下的星伊有著極度好看的帥氣。

「勝完,星伊歐尼會陷入麻煩嗎?」瑟琪問了一句,勝完的回應卻是曖昧的可以。

「就要看她所選擇的那個人會給予她怎麼樣的回覆了」

……只是、勝完瞇起了眼睛,在臉上綻開了無可奈何的笑,似乎是爽朗的笑了出來,過去曾經和星伊現在的煩惱相同的、愛慕的對象是明星,這條戀愛路可不是像小說裏頭描寫的、正如電視劇裏頭那麼簡單完美的愛情。

所謂的朋友、也只能在旁見證她們艱辛的路,盡可能的提供幫助罷了。

回到家裡的星伊把飲料隨手放在的桌上後,便躺倒在沙發上頭,抬起手臂壓在了眼上。

放在桌上的手機卻在一次震動之後,便傳來了訊息,瞇著眼睛、看清楚上頭惠真傳來的過兩天場地的地點、時間後,星伊用力的捏了捏手機。

因為、她現在一點都不清楚自己跳下來淌渾水的原因。

 

 


過了兩天。

那兩天,容仙被放在了惠真的家裡頭,一方面是沒有什麼工作,另一方面則是,在惠真的請求下,讓輝人在家裡有個伴,雖然是惠真接受到了幾次來自鄰居的客訴。

很訝異的是,容仙的手機裏頭沒有傳來過多的、屬於經紀人的消息,似乎在這段時間中,經紀人也在忙著一些事情。

在輝人和惠真的家裡頭住過的容仙、正如星伊當初所邀請的話語一樣,驚訝的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她真的沒有想到還有人可以這樣子玩,然後、更多的想法時,竟然還有這種玩法。

「哇、完全有趣啊!」

今天被經紀人說要參加新戲的發布會,提早兩三個小時被帶來場地準備的容仙在看見了坐在沙發上頭滑著手機的星伊,立即眼睛閃閃發亮的容仙朝著星伊說著,那種像是得到最好玩玩具的模樣讓星伊溫柔的揚起了嘴角,伸手整理好容仙為了今晚而特別整理過的大旁分瀏海,嘴角噙著笑的星伊有著非常溫柔的面孔,「在惠真的家裡玩得開心?」

「嗯,非常開心」

因為先前非必要讓她承受的事情造成的壓力,似乎讓她本來可愛漂亮的五官蒙上了層陰鬱,在惠真家裡頭住過後,果然、惠真還有輝人沒有讓她失望,這個時候還能夠笑得這麼燦爛也是一件好事。

「為什麼星伊不一起來呢?明明這麼有趣」

星伊勾起的笑在容仙朝著她露出這麼燦爛的迷糊笑容後輕微的頓住了,突然的理解了她之所以想要幫助容仙的真正理由。

啊啊、她想她知道了,困擾了整整兩天的問題,很輕易的就被容仙的笑容所擊破。

——那個理由大概就是當她笑的時候、就像全世界的光都在她身邊圍繞般的燦爛。

伸手拍了拍容仙的腦袋,非常溫柔的勾起了笑,就連撫摸的舉動都因為星伊的話,更讓人心動難耐,「我只要容仙會笑就好了」

怔愣住的容仙、垂在身邊的手指在那一瞬間,想要伸手去抓住星伊在眼底閃過的,她難以理解的灼熱情感時,星伊卻被手機撥來的震動引走了注意。

歉意的朝著容仙笑了笑,星伊便從原本的位置走到了較沒有人的地方,抬手接起了手機。

「你好,這裡是文星伊」

「下午好,文導演」撥來電話的是勝完,然後、對方帶笑的嗓音讓在這兩天等待信息的星伊稍微放鬆了緊繃的神色,不由得有些打趣似的開口,「那麼怎麼樣呢?」

「經過查證,這次的新聞其實各型小間報社都有過了類似的小道消息,只是因為對方的公司是韓國的三大娛樂公司、再加上,沒有足夠新聞公信力的雜誌社作為領頭,他們也不敢實際上的強出頭」勝完的語氣很是冷靜,但是,在這頭聽著的星伊卻是勾起了笑,「我想妳待的新聞社應該有著足夠公信力吧?」

勝完輕笑了一下,「恭喜妳賭對了,文導演,她在這件事裏頭完全就是被經紀公司和男方操控的受害者」

「為什麼呢、明知道我知道這件事不會偏袒任何人,還願意把這件事交給我?」

「因為表面上看上去很冷淡、很高傲的人,為了妳喪失了平常的冷靜,衝著我發火了,這不是說明了,她不容許她所在乎的人被其他以偏概全的言論所歸類」星伊握住了黑色手機,只是直白的把自己的觀察說了出來,試圖給予勝完一些提示、一些暗示,即便不知道這些薄弱的話語能夠改變多少、但是她卻希望在她身邊的人都能得到幸福,「這不是說明了妳在Irene歐尼的心中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嗎?」

「如果是這樣,妳比任何人都還要值得信任」

在這句話結束後,星伊沒有多做其他的解釋只是輕輕的結束了話題,同時也結束了這通電話,只是在那個瞬間,星伊得到了一個令人困惑的疑問。

她保證她只對勝完所在的新聞社吐露了相關的事情,那麼各家其他報社是怎麼得到這個連其他人都不知道、甚至即便是知道了也不會去緊跟的,過於私人的消息。

但是那個答案在看見陪著容仙一起待在待機室裏頭,比當事人的容仙都還要淡定面對手機裏頭幾乎被洗版的即時新聞的經紀人的時候,星伊這才無奈的勾起了笑。

——果然從頭帶著容仙一路成長到現在地位的經紀人是絕對不會容許妄圖利用頌樂名聲的無知小輩踩在容仙的頭上。

被所有人愛著呢、屬於大家的太陽,頌樂。

 

 

 

 

 

本章注意:

red velet 的Wendy=之前文章裏頭的承歡=本章裏頭的勝完

話說我都沒有說記者是Wendy的,留言的人怎麼知道的?

偷說一下,我覺得red velet大三角很可口(踹飛)

 

最近沒有什麼大事發生,但是麻煩的小事接連不斷。

老是被一些事情困住往前走的腳步真的很煩啊啊啊啊啊啊!!!而且現在已經八月中了,我好害怕開學喔QAQ

話說這篇本來應該在之前發的,不過因為我的手殘把文章給刪掉了,又拖了一陣子,抱歉啦TAT

下一章劇透:華星過去的親友史上線WWWWWWW

其實下一章我寫得很開心,因為有我帥氣十足的黑金霸氣保護少女心十足的星星XDDDDDD

 

每次到了11:11,我就想聽太妍的11:11是怎樣啦WWWWWWWW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