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33。


在和因為還有行程而先行離開的柱現打過招呼後,星伊的肩膀很快的就被容仙打了很多下,吃痛的抱住了肩膀,用力睜大就會變得圓滾滾的眼眸,「什麼、妳打人很痛啊!」

「妳幹嘛要對柱現的態度那麼差?!她是和我同年的親估」瞠圓眼的容仙有著比星伊還要圓滾的眸子,星伊扁了扁嘴,板著一張臉,把自己的手中的帽子往容仙的腦袋上頭扣去,「如果妳能多注意一點就好了,妳啊別以為是素顏就能很輕鬆的走在路上」

星伊壓低了她的肩膀,讓她稍微避開了往這裡注意過來的目光,伸手拿起了帳單,「走吧,我送妳回去,幾天後就要參加說明會了,妳的這個緋聞勢必會延燒一段時間……」

「抱歉給妳們添麻煩了」聽聞星伊的話,容仙微微擰起了眉頭,滿臉愧疚的樣子讓星伊笑了出來,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清秀乾淨的臉上浮上了微笑,「我們最漂亮的女主角、可不能露出這樣的表情啊!」

星伊握住了容仙的手指,然後很快的就放下了手,像是為了遮掩什麼情緒一般,眨了眨眼眸,笑著鼓勵著容仙,「剛剛那位歐尼不是說了嗎?是用來遮掩事實的煙霧彈,被利用的對象是妳、既是當事人也是受害者的妳又有什麼錯需要向我道歉的?」

容仙聽著星伊的話,心底像是舒服了一點,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突然握住了星伊的手,肉鼓鼓的雙頰嬌氣的鼓起,柔軟可欺的樣子讓星伊挑眉,「那我呢、柱現和我是一樣的出生年月,我還比柱現大一個月,為什麼妳叫我的本名?妳要叫我歐尼!」

斜睨了容仙鼓起來後、格外的像個孩子的綿軟表情,「妳以為妳和剛剛那位歐尼一樣嗎?妳說說妳比她多了什麼、能讓我叫歐尼的特質?」

「我長得高、長得可愛、和柱現是不一樣特色的可愛,最重要的是,我比柱現還早出生一個月!」

星伊的目光在容仙扁起的、粉嫩色的唇瓣上頭落下,卻忍不住的、吞下了口中不斷湧現的渴求,喉嚨的上下滾動讓星伊的眼眸越發的深沉而危險,只是,星伊卻比誰都還要清楚這裡是公開場合,隨時都有人會過來、隨時都會有人投來目光的公眾場合。

勾起嘴角的星伊有著十足的壞胚子氣息,然後、星伊垂下了眼眸,抬手握住了還有些埋怨的容仙的手臂,「快走吧,我送妳回去,妳和Irene歐尼,兩個當紅大明星在這種沒有包廂保護的餐廳裏頭吃飯鐵定會惹來不少的目光,如果不想要被擠在門口出不去的話,快走吧,Lora XI」

「呀!我有名字的、不要亂喊啦!」

容仙聽著星伊突然變換稱呼的暱稱,嘴巴上頭還有著抱怨,但是她原本因為柱現能夠被星伊稱為歐尼的哀怨早就被星伊的親暱稱呼弄得滿臉笑容。

那種被星伊刻意對待的親暱、愛護、不由得讓容仙唇瓣的笑勾得更深。

容仙不喜歡被人另眼看待、不喜歡有被人區別待遇,但是她被星伊當作特別的對象、特別寵溺的對待時,她卻能感覺到那種喜歡的愉悅,甚至她的臉上、根本藏不住愉快的心思。

一路延續到了電視台附近的超商。

「和Irene歐尼吃過飯了,肚子還會餓嗎?」

「不,輝人和惠真呢?在談公事?」

在開放式冰箱前面彎下腰的星伊帶著玩味的表情、望著容仙端正的可愛面孔,拿了一瓶口味酸甜的養樂多,然後轉身又拿了一瓶給她。

「想知道嗎?要帶妳去看看嗎?她們、很有趣喔」

手裏頭拎著不少零食的星伊,臉上的笑露出了甚是邪惡的笑,像是循循善誘著無辜小孩的小惡魔,格外勾引人的笑中、以及她面前的、星伊抬起的手心朝上,這個舉動充滿了邀約的意味。

「要一起來嗎?會很有趣的」

望著星伊投來的目光中,充滿了清澈、明亮的光芒,就連等待都帶著期待的意味,容仙看著從剛認識就一直用著嘴巴雖然有時候很過分、但一直都很溫柔的情緒陪伴在自己身邊的星伊、就連展現出來的惡作劇都孩子氣似、充滿了淡淡的可愛。

「妳會陪在我身邊嗎?」容仙的問題讓星伊微微睜大了眼眸,然後柔和的彎起了嘴角,但是,卻是相當冷靜的回覆了回答,「不是我約妳過去的嗎、我會一直在妳身邊的」

容仙聽見的是星伊避重就輕的回答、然後,雖然有些失落,容仙還是握上了星伊的手,她的指尖觸上了她的母親送給她的家三個姊妹的手鍊,而星伊的手指同樣的觸上了那抹微涼,微不可察的在觸上的同時,星伊握緊了容仙的手腕。

即便在結完帳,也沒有放鬆過容仙的手腕,就這樣牽著她往惠真的家裡頭走去。

 

 

在惠真的家門口按了幾次電鈴,被星伊的影子遮擋住臉的容仙有些急躁的靠在門旁。

「惠真她們不在家?」

星伊轉了轉眼珠,又甚是無奈的笑了出來,用著曖昧模糊的話語否定了容仙的答案,「我覺得不是、她們可能正在忙吧」

「從我們按電鈴後已經忙了十分鐘了、還在忙?」

睜得圓圓的眼睛讓從上頭俯瞰著她的星伊覺得她看起來格外的可愛,忍住了要撫摸那個比自己年紀要大一點的歐尼的腦袋,星伊有些尷尬的乾咳了一聲,有些結巴的解釋著,「畢竟、進入狀況後,突然要停下來……並不是那麼、容易」

「狀況?又有什麼狀況?是很麻煩的狀況嗎?」

那副純真無辜的模樣只是讓星伊飄開了視線,還來不及開口解釋,大門就粗魯的被拉開了。

比兩人都矮一點的惠真有著兩位上頭姐姐們無法比擬的性感韻味、同時,那雙細長的眼眸在染上了慵懶時,有著掐住人心的性感魅惑。

被近距離用那種性感魅力攻擊的容仙和星伊差點沒停止呼吸,每一次的抿脣、挑眉都讓惠真在舉手投足間浸染了性感的優雅。

「啊……是容仙歐尼、和星伊歐尼啊,快進來吧」

容仙又再一次確認了、安惠真這個女人究竟有著一口多麼沙啞的爵士嗓音,先一步進來的容仙沒有發現藏在慧真淺蜜色肌膚上頭的暗色痕跡、但是星伊卻注意到了,無奈的點了點脖子,預先給惠真提醒,壓低了嗓音在惠真的耳畔旁開口,「我們不會是打擾到妳和輝人了吧?」

冷靜的整理好衣服、惠真抬手按住了脖子,和勾起的笑容搭配的是相當成熟的沙聲笑音,「就事實上,妳們的到來剛好阻止了一次逆襲,是破壞輝人的好事」

星伊疑惑的挑起眉頭,也避了避身子好讓她能關上門,有些懷疑的上下瞅著惠真除了身上的衣服有些亂,基本上還算是整齊的人,「那怎麼會是妳來開門?不是應該輝人來開嗎?」

即便臉上滿滿的無奈、星伊也能從惠真的臉上窺見甜蜜似的寵溺,下一秒惠真便吐出了答案,「因為那隻狗害羞了、就把我踢出來開門」

見兩個妹妹都這麼甜蜜的相處著,星伊也稍微放下了心,只是隨著兩人的走進,在客廳裏頭越發吵鬧的聲響讓星伊和惠真都無奈的笑了出來。

「星伊歐尼,妳帶容仙歐尼來是為了要拆我的房子?」

「才不是」星伊搖了搖頭,但是臉上的笑容更是得意的皺起了鼻肌,「我只是說妳家會很好玩而已喔,惠真,我們容仙XI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呢」

聽見星伊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狡黠語氣,惠真帥氣的聳了聳肩膀,嘴角挑起的微笑有著更加豪爽的、讓星伊感覺起來相處非常舒服的俐落果決,同時也接下了星伊的挑戰,「那就讓那個有趣變成更好玩的一部分吧?星伊歐尼」

踩進喧鬧的室內,星伊和惠真看見的是裏頭那兩個用著惠真裝設的、為了更好的收聽電影音樂而特別架設的音響被她們用手機連結影片大肆唱歌的模樣。

露出大大笑容的容仙早已沒有了在咖啡廳時,那有些鬱悶的神色、只是在容仙朝下蓋在桌面上頭的手機卻是傳來了一封封的訊息。

——那是和私生飯買來的屬於藝人的私人消息,以咒罵人抒發私人情緒的簡訊。

 

 


因為那個非事實的緋聞,讓容仙被公司放了幾天舒服的假,而那幾天的假正巧延續到了容仙準備要上戲劇記者會的時候,同時也為了急促的上映時間帶來了更加充裕的拍攝時間。

原本就打算好好集中在這次的戲劇的容仙在多次揣摩過劇本、也問了負責劇本寫作的輝人一些意見後,原本就在私底下磨練的演技也在這段時間裏頭提升了不少。

在對戲完成、甚至是戲份結束後,她們四個人都會由星伊帶著容仙、輝人坐上由惠真提供的車,被星伊為了方便照顧往惠真的家裡頭塞去。

惠真望著睡到抱在一起的輝人和容仙,看著她們兩個甜甜的睡顏,惠真先是悄悄的關上了門,轉頭看著正彎著腰幫忙收拾客廳桌上宵夜垃圾的星伊。

「說吧,把容仙歐尼往我家塞的原因,歐尼怎麼不自己照顧?」

「……惠真妳果然知道」星伊把手臂彎上抱著的垃圾全部都丟進了垃圾桶,直起身的時候,沐浴從窗外透入進來的月光中,星伊整個人像是被光所籠罩般,散發著微光,惠真歪了歪頭,想起了在拍攝現場時,星伊不露痕跡的關心、但是卻能讓人感覺到特殊對待的特別,惠真笑了一下,「是容仙歐尼的粗神經無法發覺到的體貼溫柔」

「果然還是因為擔心吧?當時的容仙歐尼看到臉色都有些發白了」

惠真想起了容仙為了確認經紀人消息,卻發出尖叫丟開手機的那時候,落在地上的手機便被星伊拿在了手上,隨著閱讀的行列越多,星伊的臉色也越發怒氣勃發了起來。

只是緊緊的抿著唇,把容仙攬在自己的懷裏頭,任誰看到了自己被P圖成那個樣子、被言語污辱成那非真實、任誰都會感覺到氣惱憤怒。

星伊勾了勾唇,把鞋子套在了腳上,回身望著惠真,「妳有車、還有輝人可以幫忙照顧她,我很放心,在過兩天就是說明會了,在容仙公開的被記者砲轟前,這件事我會在那之前便處理好的,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早上我會再過來載她走」

惠真望著星伊冷靜的眼眸、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越是冷靜清澈的瞳孔越能看出星伊在這件事情上頭究竟有多麼生氣、為了容仙歐尼那一句沒關係、星伊歐尼更多的生氣在於即便受到了這樣的委屈,也不能張揚出去的辛苦。

當下就把容仙的手機拿走,把星伊自己私人用的手機塞在了容仙的手上,二話不說的讓她用自己的手機去聯繫、任由她使用的那種帥氣俐落,同時在舉動中溫柔而鮮明的保護,惠真那個時候一點都沒有看空的是、容仙眼底浮現心動前的曖昧。

隨著遮住星伊離去的背影而緩慢闔上的門,惠真吐出了無奈的嘆息,「真難辦啊、藝人和PD的曖昧,要不要提早掐斷比較好?」

「……我相信星伊歐尼不會讓容仙歐尼受傷的」輝人的手臂從惠真的脖頸後伸來,整個人軟綿綿的依偎在惠真的肩膀,她軟軟的撒嬌聲音被惠真收入耳裏,在惠真的心底流淌過淡淡的甜,「我們會成為歐尼們的後盾吧?惠真?」

「我還真不知道妳這麼喜歡星伊歐尼和容仙歐尼」

「她們是好人,安惠真……妳還沒回答我」

輝人不安分的蹭了蹭惠真的肩膀,要求著回覆的嗓音也帶著睏意的軟綿撒嬌,回過身的惠真攬住了輝人的腰身,牽過輝人的左手、輕輕地在上頭印了唇吻,舉止紳士又帥氣,「如妳所願,輝人」

因為惠真寵溺意味十足的答覆,輝人笑得很甜很可愛,惠真順勢的牽上了輝人的手指,「妳睡不著嗎?」

「嗯,所以叫妳來哄我睡覺」

惠真和輝人相牽的手指沒有分開,隨著兩人往裡頭房間走去的步伐、她們的聲音也變得模糊又曖昧,宛如情人之間私語,溫柔而繾綣。

帶著惑人的魅、宛如讓耳根搔癢的麻,柔美而真實。

站在夜晚如流水的天空下,星伊握住了原本屬於容仙的手機,在語句中不堪入目的字眼、刻意充滿侮辱意味的改圖,都給人帶來了厭惡的噁心。

星伊拿起了手機,撥給了利用了自己身為PD的權利,拿到手的、屬於某個人的電話號碼。

在對方喀的一聲接通時,星伊只是單刀直入的開口了。

「Irene歐尼,妳說的那個固執的傢伙、會為了事實而親自去蒐證的那個人,叫什麼名字?我想拜託她一件事」

隨著對方的說明,星伊的眼眸也隨之睜大。

「我想,妳應該早就認識她了,瑟琪也認識她,去問問瑟琪吧,正在愛慕著太陽的小星星」

手機傳來掛斷的嘟嘟聲,孤身站在馬路上的星伊竟然因為柱現那句逗弄弄得滿臉通紅,把臉藏進雙手裏頭,隨著羞澀的情緒過去,她抬起的目光散發出來的是、近乎冷酷的果決。

 

 

這邊稍微用了文字梗。

金容仙的羅馬拼音最後一個字的拼音是Sun,文是Moon,名字裏頭又有星這個字。

這也是她們被稱為Moonsun的原因,不過我想沉迷在媽媽木裏頭的木木們應該很常用這個梗去代稱她們發糖。

不過比起日月暱稱什麼的,我更喜歡文星伊裏頭有星的這個字,在夜空裏頭高掛的孤單又寂寞的月亮,我更喜歡的是散發熱、讓自己、讓別人都能感覺到那股火熱溫度的星星。

看似冷靜的外表下,有著一顆比誰都還要炙熱又溫暖的心。

個人淺見。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