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32。

 


坐在包廂裏頭的容仙捏著啤酒罐,用力的往桌上敲下,原本白皙的臉蛋都被酒氣染的通紅,即便這樣、也能聽見她用了豪爽的聲線像個十足酒鬼的模樣喊了句,「再來一罐!我今天要喝到撐死為止!」

「……容仙歐尼是不是心情不好?」縮在惠真的身邊,抱著裝有啤酒的紙杯的輝人有點害怕的平時不喝酒、一喝酒發酒瘋就讓人不敢靠近的容仙,惠真伸手揉了揉輝人的腦袋,「心情好要喝,心情不好更要大喝特喝,就別擔心容仙歐尼,會有星伊歐尼照顧的,吃點雞爪吧,輝人」

乖巧的接受了惠真裝在一次性碗裡頭雞爪,就連嚼著食物都還在擔心人的輝人張著一雙水汪汪、烏溜溜的眼眸,瞅著超級明顯就是心情不好的容仙。

星伊伸手壓下了容仙拼命往嘴巴裏頭灌的動作,只是下一秒口袋裏頭傳來的震動讓星伊沒能阻止到下一步的灌酒動作,星伊見容仙是真的下定決心今晚要喝醉的模樣,星伊嘆了口氣,抽出了些許的心神在回覆訊息上頭。

幸好是有和經紀人報備過的舉動,星伊一字一句的盯著上頭的文字說明,得到經紀人的同意,星伊也不再阻擋容仙的喝酒舉動,反而自己拿起啤酒往容仙面前的紙杯裏頭倒去,「多喝一點吧,今天就嗨起來吧!」

看見星伊默認了容仙的舉動,底下兩個妹妹也安心的露出了笑,跟著容仙舉起紙杯、四人互相靠了靠對方的杯子,「呀呼!喝到飽吧!各位!」

星伊和輝人本來就是那種氣氛熱烈就會豪爽喝酒的類型,但是意外的提議說要喝酒的另兩個早早就在酒力不支的情況下,分別躺在星伊和輝人的腿上打著盹。

輝人的指尖撫摸著惠真的頭髮,因為多次漂染的上色,對頭髮的護理也艱難許多,所以在這次回到韓國後,特意染回黑髮的惠真、在頭髮長長後,有著優雅又內斂的女人味,雖然輝人比較喜歡適合短髮的女人、但是能夠像惠真這樣這麼適合短髮與長髮的女人,輝人只有看過她而已。

輕撫過惠真吐著香甜酒氣的微噘唇瓣、在一旁安靜喝酒的星伊無奈的笑了出來,「呀、丁輝人,妳的眼睛可以不要這麼的直白嗎?在家裡還親不夠嗎?」

不太好意思笑出來的輝人只好乖巧的倒了杯燒酒在星伊的紙杯裏頭,希望能夠堵住星伊的嘴、好讓她不再調侃她。

星伊無奈的搖搖頭,她腿上的那股重量、踏實的讓她也沒有什麼立場去調侃輝人,伸手把蓋在她身上的襯衫外套向上拉了拉,好讓冷氣不直接到吹到因為酒精而發紅的臉頰上。

「容仙歐尼心情不好呢、星伊歐尼,不關心一下嗎?」

星伊眼底的晶亮在暈黃的燈光下熠熠發亮、但是輝人卻在裏頭看見了些微的黯淡,只是嘴角揚起的笑有著無奈,「要用什麼身份?即便是朋友、過於觸碰的話,也會惹來厭煩的」

「但是我並不覺得容仙歐尼會厭煩的」一邊小聲吐出實話,輝人一邊把快睡到掉下沙發的傢伙給攬回了腿上,聽著那個傢伙煩躁的嗚咽聲,輝人沒好氣的用力捏住惠真的鼻子,卻又寵溺的放開了。

星伊只是笑了笑,故意當作沒有聽見輝人的話語,喝了口酒。

結束了飲酒會,星伊先把人背在背上,確認輝人和惠真坐上計程車、安全到家後,自己才又攔了台車。

即便知道容仙的家在哪裡、沒有主人的同意,星伊也不敢隨便的進別人家門,幸虧是容仙家距離自己家也近,一個晚上不在家也沒什麼,進了家門,皺著眉頭把人甩在床上,星伊即便身體再結實也受不了太多屬於一個人的體重。

吐口氣,星伊感覺到用意志力壓下的酒氣又讓腦袋有著沉甸甸的倦,勉強的把被子蓋在容仙的身上,自己則是搖搖晃晃的跑到了沙發上頭,隨便捲了一個姿勢就躺在上頭睡了。

但是睡到半夜,就有一個軟綿綿、又發燙的身子不斷的朝著自己的懷裏頭鑽來,被弄醒的星伊、驀然的想起了自己似乎在喝醉的那個時候也發生過同樣的情況、但是當時她到底說了什麼話,她自己直到現在也依然記不清楚。

「容、容仙Xi?」

「……星,讓我靠一下就好,就、讓我稍微撒嬌一下就好了」

容仙的嗓音很清晰、聽上去似乎是從來沒有睡著過的清楚,星伊瞇著眼睛,比起讓大明星有可能從沙發上睡到地板上的可笑新聞曝光前,還不如讓那個傢伙好好的睡在裡頭。

整個人被裹在星伊懷裏頭的容仙沒有抗拒星伊的舉動、反而是更加依賴的享受起星伊在舉動中展現的體貼溫柔,比起那位男性過於親密、充滿陽剛味十足的體貼接觸、她更喜歡的是星伊身上的淡淡香氣,總不會逼著自己做決定、不會讓人覺得疲於面對,不會總讓自己選擇。

撫摸在容仙背脊的纖細手掌、像是帶著魔力般的溫柔撫慰,一次一次的把自己焦躁的難以說出口的情緒、把今晚得知消息的煩悶安撫了下來。

她、沉進了很舒服的睡眠,夢裏頭有著星伊非常溫柔的微笑,和她身上非常好聞、甜甜香味。

 

 

只是夢境裏頭的美好並不能讓容仙遠離現實中,當她還沒睜開眼睛的時候,她也能感覺到,空無一人只剩下她自己的房間、的空虛感。

擰著眉頭好抵抗腦袋裏頭那宛如針刺般的頭疼,只是隨著眉頭一抬、她的額頭上頭也傳來某種異樣感受,容仙抬手去摸,摸到一張薄薄的紙,像是可以重複使用的N次便利貼,瞇著近視頗深的眼睛、她看清楚上頭的文字。

那是帶著寵溺似的語句、還有著倉促出門的潦草字跡,但是為什麼會貼在容仙的額頭上,大概就是因為星伊骨子裏頭的孩子氣造成的。

順著星伊在紙上頭的指示,她看見了在瓦斯爐上頭微暖的海帶湯、有著保溫功能的便當盒裏頭有著容仙喜歡的炒年糕。

同時在一旁還貼著貼心叮嚀的便利貼,上頭還壓著能夠解酒的解酒液,即便只是簡單的文字、容仙卻感受到了那與來自經紀人關心的不同、會讓人心暖的關心。

「呀、這麼溫柔可不行,不過我才不要喝這種東西」

容仙笑瞇瞇的撕起了便利貼,然後端起了喜歡的年糕後,覺得可能在吃了炒年糕會口渴,還拉開了冰箱門,又一次映入眼簾的便利貼,大大寫著她早已洞悉容仙任性的無奈,甜蜜又甜口的蜂蜜水正擺在容仙的面前。

容仙撕下在上頭的便利貼,小心翼翼的握在的手掌中,她幾乎能夠想像星伊在沖泡這份蜂蜜水時,微微勾起笑的嘴角還帶著無奈、卻又寵溺的微笑。

在經過經紀人的嚴格要求不准打開手機的容仙卻還是深吸了一口氣、抵不過自己平時的習慣,依賴網路而大紅的藝人、她勢必不可能全然避開惡評,更何況、惡評這種東西會是比好評流傳的更久、同時更加傷透一個人的心。

在一打開手機,感受到訊息不斷接收來自四面八方的關心後,容仙吐出了一口氣,一項一項的開始翻閱了起來。

有兩封來自於家人,有四封來自於經紀人對於這次被操作後新聞的追蹤,後頭還加上了警告她不要開手機,容仙笑了出來,要是不開手機不就不知道經紀人傳了這些東西來嗎?

容仙能夠感受到的、屬於話語裏頭帶著強迫性的溫暖,也能夠輕易體會到了藝人的難處,隨著逐條下去的翻閱,比起驚訝自己在出了這種新聞後,得到的少許關心,容仙更驚訝的是,有一個她雖然認識但是並沒有深交的人竟然在這次的操作新聞當中親自傳了訊息過來。

一邊嚼著年糕、一邊配著甜口的蜂蜜水,容仙的腦袋裏頭陷入了沉思、看著上頭用熟悉的韓文字拼寫出來的字句,卻讓人想不透裏頭的深意。

當初會跟這個人認識、相熟後又有些疏離,她那個時候並不能理解,為什麼那個記憶裡頭有著濃濃孩子氣的女孩在出道後會有著越發冰冷的漂亮面孔。

「……既然不能理解的話,就見個面去看看吧!」

——我們見一面吧,柱現。

容仙甚是果決的個性,輕易的便做出了與那封訊息相同的決定,同時,也回了一封訊息給了對方,絲毫沒有考慮到她現在的處境。

「不過要出門這件事和星說一下好了……」

 


坐在位置上頭,身處在八卦消息不嫌多的電視台,星伊很輕易的就知道了消息過度渲染的過程。

蹙著眉頭的星伊整理好因為走動而有些凌亂的頭髮,在手機傳來的幾聲震動,星伊拿起來一看,不由得低咒了一聲。

正身處在暴風中心的當事人在自己家、等等還告訴了自己待會她的行蹤要在人來人往進出眾多的電視台附近和人有約。

……不妙。

已經思考到最壞情況的星伊看見時間距離午餐還有半個多小時,果決的抄起隨身的重要物品和外套,還有包包裡頭常備的帽子,星伊在她在電視台裡頭服務的工作中,第一次的打破了她從不翹班的原則。

為了某個讓人擔心的傢伙、星伊咬緊了牙在手機裡頭確認過已經傳送過午餐地點的訊息,在正中午的時候,獨自跑過一間間有著適合中午聊天休息的餐廳,最後在對方傳來的訊息裡頭,星伊站在了目標處。

甚至站在容仙面前的時候,星伊額角上頭還掛著大滴的汗珠,就連容仙和星伊、輝人惠真喝過幾次酒,即便是醉後失態的她也不曾看過星伊衣服凌亂的時候,「星?妳怎麼……這麼狼狽?」

接過容仙遞來的衛生紙,星伊一屁股坐在了容仙的旁邊,沒好氣的吐槽她,「妳現在可是上了實時熱搜的人啊,妳不注意點的話,誰來幫妳注意?」

「啊……妳也知道那個新聞啊」容仙的語氣在看見星伊的驚訝轉變成了有些沮喪的沉,坐在她身旁的星伊只是握住了她的手,柔和的朝她勾了勾唇角,就像是充滿鼓勵的鼓舞,更是讓坐在角落兩人對面的女性勾了勾嘴角,勾起了一抹像是懷念般的微笑。

「妳相信那個新聞嗎?文PDnim」

「我嗎?」星伊迎上了那雙冷透的眼眸,有些野性的咧開了笑,不太在意她為什麼認識自己、也不在乎,「在這個新聞出來的時候,容仙XI可是一直都在我們身邊喝酒呢、真實性?對捏造新聞的記者來說、那是最不需要證據的真實,操弄文字便是他們的武器、工具、是一把無形的刀」

「事實上,這個職業裡頭,還是有人會為了追求真實而親自去蒐證,去追逐所謂真正的事實」有著漂亮臉龐的女人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卻在冰冷的眼眸裡頭藏著一絲怒火的鋒利,「那是一個固執的傢伙,為了這份固執而失去什麼的人,並不是只有容仙一個人而已」

「如果不是為了對容仙XI的事情說什麼的話、又有什麼需要約出來的必要,如果是要對容仙XI的情況出出言嘲諷的話,和裴小姐現在的身份地位應該不相符合吧?」並不太在意的容仙在桌下扯著自己的力道,星伊毫不在意的頂了回去,容仙趕緊捂住了星伊的嘴,趕忙的對著柱現道歉。

裴柱現,出道的藝名叫做Irene,是和容仙有著相似歷程的同齡生,和容仙的出道訓練生時期不一樣,裴柱現的實力與美貌早在公司多年的私藏下被打磨的發亮,又有幸的簽在了大公司下,在一出道就擁有了相當好的資源。

同時、她們也是最常被拿出來比較的、正當紅的女藝人配對。

「文PD的這番話確實是相當正確的,所以我今天是來告訴妳被妳們公司利用的事實」柱現與其說是生氣,她的表情反倒是更接近了充滿興味的玩味,只是那種幾乎看破星伊心底曖昧不明情感的通透眼眸,更是讓星伊緊皺眉頭,柱現緩緩的吐出了在她公司的底下、最為醜陋的真實,「和頌樂傳緋聞的男人其實和妳們公司的正在捧的師妹團其中一個有曖昧關係」

這個重磅的炸彈、在星伊與容仙的面前正式炸開。

這兩人錯愕的表情,倒是真的愉悅了柱現的惡作劇心態,露出了比起冷淡還要更加有趣的孩子氣似的淘氣微笑。

「因為是第一手消息,所以是值得相信的」

容仙呆愣的想起了對方在節目上頭的溫柔舉動、細心體貼,「……那些都是假的?」

「嘛、要做藝人本來就要有很多面向」柱現聳了聳肩膀,好心情的直接戳破了容仙還有些不敢置信的泡泡,「在舞台前和舞台後是不一樣的,妳只是剛好碰上了故意對妳在舞台下依然開啟舞台模式的男人而已」

「……啊啊、這個詐欺可以告嗎?」

「很遺憾,不能喔,容仙XI」

露出滿滿孩子氣笑容的柱現終於恢復到了容仙記憶裡頭那個帶著些微淘氣,彷彿全世界都被她笑容裡頭宛如稚童似的笑意給點亮。

 

 

 

這個不關媽木,我只是想分享我心裡頭喜歡的活久見的日劇之一。

其實我真的沒想到Code Blue能夠出第三季,果真是活久見。

我看了Code blue 3,然後、我想摔第四集的劇本。
媽的,這誰寫的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那可愛的彆扭嘴毒,安慰人會超無害的把自己最柔軟的地方靠上去呼呼人家、翔北的緋山小辣椒是白石的!!!!!紅白不可逆!!!!
藍白勉強,但是看了死板板的冷淡演技後,我還是覺得紅白紅白紅白!
誰准你隨便配給路邊不知道哪裡來的路人男當小三?!
我還是回到之前看第一季第二季安慰我自己一下。
話說緋山小貓在第二季的各種虐哭的戲看的我心好揪疼啊!

紅白真的是我第一對三次元CP,超迷的那種XDDDDD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